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二百九十二章 泽法的笑

二百九十二章 泽法的笑

        泽法的最后一句话,让多拉格着实愣了好一阵子。

        他下意识的低了低头,眼睑微微垂了下去。

        一旁,看着多拉格沉默的模样,泽法不屑的吐了口气。

        “让大熊同贝加庞克那样危险的家伙接触,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会落到个什么好的下场吧?

        或者,你以为我们海军方面,尤其是世界政府的cp方面,会对大熊的身份毫无察觉么?

        当然,一般的中将并不清楚大熊的身份,但无论五老星,还是战国卡普和其他大将。

        包括鹤在内,我们对大熊的身份都有猜测!

        也许你清楚,也许你真的天真到并不清楚。

        总之,我现在对你说一句实话!”

        说到这里,泽法的眼神愈发凌厉,他的眼神里写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只见他冷漠的继续对多拉格说道。

        “我必须告诉你,在我们海军内部上层,其实一直都有一条命令。

        那就是,虽然我们当初并没有百分百明确大熊的革命军背景,但大熊既然已经接触了贝加庞克,那他就绝不可能活着离开!”

        话音落下,泽法轻轻拍了拍多拉格的肩膀。

        “我们已经不屑于搞清楚大熊的身份了。

        我们只需要知道,既然值得怀疑的人,去到了一个值得怀疑的位置,那最好的处理方案,就是让怀疑彻底消失!

        所以,多拉格,我人生中的……第一批弟子。

        以你的头脑,你会猜不到我们的判断么?

        还是说,你会猜不到大熊最终的结果么?”

        说到这里,泽法抬手点燃一根雪茄,他大刺刺的将雪茄扔进嘴里,美美的吞如一口。

        一旁,多拉格则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他沉默的状态保持了许久,直到他微微抬起了自己的眼睑。

        可就在他想要说话的时候,一旁……。

        只见库洛卡斯老爷子拎着鱼叉,虎视眈眈的朝泽法走了过来!

        “喂,混蛋,你是在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么!

        !”

        一边狠狠地骂了泽法,库洛卡斯一边探手,直接拎起了泽法的衣领。

        “不记得我昨天给你检查之后,对你说的那些话了么!

        你丫肺气淤积,不能再接触什么见了鬼的烟草,你能听懂么!

        !

        如果能,那就赶紧给我把雪茄扔掉,然后多喝一次我给你开的药汤!

        听清了吗!

        !”

        “听懂什么!”

        面对库洛卡斯的咒骂,泽法反手拎起了库洛卡斯的衣领!

        “老家伙,就算是钢骨空也不会这样和我说话!

        把我的衣服松开,松……。”

        砰!

        没等泽法把话说完,库洛卡斯便直接一拳,狠狠砸在了泽法的脸上。

        紧接着,库洛卡斯老爷子拎着泽法的衣领,恶狠狠的继续骂道。

        “别说你了,老家伙,当年就连罗杰不遵医嘱,老夫也照样像现在这样揍他!

        你以为你是海军大将,就可以有什么特权么,你这个心里没数的病人!

        !”

        一时间,泽法和库洛卡斯两个人狠狠地打成一团,他们就好像街头流氓一样互相招呼起来。

        一旁,望着两人厮打的模样雷利露出一个怀念满满的眼神。

        只见他拎着酒壶和沉默中的多拉格碰了一下。

        “哈哈,挺有趣的是吧,我们这群老家伙,还是更喜欢用拳头来打招呼。

        而且你或许不知道,当年罗杰那家伙和库洛卡斯,就是像眼前这样打闹个不停啊。

        怎么样玄鸟号的模样吓到你了吧?”

        说到这里,雷利拍了拍多拉格的肩膀,然后将手里的小酒壶送到了自己口中。

        他那个表情,别提多舒适,也别提多惬意了。

        望着雷利那闲适的眼神,多拉格沉默片刻,继而轻轻的点了点头。

        “的确。”

        说完,多拉格思索着拿起酒壶,跟着雷利饮了一口。

        不过就在多拉格还没喝完的时候,雷利便突然深沉的笑了起来。

        一边笑,他一边微微低头看向多拉格,他的眼镜上,隐约有寒光勐的闪过。

        只见他对多拉格冷笑着说道。

        “不过,多拉格,越是我们这种玩的好的团,就越是不喜欢你那种……钻营和谋划摆在最前方的人!”

