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都市言情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村委的地

第九十章、村委的地

        第九十章、村委的地

        酒后吐的不是真言,而是对世界的厌倦。——醉

        小明酒量不好,而且喝酒也不在行,他灌了半瓶就要吐了,看他被呛到,小江赶紧劝他,“行了,你咋能跟俊峰比,他是老酒鬼了,喝不了就少喝点。”

        江俊峰是真的一口气吹了一瓶,他喝完将瓶子甩开,笑道:“哈哈,小江哥说的是,小明喝不了就不喝。”

        “唉,要我说啊,谈女朋友就得趁早,不管好看与否,先占住个名额也是好的,特别是在学校的时候,都不太懂事,你只要在女孩儿心里留下个种子,那基本就没跑了。”

        “家铭、明凯,你们两个都谈着呢吧,听哥一句劝,赶紧把你们女朋友搞怀孕了,就像曹奥阳一样,奉子成婚,这样你们那丈母娘才会急,才有可能跟你们少要点”,江俊峰对两个小年轻传授经验。

        “唉,这样的想法可要不得”,江世水老人道,“想结婚这没错,但打着孩子的名号结婚就错了,奥阳那小子我知道,是结婚了有娃了不假,但他自己才十九岁,还是个孩子,能过好日子吗?”

        “你看杨大姐整天给他看着孩子,他自己会照顾孩子吗?读书读书不行,出海又不愿掏力气,如果不是他爹每个月给他生活费,你看他自己能过的下去吗?”

        “不是爷在这说风凉话,你们要是没想好要孩子,没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尽量别要孩子,别把他带到世上来受罪,你们养不好他,教不好他,只会让他受苦,这是当父母的样子?”

        “等孩子长大成人了,等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了,他们反而会埋怨你,如果心狠一点的不给你养老,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那你这样还不如年轻的时候谨慎点,等自己想明白了再要孩子。”江世水老人抿了口酒缓缓道。

        被江世水老人吵了一顿,江俊峰也不烦,他知道老人都是为了他好,江俊峰笑着道:“水爷,我也就是嘴上说说,唉,咱们不是结婚的事吗,怎么提到要孩子了?”

        “对对对”,小江帮腔,“水爷,你们那时候结婚是什么情况啊?给我们讲讲呗,有现在这么难吗?”

        小明他们也起哄要听老人讲往事,江世水放下酒杯,夹了口菜,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我那时啊,我那时候结婚不像现在这样。我今年六十好几,我结婚那时候这个世界大乱,整天都在打仗。”

        “咱们国内还好一点,我听说非洲那边时不时就有核弹乱飞,还有欧洲,更是最早接受核弹的洗礼,现在还有好些国家和地区是禁区呢,里面寸草不生,就算是在附近居住的人,生下来的孩子都有畸形的。”

        “水爷,岔远了岔远了,咱们说结婚的事儿呢?你怎么说起打仗来了,三战嘛,我们都在历史课本上学过,你还是说说你那时候结婚的事吧。”

        “行吧”,江世水咂咂嘴,显然意犹未尽,“我那时候结婚很简单,只要你能让女方吃饱肚子,有个安稳的地方过日子就行了,虽然也送彩礼,但很少很少,而且基本上不是送钱,就是送吃的用的。”

        “我倒是听我爹说,战争前的情形跟你们现在差不多,而且比你们这还要厉害,当时的房价是天价,普通人敢买房,不说是年轻人这一辈,就连你爹那一辈儿也得搭进去。”

        “首付年轻人拿不出来吧,那只能爹娘帮拿,这一拿就是半辈子积蓄进去了,然后年轻人开始按月还贷,这一还就是几十年。”

        “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当时的物价、教育、医疗等等都是天价,我记得我爹跟我说过一句话形容当时的情形,不敢生病,只要有个大病,那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就算有医保也顶不住。”

        “这么严重的吗?”几个小伙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哪是严重啊,这是压榨啊,一所房,两辈人都搭进去了,你们现在跟那个时候比起来啊,算是幸运的了,起码房价没有那么贵,你们努力努力还是有机会的。”

        “听水爷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还是有希望结婚的”,江俊峰苦笑,“我丈母娘也没那么过分,只是要我去咱们县城买套房,也没说是新房,我争取好好干几年早点结婚。”

        江世水又对两个小年轻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还感觉不到生活的压力,你们觉得自己还小,但既然下学了,那就该早点成熟,别跟我说什么梦想,梦想这东西太沉重了。”

