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中毒

第八十七章 中毒

        三日后到了扬州地界。

        护送着林黛玉到了林府来。

        五十多军士也进了府,到偏厅等着。

        贾蔷贾琏还有林黛玉直接去了林如海的书房。

        他得了重病,如今告病在家,哪儿也没去,只是在书房中看看书,打发时间。

        病重的这些日子以来,瘦骨嶙峋的,较往常起码瘦了一二十斤。

        门窗紧闭,看上去那个身子比林黛玉还要虚弱很多,一阵风就能刮倒了。

        “父亲。”林黛玉唤了声,脸颊上还带着泪珠儿。

        “玉儿。”

        看到女儿归家,心情有些激动,脸色潮红了点,又咳嗽了几声。

        林黛玉赶紧上前去搀扶:“父亲切不可大喜大怒。”

        “无妨。”

        说话的声音比较平淡,就好像一切已经看开了,自己身子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最清楚,不然也不会把女儿专门从京城叫回来,或许这次便是最后的诀别。

        然后转头看向了贾蔷和贾琏。

        他看着贾琏还有几分熟悉的样子,贾蔷是完全认不的。

        “两位青年才俊是贾府的后生。”

        林如海看着非常儒雅,妥妥的一个气质老帅哥。即便现在还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贾琏见过林姑爷。”

        “宁府贾蔷见过林姑爷。”

        林如海看着这两位点点头,最起码他们两个的面相都非常好。

        这时候的人是以貌取人的,长得好,第一印象好。

        “可有读书考取功名。”

        这年头的长辈通常都会问后辈这个问题。

        贾琏:“没有考功名,只是捐了个同知的官位。”

        林如海不太喜欢这个回答,但是想到人家是国公府,捐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贾蔷:“蔷数月前刚通过了院试,如今是国子监的生员。”

        林如海:“国子监?蔷哥儿在院试中的排名多少?”

        他很清楚靠着院试能进国子监的每个地区就那么几个名额。

        他们扬州也是一样,只有几个秀才能够去国子监。

        “蒙学政看重,侥幸被选为了案首。”

        普通的秀才,林如海不惊奇,可是一地区的案首,只要不自大,还勤奋好学在钻研学问,一个进士还是很有希望的。

        “年纪虽小,稳重自持,宁府算是后继有人了。琏哥儿你也不错,虽然捐了官,还是要时时温习功课。”

        当长辈的最喜欢的就是训诫后辈。

        然后没再说话,坐下来休息了一会,今天因为女儿回来算是说话最多的时候,病重,即便只是轻声说说话,也感觉到很吃力。

        林如海今天的身子感觉比往常好了一点,或许是女儿刚回来的缘故,有些回光返照。

        就怕撑不住,一只在勉强拖着,想着把一些事情都交代好。

        特别是自家姑娘的事。

        如今贾府来了两个最能理事的后辈,正好能把一些事情跟他们交代交代。

        祖上也是书宦之家,袭过大富贵。

        到了林如海这一代才慢慢的衰落一点,那些旁系子弟混的并不太好。

        只是林如海争气,考中了探花,又多了好些年的富贵。

        拜为兰台寺大夫,现在是扬州巡盐御史,从三品,还是在扬州富庶之地,权利尤其的大。

        林如海也看到了龙禁尉的行伍之人。

        心中还有些疑惑,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

        贾家是武勋,但是那些人看着还穿着甲胄明显不合规。

        问了下情况。

        贾蔷:“蔷还是龙禁尉百户,那些都是我的人,奉皇命讨贼。”

        这下子,林如海就更惊讶了,能文能武,跟以前几位国公爷太相似些。

        贾蔷:“林姑爷,可以让我瞧瞧你的病症么,我还是一个医者,或许能瞧出些什么来。”

        这么博学,林如海更好奇了,点点头,也想多了解一下这位贾家的后辈。

        对男的就不用搞什么悬丝诊脉了,直接用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感觉着脉搏。

        跳动的比常人微弱。

        确实是行将就木的症状。

        直接输送真气,给他清理体内杂质。

        感觉真气流通不便,像是有什么被堵住了一样。

        “这是?”

        “怎么样,是不是治不了了,请了扬州最好的医者来瞧病,也是束手无策,蔷哥儿不必再费心了。”

        林如海被病痛已经缠了大半个月,看淡了。

        贾蔷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嘀咕着,“这是中毒了?”

        血液凝结流通不畅,有毒素在体内。然后思索着林如海为什么会中慢性毒药,大概率是林府中的下人下的毒,有这个便宜。

        贾蔷好一会儿在沉思。

        林如海叫了下他:“蔷哥儿真是至情至性之人,不必这般,人固有一死,老夫自知命不久矣,愧对陛下的知遇之恩,百姓的爱戴之情。为生民立命,以此为标榜,只可惜这身体,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玉儿了。”

        “父亲。”

        贾蔷听着这些话也有些动容。

        林如海是个难得的好官,不知道自己全力施为之下,能不能救治下他。

        林如海:“蔷哥儿,琏哥儿,你俩听我说。大限将至,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一为扬州商贾,特别是盐商。我在扬州为官数十年,跟他们打交道数十年,惭愧,少有建树,这儿有本册子,记载了扬州盐务上的一些要事,蔷哥儿,希望你能转呈给内阁大臣,或是直接交给陛下。”

        把一个小册子交给了贾蔷,本子上的内容不多,但肯定都是些要紧事。

        “这第二件事就是小女黛玉。生性聪慧但却孤苦,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如今我又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在贾府中,我若在,老太太在,尚好。可我若去了,老太太如今更是七十古来稀,万一哪天。玉儿在贾府必会受些委屈,万望蔷哥儿能在贾府能多多的照顾关注下玉儿,如此感激不尽,我也会送蔷哥儿一份钱财,当是报酬。”

        贾蔷:“林姑爷何须说这样的话,我与林姑姑的感情极好,照顾她本是份内的事,即便林姑爷不说,我也会照办的,断然不会叫林姑姑受丝毫委屈丝毫苦楚,如若违背今天的话,宁下阿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