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摆宴送礼

第五十六章 摆宴送礼

        这时已经到了傍晚。

        三人惜别。

        各自都有小厮带回去。

        陈穆家世一般,算是真正的寒门,不过吃穿是不愁的,算是小康吧,还有着个书童。

        那书童是他家的远方亲戚家的子弟。

        回到了宁府中。

        府门外的小厮赶紧过来接人。

        他们这位蔷二爷近些个月可是大出风头。

        他们也都忙赶着上去巴结。

        按理说,贾珍大老爷殁了,宁府就要传给小蓉大爷。

        但是两府的爷,还有敬老爷都没说这事,他们都在想着以后是小荣大爷管事吗。

        进了自个房子,现在感觉还小了点,毕竟如今已经住了三个人了。

        不过金钏儿不是贾蔷屋里的,只是在这边做事,住的房子在外头。

        “爷,你又吃了酒。好大的味儿。”

        没有喝醉,但是到了兴致上,难免会有些酒水溅到了衣服上。

        贾蔷:“跟那些新交的好友吃上了几坛子。都是高士,能和他们结交,所愿也。”

        想着白天的谭春风和陈穆,比宝玉贾琏之流可强了太多了,他们那样的年轻人才算的上是有为能振兴家族的那种。

        “外头老爷们天天吃酒吃饭,可就哭了我们做丫头的了。二爷,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了。现在是酷暑天,看看明儿个衣服能不能晾干。这套蓝袍可是最好的衣服了。明天西府的太太们都是要过来的,您穿着这套秀才服才最妥当。”

        可惜衣服沾了酒水,先洗洗,看看明天能不能干。要是不能的话,就只能准备另一套青衫。

        第二天早上。

        荣府的一些姓贾的今天都要去东府给贾蔷祝贺。

        尽管只是个秀才而已,但是尤氏还是给贾蔷摆了一回酒,把人都叫了来。

        贾宝玉就去见了林黛玉。

        林黛玉:“你来做什么?”

        “近日可大好了,我送来了一点野鸡崽子汤,尝了一口,倒有味儿,特意给你端了过来。等等要去见蔷哥儿,开席可能要好一会儿,我给你送点吃的你先垫垫肚子。”

        那日林黛玉害了些病,不过着了些风寒,再加上贾宝玉被打以为跟自己有关,怄到了。贾宝玉没事,她也就顺畅很多,近日来胃口又好了点,病也就差不多好了。

        “难为你想着了,紫娟近两日就只给我吃粥,生怕把国公府吃穷了一样。”

        林黛玉把端来的汤喝了几口,也吃了点肉,看上去这几天的气色比前两天好了太多了。

        她这个病倒怪,时好时坏的。跟天气,心情,还有各种因素都有关联。

        贾宝玉:“我请你同去,人齐全了,正好大家都没事,去东府那边大家好生乐上一日。”

        林黛玉:“当真是没心没肺。你与蔷哥儿一起参考的,蔷哥儿过了,你却没过,小心姐姐们都取消你,拿你打趣。”

        贾宝玉满不在乎的说着:“本来还觉得蔷哥儿的宴会俗了,不就是考秀才吗,我又看不上做官。但若是到了那边姐姐妹妹们能拿这事打笑我,那便真的有趣了。至于秀才举人吗,谁爱要谁要去。你也跟他们一般要我读书做官?”

        “你读不读书关我什么事。”

        “这就对了,把汤喝了,我们就过去吧。”

        贾宝玉就喜欢林黛玉这点,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老是叫他认真读书。

        过去了十好几个人。

        趁着贾蔷考秀才的由头,她们也是想着能聚一聚,吃吃酒。

        贾母笑着说道:“蔷哥儿中了秀才,还是案首,想着大家也别白过去,凑凑分子,看看每个人给蔷哥儿送点玩意。”

        “这个很好,但不知怎么凑法。”

        “这会子的时间也想不出好法子呀。蔷哥儿送了我一幅字,那我还他一幅好了。”

        凤姐打着哈哈:“狡黠的三丫头,你写的字又不值钱。我出十两。”

        凤姐倒是财大气粗开了个头。其他那些个小姐可就没她这么有钱了。

        贾母:“我给十五两。”

        王夫人:“那我也跟凤丫头一样给蔷哥儿十两。”

        其他人都挺高兴的,但是王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或许是想到了贾宝玉落选了有些不太开心。

        回头看了下她那个宝贝儿子,正满脸堆笑的和林黛玉聊天呢。

        贾宝玉:“你呢,你要送蔷哥儿什么东西。钱可太俗了。”

        “父亲给我的一支笔,差紫娟去取了。”

        这顿宴席的名头是考了秀才,送笔倒是最贴切的。

        三春还有薛林就跟约好了一般,没有一个送银子的。

        只有那些太太们送的都是银子。

        贾母:“凤丫头,说好了的可不许赖。说的送十两银子,可不准跟三丫头一样送自己的字。”

        十两银子,很多了。

        凤姐露出个懊恼的表情:“要是知道林姑娘宝姑娘都送东西,那我也不送银子了。”

        贾母:“你也别恼,教你个法子,到了东府那边,宴席之上,你就多吃些东西,看看能吃回多少来。”

        “老祖宗就会拿我说笑。”

        十两银子,放现代比例就是至少万把块钱。吃的再多也吃不回来一万块。

        没一会儿,整装待发,一大家子朝着宁府那头去。

        都是长辈。

        贾蔷一大早的就在府门外头接。

        过来的人挺多的,连贾政都过来了。

        贾赦倒是没有。

        在他看来,不过一个后辈子弟考了个秀才而已,没必要大张旗鼓的。

        过来了十几个人。

        男的骑马,女的坐轿。

        贾蔷想不通,不过百米而已,就这还需要骑马吗,不愧是国公府的派头。

        把所有人都接了进来。

        “政老爷。”

        “老祖宗。”

        贾母摸了摸贾蔷的头:“这才是好孩子。”

        就是心中还在想着,要是宝玉该有多好。总归是贾家儿郎,都是值得开心的。

        凤姐笑着说道:“蔷哥儿,快去拿笔砚来,大家都给你送了礼,你可得一一记明了,我可是送了十两的。”

        除了贾母,确实是凤姐给的最多。

        贾蔷:“好好,谢谢凤婶婶的礼。还有姑姑们的。”

        “蔷哥儿,我可没有凤嫂嫂有钱,只能送你一幅字了。”

        “三姑姑的字迹隽秀,我这就找个大师做个木框把这幅字裱在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