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卧龙凤雏

第二十五章 卧龙凤雏

        停灵三日之后开始出殡。

        从宁府抬到铁槛寺去。

        送殡的四王八公都有派代表过来。

        镇国公现袭一等伯牛继宗。

        柳国公现袭一等子柳芳。

        齐国公,治国公,修国公,缮国公,等六家,再加上荣宁二家,便是八公。

        刚出门去没走多远,路旁高搭彩棚,和音奏乐,是各家的路祭。

        有东平王府祭棚,南安郡王祭棚,西宁郡王,北境郡王。

        四王八公同气连枝,荣辱与共,贾家族长死去,这几家是都到齐了,给足了面子。

        当初四王八公一起随着开国皇帝打天下,威势赫赫,以先北静王的功劳最大。

        因此另三家都已经没了王爵,只有现北静王水溶还袭了王位。

        过来的宾客,来路祭的人,也数北静王水溶的身份最为高贵。

        水溶弱冠之年,生的秀美,性情温和。想着当时四王八公的先祖那般的交情,同生共死,到了他们这些后辈也应该保持友谊,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穿了素服,和其他那些路祭的人一样,坐在轿子上等着。

        从宁府出来,队伍很大。

        贾政贾赦二人赶紧过来见过北静王爷。

        “累蒙郡王下临,担待不起。”

        二人连同着贾家子弟对北静王以国礼相待,跪拜了一下。

        水溶赶紧出了轿子,“世交之谊,何必如此,世翁快请起。”

        把贾政贾赦搀扶了起来。

        水溶好奇的说道:“贵府有一位口衔宝玉而生者,几次想见,因冗杂琐碎事阻扰。想来今日是在的,何不请来一会。”

        贾政赶紧把贾宝玉拉了过来。

        荣宁两府中,后辈子弟若论名声最大的,还就是这个贾宝玉。

        试想一下,一个婴儿,刚出生,嘴巴咬着一块绝世美玉,谁人见了不惊奇。

        水溶细细打量了下贾宝玉,发出了赞叹:“果然似宝似玉,令郎真乃凤雏。几岁了,最近读了什么书。”

        贾政抢着回答道:“岂敢经王爷这样的称赞,犬子今年满十三,读书?就怕他荒失学业。不过宁府上倒是有个晚辈酷爱读书。”

        不知怎么的,贾政忽然想起了贾蔷。

        “哦,是哪一位,也在吗。”

        水溶往前边打量了一下,若论长相气质,贾宝玉当局首位。

        然后看到了贾蔷,贾琏二人,难不成是其中的哪个。

        “蔷哥儿,过来。”

        贾政把贾蔷叫了过来,给水溶引见了下。

        贾蔷不卑不亢抱拳施礼,“庶人贾蔷,见过王爷。”

        看着贾蔷好一会儿,更是觉得气度不凡,非池中之物。

        水溶虽然年轻,但身居高位,见识很强,见人少有遗漏的,他感觉眼前的这位哥儿日后必有番作为。

        “你多大了?”

        “回禀王爷,十六。”

        “庶人?没有袭爵?没有官职?”

        又跟贾蔷说了些话。

        贾蔷应答有致毫不怯场。

        让水溶更是称赞。

        “好个仪表人材的哥儿,非池中物,卧龙也。”

        这夸赞比贾宝玉的凤雏可要高多了。

        一个凤凰崽儿,一个是睡着了成年龙,没可比性。

        看来这位北静王也是更看重贾蔷一些。

        把贾政吓的不起,这个评价可太高了。

        还好周围敲锣打鼓的,噪音很大,水溶的嗓门又低,所以能听到的人,也就旁边这几个,不会传了出去。

        又说道:“宝玉,贾蔷。你二位如此资质,当发奋勤学,报效国家。小王不才,寒第也有颇多高人相聚。二位若是常去和他们相谈,学问必可日进。”

        水溶又从手上取了一串念珠,从腰间取了一块玉佩,“今日相会,出门有些仓促,没有长物。这两件是我常携带的,权为初见之礼。”

        贾蔷和宝玉赶紧把东西接了过,一齐谢过。

        在这儿差不多耽搁了七八分钟。

        然后继续抬灵往前头走。

        一路上是热闹非凡。

        贾珍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也没什么作为,但他是贾家族长,先祖余荫,是热闹非凡。

        拜会了四王八公的人,就到了城门口。

        又有贾家朝廷中的一些友人过来路祭。

        来的人不可谓不多。

        可是贾家抄家破败之时,就没有一个帮忙的呢。

        贾蔷在心里想着。

        应该只有一个原因,几年后太上皇驾崩,皇帝完全掌权,立马就拿一些老家族开刀。

        贾蔷还记得上一世看过的书。

        乾隆死了,嘉庆皇帝立马就抄了和珅家。所得的财富甚至能顶全国几年的赋税。

        或许当今皇帝也想来个异曲同工的手段,把国库充实一下。

        离抄家的日子,还有好多年,能慢慢的筹谋。

        最起码自己脱离贾家,成个富家翁肯定没有问题。

        但是贾蔷的志趣远不止于此,否则白来了一遭不是,还修习了风月宝鉴的秘法。

        贾家好些个子弟,看着北静王如此对待贾宝玉和贾蔷,羡慕的人有,嫉恨的也有。

        宝玉也就算了,老太太的掌上明珠。

        可是贾蔷算什么,无父无母的孤儿,凭什么也能有此恩宠,让他们好几个心里有点不平衡了。

        过来路祭的,超品到六七品官员都有。

        荣宁两国公的余荫犹在。

        出了城后,路况不是很好。

        骑马的话可能还需要很好的马技。

        贾政贾珍还有一些族中子弟都坐上了马轿,或是走路。

        凤姐记挂着宝玉,一则确实喜欢宝玉,二则贾母最喜欢的是宝玉。

        怕他骑马受伤,有个闪失,怕贾母问责,跟贾宝玉说着:“好兄弟,你是女孩儿一样的人品,别学他们在马上。下来,咱姐儿两个坐车。还有贾蔷,你也过来。”

        贾蔷倒是更喜欢骑马,坐马轿无趣,回应道:“宝二叔,你去吧。凤婶婶,我无碍的,就不上轿子了。”

        骑个马而已,怎么就有闪失了。

        还女孩儿一样的人品,难怪北静王的评价是凤雏。

        宝玉听凤姐的,下了马来,爬入了凤姐车上。

        跟女孩厮混,宝玉算是毁了,当个富家翁吧,靠他挑大梁是不成的。

        没一会儿,到了铁槛寺外。

        寺中的一些接灵的僧人出来站在两旁。

        设置香坛,把灵位安置到了内殿偏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