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作文

第五十二章 作文

        当天她就使用了这种胭脂。

        效果很好,心思通透的王熙凤知道可能这种口红能更叫人喜欢。

        这要是知道配方,加上贾家的名头,做点正经生意一定能揽来不少钱。

        第二天。

        贾蔷跟贾宝玉一同到了考场。

        “宝二叔,感觉怎么样。”

        被抽了三棍子,不知道会不会对考试有影响。

        “无妨。”

        昨天才说不喜读书,今天就来参加科考了,没办法,人就是存在这些矛盾,不能做到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做什么。

        院试比县试府试又要严苛一点,毕竟过了,就是秀才生员。

        院士主考官叫学政,由朝廷从进士出身的翰林、各部侍郎、京堂、部属等官中选派,在各省的地位略低于巡抚,高于布政使、按察使。

        会有两场考试,院试,把考生录取为秀才。科试,选拔参加乡试考举人的秀才。

        而贾蔷他们今天参加的是第一场,过了就有了秀才的身份。

        比县试的内容又多了些,不仅有四书五经上的一些填空题,还要写一篇文章。

        还好自己来这世界已经有大半年了,书读百遍其意自现,古文什么的也能写写。

        看了下作文题目,为官治国之道,挺好写的作文题目。

        这个题目太开放式了,可以写的素材也有很多。

        但是要是像昨天贾宝玉说的那一翻言论,读书无用,为官无用,文别死谏,武别死战,那肯定得零分。

        填空题是贾蔷的拿手好戏,所有的内容都记在了脑子里,主要就是卷面整洁度,尽量仔细再仔细,每个字大小一样,没有错漏。

        考官可是很考究字迹工整这一块。

        没一会儿完成了大半,开始作文。

        大概要写个七八百字的样子。

        为官治国,无外乎借鉴古人之举,然后再想想以后的事。

        脑子里好像还涌现起一篇文章来。

        立即动笔起来:“唐外重内轻,秦外轻内重,各有得失。天下之患无常处也,善谋国者规天下大势所趋。鉴前代得失,定一朝之制,时势所迫,出于不得不然,非能使子孙世守以维万世之安。...国势既固则外交之术无往而不宜。...惟求强国之术,使国家安如磐石,另鞑虏远遁而边尘不惊。”

        洋洋洒洒七八百字很快跃然于纸上。

        仔细再次研读了一遍,没有看到错漏的。

        语句都通顺,格式严谨,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这是贾蔷根据前人的些东西,再加上自己一些见解,写了上去。

        不仅写了文官的,还写了不少武将的。自己毕竟还是个正七品的龙禁尉。

        这要再考个文官。

        上马治军,下马安民,威武霸气,也是贾蔷所愿。

        看了下时间,自己还提前个把时辰完成了试卷。

        又再次检查了一遍,非常完美。

        秀才,贾蔷是势在必得。

        又等了一会。

        这个小隔间实在是狭小,太憋闷了。

        反正觉得已经妥当了,直接交了试卷出去。

        走出了考场。

        “竖子。此子是谁,如此狂悖,这个时候就交卷了。”

        无外乎两种原因,狂傲,提前交卷。啥也不会,提前交卷。

        都不是考官喜欢的人,中国人讲究内敛谦虚,几千年来如此,考官也是喜欢谦虚尊师重道的,像那些提前交卷的,还藏着一种看不起考官的意味在里头。

        考官们都专门调查过考生的背景,有没有牵连到什么案件。只有家世清白的正经人才能参加考试。

        查了这个房间的考生号,马上就把贾蔷的身份信息调取了出来。

        看到是宁国公府上的人,立马就释然了。

        心中只是暗骂了句,又是个大纨绔。

        宁国府的名声比荣国府还要差很多。

        故去的贾珍,还有现在的贾蓉,都是那种典型的纨绔。

        至于贾蔷,近半年才有点点声名,还是武职,自然不被那些文官看重。

        卷子收上来都是密封了的,考官也不知道贾蔷的考卷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想着也不会有什么成绩。

        很快,考试时间到。

        像贾蔷一样提前交卷者有。

        时间到了还没做完题的也有。

        不过整体上来说,这个时间还是非常充足的。

        出来了考场的人,看那些考生的脸色,基本上就能知道,哪些能过,哪些不能过。

        贾蔷在外头逛了一会,买了点东西又到了考场外边接贾宝玉。

        “二叔考完了。感觉怎么样。”

        看着贾宝玉的脸色不大好,恐怕这回怕是不好说。

        不过也正常,才十三岁,考不上就当积累经验了,明年再来。

        一次就过的也少。

        像有些人还得,考上十几二十次,两鬓斑白的时候才过,或者照样不过的人也多的很。

        贾宝玉没有回答贾蔷,只是看着有些丧气。

        贾蔷:“题目还好,学政选的题不是那种生僻的。”

        像这种简单开放式题目对考生最好了。至少每个人都会能写满东西上去。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每个人都写了,要从其中择优录选,可能就更加难选。

        贾宝玉还是没有说话。

        各回各家,贾蔷回了宁府,宝玉回了荣府。

        刚到家门口,小厮就围了上来。

        他们都知道自己家爷是参加科举去的。

        想着先问问情况。

        特别是贾宝玉那边。

        要是贾宝玉有信心,那他们就能率先去府里给老爷太太们报喜,这样说不准还能有个赏钱。

        不过叫他们失望了。

        贾宝玉还是没有说话。

        那个题目对别人来说很好写,但是对他来说,说不准就离题了。

        他是固执,但不是笨,知道自己的一些言论和如今的主流是格格不入的。

        所以才有些郁闷。

        自己是不在乎科考,但是家里人在乎的。

        能考上自然是最好了。

        “蔷二爷,您回来了,能考上秀才公吗。”

        贾蔷:“探囊取物尔。”

        和贾宝玉这边不同,贾蔷直接嚣张霸气的回应着。

        他有这个信心。

        特别是那篇文章,别说是考秀才的院试,即便是拿去应付考举人的乡试也能拿上一个名次回来。

        “二爷,到时候您飞黄腾达为官做宰了,可一定要记得我们。”

        贾蔷在宁府中很宽容,和小厮们的关系还好,时不时的也有开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