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翻云覆雨

第二十七章 翻云覆雨

        贾宝玉看了下贾蔷,心情激荡,终于有一个人和自己的看法一样了。

        在他看来情爱是最重要的,姻缘天定,怎么能沾惹上钱财这样的浊物。

        和凤姐好一顿说,叫她别听那个老尼姑胡咧咧。

        凤姐和宝玉的关系比贾蔷可要好多了。

        贾蔷的话可以不听,但是贾宝玉说的,她不会拒绝。

        区区三千两而已,这时候的凤姐也没太看重。

        要是放三四年后,可能情况又大不一样。

        贾宝玉见到凤姐依了自己,才回了房中去休息。

        离去的时候只是说着,以后再也不来水月庵了,明早上便离开。

        这时已经接近傍晚,出行不方便,只好等粗略的吃些斋菜,赶紧睡了过去。

        凤姐现在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被贾家的两个爷们说道了下,自己又没做错什么。

        心里还在想着,没有答应静虚老尼,她会不会看轻了自己,看轻了贾家。在外头瞎说,贾家是个怕事的,不能办成事。

        贾蔷也跟凤姐告退,回自己的房去。

        水月庵是个尼姑庵,较清净,庵内的布局也是极好。

        就着馒头吃过了斋菜,准备洗洗睡觉,睡觉前看看再练会儿功。

        行走途中,听到了些琐碎的声音。

        距离不远,自己六识通达,方圆几里的声响都逃不过自己的耳朵去。

        “这算什么!再这么我就叫唤。”

        “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个再不依我就死在这儿。”

        “你想怎样,除非我离开了庵庙才能依你。”

        “离开水月庵,我养你。只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好妹妹,你就从了我吧。”

        一个少男,抱着一个小尼姑就啃了起来。

        在她身上一顿乱摸,嘴里还不断叫着好妹妹。

        小尼姑挣扎了下,但这是在水月庵中不好叫喊,生怕有人过来,只好依了他了。情在深处,不由欲拒还迎翻云覆雨起来。

        这些骚话,都被贾蔷听入了耳中,不由赞叹,古人还挺会玩的。

        想着去看看究竟,谁这么大的胆子,在尼姑庵里淫乱,也太过分了点。

        凑上前去。

        此时太阳已经彻底落山了,灰蒙蒙一片,常人肯定是看不清晰的。

        但是贾蔷不一样,即便是黑夜,也跟处于白天没什么两样。

        还在旁若无人地抱着狂啃。

        这地儿确实偏僻,有一颗大树,还有一块大石头挡着。

        别说晚上了,即便是白天恐怕也不会有人关注这个地方。

        贾蔷又恰如其分的咳嗽了两声。

        “你怎么了?”

        男子向小尼姑问着,发现她忽然僵住了。

        小尼姑害怕的说道:“有人,刚刚有人说话。”

        “哪里有人,别怕,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即便你叫上两嗓子也不会有人来。”

        男子太过于忘情,没听到贾蔷的咳嗽,没当回事,继续行动起来。

        贾蔷继续咳嗽了下,直接轻声说了句:“秦钟,你在做甚。”

        贾蔷的声音很小,但是对眼前的这两人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一时间他也僵在那儿。

        回过神来,赶紧整理着装。

        小尼姑也是同样的作态,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

        穿好了衣服后更加忐忑不安,这要是被人发现了,父亲还不打死自己。

        “是谁在那儿。”

        秦钟只能依稀看到个人影,大晚上的看不清模样。

        贾蔷又走近了点。

        仅有五步之远。

        这下子能够看清了。

        “蔷二哥。”

        秦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求蔷二哥饶过我这一回。”

        他害怕极了,若来人是宝玉,那无妨,自己与宝玉私交甚厚,断不可能说与他人。不然贾宝玉也不会带着秦钟来到了水月庵这边。

        可是贾蔷,秦钟素来和贾蔷没有太多交集,要是他传了出去,自己可就没命了。

        想着想着,越来越害怕,眼泪也开始掉了起来。

        贾蔷:“秦钟,智能儿。不注意场合的吗,这儿可是庵庙,诸天神佛可都在看着呢。”

        也对,或许在尼姑庵做事更加刺激。

        可能这年头还有着不少这样的腌臢事。

        秦钟跪爬了过来,抱着贾蔷的大腿:“蔷二哥,二哥,求您别告诉我姐姐。”

        秦钟的姐姐是贾蔷的嫂嫂秦可卿。

        这个秦钟生的倒是俊美,跟他姐姐一样,难怪能勾搭上小尼姑。

        贾蔷开口教育着他:“你姐姐多么品性好的人物。你,作出这等事。以后怎么办,和小尼姑只为一夕贪欢还是本着长久去的。”

        秦钟不假思索的道:“自然是奔着长久。”

        小尼姑的长相也很好,始于颜值,看来二人是一见钟情。也都是真心的。

        贾蔷:“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是你莫要荒废学业以免自误,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

        只有自己赢得功名,才能避免婚姻受家长支配,避免悲剧。秦钟是这样,贾宝玉也是这样,都是前车之鉴。贾蔷暗暗说道,自己要有绝对的自主权。

        看在秦可卿的面子上继续教育他:“你和宝玉玩的很好,宝玉身上有可学的地方也有不该学的。你姐姐是我嫂嫂,趁着这关系我也说道你几句,你且听着。莫要自命清高,以为高人一等,人文关怀,风花雪月的书籍少看些。考取功名的正经书多看些。他朝蟾宫折桂,你才有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受别人的支配。”

        自己教育了他这些话,能听多少就看他的造化了。

        人生在世,应该追求的就是功名利禄,唯有富贵钱权,自己的愿望请求才会实现,其他的一切都是扯淡。

        也是看着秦可卿的关系,才把这些话跟秦钟说了,希望他别犯错误。

        贾宝玉能犯错,他有试错成本。

        但是秦钟,他的家境,错了一次,所失去可能就是全部了。

        贾蔷:“智能儿,改天还俗了吧。若是庵内的师傅们不让,我想个法子。六根不清净,出的哪门子家。”

        明明向往情爱之事,那还出家做什么。

        贾蔷继续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秦钟,你小子收敛着点,玩的可真花。以后别再行这苟且事,认真读书考功名,他日再把智能儿接出来才是你应该做的。”

        听到贾蔷愿意保密,秦钟感激涕零:“谢谢二哥,谢谢蔷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