        话音落下,雷利对多拉格露出了一个微笑。

        望着雷利脸上深意满满的笑容,多拉格思索着轻声说道。

        “谋划也好,钻营也好,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至少,我……。”

        说到这里,多拉格似乎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因为从某些方面来将,泽法说的对。

        他能不知道潜入到贝加庞克身边的危险么,甚至对于这个问题,大熊不止一次同他表达过想要牺牲自己的念头!

        自己……虽然有过劝说,但自己的劝说,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坚决。

        因为自己知道,以革命军目前的形式,或许他们真的需要大熊的牺牲。

        ……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现实,虽然多拉格未必猜得到大熊未来的结局,也就是那个失去意识,几乎彻底变成机器人的结局。

        但从大熊作出决定,要暂时离开革命军,卧底到世界政府最重视的科学家身旁,亲自调查贝加庞克的实验结果,并从其中寻找有利于革命军的机会时。

        多拉格就已经意识到,大熊似乎为自己安排好了一个结局。

        那么,他又做了什么?

        身为革命军的领袖,如果他坚决不同意大熊的决定,那大熊就算再想牺牲,也不可能违背他的命令!

        但他那样做了么?

        对于此事,就连萨博都隐隐不满,尹万科夫更是很久没和他见过面了。

        今天如果不是要在伟大航路会见高文,那尹万科夫甚至未必会赶过来……。

        ……

        想到这里,多拉格眉头一痛,他直接将整壶酒,都灌进了自己的肚子之中。

        感受着酒水划过喉咙的滋味儿,多拉格忧愁的叹了口气。

        “这件事情,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没个人都会面临选择,包括我和大熊。

        但无论如何,既然作出决定,那我们就不觉得自己是错的。

        就连自己的决定都不认可,那样的人可能会成功么,雷利先生!”

        他朝着雷利,露出了一个疲惫的表情。

        望着多拉格眼里的疲惫,雷利咧嘴一笑,接着他干脆揽上了多拉格的肩膀。

        “我懂了!”

        只见雷利怀念的看向远方的云海。

        “谁都有做出让自己痛苦的决定的时候,老夫当年也面临过无数痛苦的抉择啊。

        无论是海贼团的解散,还是罗杰的死亡……。

        你知道么,罗杰被处刑的时候,我可是痛苦了很久很久啊。

        虽然那是他的决定,虽然他本人本就寿命无多。

        但无论如何,那家伙可是老夫的挚友,更是老夫的船长!”

        雷利沉思片刻,接着又想起了一个人。

        “还有御田,那家伙被凯多斩杀的时候,老夫可是……痛苦了许久啊。

        和之国的消息真是太闭塞了啊。

        总之,哎,活在世上,谁没有经历痛苦的时候,谁又没有面临抉择的时候呢?

        就连我们玄鸟号现在想做的,不也是……让后人和平民们,少面临一些类似的痛苦和选择么?”

        说到这里,雷利微微一笑,接着再一次拍了拍多拉格的肩膀。

        “我都拍你几次了,哈哈,老头子咯,真是多愁善感咯。

        总之,让泽法和你讲吧,那家伙摆脱库洛卡斯了!”

        一边说,泽法一边同狼狈走过来的库洛卡斯摆了摆手。

        望着摆手的雷利,泽法撇了撇嘴。

        “库洛卡斯这家伙下手还真够狠的,他当初真是这么揍罗杰的么?”

        “当初,哈哈,当初他比这个可狠多了。”

        雷利笑着寒暄一句,接着离开到沙滩椅上悠哉的躺了下来。

        泽法则来到多拉格身旁,咧嘴说道。

        “真是有意思,当初老夫可想不到,老夫会和海贼打打闹闹,同时也会和你们这种革命军闲聊。

        不过,或许这就是高文的魅力吧,呵呵。”

        说话间,泽法看向远方的高文,他这时候正在白星的帮助下跃进海里,同拉布玩到了一起。

        看着明明被海水泡到虚弱无力,却还在白星和拉布的尾巴上像个球一样玩耍的高文。

        泽法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只见他指着高文的身影,满意的笑到。

        “你刚刚说,如老夫这种海军的大将,都只是天龙人的一条狗。

        但你仔细看看吧,小子,给这种人当狗,怕是要比全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性福吧?

