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网游竞技 - 仙父在线阅读 - 朝歌篇第二十五章 为夫之道,帝辛阳谋

朝歌篇第二十五章 为夫之道,帝辛阳谋

        真悟到了!

        李平安有点震惊于自己这种悟道方式。

        离谱。

        就真离谱。

        玉鼎真人和无当圣母在那斗法,他在偷偷感悟这两位高手的大道,竟然还真就悟到了两位高手各自的大道。

        玉鼎真人走的是心流之道,他是玩心修的,参证心于自身而后得证自然大道。

        这是李平安本身最欠缺的一块大道,现在像是考试突击前得了一份答案然后连夜背诵,各种感悟直接拿来,收获十分巨大。

        无当圣母那边的大道虽然给李平安的好处没有前者那么大,但无当圣母参悟了十数条大道,对五行之木属大道、雾之道、生灵大道、乾坤道、造化道等等,都有自己一份独特的见解。

        玉鼎是专一而精,无当是广博而泛,两者斗法观赏性十足,李平安是悟道悟了个爽。

        可惜,这场斗法只持续了三个时辰,就以玉鼎真人和无当圣母各自负伤,被双方其他高手拦下而告一段落。

        这个时候,两教主要高手都已抵达此处,但他们并未直接现身。

        玉鼎真人面色苍白,对着截教那边拱了拱手,后退两步。

        无当圣母发冠凌乱,气息也有些不稳,但自身元神与道躯并无大碍,对玉鼎冷哼了一声。

        这边太乙站出来,骂道:“你们截教当真厉害,欺辱我徒儿在先,伤我师弟在后,今日更是戮我阐教门人,此事贫道绝不善罢甘休!”

        “明明是你们理亏!”

        琼霄仙子骂道:

        “你还好意思反咬我们!当真不要脸至极!”

        太乙和琼霄还要再骂,两边的大师兄已是暗中传声,双方只能压下怒火、停下话语,各自收拾尸身、带起伤员,甩袖而去。

        两边仙人大打一场随之散场,而阐教仙并未远去,直接落去了陈塘关中。

        这其实也是广成子的一点谋算。

        陈塘关李靖与天庭关系不清不楚,这也是变相对截教施加压力。

        李平安对此倒是没怎么多在意,心底暗道了一声……

        可惜。

        咳,不是,是可叹、可叹。

        他绝对不是可惜双方没大打出手,给他更多悟道的机会,只是感觉,自己做了那么多努力,双方还是走向了这条路。

        有了这次斗法,双方已经开始积攒怒气,如果他不干预那就是被两教仙人认为是一种默许,接下来必然是要大打出手了。

        随他们去吧。

        李平安摇摇头,随手在老龙王脑后放了一道闷雷,震的老龙王差点吐血,转身消失不见,回了天庭之中。

        他立刻闭关,全心消化此间感悟。

        姬旦分身用最小的‘心神占用率’每日读书刻字,主打一個混日子。

        俩月过后,东洲又传出了阐截两教开始斗法的消息,两教影响的宗门再次开打。

        李平安仔细查阅了天道,确实没有天道从中拱火。

        只能说……矛盾明确,且双方教义冲突。

        而李平安此刻心态已是有所转变,想的不再是让两家和和气气,而是让两家的顶尖高手肉身入天庭,不要影响到天庭接下来的规划。

        又过半个月,李平安结束闭关,进入了一种渴望大道感悟的状态。

        他自然不可能去挑拨两教高手大战,于是他把目光看向了……

        身边人。

        他后院这三位,牧宁宁修为比较低,全靠他一路拉着,大道也没什么可取之处,也就是人比较娇憨一些。

        师父的道也没有什么感悟价值了,他早就参悟透了,已经能给师父反向输送感悟。

        而他最近有点冷落了的大夫人。

        瑶池是他天庭崛起道路上的重要合作伙伴,虽然现在仔细想来,瑶池能看上他一个初出茅庐的人族小仙,很大可能也有超脱者父亲在暗中撮合;

        但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真挚的,也算是互相礼敬,相敬如宾。

        在天庭面临困难时,瑶池也是全力支持,哪怕是面对超脱者的威胁,她也不曾动摇立场。

        甚至,李平安在瑶池这里得到的情感回馈和一些事的美好记忆,也是最多的。

        此前确实有一段时间,李平安因自身权职、人族和先天生灵之间的利益分歧等原因,刻意冷落过瑶池。

        但现在已经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如今不是李平安有意疏远瑶池,也不是因她女大能的身份如何如何,纯粹是因……他更有照顾牧宁宁的冲动,而在清素那边李平安能完全放松,在瑶池这边时,他下意识会去想瑶池会不会生气、介意之类的。

