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比武

第六十四章 比武

        “常听人言,国子监功课极难,要是从里头结业又是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旁人可能需要数年,我们三可不一定。”

        谭春风自负才学,最多下一届乡试就要考上,从国子监结业,然后再参加会试。

        通过聊天,孙绍祖也探听到了贾蔷是院试案首,潜力巨大,恐怕未来贾府中贾蔷能有很大的权利。

        这时候的贾府还有着不少的势力,孙绍祖非常想要巴结着。

        开口说道:“还不知道贾世兄如今可有婚配。你别看我五大三粗的,我有一妹,生的可是极好,长相端庄贤良。目前十四待字闺中,贾世兄若是愿意的话,我这就去说和。”

        把贾蔷整的有些无语,面都没见过,就扯到结婚上面去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流程繁琐。大丈夫当立业成家,暂时还没有考虑。”

        贾蔷直接拒绝了他,哥哥是个这样的,妹妹能好到哪儿去。

        不过薛蟠薛宝钗倒是个例外,两兄妹云泥之别。

        “大善,世兄果真抱负远大。我也一样至今二十又三,没有成婚。”

        孙绍祖看着还有些巴结贾蔷的意味。

        京城不好混啊,势力盘根错节的。

        升官太难了,上面没有人根本没有出头之日。

        孙绍祖在京城好多年,花钱找了不少的关系,目前还是个正六品,要想再往上升一升,太难,除非能碰着什么大的机遇。

        贾蔷:“孙世兄也是军人,兵部的?巧了,我也是龙禁尉百户,跟你一样正六品。要不切磋切磋。”

        孙绍祖:“拳脚无眼,贾世兄?”

        贾蔷:“说的好,拳脚无眼,到时候若是有个磕碰的断然怪不得对方。”

        孙绍祖有些疑惑,来青楼是找乐子的,怎么还动起手来。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尽量给自己找了几个理由。

        可能贾蔷就是这么性情的一个人。

        “行,既然世兄有这雅兴,请。”

        红袖招面积大,随便找了块空地,开始比试起来。

        孙绍祖也没把贾蔷放在眼里,看着瘦瘦弱弱的不可能是自己对手。

        无论年龄还是身体素质,他都是占尽了优势。

        不自觉的就有些轻敌了。

        陈穆在一旁看着,跟谭春风说道:“贾兄,这是怎么回事,这就跟人动起手来,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再说我们过一会儿就要去太学了。可不能再耽搁太久。谭兄,你也是习武之人,你看看他们二人谁能胜。”

        谭春风:“这个姓孙的,我能赢他。贾兄,深不可测。放心,用不了多久就能结束,不会耽搁的。我觉得贾兄跟这姓孙的有仇。看眼神不太对。”

        “请,以世兄这个年龄就已经是龙禁尉百户,必有过人之处。”

        一整天孙绍祖都在夸他。

        把杨剑抛在了脑后,还说什么报仇的事。

        说是这么说着,还以为贾蔷这个是捐官来的。

        孙绍祖对贾府有过些了解,知道现今宁府的管事的还捐了个正五品的龙禁尉的官职,以为贾蔷也是用着这样的手段。

        心里在意,只道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

        贾蔷早就想教训这厮了,青影闪动,直接一掌打在孙绍祖胸口,收住了些气力,这一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孙绍祖瞬间倒退了几步。

        他只觉得胸腹间血气翻涌,脚下微踉跄有些站不稳,“好俊的掌法”。

        挨了一章,还是给贾蔷拍着马屁,这次倒是真心实意的。

        孙绍祖严阵以待起来。

        刚刚受了那掌就知道贾蔷的功夫或许在自己之上。

        贾蔷又欺身过去。

        同样的法子。

        两章打在他的双肩,后一掌直接给了他一耳巴子。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这就有些过分了。

        “贾蔷,你。”

        “抱歉,一时失手了,孙兄不会见怪吧。”

        孙绍祖想了下对方的身份,把这股子怨气又埋了下去。

        心里只是想着,难不成他们知道自己和杨剑有交情,因此要整治一下自己。

        这个理由一下子说服了自己。

        贾蔷又是一轮急攻,招招命中要害,但都控制了力道,只是让他觉得剧痛,但是受的伤不是太严重。

        “中山狼是吧,为二姑姑收些利息来。”

        在心里想着,有些发狠,今天怎么的至少要叫他在床上躺上大半月。

        陈穆看的心惊胆战的,“贾兄的武功如此好。”

        “当然,实打实的功劳升上去的龙禁尉百户,自然有些实力。下这么狠手,看来是真的结过仇怨。”

        谭春风把陈穆和贾蔷的一些情况都了解的七七八八。

        过了几分钟,结束了打斗。

        “谭兄,陈兄,咱们走吧,可别误了入学的日子。”

        孙绍祖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时候他才知道,或许不是杨剑跟他有仇,是自己看是在哪个地方得罪过他。

        还想着去城外狩猎的,可是这时还哪有心思。

        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缓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瘸一拐的,心里暗骂贾蔷。

        别让自己找着了机会。

        贾蔷三人一道起码往国子监去。

        “贾兄,那个姓孙的怎么得罪你了,下手挺凶残啊。”

        贾蔷:“不知道谭兄有没有了解过孙家,这个孙绍祖心狠手辣。他家里头的丫鬟不知道被他折磨死了多少。这些事鲜有人知。各家都有些荒唐事,但是这个孙家,我是真的看不过,才想着教训下他。若是有机会,杀了他都不为过。如今算是彻底结了仇怨,只要这个孙绍祖敢反击,我就找个由头灭了他。”

        国子监就在京城,比较幽静的一个地方。占地面积很大,有着很多的建筑,学子可是有着上千人,差不多这十年间的优秀秀才和一部分举人在。

        讲课还有住宿的地方。

        贾蔷他们三人一过来,就有人过来接待了。

        给他们安排好了房间。

        一应用具都有的送,也能用自己的。

        里头正常的消费都不要钱,除非自己还有什么特殊要求。

        就是过来的路费住宿费得备上。

        像贾蔷他们就在京城的学子还好。

        要是外地的,需要花上的银两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