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定礼

第四十四章 定礼

        贾蔷目前是去不了香山了。

        二月末是县试,四月末是府试,要备考先。

        县试简单,一年一次,考童生而已,出的题也是最简单的。

        无外乎就是四书五经上一些内容。

        填空题居多,再来一两道大题。

        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践业。满足这些要求才能考试。

        做生意的也不行。

        所以贾蔷要想做生意赚钱,还需要借用别人的名头。

        县试这天,贾家有着好几个哥儿过来参考的。

        一部分是第一次来,还有着一部分去年来过的,但是没有考上,今年又过来的一批。

        贾蔷和贾宝玉一道儿过来考试。

        虽然是最初的一级考试,但是监察的依旧十分严谨。

        检查浮票准考证,搜身。

        考生只能带考试工具,灯具,一点吃食,其他的都带不进去。

        主考官是一个七品的县官。

        在京城中,这就是个芝麻官,遍地走的那种。

        过来的考生,有着好些人家庭势力比他这个主考官可要强的多。

        京城的官员是最难办的。

        县试是第一场,也是最宽松的一场。

        写一篇文章,甚至只要语句通顺者都算过。

        越往后会越难。

        就是这个考试环境有点太简陋了。

        一个小隔间里,根本除了端端正正的坐着,压根不能再有其他的活动空间。

        坐上个几天来,没有超高毅力的压根不可能坚持的下去。

        等到一切检查结束,贾蔷看着这些个单间,不由的慨叹,这环境太磨练人了。

        寒窗苦读不是平白的一段话。

        读书要出人头地确实要吃很大的苦头。

        分到了考卷,看着上面的题目,很简单,自己自信能够全对。

        剩下的就是靠自己和卷面整洁度,去夺取更高的分数。

        慢条斯理的写着。

        写到一半。

        “不好,昨晚上香菱煮的汤吃的太多了。”

        太美味,吃的多,导致现在感觉到一阵屎意,想要发泄出去。

        但是不能离开这儿。

        一旦申请如厕,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提前交卷,另一种是这张试卷作废,再发一张新的重做。

        可惜时间上不太允许。

        自己为了求卷面工整,写的非常的慢。

        这要是离开去厕所,肯定会影响自己的成绩。

        这样想了想,坚决不能这个时候去茅房。

        气沉丹田,运用起内功来,真气在体内逆转,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这下子感觉舒畅了很多。

        赶紧调整了下,继续答卷。

        务必尽善尽美。

        这才第一场考试呢,要是出了差错又要等一年。

        年龄已经十六了,连童生都不是,说出去都丢人。

        在这一批考试的人中,贾蔷的年纪算是大的一批。

        大多数人的年龄和贾宝玉相仿,只是十三四岁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总算是考完交卷。

        很多人第一时间都是先去了茅房,解决下生理需求。

        贾蔷从厕所出来也是感觉全身通透,如久旱逢甘霖。

        “宝二叔,考试怎么样,有把握吗。”

        “不过童生试而已,肯定能过。”

        “薛蟠,你呢。”

        薛蟠露出一副苦瓜脸,“不知道啊,怕是过不了。不管了,兄弟们能过就行,我本就无意于科举,也不是那块料。走,吃酒去,洗洗风尘,预祝哥哥们高中。”

        直接拉着贾蔷宝玉他们去喝花酒。

        到了酒楼中,选了个最好的位置喝酒看戏。

        喝到中途,薛蟠看到一个人:“你们看那边,好俊的一个哥儿。”

        薛蟠呆呆的看着那边。

        贾蔷和贾宝玉也看了过去。

        一个男子独自一人在喝酒。

        “那人我认识的,唤柳湘莲,也是世家子弟,只是没落了。我叫他过来一道饮酒。”

        薛蟠看着很开心:“是极,既然是朋友就该叫过来喝两杯。”

        贾蔷说了下薛蟠,“薛蟠,你可是又起了些什么念头,那位可是个练家子,小心给你苦头吃。”

        “柳相公,过来坐。”

        贾宝玉大喊了一声,把人叫了过来。他们算是好友。

        “宝玉,薛公子,贾公子。”

        “柳大哥也是参加了县试吗?”

        柳湘莲摇摇头:“我不爱读书,这些考试是我不擅长的。”

        他就喜欢唱戏听戏,还有练武。

        在京城中,柳湘莲的武功算是小有名号,一剑在手,剑法精妙,七八个人都敌不过他。但是读书确实是不擅长。

        “柳大哥为什么独自喝着闷酒呢。”

        柳湘莲:“城外有一个姑妈,也接到了京城来,置了一套宅子。姑妈想着为我寻一门亲事,大家过起来。可一时间也寻不到什么好姑娘。”

        这时候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柳湘莲父母早丧哪能寻到什么好亲事。

        贾蔷忙说道:“我正有一门好亲事堪配柳大哥。”

        赶紧把尤三姐介绍给了他,夸的花容月貌,脾性又好,把这个媒人给他做下去。

        听的柳湘莲一愣一愣的,心中起了波动。

        他也到了该娶亲的年纪。

        薛蟠在一旁也附和着:“既是这样,这门亲事定是要做的。”

        柳湘莲道:“我本有愿,定要娶一个绝色女子。既然蔷兄弟这么说了,顾不了许多,任凭裁夺,我无不从命。”

        “好,我这位三姨娘,可以称得上是绝色,品行也是极好,柳大哥认识后定会喜欢的。三姨娘如今还在宁国府中,柳大哥留下点定礼来,我去府里说道说道,促成此好事。”

        “我素系贫寒,金箔之礼目前是没有的。这是家传佩剑,我没擅用过,只是随身携带,蔷兄弟拿去为定。”

        贾蔷接了过来:“行,那我就收下了,柳大哥等我的消息,到时咱们亲上加亲,可就成了我的三姨夫。”

        就是用佩剑做定礼,太凶了点吧。

        不过贾蔷不在乎,东南一行,杀人百余。早就不在乎这些了。

        这么大的杀气,那些有的没的邪气恐怕都不敢近自己的身。

        几人过来一起喝酒。

        论起喝酒来,谁也不如贾蔷。

        真就跟喝水一样。

        修炼了风月鉴上的心法,脱胎换骨,体质变了,即便是几坛子酒下去,也能跟没事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