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下姑苏

第八十五章 下姑苏

        这一天八月初,贾母生辰。

        荣宁二府的人都过来庆贺,非常热闹。

        贾蔷从国子监告假,也回了荣府给老太太贺寿。

        没有准备什么值钱的贺礼。

        只是在一张非常宽阔的布帛上写了九十九个字体不一的寿字。

        不值钱,但是这份心意不是一般的寿礼能比的。

        所有的后辈们都备上了寿礼。

        以贾蔷的这份礼不一样。

        显得别出心裁。

        “这份礼好,有燕书楷书、草书、隶书、行书,颜公体,柳公体,这几个字是书生王羲之的模子,徽宗赵佶的瘦金体。粗略算来有几十种的字体了。”

        其中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字体,后世的。还有一些古籍上的。

        贾蔷在国子监的藏书室中潜心学习,了解过许多。

        “老太太大寿,这个戏班子差点意思,得快些提上日程才行。我看前段时间,蔷哥儿找过来的那个叫傅翠的就很好。”

        忽然这时候,门吏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来到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

        众人都不解其意,夏守忠太监在宫中的势力大的很,能排的上前三的那种,陛下能有什么旨意能叫这一位太监来传旨。

        今天是贾母寿辰,难不成特意下到旨给老太太祝寿。

        贾政等一干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消息,有些惶恐,连忙止了戏文,暂时撂下了酒席。

        摆了香案,一些男性到了中门迎接。

        女眷们都在后院中等消息,心中都惶惶不定。

        夏守忠骑马而来,身旁还跟着许多的内监,动静整的挺大。

        到了屋檐时下马来,满脸笑容,开口说道:“咱家没有圣旨,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陛下要见见政大人。”

        话说完后,其他的也没有多说,便乘马去了。

        贾政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陛下传召,赶紧穿了官服准备入朝。

        只宣了贾政一人。

        太监走后,老太太和那些个女眷们都到这边来。

        “蔷哥儿,发生什么事情,老爷呢。”

        贾蔷:“政叔爷去了宫里,陛下特旨传召。”

        “这可如何是好。”

        贾母都有些慌乱,自己大寿的时候,皇帝把自己最喜欢的儿子带走是个什么意思。

        君威难测,谁知道是福是祸。

        贾蔷:“老祖宗且放宽了心,我刚刚瞧了夏大人的脸色语气,应当是好事。去了宫中的话,大概率跟大姑姑相关。或许是陛下体谅,叫政叔爷把贾姑姑带回来给您贺寿共享天伦呢。”

        贾母心里考量着贾蔷说的话,觉得不太现实,还是担忧着,不搞清楚,这个生日是别想过好了。

        向下人吩咐道:“赖大,你速去皇城临敬门外伺候着,只要老爷从宫中出来,你立刻回来传消息。”

        “是,我这就去。”

        拉着几个人驾马去了皇城。

        一屋子的人焦急的在等待着贾政回来。

        众人吃着饭都没啥胃口。

        差不多两个时辰后。

        赖大等人气喘吁吁的赶了来。

        “赖大回来了,情况怎么样。”

        贾府里头的人巴巴地望着。

        赖大:“小的们只是在皇城外候着,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来还是夏公公的人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加封为贵妃。后来老爷也是如此吩咐小的。我先回来报信,奉老爷命,速请老太太带领太太等进朝谢恩,还有蔷哥儿也去。”

        贾母这时才心神安定了下来,面露喜色。

        这可是贵妃,荣宠之极了。

        “大太太,二太太,尤氏,随我一道去叩谢圣恩。”

        贾赦,贾蓉,贾蔷几个人也换了朝服,跟着一起去了宫中。

        每个人脸上都显着得意。

        贵妃,众妃中排第一。

        礼仪颇多,见了皇上,几个妇人再去见贵妃。

        而贾赦他们还留在皇帝老儿这边。

        一道颇具威严的声音:“贾蔷,前些日子皇家猎场围猎,你夺的第一?”

        贾蔷:“回陛下,贾蔷的名次是有些靠前,但不是第一,第一是锦衣卫千户沈大人。”

        “好,朝廷难得有这么年轻有为的少年。太湖上出了一股水匪,你有抗倭的经验,去一趟江南,把这股水患给扫除了。”

        “是,臣定马到功成为陛下分忧。”

        没说几句话,就把他们赶了回去。

        他们是男子,就不便再见贵妃,尽管他们还是至亲。

        几人又回到了荣府来。

        心情不在忐忑,宴席又开办起来,言笑晏晏。

        贾政:“趁着母亲高寿,大家今日齐聚一堂,贵妃省亲一事得赶紧出个章程来。”

        “省亲的事准了?”

        妃子能够省亲,要更大的恩宠才行。

        开朝以来,皇帝老儿的妃子能归家看看的没有几个。

        贾政:“参见了陛下后,我又去见了太上皇。皇上和太上皇都是贴体万人之心,世上最大莫如一个孝字,想来父母儿女之性皆是此理。宫里嫔妃等都是入宫多年,岂有不思想之理。两位圣人下了旨意,凡有重宇别院之家的妃嫔都能回家省亲,略尽骨肉之情。我们也想想这个省亲别院该怎么修建。别家也开始有建省亲别院的了。”

        “这么说,咱们家也要准备着接大小姐了。”

        每个人都很高兴,只是都暗暗想着需要用多少两银子,这可不是个少数目。

        接驾,接皇家人,那个银钱花的跟流水一样,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承受的住的。

        “无非是拿着皇家的银子往皇家身上使罢了。”

        贾蔷:“从宁府花园起到北边荣府,这儿大概能有三里的空地,能够用来建省亲别院。”

        “甚妙,地皮的事算是解决了,图纸呢,得请一个大师来好好的绘制图纸,还要从长计议。”

        “今日也有些晚了,明日一早,咱们再面议商量。议议其中细节。”

        宁府贾珍已经殁了,贾蓉年轻也是个不管事的,贾蔷和尤氏的话再一定程度上就能代表了宁府。

        贾蔷:“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值班乐器行头的事交与我吧,反正我还要去一趟江南。”

        主动揽了点顺便就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