        他在清素那是被照顾的,在牧宁宁那是想去照顾的,而到瑶池身侧时,两者更像是互相平等且彼此关照的。

        这才是李平安近来少来瑶池处的主要原因。

        今日他出关前来,刚在瑶池所在的仙殿外现身,还让瑶池略微愣了下。

        瑶池额头绽出一点神光,化作紫遥仙子的身影,飞出殿外,落在李平安面前欠身行礼。

        “陛下,今日怎的到了吾这儿了。”

        李平安笑道:“我这是不能过来吗?”

        “自不是这般,陛下您这边走,”紫遥仙子笑道,“我带您去后面歇息,这边还有些公务没能处理。”

        李平安主动伸手揽住了她腰身。

        紫遥仙子看了眼左右路过的仙子和天兵天将,所有人几乎都默契低头,没有注意到天庭掌权者的亲昵行为。

        于是,她也就低头顺从,依偎在李平安怀中。

        他们到了一处凉亭中,有仙子捧来仙果香茶,众天兵天将暂时远离此处,两道结界也将此地封住。

        “陛下您不是在闭关悟道吗?”

        “这不是过来找你偷学了,”李平安温声道,“五行金之大道,天地间你最厉害,我最近发现,偷师是个不错的法子。”

        紫遥嗔道:“我就知道,你呀,无事不登三宝殿。”

        “当然也是想伱想的紧了。”

        李平安笑眯眯地说着,倒是没在大庭广众下有什么轻薄之举。

        瑶池好面,私下里随意如何,在外面还是要遵礼数的。

        “最近为夫也在发愁两教之事。”

        李平安叹了口气:

        “挡不住,还是要打,不过烈度肯定比此前那种必须灭一个大教的情况要好很多。

        “现在没了挑事的,也没了大劫压迫,两家之争的本质还是教义分歧,以及圣人面皮之争,不是生死之战了。

        “现在啊,两边都以为是我有意挑起他们的争端喽。”

        紫遥仙子眨眨眼:“那,是吗?”

        “当然不是!”

        “那为何,吾看到了东海龙王敖广在暗处使劲?”

        “这家伙想的太多了,”李平安哭笑不得,简单说了此前火吒、太乙催雨、鱼虾泛滥之事。

        紫遥仙子听的抬手扶额。

        她道:“此事陛下您处置的有些太粗糙了,其实该对他们多加约束,也该增些刑罚,陛下让我去推天庭天条,现在天条不入三教已成了天地间的默契,着实令吾头疼。”

        李平安笑着端了一杯茶,温声道:“夫人能者多劳嘛。”

        紫遥仙子眨眨眼,只是甜甜的笑着,却也没多说什么。

        她又问:“陛下您近来修行如何?”

        “悟道三千,定鼎乾坤,重碎日月,囚笼升天。”

        李平安摇头晃脑念了几句:

        “一切顺利吧算是。”

        紫遥仙子略微点头:“那陛下你以后准备如何安排咱们一家?”

        “尊重个体选择,尊重彼此命运。”

        李平安啧了声:

        “当然,这个是大的原则,开辟新世界的过程肯定会有一些问题,这些需要一一克服,我能想到的未来,也只是打碎这个藩篱的那一瞬,再往后……夫人可愿与我一同共建?”

        他凝视着紫遥那双明亮的眸子,紫遥像是在与他说千言万语,最后却只是变成了一句:

        “君若不弃,吾自不离。”

        “其实相比于修道上的麻烦,我更在意另一件事……”

        “哪般事?”

        “就是,如何达到真正的大同,又如何让人人如龙。”

        李平安目中多了些许迷茫:

        “对大道掌握的越多,对大道也就了解的越少,大道至简,至简却又蕴含着至繁。

        “我原本以为,只要发展生产力和开启民智同时推动,必然能进入一个理想的国度,但我用天道反复推演,在局部区域用东皇钟的岁月大道催动进步——我必须承认,这是我近来为了悟道做的一些不光彩的事。

        “但我得出的结论却是。

        “个体的差异和人性的贪婪,是无法被消除的。

        “这其实让我有点受打击,我们最高只能达到一个百分之八十……就是八成左右大同的状态。”

        紫遥仙子仔细思索,试图理解李平安的话。

        她身形微微一闪,紫遥仙子消失,恢复成了瑶池本尊模样。

        这是处置完手头公务了。

        瑶池起身又行了礼,挨着李平安落座,仔细思忖后,柔声道:

        “陛下,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当确立天下大同的目标并为之努力,达到一定水准、在参与其中的生灵内形成共识时,哪怕个体差异和人性贪婪同时存在,也不影响,这已经是一个类似大同的世界。”

        李平安问:“你是说,知善而为恶、知恶而不改,是可以被允许的?”

