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气血方刚

第三十一章 气血方刚

        输赢不大,一局的输赢就可能就几十文钱。

        纯粹是用来取乐的。

        尽管只有几十文钱,对探春来说不少了。

        她的月例银子是二两。

        其中一两银子还要被自己的老娘取走。

        作为侯门小姐,用银子的地方很多的。

        要打赏小厮,不然还会被下人们看不起。

        开始搓牌。

        贾蔷用眼睛还有耳朵,牢牢记住了每一张牌的位置。

        等摸完牌后,那几家都是些什么牌,贾蔷一清二楚的。

        镇定自若,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

        不过说老实话,一局几十文钱自己还有些看不上。

        有这功夫去外头赌坊里,说不准自己还能多挣一点。

        甚至公然当着他们的面偷换牌也没有人能够发觉。

        要过年了,大家族中的年节更是繁琐。

        凤姐事多任重,别人或许可以偷安等闲,唯独凤姐是不行的。

        大年节的,别人都在围棋作戏,掷骰玩牌,凤姐不行。

        即使能玩,玩上小半个时辰,忽然又来事了岂不是扫兴。

        尽管玩的少,但是凤姐在此道上的造诣也是很高的。

        就站在一旁,看看他们玩。

        贾蔷上去摸了一张牌。

        和自己的牌能凑成一对。

        但是自己偏偏要把这张牌打出去。

        “七万。”

        给贾蔷倒茶水的鸳鸯过来正好看着,心里想着蔷哥儿会不会打牌啊,这张怎么能出呢。

        还想着制止他。

        “停住,碰。”

        对面坐着的贾母刚巧正缺这一张呢。

        这样持续来了几回,贾蔷手里的好牌全都喂给贾母吃了。

        别人还没有怎么发觉,只道是贾母的运气旺。

        但是王熙凤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每次都是贾蔷给了牌给贾母。

        这套操作把她给震住了。

        大感惊奇,这不是自己常用的法子吗,用来取悦贾母的,没想到贾蔷也会。

        然后仔细看了看这个场面,找不到什么异常的地方。

        如果是自己上场的话,通常还会有一个人在一旁打配合才行。

        实在是想不通,贾蔷就一个人,怎么能达到这个效果。

        坐在贾蔷下手的探春嗔怪的说了句:“蔷哥儿,你可别胡乱出牌了。老祖宗这都连赢了四局,我输八百文了,叫你赔。”

        探春的语气半开着玩笑。

        不过这么快就输了八百文确实也有点心疼。

        “探春姑姑好没道理,老祖宗运道旺,怎么能怪我呢。”

        王熙凤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然后接着是探春。

        因为发现每次蔷哥儿出的牌,恰到好处的贾母都能要上。

        站在贾蔷旁边的鸳鸯注意到了全过程,嘴巴张的老大。

        叫老太太连赢了七八局。

        三人每个人都输了一两多银子。

        本来是互相有输赢的局面,到了现在就只有一方在赢,探春有些吃不消了。

        在坐的人,就她手上的钱少一点。

        “老祖宗,您再赢的话,我可就没钱了。”

        探春很委屈的说着。

        确实也是如此。

        她手上的钱本就不多,还要被亲娘那边以各种理由取走一点。

        贾蔷对着贾探春说道:“三姑姑,这牌局如战场,瞬息万变,这会子老祖宗赢,接下来就是你赢呢。亏姑姑还是小姐呢,输了银子就哭穷。”

        贾母对着贾蔷说道:“蔷哥儿,好生说话,好生着玩,小心等会三丫头打你。”

        接下来的几局,照着老法子,连着让探春去赢。

        因为就在自己的下家,更方便。

        直接明目张胆的换牌也没人能够发现,把她需要的牌就放在下一张。

        “和了。”

        探春兴奋的很,再输下去的话,恐怕自己这个年都会过的很拮据。

        往旁边看了看贾蔷,这也太厉害了,想让谁赢就让谁赢。

        这样一来怕是以后都没人再敢跟蔷哥儿玩牌了。

        大概玩了个把时辰,停了下来。

        准备一起再看看戏。

        “府里还要筹备些新戏才行,江南姑苏的伶人最好,可以请个戏班子来取乐。”

        这个说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

        这时候除了吃酒赌钱吟诗作对外,最大的一个娱乐活动就是听戏了。

        那些富贵人家里头通常都会养上个戏班子。

        凤姐:“蔷哥儿,交给你一个差事,明年开春去江南置办些乐器行头来。”

        贾母打断了她的话:“凤丫头胡说什么呢,发奋读书才是正经。去一趟姑苏,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一两个月,到时候岂不是把明年的县试,府试给耽搁了。宝玉现在多大了,到时候让他跟蔷哥儿一到去参考。考个名次回来,到时候宝玉他老子也没有理由再骂他了。”

        在贾母看来,男子读书科举才是正经事。尽管贾宝玉不爱读正经书,贾母依旧对他寄予厚望。

        像这些采买的活交给旁人也就行了。

        贾蔷说道:“我倒是无妨,近日读的那些书,应付县试府试是够了的。在这之前,去江南走走散散心也成,或许更有益处也说不准。老祖宗,我就不看戏了,先回宁府去。”

        探春拦住了贾蔷,凑在他旁边悄声说着:“蔷哥儿,刚刚是你故意让我赢的,是也不是。”

        虽然猜着是贾蔷做的,还是想问问,让贾蔷自己说出来。

        “三姑姑,我哪来这么大本事,又不是天上的神仙。纯粹的三姑姑的牌技好,我甘拜下风。”

        随意唠了两句,往回去。

        还没出荣府呢,发现一阵阵的呻吟。

        很微弱,但是被贾蔷发现了。

        就跟上次在水月庵听到的声音一样。

        好家伙,上次还是晚上。

        这次竟然是青天白日的,得去看看,是哪个这么大胆。

        荣府中干这事的能有哪个。

        走到了声音的源头处。

        一间房子里。

        走近了些,声音也就大了点。

        用手指戳破了窗户纸。

        看向了里头。

        好家伙,是宝玉最亲近的一个小厮茗烟,按着一个小丫鬟在行苟且之事。

        丫头不见得太标准,但是皮肤白皙。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茗烟到了气血方刚的年纪,做出这事也能理解。

        只要两人都是单身,成其好事贾蔷也愿意做。

        但是这个场地,在荣国府呢,又是大白天的,有些过分了。

        从地上捡了一颗小石子,由戳破的这个孔里把石子射了出去。

        石子打在房子里头的一个铁器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茗烟一个哆嗦,赶紧分开了,去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