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历史军事 - 大宰相在线阅读 - 第785章 终章

第785章 终章

        “嘶——”

        “好疼……”

        “麻蛋,我是不是又死了……”

        为什么“又”死了?因为现在这种又黑又冷的感觉陈朝之前经历过一回,实在是太熟悉了,上一回有这种感觉是在秦国北水河上和蒙虎决战,陈朝掉入冰窟又遭龙血蛊反噬,命悬一线。

        “好黑,好冷啊……”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陈朝迷迷糊糊地想,不知道自己在哪,身在何处。

        渐渐的,陈朝听见了声音,眼前出现了画面,他看见楚皇躲在羽林后面,和自己遥遥相望,楚皇很愤怒,额头上青筋暴起,他大声喊着,咆哮着,要把自己碎尸万段。

        声音和画面交织。

        陈朝想起来了,这是在英华殿发生的事情。

        咻咻咻!

        无数弩箭攒力射来,崩弓的箭弦声音,听的让人心惊,人在箭雨中就如蝼蚁,待宰的羔羊。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陈朝也不例外。

        他清楚地感觉到箭镞射中了他的胸膛、手臂、大腿……扎进了他的皮肉,在收割他的生命。

        “我被射死了?!”陈朝无助地想。

        他“死”之前最后看到的画面,是英华殿的殿门忽然被推开,紧接着人群中的楚皇应声倒下,他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他胸口的一个血洞,然后轰隆一声朝后倒下。

        他也死了!

        死于狙杀!

        陈朝心头一松,死了好,死了好,像楚皇这样的人死了对谁都好。

        陈朝眨了眨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我去,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有机会再抢救一下?

        就这样想着,陈朝等了很长很长时间,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让开,快让开,国师来了……”

        然后……

        窸窸窣窣。

        似乎房间里的人都出去了,再然后有人动了自己的尸体,陈朝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疼痛。

        “忍着点,我先帮你处理插在身上的箭矢。”姜玲珑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陈朝心里哦哦了两声,可是……师父,很疼啊,能不能先给我灌一碗麻沸散,陈朝最后被疼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陈朝听见了马车车轱辘的声音。

        “你醒了?”

        陈朝被吓了一抖。

        这才发现他身处一辆马车里,车队行驶在北上的官道上,车队还拉着一口黑黑的棺材,车前挂着白花,白经幡。

        这是陈朝解开身上龙血蛊所获得的神通。

        即使不睁开眼睛,仅用内力就可以“看见”身边的一切景象。

        “我们这是在哪?”

        陈朝嗓子嗡嗡出声,十分虚弱。

        姜玲珑松了一口气,这些天他照顾陈朝,生怕他再也醒不来了,如今陈朝嗓子出声,代表他再一次起死回生了,“回京,回京的路上,已经过了滁州!”

        “对了,棺材怎么一回事?”陈朝问道。

        姜玲珑耐心的解释道:“名义上,刺客赵诚已经死了,大纪宰相陈朝,就是你,已经死了。方休据理力争,不惜出兵相逼,才将你的尸首要回来,那口棺材是做给外人看的。”

        “为了从楚国手里要回你的尸首,方休还跟楚国约定,十年之内,两国划江而治,期间不再开战!”

        陈朝点点头。楚皇死在英华殿中,死在刺客赵诚手中,消息一旦传出,楚国臣民是无比愤怒,赵诚的尸首会被五马分尸剁成肉泥,若是不花一些代价根本不可能囫囵个地回到本国。

        十年之内,不再开战!

        也罢也罢……

        和北狄一战,动了大纪的元气,远征高句丽和东瀛虽然一路顺利,但拿的出手的只有几万常胜军,大纪确实需要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死吗?”姜玲珑问道。

        陈朝嗯了一声,“临出发前,我去见了帝姬,她给了我一枚龙血丸,龙血丸具有极强自愈速度。”

        说完,车里沉默下来。

        过了很久,姜玲珑问道:“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过几年安宁日子,这几年忙东忙西,累得慌。陈朝不是已经死了吗?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死了就死了吧,随便找个坑埋了吧。”

        姜玲珑被逗笑了,掩嘴一笑。

        ……

        ……

        很多很多年后。

        弥漫着酒香的清源县南山,山上成规模的酒坊成群成片,距离南山不远有一座美丽漂亮的庄园,这座庄园曾经在北狄南下入侵时被大火烧过一回,烧的面目全非,只剩下一片灰烬。

        而今,这座庄园在旧址上重建,一位年轻的姑娘骑在高头大马上,身后跟着不少仆从,停在了新南山庄园外。

        年轻姑娘翻身下马,望了望远处南山上的景色,嗓音清澈道:“南山纯酿堪称天下第一名酒!至今依旧是极为稀缺的紧俏货,各大王公贵族为了抢一坛可谓是挣个头破血流,不知今日能不能带回去一坛?”

        年轻姑娘身后的汉子拱手道:“只要陛下想自然能带回去。”

        没有谁知道,眼前这位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姑娘便是如今大纪的女帝!自然也没有人认出那名汉子便是官复原职的禁军统领,京城第一高手蒙召!

