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辱没先人

第五十章 辱没先人

        “蔷哥儿慢走,等等雨村过来说是要见见你们。你等等再回去。”

        贾雨村经贾政王子腾举荐,补了京城的一个实缺。

        因此他和贾家的关系算是捆绑上了。

        时时地会来贾府拜谒。

        明日又是院试,正好趁着这个时间过来见见贾府的麒麟儿。

        还有自己的女学生林黛玉。

        这年头,长辈说啥就是啥,贾蔷跟着去了。

        贾蔷知道贾雨村表面功夫做的很好,但是个薄情寡义的,没必要结交。

        谁跟他好,谁倒霉。

        不过对于混官场的人来说,还就得这样才能混的下去。

        道德上令人不齿,但是某些方面像能屈能伸这些官场上的厚黑还是值得学习的。

        没几分钟,贾雨村就进了贾府中。

        “政公,抱歉抱歉,约定了今日的,哪晓得公务烦扰,竟晚来了片刻。”

        贾蔷看着贾雨村的外貌,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方腮,一看就是那种大丈夫的形象,还是大富大贵的那种。

        贾蔷打量贾雨村的同时,贾雨村也看向了他。

        “宝玉我是见过的,这位是赦公的公子?”

        贾政:“贾蔷,东府那头的人,眼下贾家中最出息了哥儿。蔷哥儿,还不快见过雨村兄。”

        微微欠身,跟他施了个礼。

        贾雨村:“衔玉的那位,令郎怎么没见。”

        “我遣人叫他过来。”

        “别,政公,还是我们过去吧,也能看看令郎的环境。”

        贾雨村是两榜进士,有真才实学。像院试而言,对他是小儿科。

        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贾政对贾宝玉极为严苛,但如今院试,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考上的。

        因此特意把贾雨村叫了过来,看看能不能有些经验之谈,对贾宝玉明天的考试有帮助。

        正好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居所是挨着的,看贾宝玉的同时,还能看看自己的那位女学生。

        一行人刚走到门口,结果就听到贾宝玉在说他的那些非主流的言论,什么读书无用论,做官的都不是好人。

        把门外的贾政气的火冒三丈。

        “孽障,狂悖,辱没先人的玩意。这些话语是谁教他的。”

        说话的声音很大,把房内的贾宝玉吓了大跳。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还有这种听墙角的习惯。

        贾宝玉赶紧走了出来。

        直接被贾政甩了一嘴巴子:“逆子。”

        然后对贾雨村说道:“雨村兄,叫你看笑话了。”

        “来人,拿绳子给他捆上。今儿个上家法。”

        贾宝玉说了一些胡话,叫在外人面前失了脸面。

        他可是个最好面子的人。

        此时这边只有贾蔷贾雨村一个小厮还有贾政四人。

        贾宝玉害怕的很,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情况,贾政更是失望:“刚刚还在大放厥词,此时又垂头丧气,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来,把刚才言论你够胆的就再说一遍。”

        本来贾政还没有那么生气,一看到贾宝玉唯唯诺诺的,应对不似往日,气一下子又多了三分。

        拿起棍子来,准备开打。

        把屋内的林黛玉都吓到了。但她是女的,外头爷们要做什么事,她也管不了。

        只是有些担心。

        真把人打伤了怎么办。并且还有自己的缘由在里头,要不是跟自己说了胡话,他父亲也不会打他了。

        “紫娟,快把这儿的事告诉老太太。”

        林黛玉很聪明,知道贾政最怕的就是贾母。或许把老太太叫过来,能免除这一顿打。

        “宝玉年幼,可以原宥的,政公不必如此生气,身体要紧。”

        贾雨村在一旁宽慰着。

        “雨村兄不必劝我,子不教父之过,今日非的教训教训这不肖的孽障。”

        直接给了贾宝玉一棍子。

        顿时响起一哀嚎声。

        贾蔷:“政太爷,万万使不得。宝二叔明日还要与我一同去院试呢,这个时间身子可不敢出问题。要是耽误了考试,就又要等一年了。”

        时间是宝贵的,科考当然是越早越好。

        听到贾蔷的话,贾政下手轻了点。确实人在气头上就容易做出些冲动的事来。

        贾雨村和贾蔷两人劝着,差不多叫贾政停下手来。

        本来还想着贾雨村考教下贾宝玉给自己挣些脸面,没想到还出了这么大的丑。

        下手的力道轻了几分,三棍子之后就停下来了。

        恰在这时,忽听小厮说道:“老太太来了。”

        外头来了好几个人,贾母走在最前头。

        “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说话的声音充满着怒气,颤巍巍的说道。走的有些急,大喘着气。

        贾政赶紧走上前去迎接,躬身陪笑:“母亲怎么亲身过来了,这大热的天,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

        贾政可是个大孝子。

        孝道在这个年代可是非常重要的。

        要是知道谁不孝,最起码为官一途是彻底断了。

        贾母赶紧过去看下宝玉的伤势,还好只有三棒子,没有伤到筋骨。

        贾宝玉看到贾母过来之后,心安了。有老太太在,知道他父亲如今是奈何不了他。

        “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是有话吩咐,可惜我没能生养一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

        这算是家事,贾雨村见情况不妙,随便找了个说辞就离开了。

        贾政赶紧跪了下来:“母亲这话,叫儿子怎么禁得起。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

        贾母:“呸,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了。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宝玉就禁的起吗。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是怎么教训你来。”

        老太太说着话,不觉的还流了些泪来。

        贾政连连陪笑:“儿子错了。皆是儿子的一时兴起,从此再不打他了。”

        贾政这时也有些后悔,还好刚刚有着贾蔷和贾雨村的劝阻,自己下手才比较轻,不至于把那个孽障打残了。

        这时老太太又过来,他的气消的差不多。

        想着等贾宝玉考了院试之后,再好好的教育他。

        贾政的气是消了,但是贾母的气犹在。

        贾政只得在一旁不停的说着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