        知道么,哪怕一直遵守着来自天龙人和五老星的命令,我们也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样的命令是对是错。

        对的,我们甘之若饴。

        错的,我们能躲就躲。

        实在躲不开,我们就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尽量让那种命令的伤害变得更小一点。

        总之,海军是下位者,我们一直以来,都服从着世界政府。

        那么你知道么,我们期待高文那样的五老星,已经太久太久了!”

        话音落下,泽法的面容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望着高文,无比认真的说道。

        “船长他或许不清楚,又或许清楚,他早已经成了我们海军眼中目前的希望!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这片大海有问题么,你以为我们不想改变目前的大海么。

        我们海军方面,和你革命军方面,通通都抱有同样的目的,我们都想改变这个世界。

        但很显然,我们的方式并不一样!”

        随着谈话愈发深入,泽法的面容愈发严肃,他看向多拉格的眼神愈发危险起来。

        “我们想的,是在大海现有格局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持稳定,同时尽可能稳定的进行改变。

        尤其是在有高文这种人出现的时候,我们就更期待了!

        而你,你想的并不是大海有多稳定,你就同罗杰那个混账没什么两样,你们恨不得大海不乱起来!

        而在这种乱子里,你们革命军要趁机击垮天龙人的存在啊……。”

        话音落下,泽法摇了摇头,好笑的说道。

        “如果放在以往,呵呵。

        那我就算不帮你们,至少也不会帮他们,两不相帮,或者划水,那估计就是我们要做的事了。

        毕竟你应该清楚,现在的海军除了萨卡斯基那座火山以外,其他人全都拥有着娴熟的划水技巧。

        库赞,呵呵,他早就迷失了。

        波鲁萨利诺,这小子比谁都清楚,但越是看的请就越圆滑。

        战国,他太难了,他比空多了许多仁慈,又多了许多霸道,这样的人夹在平民和世界政府中间,很难的。

        至于卡普,假痴不癫的家伙,大智若愚啊他。

        所以你看看,海军里除了萨卡斯基,其他人早就知道该怎么活着了,他们全都有数了。

        而到了现在,随着祗园和我相继站到高文背后,他们就更有数了!

        所以,多拉格……。”

        泽法深沉的看向多拉格的脸,他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不知道原本的你们,究竟有什么打算。

        但我必须告诉你,从玄鸟号组建到如今为止,我们面前已经没有你继续为所欲为的可能了!

        就算高文在船上,或者说,正是因为高文在船上,我才要特地告诉你。

        天龙人可以消失,世界政府可以改革,但无论是他们的消失还是改革,我们这些玄鸟号的干部,包括海军在内。

        我们不会支持除高文以外的任何人!

        所以,多拉格,协调好你的革命军,找到你们能在未来拥有的定位吧!

        以往我们追捕你的时候,多数保留了两份仁慈,我们的态度是可以抓,但也可以不抓,或者,我们可以抓不到。

        你们的许多干部,我们看在眼里,却懒得管。

        但从现在,或者从未来开始,当你不再只是挡了加盟国和世界政府的路,而是挡了高文的路。

        到那时,多拉格。

        我们就这你要分出个生与死了!

        等到那时,若我等的刀剑第二次比划在你的脖子上。

        那就算你的父亲是我的老友,你也是我的弟子。

        我能做的,也只是到你的墓碑前,为你敬一杯祭奠的酒!

        !”

        话音落下,泽法最后对多拉格点了点头,接着,这老头挑了挑自己的墨镜。

        “就说到这了,哈哈,毕竟船长下过命令,接下来是宴会时间。

        我这个老头子,摆着老师的身份说了很多不适合宴会的话啊,不要怪我。”

        “没,怎么会。”

        多拉格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他探出手,轻轻拥抱了泽法一下。

        极为短暂的拥抱之后,多拉格松开泽法,严肃的说道。

        “不止不会怪您,我还必须谢谢您,您的话给了我很多思路,泽法老师。”

        说完,多拉格沉着脸,主动将酒壶拿了起来。

        “真的该好好喝点酒了,不管是我,还是我的同伴。

        泽法老师,我今天提的第一杯,敬您吧。”

        他抬起酒壶,朝着泽法高高举起,然后大口的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