        而今的大纪是天下第一强国,高句丽和东瀛几年前被常胜军摧枯拉朽打败,北狄只让他们带回去了两万降兵,之后虽有将其降兵陆续还出去,可北狄已经不成气候,去年的时候,大纪出兵秦国,联合“南秦”打败了“北秦”,也就是孟国公的队伍,秦国如今是大纪“秦州”,秦州王则是姓蒙的姑娘。

        至于南边,大江南岸,自从五年前楚国皇帝被刺客“赵诚”在英华殿刺杀,太子楚炎顺理成章登基为帝,是为楚国新皇,但楚国始终没办法和大纪相提并论,因为火药依旧牢牢掌握在大纪手中。

        在南山庄园门口,女帝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迈步而入。

        “亚父,”

        “亚父,亚父?”

        “醒醒……”

        “昨天的事情,亚父考虑的怎么样了?朕志不在朝堂,愿游历天下,闯荡江湖,这几年,朕的七哥子嗣兴旺,朕愿禅让帝位给侄儿。”

        被女帝称呼为亚父的男子躺在后院的一张藤椅上脸上盖着蒲扇,听见声音,他张开眼睛,目光望着蓝蓝的天空和几朵白云。

        许久之后,男子缓缓开口,声音温和,“陛下,这是国事,您和朝臣们商议就好,而我……只是这庄园里的庄主罢了,我早就不是宰相了不是吗?那个宰相早就死在了楚国英华殿中。”

        “赵诚”就是陈朝,在那天这则消息就传开了。

        两大枭雄,同一时间死在了同一地点,着实令人唏嘘。

        陈朝这个名字已经消失在天下好长时间。

        人们差不多已经忘记了大纪这个权臣这个宰相。

        陈朝也很乐于看见这种场面。

        他也想过几年安生日子。

        “这件事……陛下自己决定吧……”陈朝慢慢从躺椅上站起来,轻轻摇了摇手中的蒲扇,消失在女帝的视线中。

        南山庄园的日子很安宁也很舒适。

        因为陈朝不用再担心有谁会来杀自己,要和别人争什么,要争的已经争完了。

        这些年,陈朝生了好多儿女。

        多的陈朝都有些记不清哪个是哪个。

        宋清婉迎面走了上来,展示她刚刚做好的小衣服,笑道:“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是给谁做的?”陈朝轻轻摇了摇蒲扇,带来几缕凉风。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宋清婉的工作量也成倍增加,要负责很多孩子从小到大的衣服,有刚出生的,还有三四岁,七八岁……

        “给老十九做的,嗯……大概是红豆的儿子,也有可能是……玥儿的?白芷?”其实宋清婉也有点记不清老十九到底是谁的孩子。

        反正记不清,宋清婉岔开了话题,“昨儿草原上来了一封信。”

        “谁来的?”

        宋清婉轻轻打了陈朝一下,将信交给陈朝,“还能是谁来的,信我瞧了几眼,人家问你什么时候去草原上一趟,你们的儿子都会骑马了,问你什么时候把儿子接回来。”

        陈朝拿到信,揣进袖口里。

        在宋清婉面前还是不要看耶律舞给他写的信为好,防止这位当家主母的醋坛子打翻。

        说实话,陈朝也很长时间没出去转转了,那就去草原上一趟吧,看看儿子。

        ……

        陈朝离开庄园,来到了玉清观,看着道观一如既往的冷清,两个绝色女子坐在老榕树下的蒲团上,小声说着话。

        陈朝一来,那位白裙子的姑娘就走了,陈朝摸摸后脑勺,“这怎么每回我刚来她就走?我哪里惹到她了吗?”

        姜玲珑微微笑道:“五年时间,让人家给你生四胎,你说你哪里惹到她了?”

        陈朝耸耸肩,无辜道:“我这是为了李氏皇族子嗣考虑,李氏子孙凋零……”

        “打住,不要说了,为师都懂!都……”

        陈朝安然坐下,“师父陪我一起去草原一趟吧,路上有个照应。”

        “……好。”

        ……

        夜。

        庄园外的大门前,停下了一辆马车。

        一身紫袍官服的女子跳下马车,轻车熟路地来到陈朝面前,“你要去草原?”

        陈朝点点头,“不知楚相有何吩咐?”

        楚云湄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此刻她早已经完成当年发下的宏愿,她早已经是大纪宰相,楚云湄咬着嘴唇有些恼火地看着陈朝:“去多久?”

        “大概三四个月,半年?一两年也说不定。”

        楚云湄一言不发,以极为强硬的手段打发走了屋子里的其他女人,手指捏住陈朝的下巴:“既然要走了,那今夜好好伺候本相,听明白没?”

        “好。”

        ……

        ……

        翌日,陈朝揉着腰子走出房间。

        侯吉赶忙迎了上去,扶住陈朝,“就走?”

        “不走还等什么,你是不知道,这几个女人现如今一个比一个生猛,如狼似虎,我都四十多了,迟早被她们榨……快走快走!”

        陈朝和侯吉偷偷摸摸在庄园外上了马,在约定的地点和姜玲珑碰面。

        几人几马。

        一路往北方的草原上狂奔而去…

        “相爷,慢点……”

        “别叫我相爷,我已经不是宰相了……”

        “可相爷永远是我心中的大宰相!”

        (本书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