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嗓子有些哑

第五十八章 嗓子有些哑

        凤姐儿:“前菜都开始上来了,蔷哥儿你说的戏班子呢。”

        贾蔷算了下距离,从贾府到红袖招一来一回应当用不着一个时辰。

        然后再红袖招的一些流程,最多个把时辰。

        傅翠要真愿意过来的话,这个点也差不多了。

        果然,凤姐的话音刚落,贾芸就带着三个女子过来了。

        乘轿子来的,本就是青楼女子又是戏子,可没有什么不许抛头露面的说法。

        贾蔷:“请来了,红袖招的名角儿,傅翠姑娘。”

        红袖招以舞闻名京城,唯傅翠长于曲,算是个例外,也是红袖招里头的一块招牌。

        这些清闺中的小姐们可能不知道傅翠的名头。

        但是贾蓉和薛蟠知道,可惜两个都是纨绔,连红袖招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见傅翠了。

        薛蟠更是露出了脸猪哥样:“蔷哥儿此言当真?果真是红袖招的傅翠。”

        “果真。”

        眼睛都看直了,确实漂亮。

        三分魅气,七分清冷,最撩拨人了。

        看着眉眼间跟秦可卿还有些相似。

        论长相倾国倾城差了点,能称上一个清丽的名头,和园子里的姑娘们各有千秋吧。

        “小翠见过太太们,老太太万福。”

        红袖招都是卖艺的清倌人,来府上也只是唱戏的。

        大家也没有说看不起外头的戏子。

        “蔷公子中了案首,那我唱一曲《望儿楼》,跟《龙凤呈祥》。”

        过来的三个人,傅翠一手弹琵琶一边开唱,另两个妹子也拿着个不知名的乐器伴奏。

        红袖招能够享誉敬臣确实是有点东西的。

        所有人都沉浸了进去。

        一曲后,纷纷鼓起掌来。

        特别是贾蓉贾琏薛蟠贾宝玉四人的反应最剧烈。

        “好,好,傅翠姑娘果然名不虚传。”

        “蔷哥儿,今天可是多亏你了,我才能一睹芳容。”

        贾宝玉也是痴痴的望着:“天下间竟还有这钟灵敏秀的女子。”

        他径直走了上去,给傅翠见礼:“姑娘的曲唱的真好,会唱袅晴丝吗。”

        傅翠带着些笑意,总感觉清冷:“今儿嗓子有些哑了,本来和妈妈告假的。但是蔷公子相邀,无论如何都得过来。唱毕了两曲,不能再唱了。这位公子见谅。”

        边说着话,但是却没有正眼瞧过贾宝玉。

        眼睛时刻不离贾蔷。

        贾宝玉也发觉到了这点,感觉自己也有些唐突。

        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自己在贾府中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不待见过。

        如此景况,感觉是被人厌弃了一样,讪讪的有些脸红,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薛蟠贾蓉也想上去套近乎交个朋友的,看着连贾宝玉都不行,自己这样的肯定也会吃闭门羹,于是没有动作了。

        贾蔷上去打招呼:“能得姑娘唱两曲,荣幸之至。过来坐一会儿,吃点东西。”

        傅翠微躬身:“多些蔷公子,就不叨扰了,嗓子确实是不舒服。只望蔷公子以后有空能常来。”

        过程很短,差不多就十分钟吧,唱了两曲就走,确实够清冷的。

        贾蔷心里还在想着,自己就给了二十两银子,会不会是出场费给的太少了。

        人家只唱两曲。

        走到贾蔷附近轻声说了几句话:“蔷公子,我们红袖招轻易可是不出门的,这回就当是欠了人情,下次得还哦。”

        “半月后我还会跟谭兄陈兄来红袖招,到时候又能见面了,我有点东西送给你。”

        “小女子扫榻以待。”

        傅翠三人收拾东西坐轿出了贾府。

        傅翠也是体谅贾蔷,她只是一个戏子,要是跟贾府的主人们坐一桌,身份不合适,虽然贾府的人都比较和气,不会计较。但还是走了,别叫贾蔷为难。

        贾蔷有些懵的,怎么就欠了人情了,自己不是给了钱吗。

        把贾芸叫到了一旁:“芸哥儿,二十两银子你给她们了吗。”

        “没有,在这儿呢。我只是把你的名帖递了上去,傅翠姑娘马上收拾好就来了。给钱人家也不要。我打听过了,里头的姑娘出场费至少得百两银子,并且还是得王公贵族家才行,您的这二十两少了点,或许人家并不在乎。”

        听到这话,贾蔷才知道确实算是欠了个人情。

        百两银子的出场费,在现代也得是个一线明星。

        贾宝玉看着贾蔷和傅翠,有些魔怔了,第一次感觉到有些失落。

        那么好的一个女子竟然不跟自己玩,对自己熟视无睹,叫他很伤感。

        不觉间又痴了,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知道天下间的妙女子不会各个都喜欢自己的。

        吃饭都不觉得香了。

        薛蟠倒是没有这许多的念头。

        拉着贾蔷不断的问道:“蔷哥儿,说实话,你是怎么认识傅翠姑娘的。下次去红袖招可千万记得带上我。”

        “薛大哥,你又不会吟诗不会作对,又没有功名在身,红袖招,人家不会放你进去的。”

        这是红袖招的规矩,最起码自己要有秀才身份。或者是进士身份的人带人进去。不然就是再多的钱也不给进。

        薛蟠只是不断的叹气,人最得不到什么,就最想要什么。

        呆呆的说着:“早知道我也学蔷哥儿,发奋读书,去挣上个秀才功名。”

        说话的声音有点大,把人给看乐了。人家读书科考是为了做官,他是为了名正言顺去青楼。

        确实有着才艺在身,第一次听的时候就有些惊叹,近日再听两曲更胜往昔。

        这样一对比,贾家院子里头养的戏班子就差了太多了。

        他们也都发现了这点。

        凤姐说道:“这位傅翠姑娘是哪儿的,唱的真好。蔷哥儿,能不能把人就请到园子里来呢,钱多点都没关系。咱们这样的人家,就是几千两都花的起。”

        早晚是要把现有的班子给遣散了,到江南去请个最好的戏班子过来。

        老太太也有些意动,她也是个爱听曲的。

        不过恐怕不行。

        专门请来唱曲,人就在红袖招唱不行吗。

        要是被请过来当姨娘或许傅翠能答应。

        但已经是姨娘了,再叫人唱曲就不合适,终究是个无解的矛盾。

        还是要去江南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