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都市言情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愤怒

第一百一十九章、愤怒

        第一百一十九章、愤怒

        行而不辍,未来可期。——《荀子·修身》

        对于曹德明的遭遇,王安阳是心有戚戚的,他的脾气虽然不像曹德明那么傲,但忍耐也是有个限度的,他刚才已经被大船逼走了,做出了妥协,但现在这大船船长的态度真的惹怒了他。

        本来就是大船不守规矩,大船看到他们一行的时候,他们已经下了网并且已经追上了鱼群,而大船再出来搅局,这就相当于砸人饭碗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曹德明他们怎么能不气愤。

        还有就是这船长的态度,完全一幅是曹德明他们的错的样子,他自己就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王安阳只想说:我呸!

        所以他将这船长引诱到这屋里,他才放开手脚,趁那大船船长不注意,他上去从背后踹了那船长一脚,不等那船长反应过来,他捏着拳头往那船长身上招呼,打的他嗷嗷叫。

        驾驶室外的人也都听到了声音,有大船上的船员站起来说道:“你们这是在犯法,我们都已经停手了,你们还打人!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曹德军帮曹德明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但曹德明还是那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此刻,见这人还敢说话,曹德军飞起一脚将他踹进了海里,然后他自己也跳了下去,他一次次地将那汉子摁进海水里。

        “妈了个巴子的,你还报警?!报啊,我们这边有人被你们打出事了,我看警察是抓你们还是抓我们!踏马的,抢我们渔获的时候怎么不说报警!?”

        船上碣石村的人起哄:“军哥,使劲打这鳖孙!”“他酿呦!抢了咱们的渔获还打咱们的人,德军,好好收拾他!”“德军,别手下留情啊,他们打咱们的人可没省力,我看德明都被打傻了!”

        曹德军被村里人一起哄他更气愤,最后那船员被他折磨的直翻白眼,曹德军才住了手,等他拉着那船员上了船,那船员一个劲地干呕,吐了不少海水。

        有人已经将曹德明扶了起来,不过他的神情很不对,等王安阳一幅神清气爽地从驾驶室里出来后,曹德军对他说道:“王安阳,你过来看一下德明哥,他怎么这幅样子?”

        王安阳过来看了一下,他伸手在曹德明眼前晃了晃,曹德明的眼神并不跟着他的手晃动,这下他也慌了,“卧槽!这,这,这德明不会真的傻了吧?”

        “赶,赶紧的,来人,赶紧把德明给送去医院,我日他酿嘞,这都什么事啊!”

        曹世伟被送走后不久,曹德明也被村里人送去了镇上医院。他们没走多远,村长就已经乘着船急匆匆赶到了,本来他正在村里负责统计这次大风造成的损失,村里有人家的屋顶被刮飞了,村里也要负责修缮的,村长在忙这件事的时候,王安阳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说他们出海出事了,曹德明被打,曹世伟被送去了医院,他没敢说曹德明开船撞别人的事。

        村长一听就愤怒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更何况这是他管的村子,这么多年来他努力跟镇上工作人员,跟海警打好关系,为的什么,为的不就是让村里人不受欺负吗?

        可现实偏偏打了他的脸,而且是狠狠给了一拳。在船上村长已经摔东西了,他一方面是气有人敢欺负村里人,一方面是气曹德明给他惹事,他已经给曹德明擦过好多次屁股了。

        到了船上,村长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他闷声吼道:“谁踏马的能站出来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村里其他人有些怕村长这个样子,江德水当了将近二十年村长了,在村里很有威信,而且村民们很少见他这个样子,现在他们都知道村长这是真的生气了,没人想去触霉头。

        王安阳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村长,是这样的,我们不是带着大伙出来捕鱼嘛,我们碰到了一个海鲈鱼群,已经下了网了,然后这群狗槽的东西,仗着自己的船大,就从对面拖着网冲了过来,这船长可硬气了,德明给他通话让他掉头,这老狗直接怼我们说,如果不让开就把我们连船一起拖走!”

        王安阳的声音很愤怒,村长也看向了被打的不轻的那个大船船长,“你们没避开?”

        “我避开了!”

        “避开了怎么会闹成这个鬼样子?!”村长突然觉察到他话里的漏洞,“你说你避开了,那曹德明没避开?”

