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玻璃屏风

第二十九章 玻璃屏风

        贾蔷跟刘姥姥简单的说了些贾府的情况:“姥姥,凤婶婶说话会凌厉些。但她是个极好的人,到时候见面了,您像平常一样对待就行。”

        没一会儿到了凤姐的住处。

        刘姥姥见到眼前这人穿金戴银绫罗绸缎花容月貌的,当是二奶奶了,赶紧跪拜纳福。

        贾蔷又再次把刘姥姥搀起来。

        “平姑娘,你家奶奶在吗。宁国府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找凤婶婶交接下。对了,还有门远房亲戚是王家的,叫刘姥姥想着见凤婶婶一面。”

        刘姥姥这才知道自己出了个乌龙,这位不是二奶奶。

        平儿姑娘回答道:“蔷二爷,奶奶现在见老太太去了,没一会儿就能回来。二爷的事很急吗,不然我叫人去请。”

        贾蔷说道:“不打紧,我在这儿坐着陪姥姥一起等会儿就行。”

        拉着到了客厅坐着等一会儿。

        刘姥姥是庄户人,到了这儿来真长见识了。

        看着满屋琳琅满目的,让人头晕目眩。

        坐在凳子上,贾蔷跟姥姥说会话:“刘姥姥,这个娃儿今年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可曾读书识字。”

        刘姥姥赶紧回答:“他叫板儿,今年五岁了。不曾识字,咱是庄户人,今年收成不好,哪还有钱请先生,让这小子读书识字。”

        贾蔷说道:“五岁,年岁不小了,到了该读书认字的时候,要条件的话还是要学习。等等姥姥您慢些走,再去趟我家,我送给板儿一点东西。”

        想着送板儿几本启蒙书。

        这年头要想有出息,不识得几个字可不行。

        要是在以后,哪家大人送小孩礼物,考试卷子,黄冈试题,三年高考五年模拟之类的,肯定要被亲戚家小孩抱怨死。

        但是现在不同,书籍是个极好的物件,价值不菲。

        就在这时,由远而近传来了一阵爽朗清脆的笑声。

        来人掀开了帘子,正是凤姐。

        “蔷哥儿,掐着点来的吧,这大晌午的来混吃的?”

        凤姐半开玩笑的说道。

        “是极,算准了时辰。凤婶婶可要安排上好的吃食。”

        没一会儿就搬来了好多碗盘,足足七八个菜,都是大鱼大肉的。

        刘姥姥看着震惊的很,现在大中午的吃什么饭。

        像他们庄户人都是吃两顿的。

        早上一顿,下午一顿。

        富贵人家就不同了。

        普遍三顿。

        四餐的都有,大晚上的可能再来个宵夜。

        “这位是?我年轻不大认得,也不知是什么辈数,不敢胡乱称呼。”

        凤姐不认得刘姥姥,只是听是王夫人的亲戚朋友,至于是怎样的关系就不知道了,因此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

        不过看着刘姥姥的装扮,也不会是什么要紧的亲戚,说道:“亲戚们不太走动,以至于都疏远了。我年轻因此也不太认得姥姥,万望不怪。先吃饭吧,还有蔷哥儿你也是,吃了饭后再说事。”

        端来了碗筷,这里有八个大碟碗,吃饭的人就五个,凤姐,平儿,贾蔷,姥姥和板儿,算是够奢侈的了。

        看着刘姥姥不敢动筷子。

        贾蔷率先夹了起来。

        给姥姥夹了一大坨肉,又给板儿夹了很多。

        免得他们自己来的话,不好意思下手。

        刘姥姥吃的还算斯文,今天是有事来的,也不是专为吃这一顿饭。

        但是板儿就死命的往嘴巴里塞。

        没一会儿吃过了饭。

        把碗筷收拾了,开始谈事起来。

        “酒足饭饱了吧,蔷哥儿,说吧。”

        贾蔷笑道,“其他的倒还好,有一桩子事得说一下。凤婶婶你这儿有一块玻璃风屏,明日宁府要请一个要紧的客人,借来摆一摆,随后再还过来。”

        “怎么不早说,东西已经不在我这儿了。”

        “这几日,京中的诰命有常来见尤大婶婶。宁府中也没有什么风雅的东西,这才找凤婶婶要玻璃屏,充充门面。”

        “偏我的东西就是好的。尤嫂子要,行,派几个妥当人抬走吧,要仔细着,可别磕碰到了,这东西可精贵呢。”

        凤姐和尤大嫂子的关系很好,听说是她借,二话没说答应了。

        贾蔷笑道:“谢过凤婶婶了。我去瞧瞧这是个怎样的物件。”

        都看到了,凤姐还说东西不在,忽悠自己呢。

        走到了那块玻璃屏风前,看着精致,但是玻璃工艺粗糙,照不出个景致来。

        王熙凤:“这玻璃花了三百两银子从胡商那儿买来的,再有外边加上的这黄梨木框,又是一百两银子。弄坏了你可赔不起。”

        真够贵的,一块普通的这么粗糙的玻璃就敢卖三百两,无非就是些砂石制成,能值几个钱。

        和精美的瓷器比,这玩意一文不名。

        但物以稀为贵啊,胡商的玻璃在这个年代确实是个稀奇物。

        继续又跟贾蔷说了些宁府上的事。

        大多事已经交还给了尤大嫂子,但还有着些没有交接清楚,跟贾蔷说道说道。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停了下来。

        凤姐问向刘姥姥:“刘姥姥你呢,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刘姥姥赶紧回应着说:“今日带了你侄儿来,也不为别的,只因他老子娘在家中一口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只能带着你侄儿投奔奶奶来了。”

        又推了推板儿:“你爹在家怎么教你的,快说,别只顾着吃果子。”

        凤姐何等聪明人,知道刘姥姥的来意,抢话说道:“别你侄儿的,他算什么侄儿。站你旁边的这个哥儿才是我侄儿。姥姥也不必说了,我都明白。亲戚之间是该有个照应,但如今家事太杂,一时间想不到也是有的。公府,外头的人看着轰轰烈烈,大也有大的艰难。你既大老远来了,也不能白来。平儿,把柜子里头的给丫鬟做衣服的钱先拿来使着。姥姥要是不嫌少,先拿去吧。”

        也是板儿和凤姐八杆子打不着,怎么能称侄儿,贾蔷还差不多,是个正经侄儿。

        才说艰难,还以为凤姐不给钱了呢。没想到还给二十两,把姥姥喜的能过一个好年了。

        “谢谢二奶奶,谢谢二奶奶。”

        得了钱,刘姥姥这一行算是圆满了。

        贾蔷说道:“刘姥姥,我也办事完了,送你一程。”

        把刘姥姥接进来,再把刘姥姥送出去。

        拉着她又到了宁国府。

        “您在府外等我盏茶功夫,我去取东西。”

        迅速回到了家,在书架上取了几本最通俗易懂的启蒙书,包好,又走了出去。

        把书还有二十两银子都交给了刘姥姥。

        “这里头有五本书,千字文,三字经,弟子规,等等一些启蒙书籍,给板儿看看。就算不会念,也要记得常写。写的多了,不会也就会了。凤婶婶给了你二十两银子,我也一样再给你添二十两,可以看看做些什么营生。再给板儿请个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