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扎纸人

第三十五章 扎纸人

        太医过来了贾府。

        给床上的两人看病。

        束手无策,只道是阴邪入侵非药石可医。

        这么一来可更把贾府的人吓坏了。

        贾宝玉和凤姐都算是贾府中最受宠的人。

        王夫人和贾母寸步不离,只围着干哭。

        此时贾赦,贾政又恐哭坏了贾母,也没得了主意。

        贾赦倒是想出个主意来,太医没用,那就寻僧觅道,诵经念佛,祛除邪祟。

        又在家庙中请了道士和尚过来,仍旧不见效。

        贾政见不灵效,心中懊恼,“儿女之数皆有天命,非人力可强者。他二人之兵出于不意,医治不效,想天意如此,由他们去罢。”

        贾政倒是非常看得开,还在说话劝慰着贾母。

        听到贾政的话,贾母是怒不可遏,“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就不行了。你愿他死了有什么好处。他死了,我只和你们要命。素日里要不是你调唆着逼他写字念书,见了你这个老子,像是猫见了老鼠一样,这会子逼死了,你看我饶哪一个。”

        老太太捉着贾政就是一顿臭骂。

        贾蔷十天半月的不来荣府,一来就出了这么档子事,难免不叫人多想。

        即便是贾蔷自己都有些忐忑,有点说不过去。

        可明明跟自己无关。

        他已经看到有几个人已经在偷偷瞥看了自己几眼。

        说不准内心在想着什么。

        贾蔷把茗烟拉扯到一边:“茗烟,问你个事。荣府中是不是过来了些什么人。特别是赵姨娘那边。”

        茗烟算是个最得力的人,手勤脚快,是个干实事的人。

        “对,我今儿个见着了马道婆,应该就在那边。”

        茗烟不知道贾蔷突然问起这个干嘛。

        贾蔷看着这儿的人,大多数贾家人都来了,赵姨娘也在。

        直接出门去,去了赵姨娘屋子那边。

        在门外站立一会儿,听着里头的动静。

        依稀能够听到三个人的呼吸声,还有两个人的对话。

        “环哥儿,你安分些吧,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不就是一百文钱吗,连丫鬟都输的,你是个哥儿,还输不得了。”

        听到丫鬟彩霞说的这话,贾环说道:“我也知道了,你别哄我。如今竟连你也和宝玉好了,把我不搭理,我也看出来了。”

        彩霞是王夫人的丫鬟,同时也是赵姨娘这边的二等丫头,算是王夫人给赵姨娘的。

        自从过来这边,彩霞待环哥儿极好。

        听着贾环说的这话,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两人正说着,贾蔷推开门进来了。

        “蔷二爷。”

        彩霞跟贾蔷招呼了声,准备给他倒水来。

        贾环这个哥儿,可没几个能看得上的,就连丫鬟小厮们都不太看的上。

        没想到贾蔷还上门来找他的来了。

        彩霞也为贾环感到高兴,总算是有了个好朋友。

        看到贾蔷上门来,贾环更是开心,把刚刚的不开心都给冲散了。

        “蔷哥儿,你是不是来教我玩牌的。”

        贾蔷的牌技不知怎的在贾府中流传开来。

        贾环是钟爱于此道,要是能学上几手,那他下次再出去玩一定长脸。

        “环三叔,下次教你。这次来我是有事找下马道婆,她是不是在这里。”

        贾蔷说话处处给予贾环尊重。

        这个态度也是贾环最喜欢的。

        因为别人跟他说话,都是一副瞧不起人的作态,自己哪点就比贾宝玉差了,除了出身跟长相。

        “对,就在里间屋子,蔷哥儿找这老妇做什么。”

        贾环不是很喜欢那个马道婆。

        但是是他妈的朋友。

        “我去跟她说会话儿。”

        然后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刚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马道婆慌乱的在收拾东西。

        看着贾蔷,竟然不是环哥儿。怎么突然来了个陌生人。

        “你是谁?”

        “我贾蔷。马道婆,贾府中可容不得阴邪的玩意儿,你知道我的意思。”

        听着贾蔷这话,马道婆咯噔了下,难不成他都知道了。

        “从今以后别再来贾府,也别再使用那些阴诡手段。否则,有如此物。”

        贾蔷从旁边拿了一个粗壮木棍来,轻轻一掰折成两段。

        这也算是神鬼手段。

        常人压根做不到这种程度。

        把马道婆看的一愣一愣的还想着死不认账。

        贾蔷没跟她客气,把她提溜起来。

        从她那边找到了两个纸人。

        上头写着有生辰八字,正是贾宝玉和凤姐的。两根细长的银针插在了纸人上面,看着很瘆人。

        贾蔷把银针从纸人上取了下来,就算是破了她的法了。

        马道婆害怕的紧,瑟瑟发抖,她知道贾蔷也是一个修士,并且是个道行不知道比自己高深多少倍的修士。

        赶紧跪倒在地上。

        “爷,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这回吧。”

        贾蔷也没想杀人,甚至对这纸人的术法还有些好奇。

        “把你会的一些密法教与我,然后离开贾府,离开京城,别再让我看着你。”

        马道婆更是不解,贾蔷都这么厉害了,还想着学自己的这些小道干嘛。

        被贾蔷提溜着马道婆不敢藏私,马上把一些方法全都告知给了他。并保证自己再也不会过来贾府。然后慌忙的逃出了门去。

        生怕贾蔷反悔,把自己也当成那个木板一样给活活撕了。

        慌不择路出门的时候还摔了一跤。

        把贾环都看愣了。

        “蔷哥儿,这个老妇怎么那么怕你。”

        “骗吃骗喝的神棍罢了,赵姨奶奶深受她骗,不用再搭理她。你要学牌不是,我教你两手最简单的。”

        无非是以后的几个最常见的魔术,不需要什么手法可以速成的。在这个年头不叫魔术叫戏法。

        果然少年对这种戏法都颇感兴趣。

        非常认真的学着,就想着以后能在那些狐朋狗友面前长脸。

        贾环是个聪明人,读书很聪明,学东西也快。

        就是这个性子不太好,不大气,或许跟他是个庶出的也有关联。哥哥宝玉嫡出,集万千宠爱,他难免妒忌,人一妒忌起来,心里就不大气了。

        纸人上的银针一拔,贾宝玉那边躺着的两人慢慢的醒了过来。

        一人喝了一碗小米粥,精神渐长,邪祟稍退,这一大家子才把心放下来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