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雨过天青

第五十七章 雨过天青

        本只是开着玩笑的,真拿了笔砚过来。

        算了下,十多个人共凑了差不多百两银子。

        挺多了,吃顿饭哪用这么多。

        并且这一顿的钱就是在宁府库房里支取,不用贾蔷花钱。

        这一百两银子算是贾蔷白得的。

        凤姐:“蔷哥儿,叫你得了便宜了,一日的戏酒根本用不了。”

        一般规模的酒宴能摆上七八天。

        “府上的戏班子都听熟了,倒是花几个钱叫一班来听听吧。”

        都喜欢听戏,这算是富贵人家里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

        戏班子还要数江南江浙地区的最好。

        “凤丫头,这事儿你去安排,务必妥当。”

        贾蔷开口说道:“赶巧了,前两日正好碰上了一个,唱的曲非常好,我试试看能不能把人叫过来。”

        正好贾芸也在。

        把贾芸拉到了一旁:“芸哥儿,你拿着我的名帖去一趟红袖招,把傅翠姑娘请过来。”

        “红袖招?”

        他也听说过红袖招,那地儿规矩多的很。

        要想进去,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地位,最重要要有才学,把噱头整的闻名京城。

        薛蟠就是一直想去消费,苦于没有门道。

        人家不让进。

        红袖招背后的主人有些来头,近几年好几件麻烦事,里头都妥当的处理了。

        贾芸这几个月来长了不少见识,虽然没去过,但也听说过了。

        “人家会过来吗,里头的姑娘很少听说出门演艺的。”

        贾蔷:“无非风尘女子,哪来这么大架子。我和红袖招的傅翠姑娘算是朋友,给她我的名帖,她会来的。”

        昨天可是喝了大半天的酒,算是跟小翠熟稔了。给些出场费,叫她过来应该不会拂了贾蔷这个面子。

        主要还就是小翠跟他这么说的,只要贾蔷吩咐,她能办的都办。

        想想可能是客套话,贾蔷就那么试一试。

        几个人又约着想去看看贾蔷房间,看他读些什么书,写些什么字。

        院试案首,京城几千名考生拿了第一,了不得。

        见到窗下案上设着笔砚,上面铺着几张写了字的宣纸,书架上又磊着慢慢的书籍。

        “蔷哥儿真是发奋,比上次来,书架的书又多了一倍。香菱晴雯她们真能干,把蔷哥儿的房间整理的比府里最好的书房还要好。哪像二哥哥那边就跟姐妹们的绣房一样。”

        也不是不行,但爷们家还是阳刚担当一点更好。

        凤姐指着一块绸缎说道:“这是什么?”

        她可不懂什么书啊字的,赶紧找找自己能懂的东西。

        贾蔷:“这是晴雯做的衣裳还没有完工,是新设计的款式。凤婶婶瞧瞧怎么样。”

        还没有做好,也瞧不出什么来。

        凤姐认真的评了下:“款式不错,就是料子差了点。”

        贾蔷有点吃惊,这料子还差?自己可是买的六两银子一匹,算是上好的了。

        凤姐:“昨儿我开库房,看见大板箱子里还有好些匹银红蝉翼纱,有各种折纸花样的,也有流云蝴蝶样的,颜色又鲜,纱又轻软。过会差人给你送两匹来,当是礼物了。宝姑娘送的香料,林姑娘送的笔,独独我送的是银子,这可不成。”

        凤姐挺看重喜欢贾蔷的,如今发现能有适合送的东西,也有些开心。看到别人都送礼,唯独自己还有那些长辈送钱,如今算是能解除这份尴尬了。

        “那可要多谢凤婶婶了,到时候做好了成衣,给你也送件过来。”

        荣宁两府隔的近,不消一刻钟,下人便送来了。

        “这一匹缎子是蝉翼纱,这一匹是软烟罗。”

        软烟罗共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是银红的。

        送过来的这匹是雨过天晴,又叫雨过天青色,来源于宋代汝窑瓷器。淡淡的青色美得很,确实比贾蔷在绸缎庄买到的不知道强了多少。

        国公府还是有不少好东西,一些珍藏都是这时候最顶尖的玩意。

        用这样的两匹缎子去做几款新式的成衣出来绝对够惊艳。

        薛姨妈把料子拿过来看看,惊叹的说道:“我家都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不曾见过。”

        太祖征战天下之时,紫薇舍人薛公负责后勤,后勤调度工作非常出色,没有出过错漏。但是子孙后辈就不行,为官的几乎没有,都是经商,虽然是皇商。但是地位等已经落后于贾史王三家。

        贾蔷看着这两匹布,差不多能做成十来套衣服。四个丫鬟一人一套,三春林薛凤姐儿一套,正好。

        “你们来看看蔷哥儿的字,是不是又精益了。”

        “鉴前代得失,定一朝之制,时势所迫,出于不得不然,非能使子孙世守以维万世之安。...国势既固则外交之术无往而不宜。...惟求强国之术,使国家安如磐石,另鞑虏远遁而边尘不惊。”

        “蔷哥儿,这是你写的吗?”

        贾蔷:“院试时的文章,我又誊写了一份下来,当练字了。”

        几人都围过去看看。

        气势磅礴,她们也能作文章但是风格迥异,一时间被这篇文吸引了去。

        “二哥哥,你院试时候写的文章呢。”

        探春刚开口就感觉到说错话了,落榜了,那写出来的文章肯定是不行的那种。

        贾宝玉倒是不在乎,能不能过都无所谓。

        “不如蔷哥儿,不过这篇文功利心太重,安邦定国惩鞑虏,好高的志向,但非我志。”

        几人到宁府又到处逛了一会儿,差不多就要开席了。

        宴席刚好坐了两大桌,爷们坐了一桌,妇人姑娘们坐了一桌。

        尤氏命人端了一个盘子来。

        “老太太,太太,这是府里盛开的菊花,刚采了来,大家选一朵带上。”

        花可是女人们最喜欢的东西,从古至今皆是,最浪漫的玩意。

        一个荷叶大小的翡翠盘子里,装着各色的折枝菊花。

        在现在也算是一种礼节,有亲戚女眷过来,会把园子里最好的送过来,戴上。

        一人挑了一朵,天然的鲜花装饰,比那些个金银配饰珠花还要大气漂亮一点。

        没一会儿,第一盘菜端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