一流书院 - 历史军事 - 红楼:开局庶子,嫂嫂请自重!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五章:人情冷暖——步步惊心!

一百五十五章:人情冷暖——步步惊心!

        贾琏进来之时,平儿与他擦身而过。贾琏装作平常的样子,坐下靠椅,跷起二郎腿。“你这会子叫平儿拿钱给我,也晚了!我总觉得家里已经江河日下,上回二太太进宫要看贵妃。宫里的公公就不允许,原本皇上下过旨。亲戚命妇可以每月定期与娘娘相见。如今......我说要打点宫里的太监,没个一千两是喂不饱的。这是为家考虑,你却拿着钱不放手.......除了琮兄弟,还能指望上谁呢可是今早,他又待劾在家了!”听说贾琮被弹劾,王熙凤暗暗快意。这个小叔子死了最好,她午夜梦回。便时时把贾琮恨得透顶,若不是贾琮。她的管家斗志梦想、钱财来路也不会消散。几年之前。贾琏一进来,她便端茶,尽量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可不知何时开始!今儿也一样地看不见一般,听完贾琏阴阳怪气的话。王熙凤柳叶眉一挑,从床上蹲起。“我的钱我哪儿有钱琏二爷,你好好地想想。那可不是你们贾家的钱!拿成亲那天的单子过来看看!我王家的嫁妆,到底有多少!辱没了你吗!”对此。贾琏哑口无言,面上强笑,心底却愈发冷漠。这时平儿捧盒子过来。王熙凤威势散发,冷笑连连:“打开!”贾琏正觉得奇怪,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样郑重其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平儿也不知道,待开了钥匙,打开来看!赫然是一圈布带拴起来的一撮头发。贾琏面色一变,顿觉五味杂陈,头低低的看地!那是多姑娘的东西,羞辱!王熙凤在狠狠地羞辱他!“啊!”平儿掩口惊呼,这东西正是她最先发现的!“啪!”王熙凤猛然起身下床,对准平儿花容月貌的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你继续瞒啊!”平儿当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能转身啜泣,脸上火辣辣地疼。继而王熙凤再拿起那撮头发,绽开笑脸地在贾琏面前晃了一晃。满是恶心膈应地陡然甩给贾琏,冷笑道。“拿起这骚~毛,去找你的什么多姑娘、少姑娘去!去啊!去!没钱!钱不就是你这么勾三搭四、沾花惹草地花掉了你如今向我要钱在我生日那天,你还勾搭鲍二家的!你给过我脸么还好鲍二家的上吊死了!死得好!你就成天想着别人家的老婆!吃不饱、花不饱的白眼狼!”“你不要得寸进尺!贾瑞那事你又怎么说”贾琏的脸越来越红,气得怒不可遏。抓紧王熙凤双臂,便向后推桑了一把。“你还敢动手!”王熙凤踉跄几步,被平儿及时扶住。这才没有跌倒,当下愈发怒不可遏。“我行得正、坐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素日里可曾短了你的、还是缺了你的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家里弄,我都不曾计较什么。如今倒好,竟然为了个死了的小娼妇。竟就打起老婆来了!”说着,将提起胸膛,将减震肉甲对准贾琏。跳脚跌宕着挑衅道:“你打、你打!我早不想活儿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不然但凡我还有一口气在。就要在老太太面前拼个鱼死网破!”“你!”贾琏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也来了脾气。此时又见她撒泼,下意识抬手作势。谁想,王熙凤却反而欺的更近了正在这时,丰儿传邢夫人、王夫人来到。贾琏才不得已按下怒气,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蕴藏心中!两位太太看了眼凌乱的屋子,没说话,一左一右地坐下。王熙凤快速变回了巧媳妇,端茶倒水。邢夫人开门见山:“人命案子呢艳红是谁害死的”“回大太太,就是凤丫头!”贾琏冷笑,自觉夫纲大振:“兴儿,带胡郎中!”“啊.......”王熙凤顿时坐立不安,刚才那么一闹。贾琏这时和她,算是彻底不死不休了。