        王安阳直视着村长的眼睛,“德明不知道发什么疯直接加速撞了上去,那船长虽然避开了,但是来不及,后面他们就跳下来打人,村里人看不过去才围上来制服了他们。”

        王安阳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但村长左右没看到曹德明,他问:“德明人呢?”

        曹德军喊道:“村长,你可得给德明哥做主啊,伟叔被他们打的手都骨折了,德明哥也被打的神志不清,都被送去医院了!”

        “德明被打的神志不清?”村长是有些不信的,他可是知道曹德明的身板的。

        王安阳:“是啊,村长,我们没围过来之前,他们船上的二十号人都在围殴德明他们,你看看这没被送去医院的几个人就知道了!”

        其实村长上船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现在他再看过去才能看到差别,周围有后面围上了的村里人,他们虽然有些狼狈,但脸上不带伤,而曹德明船上的五六个人可是被围殴了十几分钟,他们身上都带着伤,看江德水看过来,他们忍着痛,咧着嘴喊了声村长。

        这声村长差点没让江德水破防,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那大船的船长是真的作死,他又点了一把火。

        “碣石村的村长是吧,我听说过你,你以为自己巴结上了张所长就能在浅滩镇横着走了?呵忒!你个旮旯地方的东西也不照照镜子长什么样,你既然过来了,那就说说赔偿的事吧,医药费、船舶损失费、还有我们的精神损失费、营养费等等,一样不能少!少一样,明天我带着兄弟踏平你们村!”那船长很是嚣张的说道。

        周围的碣石村村民被气疯了,这家伙是脑子进水了吗?而村长却被气笑了:“哈哈哈哈!我江德水不是螃蟹,为什么要横着走?倒是兄弟你,打了我们村里的人还这么嚣张,你信不信我让你以后在里面吃饭?”

        说完,村长不再理他,而是对曹德军说:“你带人好好招待一下我们的贵客,船上都有摄像头,避开点,最好去海里,我晚点再联系老张、老金他们。”

        曹德军心领神会,他知道这是村长让他们放开手脚打,他尖啸一声:“得嘞,村长,您瞧好吧,我这手艺包我们的贵客满意。”

        二十几个船员被曹德军带着村里人给好好招待了一通,而那船长受到了优待,曹德军看他惹了村长,特意给他加了餐。

        等村里人将他们收拾的出气多进气少,村长才报了警,“喂,老张,这次又得麻烦你了,今天我们村村民出海跟镇上的人又发生了冲突……”

        “不会又是打架吧?我说老江啊,你这村长这两年威信有些下降啊,这已经是你们村这一个多月来第二次闹事了,上次的事镇长前几天还找我抱怨呢,说处罚太轻了。”张所长在电话那头倒苦水。

        “唉,老张,这次可不是打架的事。”

        “不是打架的事,那是什么事?小事你也不会找我,又是什么大事?”

        “这次可是伤人的事,我们村一个老人被打骨折,一个被打的神志不清,都已经送医院了……”

        “什么?!”没等村长说完,张所就打断了他讲话,“什么人敢这么嚣张?!”

        “在海上发生的冲突,人现在我已经控制住了,我是看你离的近才先给你通声气,让你有个准备,不多说了,我给老金打过去,这事还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行,那我这边也好好准备,这次事情可比上次严重,你准备起诉他们吗?”

        “后面再说吧。”

        “喂!老江,有什么事咱后面再说,你也知道今天出海的人多,我今天忙的要死!”电话刚接通,海警支队的金队长就来了个先发制人。

        “喂,老金,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人情的事儿?”村长直接放了大招。

        电话那头的金队长也慎重了起来,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怎么提起这事了,你帮我的事我可不敢忘,不然我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我想请你帮个忙,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村长说道:“今天我们村的人出海碰到了镇上的一艘大船来抢渔获,我们村的人不但被打伤了,这船长还特别嚣张,威胁我赔偿,不然就带人踏平我们村子。”

        “那是真够嚣张的,所以你想把他送进去?”

        “是这个意思,我把事情给你好好说说。”

        “行,那你等会,你把位置报给我,我现在带人过去,我们边走边说。”

        村长江德水这次是真的怒火中烧,他将自己能用的关系全托了一遍,等金队长带人赶到做过笔记之后,大船和曹德明的船都被扣押,相关人员都被带了回去。

        行远自迩,笃行不怠。——《礼记·中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