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仙医在线阅读 - 第273章 活色生香

第273章 活色生香

        当泳池中的小美被李荣辉‘临幸’完后,在李荣辉的命令下,小美去了关押她闺蜜小陶的密室,劝说小陶污蔑女律师。

        小美走进黑暗阴沉的囚室,望着被关在铁笼里,一天一夜滴水未进的小陶时,内心充满羞愧。

        如果几天前,不是她在法院临时倒戈,小陶也不至于这么惨。

        “小陶!”

        小美走到铁笼前,声音有些颤抖的轻声喊道。

        铁笼里的女孩缓缓抬起头,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看着小美,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还有脸来见我!”

        “小陶,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当时我不这么做,我现在可能已经死掉了。”

        小陶根本不听小美的狡辩,表情冷漠的看着小美,声音沙哑的问道:“你现在跑过来,不会是假惺惺的求我原谅你这么简单吧?”

        小美尴尬的说道:“李少刚才说了,如果你能出面作证,告诉法官,那名女律师为了陷害李少,故意制造假的罪证,诬陷李少,李少便能放了你,还能让你跟着他过好日子。”

        小陶听完后嗤笑一声,鄙夷的说道:“让我跟你一样,出卖朋友,做叛徒?”

        “小陶,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面临着什么危险,你心里不清楚吗?我好不容易劝说李少,给了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非得跟李少作对吗?”

        小陶一脸恨意的咬牙说道:“他侵犯了我,难道我该感激她?”

        小美被小陶怼的呼吸一滞,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说什么了。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我不可能跑去害替我伸张正义的律师,死了这条心吧!”

        “哎,小美,你这是何苦呢!”

        “我没有觉得苦,如果让我去害帮助过我的人,那就没人性可言了。”

        小美见说不服小陶,不由得轻叹一口气,“既然你不愿意这么做,我在想别的办法将你救出去,小陶,不管你怎么想我,你都要挺下去,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小陶缓缓背过身,不再理会小美。

        小美轻轻擦拭眼角,默默的出了囚室。

        此时的李荣辉已经结束了水池大战,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小美离开囚室,回到李荣辉身边后,缓缓在他旁边蹲下。

        李荣辉没有睁眼,语气平淡的问道:“她不同意?”

        小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悻悻说道:“李少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说服她的。”

        “给她机会了她不中用,非得玩点暴力的!”

        李荣辉轻轻拍了拍手掌,一瞬间功夫,从四面八方出来五六名彪形大汉。

        李荣辉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你们去伺候伺候那个小娘们,一直伺候到她同意反咬女律师一口为止。”

        五六米彪形大汉答应一声,一个个兴奋的冲向了囚室。

        小美在一旁听的瑟瑟发抖,低声乞求道:“李少,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去劝说小陶,她一定会同意的,别让她再受伤害了。”

        啪!

        李荣辉突然坐了起来,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小美的脸上,表情狰狞的说道:“再他娘的说一句废话,老子直接让人将你丢进海里喂鱼,给你点脸,你就以为你是个人了?你在我面前也不过是条母狗而已,懂了没?”

        小美捂着疼痛的脸颊,忙不迭的点头。

        李荣辉这才又缓缓躺了回去,轻轻吁了口气,揉揉太阳穴,不悦的说道:“非得惹我动怒,动怒伤身,以后乖一点,做一条懂事的母狗,明白么?”

        “明白,李少!”

        小美虽然嘴上应着,眼神中却已经有了仇恨的小火苗。

        她不敢想象,接下来她的闺蜜小陶在被李荣辉侵犯后,又被五六个男人……

        她撑得下去吗?

        小美后悔了,几天前,她不该害怕,而倒戈背叛小陶。

        可是现在已经成这个局面了,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她只想尽快将小陶从这个魔窟救出去。

        ……

        时代广场。

        陆凡给李璐璐买了一堆漂亮的衣服、化妆品和昂贵的名牌包包。

        “这下逛开心了吧?”

        陆凡笑着问道。

        李璐璐轻哼一声,“这些都是你强行买给我的,又不是我向你要的,说的我像是很物质的女人似的。”

        “我可没这么说,你别冤枉我!”

        逛街时,李璐璐虽然嘴里说着要把陆凡的钱花光。

        可真等到买东西时,她又开始替陆凡省钱,看这个嫌贵,看那个也嫌贵。

        最后,陆凡不耐烦了,只要是她多看几眼的,陆凡不跟她商量,直接让售货员开发票。

        这样导致李璐璐不敢再乱看了,忙拉着陆凡离开。

        “你真是将暴发户的潜质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呀,有你这么买东西的吗?这些东西都快有两百万了吧?”

