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才子风流

第五十四章 才子风流

        一家欢喜一家愁。

        贾宝玉没考上,荣府那边王夫人老太太他们都有些失落。

        倒是贾政,没太多想法,要是真考上了,才算是奇怪。

        宁府这边就张灯结彩的。

        秀才生员可是终身资格,能拿国家俸禄的,也是士子在科举生涯中的第一级身份。

        新进的秀才虽然不能像状元那样骑马游街三日,但也能享受官方庆祝仪式。

        贾蔷身着蓝袍、足蹬缎靴,头戴金顶红缨帽乘轿子到学政衙门。

        每一位秀才都是乘着轿子过来的。

        秀才才算是这个年代真正的读书人,各种特权,不用纳税服役,还能领钱领物资。

        京城新进的七十六名秀才,全都到了学政衙门中。

        学政主考官也算是他们这一期的老师。

        多多少少的能有点关系在里头。

        “参见学政大人。”

        每个人举止端正给学政施礼。

        “好,各位都是京城的天之骄子,更当砥砺前行,为国分忧。点到名者站起来,认识一下。贾蔷。”

        “学生见过学政大人。”

        “陈穆,谭春风。”

        “学生见过大人,陈穆见过大人。”

        “尤勇。”

        ...

        很快,七十个人的花名册都念了一遍。

        “都收拾收拾,随我去学宫拜孔圣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学宫中。

        “都随我在孔圣人前念碑文。”

        “生员立志,当学为忠臣清官,书史所载忠清事迹,务须互相研究,凡利国利民之事,更宜留心。生员居心忠厚正直,读书方有实用,出仕必作良吏,若心术邪刻,读书必无成就,为官必取祸患,行害人之事者,往往有杀其身,常宜思省。为学当尊敬先生,若讲说须诚心听受,如有未明,从容再问,勿妄行辩难。为师亦当心教训,勿自委难。......”

        大家齐声诵读了一遍,看上去颇有架势。

        “只是秀才而已,就搞得这么麻烦。要是到了举人,进士,岂不是更不得了。”贾蔷在心中有些吐槽,这磨磨蹭蹭的到处逛,到处拜,就花了接近两个时辰。

        尽管只是中个秀才,其仪式规章仍是繁琐。

        几千年来,华夏可是最重礼仪。

        终于一套流程差不多完了,到了下午的时候。

        一起在学政衙门吃了个饭。

        大家都在一起拉拉关系,至少混个脸熟,都是秀才以后还能有交集。

        像那些外向的,出去游学,有很多都是去见见那些同期的考生。

        因为眼缘好的,会互相留下个地址之类方便联系的方式。

        饭后,所有人陆续开始离开了学政衙门。

        只有三个人留了下来。

        “贾蔷,陈穆,谭春风,你三人是这一期考生成绩最优的三个,特升为贡生,进太学念书。这三份是证明,准备准备,半个月后就可以去太学报道。”

        这个太学就是国子监,专门为皇帝老儿培养人才的地方。

        大多是全国各地最优秀的秀才,选取来京城国子监念书。还会有一些举人。

        太学中的老师基本都是两榜进士,比贾家家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也正是贾蔷目前最缺的,想睡觉的时候就送了个枕头来。

        现在正愁没有合适的老师呢。

        连秀才都考上了,家里的那个贾代儒老童生根本就是教无可教了。

        贾政的那些个清客门人也不行,最牛的一个也才是秀才。

        赶紧把那份资料给拿过来,就是一封信件样的东西,算是个录取通知书吧。

        信件上面还签了学政的大名。

        交代完这事,今天总算把流程都走完了。

        最后的三人也都离去。

        “贾蔷,贾兄,本次院试案首,敬仰之极。我们三人又同是太学学生,不若一起去喝两杯,聊聊。”

        “陈兄此言,正合我意。这一顿我请,走走,就去京城的红袖招。”

        看这样这个谭春风的家境还蛮好的。

        也对,真正以诗书传家的,没有一家是穷人。

        书籍多贵啊,能念书的,怎么的也得是个寒门吧。

        泥腿子出身想成为秀才的,那个难度可太大了。

        没一会儿,几人就到了红袖招里头。

        是个青楼,里头的姑娘大都只卖艺。

        不过只是个噱头而已,钱给到位了,怎样都成。

        “谭兄豪爽,陈某算是开眼了。”

        这个陈穆没几个钱,像这样的场所,要不是别人请客,他可来不起。

        不过尽管没钱也不见得他自卑,来了这地表现的跟个常客一样。

        三人很快的就找了个雅坐,边吃酒边看着歌舞。倒是快活。

        互相聊聊自身的情况。

        他们能入国子监念书,自然考试的成绩是前三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然都感觉他们三个是差不多的,有资格凑到一起来做朋友。

        尽管都是秀才,但是秀才与秀才之间都是不同的。

        读书人都谦虚,但一般的都是外表谦虚,里头的傲气只是潜藏起来而已。

        “贾兄,陈兄可得仔细欣赏,这红袖招的舞可是一绝。”

        陈穆:“生员不许纠党多人,立盟结社。刚刚才在孔圣人像前说的话。如今咱们三人这算什么。”

        “陈兄过分了哈,就普通朋友间聊聊天喝喝酒而已,怎么就结党营私了呢。莫要上纲上线。你再这样,我以后可不敢叫你喝酒了。”

        “开开玩笑,开开玩笑,来,喝。”

        贾蔷也挺愿意和这两位交朋友的,看上去都是那种率性大气之人,不迂腐。

        也是,能在数千名考生中排名前三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三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也没有太深聊,喝酒为主。

        “这位是小翠姑娘,那个曲唱的最好。红袖招以舞名播京城。而小翠最擅曲。”

        小翠给他们三唱了一段。

        谭春风:“贾兄觉得小翠姑娘的声音如何。”

        贾蔷赞叹的点点头:“名不虚传,声如黄鹂,确实妙不可言。”

        和贾家现如今的那个戏班对比了下,发现胜出了不少。

        “哈哈,竟能得到贾兄这般高的评价。小翠,听说你曾许誓,非风流才子不嫁。贾兄可是本届院试,案首,第一名,当的这个风流才子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