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乐理

第六十一章 乐理

        给她输了真气,贾蔷才放心的离开了。

        去家学旁边贾瑞家。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贾代儒的声音。

        “我与你的书可曾背熟了?”

        贾代儒是贾府家学的老师,家里自然有着好些书籍。

        特意给贾瑞挑了一本经世之学,叫他好好背诵。

        就算科举不成,也能学学怎么做人。

        贾瑞连忙答道:“每日都看,已经背熟了。”

        “行,那我来考考你。”

        贾代儒略微想了想,问了两个书中不算太难的问题。

        贾瑞作出了一脸苦相。

        他是背诵了一点,但这时候已经忘了。

        加上面对他爷爷,害怕,忘了大半。

        只是不断的摸脸摸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答。

        “爷爷,我记不清了。”

        贾代儒气的死:“总是敷衍,不求上进,记不清,差一点,每次都说会了,到了时候又是记不清,差一点,你...”

        骂了之后还准备打他,但是一想到几个月前他生的那场大病,棒子就挥不下去了。

        只是又骂上两句,不敢再打他逼迫的太紧。

        贾蔷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瑞叔,夫子。”

        贾代儒看到贾蔷过来,脸色瞬间转晴:“是蔷哥儿,坐。”

        “学生过了院试,这次过来谢师的。能考上全仰仗夫子。”

        贾代儒有些脸红,自己都只是个老童生而已,教出个秀才来了,惭愧的同时也有些骄傲。

        可惜了,自己的孙子却是这么个样子。

        李由送的茶叶还真好,在这儿又送了一盒。

        聊了一会儿,又去拜访了下贾政,留下了一盒。

        这是院试之后的规矩。

        考上的人,需要隔天就去拜见长辈,特别是感谢恩师。

        贾蔷目前名义上的老师就是家学中的贾代儒。

        ...

        十天过去,今天是相约一起再聚会的日子。

        房间内挂着十余件软烟罗制成的衣服,款式都不一样,也异于这个年代。

        按理说十天是做不完的。

        专门在贾府中找了好几个手工最巧的姑娘,其余事都不用做,加班加点的总算把衣服赶制了出来。

        贾蔷:“香菱,帮我打包一件衣服,我带走。”

        这是要送人的?香菱在心中想着,还是女装,二爷莫非是在外头有人了。

        还是那么急的去制衣。

        选了摆在最前方的一件薄如蝉翼的长衫。

        “行,就这件了。你们几个也一人挑一件,剩下的,我可能还要拿去送人。”

        这年头送女的衣服不妥,亲戚之间会好一点。

        拿着东西,骑马去红袖招。

        到了地方。

        投了名帖进去。

        在外头还比较幽静,能隐约听到里头传来的琴声。

        红袖招的地址没在闹市之中,有些偏了,但来的人可不少。

        没人带着,第一次来的人可能还会迷路。

        恐怕有半个贾府那么大。

        里头养的艺人有上百人,小厮上百个,形成了规模。

        傅翠算是里头名声较大的一个。

        特别是其中有着一个大房间,长宽都是十数丈,甚至比皇帝老儿住的乾清宫的面积还大。

        就是高矮了点,只有三丈左右。

        这样也是为了让院外的人,瞧不出里头有什么违制的建筑。

        用的木头也是极尽奢华,黄花梨,和紫檀。

        一家妓院而已,整的这么豪华,其背后的主人至少也得是个内阁的身份,或者王爷皇子贝子之类的。

        京城这些当官的,违制的都干,只要上头不深究,啥事没有。

        有些好奇,消费也不算高,还要养这么多人。红袖招是怎么办下去的,后面还有着多少的隐形收入。或者其背后的老板有着些别的什么目的。

        “贾兄,这边。”

        贾蔷在小厮的带路下到了谭春风包的那张桌子来。

        “贾兄,你瞧瞧咱们的这个位置,居高临下,刚好能瞧见下面这些姑娘们的舞姿。你看看这秀长的黑发都飘了起来,漂亮。”

        往下面一看却是能看到好几个妹子在跳舞。薄薄的衣服因跳舞旋转飘张开来,颀长的女子胴体梦幻的若隐若现。

        把贾蔷都看的微微一愣。红袖招的妹子质量很好,制服很好,舞跳的也好。

        “小蝶,过来。小翠呢,怎么还没来。”

        “傅翠姐姐还在招待杨公子,马上就来了。”

        谭春风:“哪个杨公子,不知道你们几个是我的朋友吗。杨剑?礼部郎中的儿子?”

        那个女子点了点头。

        “礼部的老头,一年的俸禄能有几个钱,也敢来这个销金窟。我都过来了,还不放人。”

        看着还有些生气。

        恰在这时,傅翠过来了。这才好了点。

        贾蔷他们三,身旁一人安排了个。

        贾蔷和陈默都挺老实。

        谭春风这个玩的就比较花。

        摸住了那个叫小蝶的手,另一只手也没停下,摸着她的秀发。

        贾蔷还有些不理解,这是清倌人?果然,只要是妓院,就都差不多。

        只要有本事,或者有钱,想干嘛干嘛,各凭本事。

        小蝶被摸着手,脸色马上泛着潮红。

        贾蔷把包裹递给了傅翠。

        “傅翠姑娘,这算是上次的谢礼。”

        把那套软烟罗的服装交给了她。

        傅翠收了下来:“多些公子。”

        一套衣服的谢礼感觉还少了点。

        贾蔷又从怀中取了一幅字出来。

        谭春风马上放下了自己还在行动的手,“贾兄这是近日的新作?我看看。送给傅翠的,果真是是才子风流。”

        马上凑了过来想看看贾蔷写了什么文章。

        他是个爱好诗文的,不然也不会在院试中排名前三。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不是宋代苏东坡的词。”

        不理解送一首前人的词干什么,并且现在中秋节早就过了。也不是十五左右,月亮看着不够圆。

        他们几个都不能理解。

        “傅翠姑娘以曲闻名,我把苏大家的词谱了曲,你唱唱看怎么样。”

        贾蔷来了半年,这半年间各种杂书都有看。

        看过一遍就记得了。

        乐理书也看了几本,正好现在能用了上来。

        就把后世明月几时有的那个调调,用现在谱曲的法子填了上去。

        不知道效果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