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管教

第七十五章 管教

        果然所有人看着贾蔷的眼神都充满了尊敬。

        特别是那两个被治疗了的兵士更是一脸狂热的看着贾蔷。

        他们清楚自己的身体,或许真的跟李由一样,已经好了很多。

        一个个的赶紧把贾蔷搀扶了起来。

        那两人双膝跪地:“从今往后我等性命就是大人的了,愿为大人效死。”

        烟毒的折磨,没有一定的家底可不敢沾染这玩意。

        都是大头兵挣不到几个钱。

        贾蔷把他们拉了起来:“烟是害人的玩意,以后别再沾上了,以后只要是我的兵,都不许沾这个东西。”

        看了看天色,比较阴沉,应该是快要下雨了。

        驾着大头马会宁国府去。

        走到一半,一阵凉风吹过,唰唰落下一阵雨来。

        贾蔷本可以用真气把雨水隔断到体表外。

        但是这种做法太耗费内力了。

        刚刚又为那两个耗费了许多真气,需要缓缓才行。

        任由雨水打在了身上,没去管,衣裳顿时湿了,头发也比较散乱。

        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还是艳阳天转瞬就下起了阵雨。

        不过也希望这场雨水能稍微持续久一点。

        北方好几个省已经连续干旱了,这场雨水在一定程度上大大帮助了农田庄稼。

        很快全身湿透,如今贾蔷这个身子也不怕什么被淋感冒之类的。

        没一会儿驾着大马到了宁国府。

        见宁府大门紧闭。

        便以手叩门。

        雨声比较大,府里的人只顾着说笑,压根没有听见。

        贾蔷把敲门的声音又大了点,声音响了很多,照理来讲是能听到了的。

        “你们听,是不是有人敲门?”

        “谁这会子叫门,下这么大雨呢,有客也不知道改天来。”

        讨论了下,没人开去。

        “像是蓉大爷的声音。”

        “放你娘的狗屁,蓉大爷此时在府中呢。会不会是蔷二爷,你去开门看看。”

        敲门的动静有点大,有几个人听到了。两个小厮过来开大门。

        隔着门缝看了看,看外头的人是谁,可开的人就开,要是不可开,就叫他淋着去,下这么大雨还过来串门干嘛。

        “蔷二爷。”

        看到是贾蔷还穿着军装,赶紧把门给打开了。

        就是淋成了落汤鸡看着有些狼狈。

        忙开了门,有着憋笑的说着:“蔷二爷从外头回来了,雨声太大,敲门声小的们没有听的太清。”

        贾蔷直接给他们两人一人来了一脚:“下流东西们,堂堂国公府看门的就这般的素质。算算时辰半刻钟有了吧。我是从军之人,身体健壮淋了雨不打紧,倘若是荣哥儿或者嫂嫂婶婶们在外头淋了这许久的雨,染了病,只管你们的命来赔。倘若来的又是客人,咱们是国公府,人情往来的都是贵胄,失了礼数,你们打铺盖卷回老家去吧。”

        贾蔷很生气,下人都不像个下人了。

        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耗费了太多的内力,又狼狈淋了雨,本来心情就不大好。

        到了家都能在府门外待这么久。

        这要是再不给这几个看门的小厮教训一下,主子的威严何在。

        踢的那两脚可是相当狠的。

        起码得在床上躺个两天才行。

        甚至有一个被踢的吐了一口血,另一个青了一大块。

        其他的一些人看着这边,一个个都被吓到了。

        实在没想到贾蔷平时那么和气的一个人,发起火来这么狠。

        贾蔷这时也感觉自己踢重了点。

        杀鸡儆猴吧,踢重点也有好处,必须杀一杀这宁国府中好多的不良风气。

        贾蔷带着威严的眼神扫了一圈,没有一个敢与他对视的。

        四周比较寂静,只听到了雨声,还有地上的两个人时不时的哎呦声。

        贾蔷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

        香菱迎了来:“爷,您出门都没有带上雨伞。快将衣服脱下来,叫准备热水洗洗。”

        没多大一会儿雨势渐小。

        没有持续太久,个把时辰不到,就这,恐怕只能刚刚好打湿下泥土,对庄稼有点用,用处不大。

        洗了个热水澡,把头发理干,浑身通透。

        屋子里啪的一声响,一个小瓷杯摔在了地上,破成了几块。

        小红刚从外头走进来,刚下完雨呢,地面湿润难免打滑。

        小红摔了一跤大的,还碰碎了一个杯子。

        赶紧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内心有些恐慌。

        看着这个杯子的样式好像很值钱的样子,她也不知道价钱,才过来两天,只是个新人而已,结果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知道这位爷可是杀过人的。

        “没摔到哪儿吧,香菱去取些屋里常备的金创药来,看看小红有破皮的地方没有给她擦上。”

        贾蔷是军中人,军营的人必然会有个习惯,常备一些疗效好的金创药,专治跌打损伤的那种。

        小红赶紧跪了下来,“二爷,对不起,都是我的失误把杯子都给碎了。”

        贾蔷:“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叫人再去置备一个就是了。东西本就是为人服务的,有用处时用来喝水,没用时能观赏。再不行,就像这样,碎了听个响也是一种用处。”

        贾蔷是真的不在意,只要不是故意的就成。虽然那只杯子看着是挺贵的,真要买上这样的一只得花上几两银子,钱不多,是小姑娘的几个月月钱了。

        小红哭了起来,有些委屈也有些感动。

        心情大起大落的。

        昨天被那几个丫头训斥都没像今天一样这么难受。

        贾蔷:“小红,别想太多了,真没事。大不了,我去找贾芸叫他再送上几个杯子来。”

        洗完澡,雨势一停,贾蔷出去走走。

        七月初,到处都是蝉声。

        心情好,听着这声音会感觉静谧。心情糟糕的,听到这些个蝉声恐怕会更加的糟糕。

        宁府外头,薛蟠敲了敲门。

        刚刚才被贾蔷整治过的看门小厮,如惊弓鸟,第一时间就去开门了。

        薛蟠来宁府的次数比较少,就是最近和贾蔷熟络了后,来这边的次数才多了点。

        小厮们也都认识薛蟠。

        “你家蔷二爷呢,快叫他出来,我就在这等着他,有要紧事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