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词曲

第八十章 词曲

        “小姐,都打听到了。雅阁是昨日才有的招牌,店铺的主人叫贾芸。”

        傅翠:“贾芸?姓贾?我就知道的。”

        时光匆匆,转眼间又过去了几天。

        这一天红袖招的客人又多了好些。

        基本上以往来过红袖招的都过了来。

        这一天算是红袖招每两个月的一场盛事。

        共有名妓一百多人。

        没人差不多三分钟的表演时间,差不多三四个时辰。

        一晚上都在表演。总共一百多个人,能上台表演的大概有一半,五六十个人。

        词曲歌赋,各种舞步,吹拉弹唱,各种各样的技艺都会在今天显现出来。

        “我最喜欢杨雪姑娘的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若是能共度春宵,便是花上个千两银子也值得。”

        “傅翠姑娘的曲才是一绝。”

        “云娘的琵琶,那纤纤玉手,轻拢慢拈的,弹的哪是琵琶,撩拨的是我的心弦呐。”

        “郑兄,过了过了,昨日才娶的亲,美娇娘尚在府上,今日却来了红袖招,岂不是冷落了家中的那位。”

        “周兄此言差矣,那皆是父母之命,家族姻亲,非我本意。若是可以,我宁愿娶了阿七姑娘。”

        “郑兄慎言,小心郑伯父打断你的腿,哈哈。”

        好些人如痴如醉的在感慨着。

        红袖招此时过来的差不多有着七八百的客人。

        都是些公子哥。

        大多是各种官员的子弟。

        地位最高的有三品大员的儿子。

        甚至还有更高的隐藏身份的也不得而知。

        谭春风的父亲是三品侍郎,和这些人比算是个身份较尊贵的。

        才艺表演已经开始了。

        莺莺燕燕的,大多以舞步为主。

        因为红袖招所主打的就是舞步。

        舞姿曼妙,也是最吸引客人的地方。

        舞台之上的红衣女子舞步翩翩,摆裙在飞扬,脸上是灿烂迷人的笑容,四肢佩戴的银器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像一位襟衣飞扬的仙女,美娆无比。

        一舞毕,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杨雪姑娘的舞步轻盈,身腰柔软,青丝墨染,若仙若灵,当得红袖招舞者第一。”

        “杨雪姑娘的舞步确实好,但若这样就评为了第一,未免太急切了点。红袖招会舞的又不止一位杨雪。”

        台上一个个的陆续表演,台下的客人们热烈的在讨论着,各抒己见。

        厉害的舞者很多。

        这不又上去了一个,舞姿轻灵,身轻似燕,双臂柔弱无骨,步步生莲,令人痴醉。似乎这舞技根本不亚于刚刚的杨雪姑娘。

        红袖招的姑娘们各个都身怀才艺。

        只有这样才能有更高的身价。

        不像那些低端的妓院里头只会卖肉。

        跳舞的高手很多,上来了一个又一个。

        终于到了傅翠。唱曲的就不多了,因此很多喜欢听曲的客人,专门就是为了等着傅翠唱曲。

        傅翠直接开唱,还有着一些管弦乐的伴奏。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是苏大家的词,妙啊。”

        “别说话,仔细倾听。”

        等了好一会儿,三四分钟过去后,下面才开始热烈的谈论起来。

        “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人生难得几回闻。”

        “启朱唇,发皓齿,婉转动听,犹如百灵鸟一般。你们瞧瞧傅翠姑娘的唇是不是和旁人不大一样。”

        “你这么说,我也发现了。傅翠姑娘,小七姑娘,还有杨雪姑娘,她们的唇色都是一样的。”

        好些的公子哥们不愧是流连于花丛的老手。

        看着她们的红唇,就知道了胭脂的不一般。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好!唱得好!曲者傅翠姑娘当得第一。”

        “附议。舞者难以抉择,但曲者得第一非傅翠姑娘莫属。”

        主要也是唱曲的人少,竞争比较小。

        “清风徐徐,皓月当空。苏东坡的词当浮一大白,谱的这曲也是上佳之作。”

        都是一群有文化的嫖客,夸起人来,都是一连串的好词。

        不止她们几个,慢慢的他们发现,红袖招中的女子用那一号胭脂的人有着很多。

        起码有着十几位。

        不少的人都注意到了。

        三个时辰之后,快慢慢的进入了尾声。

        红袖招的管事:“姑娘们的才艺马上要结束了。接下来看诸位公子的了,是否能够赏脸留下一副墨宝来,送给咱们红袖招的姑娘们。”

        送诗,才子佳人的戏码。能添加一些乐子。

        这些个嫖客们也乐于做这样的事。

        纷纷开始在脑中构思起来。

        即兴赋诗有些难。好些人是直接拿着自己以前作的诗来应付一下。

        这么多权贵子弟在,能用作的诗在这儿压上别人一头的话,也是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

        贾蔷把谭春风和陈默都拉了过来。

        谭春风:“作诗,蔷兄,请吧,又能看到你的大作了。”

        自负有些才华的都在红袖招留了一首诗下来。

        在姑娘们面前长脸的事,这些大老爷们都愿意做。为博红颜一笑。

        贾蔷也懒得自己去想诗了,直接剽窃了纳兰容若的一首。

        “骚屑西风弄晚寒,翠袖倚阑干。霞绡裹处,樱唇微绽,靺鞨红殷。

        故宫事往凭谁问,无恙是朱颜。”

        词好,配合上贾蔷日渐老道的书法,这一首词更是添了几分彩。

        谭春风怔怔的看着,“好词!好词!西风弄晚寒,翠袖倚阑干。事往凭谁问,无恙是朱颜。写得好。”

        夸赞的同时猛地一拍桌子,把周围的人都给吓到了。

        人都是好奇的,看到谭春风这般作态,好多人凑过来看看,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首词,让这位侍郎公子这么失态。

        众人纷纷凑上来看。

        心中都是震惊,确实是一首好词。

        “敢问这位兄台,这首词是不是还缺了一段。”

        贾蔷在心里想着,“当然缺了一段,缺的是,玉墀争采,玉钗争插,至正年间。”

        上阙主要是描写女子,应景。可下阕讲的却是政治,自然不能写上去。

        就这么的吧。

        贾蔷:“文章一事,本就妙手偶得之。暂时补不上了,他日想起我再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