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都市言情 - 赶海的教师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回村

第五十九章、回村

        第五十九章、回村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川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秦慕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们有了个女儿,而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虽然每天待在学校的时间比在家里还要长,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他看着她体态逐渐丰腴,青丝逐渐失去光泽;她看着他发际线越来越高,额头逐渐锃亮。他们一起看着女儿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满身红妆,在女儿的婚礼上他大醉。

        女儿很担心他,在他旁边摇晃着他的胳膊,“爸爸,醒醒,醒醒……”

        秦慕仙睁开朦胧的双眼,天已经蒙蒙亮了,不过还是阴沉着,一直不下雨。

        旁边确实有个小姑娘在喊着爸爸,小姑娘扎了个羊角辫,穿着牛仔短裤很像个小男孩,此刻正在摇晃着一个醉醺醺的汉子,而汉子半醒半睡,实在是昨天喝的太多了。

        梦一场不如醉一场,现在醉也醉过了,梦也梦过了,该回家了。

        秦慕仙坐起身子,只见几个汉子七倒八歪的躺在草地上,秦慕仙对小姑娘说道:“小姑娘不要担心,你爸爸只是喝醉了,现在还没醒酒。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要不要叔叔帮忙把你爸爸叫醒啊?”

        现在时间还早,而小姑娘就已经来到了这里,这地方不是虽然不是那么偏僻,但也不是一个小姑娘说来就来的,小姑娘六七岁的样子,显然是有人把她送过来的。

        小姑娘没吭声,还是一个劲儿地摇晃中年人,而中年大哥也慢慢醒来,迷迷糊糊中看到是自己的女儿,张嘴打了个哈欠然后才抱住了小姑娘,“小米怎么知道爸爸在这的啊?妈妈呢?”

        小姑娘用自己的小手捂住了嘴巴鼻子,想挣脱爸爸的怀抱,闷闷地说道:“爸爸,你的嘴巴好臭啊!你不要再喝酒了!”

        中年男子也知道自己现在浑身酒气孩子受不了,就放开了小姑娘,小姑娘还是很心疼自己的爸爸的,用自己的小手边帮男子整理头发边说道,“爸爸,我要去上学了,你要去送我吗?妈妈还在外面等着呢?”

        看得出男子很宝贝自己这个女儿,抓住小姑娘的手不让她白忙活了,“对不起啊小米,爸爸昨天喝的太多了,今天不能送小米去上学了,让妈妈送你去上学好吗?”

        小姑娘是有些不高兴的,嘟着小嘴,“那好吧”,不过小姑娘又赶紧说道,“那爸爸明天你一定要送我哦。”

        “爸爸,你要喝水吗?妈妈让我带了水过来。”小姑娘献宝一样将一瓶矿泉水递给男子。

        “谢谢小米”,中年男子拧开喝口水道谢,然后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多了赶紧催促小姑娘:“小米,赶紧去学校吧,再晚些可就要迟到了。”

        小姑娘一听也急了,“啊,这么快啊。那爸爸我走了,放学记得去接我啊。爸爸,再见!”

        小姑娘对男子摆摆手就撒丫子跑走了。

        “小米再见,中午午休可不许调皮啊。”

        “知道了”,声音远远地传来。

        秦慕仙在一旁羡慕地看着。

        等小姑娘的身影消失了,男子舒了口气瞬间瘫倒下去,似乎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在,他又侧过身来,“老弟醒这么早,看来酒量很可以啊。”

        秦慕仙笑笑,“我也是刚醒,而且昨天喝得少。”

        中年男子摇摇头,“你不用谦虚,我现在虽然不太清醒,但昨天的事还是能记的一些的,你可比我们这几个人喝得都多。这么伤心,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吗?”

        男子还是坐了起来,盘着双腿,“要我说哈,你还年轻而且小伙子长得又这么帅气,不用发愁找不到媳妇。就是你这头发吧,还是染回黑色吧,虽然你现在这样显的你成熟多了,但失去了年轻人应有的朝气。”男子自顾自地说道。

        秦慕仙苦笑,“老哥,我不是因为这事。”

        男子愣了一下,他确实不知道秦慕仙的具体情况,只是自己的猜测,“不是感情的事怎么看你心情挺沉重的啊?你们年轻人啊,现在才多大,总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有句话怎么说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对,你们现在还没有太大的生活压力,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了,唉!……”

        看男子陷入自己的脑回路中,秦慕仙岔开了话题,“老哥我看你挺幸福的啊,女儿这么可爱,而嫂子也这么懂事。”

        男子却摇摇头,“我这个女儿啊,你看外表是可爱,但完全就是个假小子啊,比一般的男生都要调皮;至于你嫂子,在外人面前她确实会给我面子,但家里,嗨,一言难尽。”