        “不是被允许,而是应该不断革新更正。”

        瑶池柔声道:

        “恕吾冒昧,其实陛下骨子里与超脱者是一类性格,就是想创造一个永远健康的秩序,然后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其实不然的。

        “吾一直在坚持天规严苛、赏善罚恶,然后再实行时适当给与容忍,就是觉得,必须有赏罚之事存在。

        “如果延伸到陛下想创造的那种秩序,就必须确保两件事……”

        李平安笑道:“新陈代谢和纠错机制。”

        “嗯,应当是这般。”

        “确实如此,”李平安看向远方,喃喃道,“只要朝着那个方向不断追寻,不断去改进,哪怕抵达不了真正的理想国,也能无限接近,而当我们走过这条路的半途后,就已经能实现相对公平和相对平等。”

        瑶池温柔地笑着。

        李平安扭头瞧着她,突然凑了上来,在她那雍容华美的面容上落下一吻。

        “谢大老婆,接下来就是领悟自然大道吧!”

        “陛下……这么多侍女看着……去殿里,吾教你就是。”

        李平安含笑点头。

        果然,让大老婆适度的找到一点‘寓教于乐’的感觉,就能给她提供充足的情绪价值。

        一点家庭运营之道罢了。

        ……

        日升月落,春去秋来。

        李平安逐渐降低了姬旦的活跃程度,让他在西岐城中深居简出,而后注意力放在了阐截两教的争端上。

        东洲大打出手,天庭选择警告而非镇压;

        东海龙王告病闭关,诸龙却活跃在阐截两教隔空斗法的一线;

        而南洲朝堂这边也是暗流涌动,帝辛不断强化自己的王权,而他的敌人,从诸侯变成了诸侯加商国旧贵,后两者有联合的趋势。

        这里面最有意思的事,莫过于姬昌被囚禁后,与姜尚开始暗中会面。

        阐教那边似乎通过姜尚,在姬昌那边下了一定的注。

        李平安对此并未多管,因为阐教现在下注最大的,其实是姜家。

        第一次搞东夷部落联军的支持者,是多宝道人。

        多宝本来是想给闻仲这批截教弟子,在商国那边刷个战功,但后来闻仲他们因为显露出强大的实力,而被派去讨伐遥远的北疆,并顺势在那安排驻扎。

        东夷部落联军溃败后,多宝就懒得管了。

        然后阐教发现,竟然还能这么摆弄凡俗的势力,而且天庭还不禁止,于是偷偷接手。

        只需派遣几个三代、四代,性情稳重的弟子,就能很简单的控制东夷诸部落。

        阐教的谋划布局,就比截教长远多了。

        广成子明确知晓天庭天帝不喜欢人祭之事,而商人对人祭和人殉的痴迷有增无减,这已经是商人自身优越感的主要来源。

        ‘我是人,接受神灵统治,而你们都是半人半牲畜。’

        故,广成子谋划,用诸侯取代商国,用东夷部落消耗商人的军力,而后多扶持几家大诸侯,让他们有朝一日杀入朝歌。

        只要哪方起势,那阐教就正式下场,按李平安定下的游戏规则帮助哪方。

        主打一个广撒网、打大鱼。

        姬昌被软禁的三年一晃而过,这位西伯侯在朝歌城内的威望不降反增,更是得了旧贵族势力的吹捧。

        姜尚也在朝歌城内秘密活动,联合一些小贵族势力,成为姬昌的新支撑点。

        西岐城内就……十分平静。

        姬发跑去军营天天练武,不理政务,姬考努力处置政务,但他的天赋更多点在了抚琴,姬旦偶尔活动一下,然后就闭门不出。

        就,平和的有些过分。

        这种平和注定还是会被打破,而打破这个局面的关键点,却是在遥远的朝歌城中。

        【东夷为患,商王欲二次东征,然兵甲粮草不足,责令诸侯献纳粮草、贡献兵卫,务在半年内,缴足粮草、带足兵马。】

        自恃雄才大略的帝辛,又出手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