她之前的威势,也转眼变得荡然无存。~~~~~另一边,贾政外书房梦坡斋。贾政、贾赦都在,俱心里焦急!承载了贾府新的一次中兴希望的贾琮,却没有上奏折申辩。差不多辰时。有两拨太监进来荣国府,三人到书房外下跪。秉笔刘知远笑道:“请起,皇上命令咱家带贾修撰进宫!到仁华殿当场廷对,务必要把昔年旧案说明白了。”三人起立。贾琮便觉得似乎千斤重担压下来。江左盟的这次反击,真是恰到好处。贾政遂问道:“公公,另一拨人是.......”“唔......那是向贵府太太传娘娘的事!”贾政闻言一愣,接着踉跄地退后几步,不知元春吉凶如何!也不知他们传什么事,转头目视贾琮。仿佛贾琮就是所有希望,贾赦也面色不好。贾琮坚决地点点头,乘轿子入宫了。京师的城池形状,基本是一个“凸”字型。从左安门进入皇城,最中心的宫城也就是紫禁城。按“前朝后寝”修建!其中临敬门前有社稷坛、太庙。宫城内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享有乘轿特权的只有皇帝恩赏的少数德高望重的大臣。从左安门行走了一段,身穿宽大官服的贾琮倒还气息绵长。一见面他便几百两银票送过去。刘知远笑眯眯地收了。行过一道雕龙画凤的白桥,才到宫城中轴线上。沿偏门走。刘知远提醒道:“贾修撰从容应对便是。”贾琮知道从容应对很重要,但也不是应付自如就能了事!这种事情难以预料,他竭力稳住心神。却见刘知远抛眼看向东阁后面。贾琮略一思量,心下便有计较!这事似乎还牵扯到司礼监见到仁华殿里三层外三层地站了腰带绣春刀、身穿飞鱼服的绣衣卫。贾琮眼皮直跳,看来应答不好!皇帝就会下令绣衣卫,当场拿了。早在大明就有过这种惊心动魄的廷对。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质、面部表情。从而左右皇帝的取舍,温体仁就是这么上位的。有了刘知远的这点提醒!贾琮心神算是定下了不少。从左安门徒步到仁华殿的路程,也没让他气喘吁吁,略微弯腰。他从台阶走到了门前。巍峨壮丽的皇宫上面,白云翻滚,一道阳光穿透出来!射到内城宽达几尺的护城河上面,白玉为栏,成为内宫的唯一一点曙光。贾琮才瞥见黄袍,跨进门口便行了三拜九叩大礼。这套礼节经过半年的实践,他闭着眼睛都能做得丝毫不乱。皇帝喊了平身,贾琮起身站在正中路上。此时他才用余光瞥见这座大殿,仁华殿在大顺。很多时候是最高决策权所在,与西阁、东阁并列!一旦皇帝偷懒、有事或者撂挑子。全国两千多个县的政务,就在这个大殿里面的人说了算。相比西阁的寒碜,仁华殿壮观多了。正中大道左右,几棵金柱树立起来,支撑横梁!左右都是办公用的上好的樯木条案。仁华门与勤政殿的后门遥遥相对,左右各有偏门。正北设立须弥座,是专给皇帝亲临时预备的。再看左右的官僚。距离门口最近的是绣衣卫右都督牛继宗。据说镇国公牛清老死了,他这个嫡长孙荫封升官。这就是勋贵嫡系的好处,生来就有金钥匙。贾琮就没这好处。去年还在戴权文会见过一面!不过此时牛继宗并不看他,一副秉公办事的冷漠脸。左侧金柱旁边以司礼监掌印戴权为首。秉笔、随堂等后面跟着,俱弯了腰。刘知远归入这个行列。右侧以吏部尚书、仁华殿大学士、内阁首辅黄淮为首!东阁大学士、现任礼部尚书、内阁次辅张分易第二。户部侍郎、西阁大学士汪应沅第三。户部尚书毕忠第四,兵部尚书贾雨村第五!后面是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通政司通政使高文起、都察院左都御史。现任工部尚书山子野原本应该排在刑部尚书后面!却被人生生挤到最后面了,孤零零的,倍显可怜。此外就是召对的人。翰林院编修丌诗轩、工科给事中贾斯文!翰林院修撰贾琮、吏部侍郎兼顺天府尹董安国。在须弥座与臣子之间,有御前侍卫、上直亲卫守护。配合里里外外的绣衣卫,真是令人心惊胆战!贾琮便见到丌诗轩长袍里面的脚,不时会抖动一下。贾琮心里又有了第二点底气,十分明显!丌诗轩是个官场新手,看起来有点底气不足。贾斯文历练得多,资历比自己还老,却是从容淡定!贾琮这时便打定主意,待会反击的时候。拿丌诗轩做突破口。对于两世为人的贾琮来说,丌诗轩这种人就是一个愣头青。须弥座上的乾德皇帝,两鬓依稀可见白发增多了不少!乾德帝打破沉静:“九卿会推名单,有十三人之多。凡三卿点头,便能进入一人,贾琮。你是当中最年轻的,阁臣、要服众!而今有人对你不服,你怎么说”“微臣惶恐!”贾琮从正中一列出班,他已经是第三次在皇宫面见皇帝。唯独这一次是众目睽睽的,他静了一瞬!