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三伏天

第六十五章 三伏天

        “有缘,咱们三又是舍友。”

        基本上同时段入学的人会安排住在一起。

        学子太多了,数千人,容纳这么多人住宿是个大问题。

        那就只好挤一挤了。

        “陈兄,你在做什么。”

        陈穆:“收拾行装,以便回家。”

        “才刚来就收拾。”

        “我与你们不同,家就在京城可以随时随地回去,我只有初一十五放假的时候才能回。”

        谭春风:“有理,不过陈兄不用太恋家了。在家靠父母,出门就靠朋友。这世上什么人最亲,父母。师徒,同窗,不外如是。”

        这个陈穆是一个极度顾家的人,也是一个大孝子。时时刻刻记挂着家里头。

        是好事,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太恋家了可不行。

        谭春风劝说着他,让他少想一想。

        “陈兄,怎么瞧你的脸色不太好。”

        谭春风有些慌,他该不会这么说了几嘴就生气了吧,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但是看着他真的有些不太对劲,脸色阴沉,郁郁寡欢的。

        一大老爷们也不会因为恋家变成了这副模样。

        “贾兄,你看看他。”

        赶紧叫了下在旁边看书的贾蔷,叫他来看看情况。

        贾蔷走了过来。

        看着陈穆的样子,马上就瞧出了这是害了病。

        探了下他的额头,“是不是中暑了?”

        现在正好是三伏天,七月初。

        顶着烈日走了这么远的路,中暑也是很正常的事。

        国子监的学生大多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

        像进京赶考,来国子监念书,这么长的路程,最怕的就是得病。

        贾蔷和谭春风还好,本就还是习武的,身体素质比一般的普通人强。

        谭春风:“真得病了?我去叫医者。”

        他也放心了点,还以为是自己说的话搞的陈穆的脸色不悦。

        贾蔷:“等等,我会些医理,先给陈兄看看。”

        “真能行,这可开不得玩笑的。”

        陈穆:“贾兄尽管施为,确实觉得头昏眼花的,我还以为是思念太过。没成想是中暑了。”

        贾蔷:“去打盆水来。”

        然后装着样子给陈穆看病,望闻问切都来了一遭。

        “不是什么大事,我给你摁下这两个穴道。”

        轻轻在他太阳穴周边按了几下,实则是灌输点真气过去。

        没一会儿,就见到陈穆的脸色好了很多。

        渐渐的,昏沉的眼中开始有了亮光。

        “觉得怎么样?”

        “全然大好了,多谢贾兄。半个时辰前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胸口郁结,有些乏力,此时全好了。”

        陈穆看着有些欣喜。

        大病初愈当然会觉得欣喜,不过他这个也算是什么大病,只要多休息一下自然就好了。

        贾蔷发现自己的真气,用于治病救人,一些不棘手的毛病,顺手施为一下就能好。

        谭春风惊讶的说:“这就好了?不用再开方子吃些药,可别再憋出啥毛病来。陈兄这个身子骨太弱了点,改日我教你两手剑法,以做强身之用。”

        “不用开方子,也不是什么大病。”

        不开方子吃药最好,良药苦口,中药的那种苦涩,能不喝还是不喝的好。

        “贾兄,你到底还有多少本事瞒着我,连治病救人都会。”

        “彼此彼此,谭兄会的技艺更多。”

        谭春风有些严肃的说着:“我那都是随意为之,全凭乐趣,没当过正经事。人力有时穷尽,贾兄最好还是别在其他方面花费太多功夫了。治病救人,只能救一个人,终其一生,可能也只能救治数百人。可是为官做宰,一念之间就能救下几万几十万人,孰轻孰重,贾兄好好斟酌斟酌。”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其它的事情可以沾染一下,但是不能太耗费心力进去了,读书才是要紧事,不能喧宾夺主。

        他说的这些也是为了贾蔷考虑。

        自己做的那些事情,经常也会在家里被家里人教训,说什么玩物丧志,玩的都是小道,不务正业。

        没想到的是贾蔷跟自己竟然是一样的,马上就把家里长辈说自己那些类似的话又和贾蔷说了下。

        不过国子监所教的科目也够广泛的,像礼、乐、律、射、御、书、数等,还有着不少的杂学。

        一个人不可能把这么多学科都学到极致。

        “今日就有讲师讲课,我们一同去看看。”

        那些讲师,大多是历届的落榜会试的举人居多。

        陈穆现在的气色大好,说话也多了点:“国子监中上千人,像京城,今年就我们三个,怎么就能达到数千人。”

        谭春风:“京城才多大,十三省的人加起来就多了,一年上百个,七八年下来就有千八百个。还有皇亲勋贵,不用考试就能到国子监来。还有就是捐官,一年能交上个万把两银子的,也能捐个监生,好像贾兄你家宁府的那位就是捐的监生。再有就是些异族番邦的,像西域胡人,土蕃那边。东瀛,高丽,都有人过来求学,全安排到了国子监。”

        有着各种各样渠道进来的。

        但是真正凭真才实学有资格考进来的就像是贾蔷他们这样的人。

        国子监的人差不多已经是预备官员了。

        都是各地最优秀的秀才,考举人认真学两年不是什么难事。就是进士就两说了,毕竟名额就那么多。

        很大部分就会在国子监中产生,别处也会有些人。

        在国子监也相对自由,只要能应付下每月的考试,基本上就不会管了。

        不但考核理论知识,还得考实际运用。理论知识就是背书以及从四书五经里面出题,实际运用就是写应用文,像政府文书、判决文书、向皇帝上书的表、调查报告,等等。

        国子监的学生,最大的目标就是从学校结业,再考上进士,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贾蔷:“国子监中还有东瀛人?”

        有些意外,然后想到了自己杀死的那九十多个倭寇。

        算是结仇了吧,没想到国子监都有东瀛人。

        谭春风也明白贾蔷的意思,开口说道:“虽然实施了海禁,那边的使者还是能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