        “将近三百万吧!”

        “啥?!”

        李璐璐美眸瞪的老大。

        陆凡苦笑的揉了揉耳朵,“你声音再大点,直接把我耳膜震破得了。”

        “怎么会花这么多钱?”

        李璐璐压低了声音,惊咦的问道。

        陆凡笑着说:“刚才给你买下的那款百达翡丽的手表一百多万。”

        李璐璐:“……”

        “我要退货!”

        李璐璐一阵肉疼。

        “退什么退,没多少钱!”

        陆凡拉着李璐璐就往路边走。

        李璐璐郁闷道:“太贵了,我怎么能让你给我买这么贵的东西,这样一来,就好像我是你小三似的。”

        “不要乱想,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赶紧回酒店吧!”

        陆凡伸手去路边拦出租车。

        李璐璐翻着媚眼挣脱开来,哼声哼气道:“春宵你个头,我才不跟你回酒店呢,我跟我同事已经开了酒店,离机场不远,明天早班飞回江宁,没时间跟你夜夜笙箫,哼!”

        “这样啊?”

        陆凡颇为无奈。

        李璐璐得意的娇笑了起来,晃了晃手里拎着的购物袋,“是不是觉得这波亏了?”

        陆凡没好气的笑着说:“亏什么亏,给你买东西我是心甘情愿的,又不求你的回报!”

        “啧啧啧,越来越会花言巧语了,不过老娘喜欢,嘻嘻……晚上你还是去找你在港岛的红颜知己吧,我是真不能去陪你,就你那疯狂劲,我怕我明天早上下不了床。”

        “成吧,反正今天在飞机上已经……”

        “去你的,闭嘴!”

        李璐璐俏脸绯红,见路边来了一辆出租车,忙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啐道:“臭流氓,等你办完事回去了,咱们江宁再见,嘻!”

        陆凡苦笑着点头,望着出租车渐渐消失在视线中,他找了一处四下无人的隐蔽小巷,将自己进入隐身状态后,御气飞行,朝着港岛明面上的财富女王,王妙可所居住的庄园飞去……

        王妙可自从被陆凡钦点为港岛三大家族明面上的老板后,地位一下子水涨船高,被誉为了港岛财富女王。

        走到哪里都是最璀璨的那颗星。

        一天工作结束,王妙可拖着疲惫的娇躯,躺在庄园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一阵子后,想起刚才王瑞虎对她说过的话,她有些心动。

        以陆凡现在的实力,帮她锻造气海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陆凡还在港岛陈家供奉那里抢来了‘阴阳合欢术’,那种采阴补阳的功法,一定让陆凡修为又提高了一大截吧?

        不过,陆凡如果不主动提起,王妙可也是断然不敢主动要求陆凡帮她锻造气海的。

        虽然她现在以普通人的身体,硬抗加负荷的工作量,还能抗一段时间,毕竟还年轻。

        就怕积劳成疾,提前将身体全部透支,就不妙了。

        所以,她才很想让陆凡帮她锻造气海。

        头重脚轻的回到宽敞奢华的卧室。

        王妙可褪去了职业套裙,脱掉了美腿上的超薄肤色丝袜,一头高高盘起的秀发在没有了发卡的束缚后,倾斜而下,宛如瀑布般披散于她白皙的肩头。

        很快,浴室便传来的喷头洒水的声音。

        王妙可一边洗澡,还在一边思考接下来的商业布局。

        等到洗完澡,擦拭干净头发上的水渍后,她披着浴巾走出浴室,漫不经心的刚一抬头,就见一人正站在她卧室中,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她卧室的布局。

        “啊!”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的王妙可花容失色,娇呼一声,身上围着的浴巾直接滑落在地,整个人,一丝不挂,肌肤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别怕,是我!”

        陆凡转过身来,望着王妙可诱人的娇躯,说道。

        王妙可见是陆凡,惊诧的忘记去捡地上的浴巾,瞪大眼眸说道:“陆先生,您怎么突然来港岛了?”

        “不欢迎吗?”陆凡笑问道。

        “没有,妙可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欢迎!”

        “高兴归高兴,不过我找你有正事要说,你这么一丝不挂的跟我说话,我很难注意力集中的跟你说正事啊!”

        陆凡努了努嘴,又看了看王妙可那成熟诱人的娇躯,提醒道。

        王妙可这才从惊诧中醒悟过来,妩媚的俏脸一红,忙尴尬的用双臂环胸,弓腰去捡地上的浴巾。

        她并不知道,她这个动作给正常男人带来了多恐怖的视觉冲击。

        再诱人的活色生香,也不过如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