把左右大臣当作无物,不影响内心波动,奏道。“臣闻知受台垣弹劾,是以避嫌在家。不敢外出一步,唯圣命决断。”“贾斯文说董安掴党护你你是否有党”乾德帝眼神一狠,这话一落下!上到内阁首辅、下到司礼监随堂,无不变色!要知道。“党”这个字,在封建官僚集团当然是存在的。但是在封建社会,“党”就是一个攻击词!没有哪个大臣敢承认自己是什么党!也几乎没有一个皇帝能容忍臣子结党!董安掴冷汗直冒,慌忙下跪!然而相反的是。贾琮要镇定一些,提提袍服、挥挥手袖才跪下。贾斯文、丌诗轩暗暗得意,奸臣,终于要伏诛了!这是很关键的时刻,若是心志不稳。说话就哆嗦,甚至语无伦次,惹起皇上大怒!像贾政那样的愚忠,以及很多忠臣。这个时候恐怕会以为自己完了。当初钱谦益就是话说不好,当场表现不好。明明是假的也被温体仁说成真的,皇帝也信了。其实真假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左右皇帝的内心,或者挑起他的疑心。“微臣百死莫敢承认!”贾琮当然不会放钱谦益的错误,条理清晰。“若是说昔年乡试有人党护微臣,何以是微臣受冤案乡试卷宗归礼部磨勘,皇上自可随时调阅。当年大理寺复核,是钱西洪学识不端。”“贾斯文怎么说”乾德帝眉眼一低,这个贾斯文,倒是成功挑起了他的疑心!那一份奏折,表面就是说乡试案子。可话里话外却是在点明贾琮结党营私、沽名买直、蒙蔽圣聪等等。他如何读不出来贾琮是新科状元,又牵扯到他渐渐厌恶的四大家族!贾斯文奏折一上,他对贾琮也开始厌恶了。“回皇上。”贾斯文奏道:“那一科乡试,焉不是有为贾琮扬名的嫌疑从两科乡试到会试,董府尹或是当场监临或是任考官。”“后一科乡试及会试卷子,也可调阅。”董安掴急忙辩解,他是黄淮推荐的今年入阁人员之人。黄淮又任礼部尚书,便当场呈上贾琮三科的朱卷。丌诗轩信心满满。他的奏折是为方无悔喊冤,那边的戴权不时磨牙!这次斗争越来越激烈和复杂了。然而。乾德皇帝并不看那三份卷宗。贾斯文的成功之处在于,攻击贾琮的时候很有说服力。但凡是上奏折。而且是涉及斗争的奏折,都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就比如万历清算张居正,同样是弹劾张居正的人。时机不对的,下场惨淡!充军、革职等等.......但是江东之、羊可立等。就会找准时机,从而青云直上。现在正是乾德皇帝对四大家族产生信任危机的时候。王子腾因为位高权重!历史的相似性、偶然性也在王子腾身上体现出来。贪污军饷倒是小事,那都是官场默认的潜规则了。最让乾德皇帝反感的是王子腾当时在九边重镇,手提尚方宝剑!任意罢免、杀戮从总兵到参将的武官,任意推荐亲信人员。乾德皇帝每每迁就、安抚他,实际上心里早就反感了!等到边境安定。乾德皇帝当然不会容忍王子腾的文武集团再度凝聚。而是全部打乱,该杀的杀,该清理的也要清理。所以说。贾斯文弹劾贾琮的时机是非常正确的,政治嗅觉也算敏锐。“两位辅臣及元辅先生赐座,贾琮、董安国。贾斯文、丌诗轩近前来,不必下跪。”乾德皇帝连续做出了两个含有深意的举动。这几年内阁三辅臣的领导班子,政府工作效率还是运转自如的。特别是首辅黄淮,秉公持中,不玩内斗!无论上对皇帝,还是下对臣僚,都能够服众。而且。黄淮还是当年乾德皇帝的讲官老师之一。是以座位最接近皇帝。贾琮看明白了。乾德皇帝这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皇帝需要随身问候三位辅臣的意见。汪应沅是贾琮老师之一,张分易与他面和心不和。张分易是江西人,也是江南缙绅的代表!史载“张居正入阁则楚人进,申时行入阁则洛人进”。这就是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照顾同乡官员!如今也是一样,张分易照顾南方人。北方人一直对他不和睦,常有指责。此时贾琮的第三点胜算,就在持中的黄淮身上了。再看看志得意满的丌诗轩,丌诗轩的底气主要来自于他爹!这是个官二代。他爹也是乾德皇帝的翰林讲官,目今冠带闲住。“元辅先生以为,贾琮如何”乾德皇帝这话是问黄淮的。黄淮安稳坐着,不像后面两位如坐针毡,略微低头道。“才干优长。”才干优长是两个方面,第一;才华优等!第二;政府办公也擅长,这也是当初贾雨村升官的考语。........007...23.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