        得了,秦慕仙知道自己这话题又扯错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行了,老哥,咱别聊了,还是再睡会吧。”他们两个这样聊着天还有刚才小姑娘过来,其他三个人硬是没被吵醒,还是鼾声震天。

        “唉,睡不着了。我去买些水回来,你帮我看着他们。”

        秦慕仙阻止了他,“老哥你还是歇着吧,我去。”

        秦慕仙直接拎了一提水,还买了些面包,昨天他们几人都没吃太多东西,只顾着喝酒了,等他们醒了应该会很饿,至于他们会去哪里吃饭就不是秦慕仙考虑的,还是先给他们买些面包充充饥算了。

        将东西放下秦慕仙就告辞了,走之前和这个老哥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秦慕仙才知道这个老哥原来叫刘华强,秦慕仙当时就想问,“大哥,你是买瓜那个华强吗?不会要找茬吧。”

        但他忍住了,并邀请他有空去村里度假:“老哥我们那里虽然没有什么很出名的景点,但没有工业污染,也没有大面积的人为破坏,全是纯天然的自然景观,对你们这些呆惯了大城市钢筋水泥的人来说,确实是一处避俗的好地方。”

        “而且我们那里还有大厨,青菜什么也都是自家种的,没有农药添加剂之类的,有空带着家人去转转,喜欢海钓的话还可以去海钓,”

        “行,谢谢孙小兄弟了,有空老哥一定带家人朋友去你那里转转。”

        秦慕仙也提醒:“老哥,我们那不好走,没有公路,你只能从县城转水路才能到我那。”

        “那确实不好走,没事,只要地方好,老哥有的是时间。”这话确实是,不然也不会在周中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喝得酩酊大醉了,普通上班族可是不敢醉的。

        告别这位华强老哥,秦慕仙在一处偏僻地方去了趟仙界,他将自己浑身上下清理了一下,洗去一身酒气,然后去市区买了些东西,主要是玩具。这次回去他要去学校了,在那个充满童真的地方慢慢淡化心伤。

        快递就是方便,将自己购买的东西全部邮寄了回去,秦慕仙还是两手空空的坐上了返乡的车。

        购物期间,那个淡蓝色眼睛的姑娘打来了电话,虽然昨天分别的时候秦慕仙就已经告诉她,他今天就要回去了,但姚芊羽还是想打电话确认一下,她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多待一段时间。

        秦慕仙当时就快把东西买全了,就拒绝了姚芊羽吃午饭的邀请,电话那头的姑娘是有些失落的,问秦慕仙要了他的具体地址,秦慕仙说等自己回到家之后再发给她,然后就主动挂了电话。

        他是能感受地到小姑娘的心意的,但他现在没心情和精力。

        大巴车刚驶出市区,雨终于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整个世界变得迷蒙起来。

        雨越下越大,车子走得很慢,在有些山路地带更是龟速,本来三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走了四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到达县城,天都快要黑了。

        大巴车里空间狭小,而且气味纷杂,秦慕仙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就不想再赶着回去了,从县城到镇上再到村里,回到家就要半夜了,秦慕仙索性就在县城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终于放晴,而天气也一夜之间凉了下来,秦慕仙看到街上不少人穿起了长袖、长裤,年轻女性也穿上了丝袜,就是不知道保不保暖。

        顺河而下,河水很浑浊。秦慕仙上次来县城的时候太匆忙没太过注意河岸两边,这次返回没太多事情他就仔细观察了一下。

        在县郊区的地方,他看到了一家正冒着黑烟的工厂,而河岸边也有一排低矮的厂房。海螺河整体上是条南北流向的河流,在这个河段的东边是险峻的山峰,虽然海拔都不高,但地势陡峭,偶尔能看到几条小河从山谷中流出汇入海螺河。

        船驶出大半多个小时,秦慕仙在河流西岸看到了另一个镇子——螃蟹镇,一个因盛产螃蟹而出名的小镇,但现在也面临着危险,因为旁边的镇子来了化工厂。

        秦慕仙听小江说过这件事,因为海螺河中游工厂排放污水,导致浅滩镇的近海养殖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以前浅滩镇可是养殖生蚝的绝佳场所,但现在没有几家了,而且这几家还都在镇子的西部,离海螺河入海口较远。

        镇上的人当然去县城投诉过、上访过、抗议过,但人家工厂是通过正常途径进来的,而且也确实带动了县城的发展,不但提供了就业岗位,还增加了财政收入,渔民们的抗议当然无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发展总得付出代价的,你衣服都没脱,凭什么拿钱啊。

        我觉得自己是很奇怪的灵魂,就这样在世界游荡,在寻找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自己的目标。茫然看着人群,却找不到方向,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感觉孤独,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坚强。

        ps:又是各种数据都是鸭蛋的一天,求收藏、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