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第一奇书

第五十五章 第一奇书

        “谭兄,这女孩子不错。扮相好,唱腔好,身段也好。若非江南灵秀之地,焉得有这般撩人心魄。”

        贾府早就想着再在江南去搞一支戏班子来。

        “贾兄真是慧眼,小翠正是苏浙人士。才子佳人,我给你引见。小翠,来来来,过来,给贾兄敬杯酒。贾兄乃案首,道德文章名满京华,做的一手好文章,不仅如此,还通音律,刚还说你的曲好呢。现在风流才子就在你眼前,还不快敬一杯酒。”

        谭春风倒是捧的一手好哏,巧舌如簧的,这要去混官场绝对能混的一个名堂来。关键是成绩还优秀又会做人,绝对是大家族中出来的人。

        不过在京城中谭姓也算是个大姓,高门高户的也有好多家,贾蔷一时想不到是哪一家。

        小翠只是个青楼女子,仗着有些才艺,清高了点,但本身她这个行业就是卖笑的。再清高也得陪笑,现在的这三人,看着年轻有为,又是新进秀才,小翠倒不抗拒。

        浅笑盈盈的倒了一杯酒来端给贾蔷。

        “公子请。”

        贾蔷接了过来。

        青楼女子能混出名声来的,都不一般。

        这小女娃长的挺漂亮。

        赶上三春了。

        不过富贵人家那种天然的小姐气质,一般的青楼小姐可没有。

        乐署会有一些犯事的官宦人家的小姐,但是这个红袖招并不在行列,几年中能有一个官宦小姐就算不错了。

        一般落难小姐在青楼中会更受欢迎,就是那种富贵家小姐的气质。

        “好,爽快。小翠你先下去吧。”

        几杯酒下去,三人又开始交谈起来。

        所谈者涉猎很广,诗书礼乐甚至天文地理还有各种杂学都聊上了。

        一般都是由谭春风扯话题。

        贾蔷都能接下去,一开始陈穆也能接。

        可慢慢的越来越偏杂了,陈穆只能是干瞪眼。

        “李淳风和袁天罡所编写之推背图,融合了易学、天文、诗词、谜语、图画为一体,真可谓第一奇书。”

        贾蔷:“在我看来,天下第一奇书当属前朝兰陵笑笑生所著。”

        谭春风很是吃惊,好像是找到了同道中人般:“贾兄竟也看过《金平梅词话》,前朝因何灭亡,此书中都有暗示,当可称的上奇。兰陵笑笑生此人的真实身份贾兄可知道。”

        “兄台高看我了,至今成谜的事,我哪能知道。”

        这本书跟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并列四大奇书。

        不过很多是禁书,特别是金平梅,一般人压根没有渠道去看。

        就好比陈穆,他就是一脸懵的,不知道谭春风和贾蔷在谈论啥。

        想搭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顾着吃菜喝酒。

        有其他的话题能进去扯了,就一起再聊聊。

        三人聊的倒是投机,不愧都是院试的前三甲。

        “贾兄觉得小翠姑娘怎么样。”

        “君子不夺人所爱,谭兄自便就好。”

        贾府中有着这么多漂亮妹妹,没必要再去看青楼里头的。

        找刺激乐子还行,即便是当姨娘,青楼女子也是低了个档次,说出去都不好听。

        想想到时候要是姨娘生了个儿子,别人骂了句你儿子是婊子养的,都不知道怎么回骂过去。

        那两人感觉都有些喝高了:“蔷兄弟,跟我还客气什么。为小翠赎身,无非也就二三千两银子,只要你开金口,我立马把人给你送过去。”

        当真是财大气粗啊,贾蔷在猜想着,这一位的父亲不会是户部的吧。

        两三千银子能随便送人,怕得是个户部侍郎。

        贾蔷算了算自己身上的银钱,好像也就这个数。

        不由的有些丧气,自己又是打老虎,又是杀倭寇的,到最后手上的钱财只够赎一个妓女。

        想到这儿,有些气闷,又喝了两碗酒。

        “贾兄少喝一点,别醉了。借酒消愁愁更愁,这银子就当是我出的,成其好事。”

        大家都是男人,又不是真的圣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基本都清楚。只是都不好意思点破。

        这个年头的人玩的还挺花的。

        三人又互换看了名帖。上头写着他们各自的信息。

        谭春风好奇的问道:“贾?四王八公之一的荣府还是宁府?”

        “宁国公府贾蔷。”

        “我就知道知道贾兄的来头不小,竟是宁国公后人。看到我腰间的佩剑了吗,余之所愿就是驰骋漠北马上建功。对荣宁二国公是心驰神往。”

        这厮拍的一手好马屁,不过也是真的。

        谭春风很夸张的说着。但是陈穆那边却是平常。在他看来,荣宁二公确实令人敬仰,但是其后人,他是懒得评价,可今日遇着了贾蔷,发现原来京城的一些传言恐怕虚虚实实的难分真假。

        陈穆对贾府不感冒,但是对谭家却有些敬佩:“谭兄,冒昧的问一句,令老大人可是谭仲。”

        “正是家父。”

        “失敬失敬,令尊乃太上皇戊戌年两榜进士,高居榜眼之位,曾还抗击过倭寇灭杀上千人,纵观古今堪比稼轩居士。”

        和刚刚谭春风谈及贾府不同。这个陈穆说起谭家来,心中是真的升起来狂热。

        “谭仲?”

        好耳熟的名字,果然跟他料想的一样,确实是户部的,正三品大员。京城的正三品,到了地方,同封疆大吏一般。

        论起真正的实权来,谭家比现今越来越日落西山的贾家强了可太多了。

        谭家在京城中素有清名,但是这个他这个儿子这钱花的,想来也不正途。

        正常的很,官当的那么大了,光靠那点俸禄怎么养家。

        只要真正为民办事,办实事。民占八九成,官占一成,那都算是青天大老爷。

        “高山流水,贾兄,陈兄,半月之后,来红袖招,我做个东道,然后再同去太学。太学中可是全国各地各县的尖子。咱们三是京城的代表,可不能让那些外面的把咱们的风头给抢了。”

        谭春风本就有些豪放,吃了点酒之后更加放荡不羁,颇有种天下英雄谁敌手,就在坐的三位能称得上。

        陈穆就稍微话少沉稳一点,贾蔷的性格是处于他们二者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