        “也都老大不小了,别动不动就伸手向家里要钱,该学会挣钱攒钱了,俊峰就是你们的榜样啊。还有啊,水爷我也知道你们爱玩,但玩和生活得分开,不要混为一谈。”

        “现在无忧无虑的,看着有女朋友也不愁媳妇,那是因为她们还没出去见过世面,等她们进城了,真的亲身体会过城市的繁华了,到时候向你们要包要衣服、鞋子,你们拿不出钱的时候就有你们哭的了。”

        两个小年轻连连点头,有些话父母说我们可能丝毫不在意,但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我们就会感觉很有道理。

        他们这边喝着酒,小明他爹那边就不太顺利。

        等一散场,江冰就小跑着过去找了村长,他给村长递了根烟,讨好地笑着:“村长,你还有其它事儿吗?我找你说点事儿。”

        村长接过了他的烟,没让他点着,“江冰啊,有什么事儿你说吧,我还要跟村里其他人说说明天要干的事。”

        小明他爹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村长你要有事儿你就先忙,我这事也不急。”

        村长准备安慰他两句,但被曹德明打断了,“村长赶紧吧,赶紧商量完了回去睡觉,还等着明天早些出海呢!”

        “行,就来”,然后村长对小明他爹说道,“江冰啊,既然你的事儿不急,那你就等会,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或者你明天再来找我也行,我这两天都会待在村里。”

        “好嘞,那我在这等会儿”,江冰老实道。

        村长说用不了一会儿,但事情确实有点多,这一商量又是一个小时左右,小明他爹就在村委前等着,来回踱步。他知道自己年轻的时候犯了错以至于村里人都看不起他,他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因为他,儿子小明这些年过得并不太好,可是他的心死了。

        他知道自己亏欠,但无法弥补。直到今天下去田玉华带着人去他家里给小明说媒,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儿子都要结婚了,等儿子结婚了他就要做爷爷了,他那些丑事、他那些不堪早就成了过往,而他自己也早就老了。

        他想改了,他想看着自己的儿子高高兴兴的结婚,不用因为有一个混蛋的老爹发愁,等儿媳嫁过来了不用因为一个没用的公公跟自己的儿子吵架,所以他就连夜等在这里。

        他要给自己儿子申请个宅子,给儿子建个新房,现在他儿子有本事赚了些钱,只要他们小两口能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行了,至于小明他娘,他会尽量照顾好不让儿子分心,这就是江冰现在的想法。

        村长推开门打着哈欠出来了,看到江冰还在这里,他有些诧异,而江冰也迎了过去,“江冰啊,你怎么还没走?”

        “村长,我回去也没啥事,就想着在这等会儿。”

        “行吧,那进来坐会吧,说说你的事儿。”

        还没进门,江冰就开口了,“村长,小明不是赚了些钱嘛,我就想给他盖栋新房子,所以想向村委申请个新宅子。”

        村里的干部都还没走,本来村长是走在前面的,现在他又退回来了,听了江冰的话,他们也都不急着走了,因为这事还需要经过村委的同意才行。

        “这事啊”,村长拉了把椅子坐下,他也给江冰拉了把椅子“来,坐,正好大家还都在,你仔细说说,准备申请个多大的宅子?有什么要求?想要哪个地方的地?”

        “村长,位置我没啥要求,就是想要个大点的宅子,小明以后基本上要靠海吃饭,所以我想给他弄个大院子,让他能在院子里养些东西什么的”,江冰没敢坐,就站在村长旁边。

        “咱们海边的院子都是不小的,你这再大准备要多大的啊,给你批五亩地吧?”曹德明出声为难他。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江冰惶恐地说道。

        “德明,你闭嘴!江冰你也不用理他,他就这脾气”,想了一会村长说道:“这样,江冰,新的宅基地可能不好批,这个有些麻烦,不过村里有把户口迁走的,这样的老宅子你看行不行?”

        “行,行的,村长”,江冰点头,现在村里要新批宅子的话,就得往村边走了,江冰想让自己儿子往村中心靠靠,不想让儿子住到村外去,“村长,院子别小了,小明他……”

        村长打断他,“放心好了,小明那孩子不错,我能亏了他?”所以江冰只好闭嘴。

        “好了,既然大家伙都在,都想想哪里的宅子不错,小明最近给咱们村里做的贡献可不少,可不能亏了人家”,村长特意提醒道,特别是对曹姓人说的,他可不想这个时候曹家人出来反对他。

        人一走,茶就凉,是自然规律;

        人没走,茶就凉,是世态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