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劝酒

第十二章 劝酒

        过了几日,薛蟠的伤势全然大好了。

        收拾了下,安排了妥当后去寻贾蔷与宝玉。

        提前说好了的,几个人要一道吃酒。

        先是荣府去叫上了宝玉,然后又去了宁国府把贾蔷叫上。

        “蔷哥儿,快出门去了,说好了我请东道的。恰好冯紫英家请,我们去他府上耍。”

        冯紫英?贾蔷知道这个人,也是个权贵子弟,神威将军之子,在京中颇大权力,不然也不会跟贾薛两家玩到一起去。

        自己以后要是从军,冯家也会是一大助力。

        好风凭借力,能借上的势力都得用上,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够硬。

        “语嫣,将我要出门的衣裳拿来。”

        有着几套衣服,要是就在府中,或者去街上逛一下可以随意点。

        第一次去神威将军府上还是庄重点好。

        自己本来是没这个资格的。

        宝玉,薛蟠,贾琏,甚至贾蓉都能有这个资格跟他们一起顽。

        自己的身份还是差上一点。

        虽说是正派玄孙,但如今宁府主事的是贾珍那一支。

        其他的关系再近也会是旁枝了。

        接过来衣服穿上。

        薛蟠那边有些等的不耐烦:“蔷兄弟,你这么个果断的人,怎么还在磨磨蹭蹭的。”

        说完,进门把贾蔷拉了出来,口中还在说着:“快走快走,冯紫英还在家等着呢。”

        宝玉带了两个小厮,薛蟠也带上了两个,唯贾蔷是孤身一人。

        命人备上七匹马,一径到了冯紫英家门口。

        刚到的时候,就见到一少年郎出来迎接。

        生的方正,看上去也有些正气,比宝玉这个女人堆里长大的看着爷们些。

        “薛兄,宝玉,未曾远迎万望恕罪,快请进。”

        他们几个年岁相仿,家中老人偶有来访,所以小辈们也常在一起顽。

        “令表兄弟倒是心实,昨日我才说宴请,今儿一早便过来了。”

        薛蟠打着哈哈:“指定得过来,请了锦香院的云儿姑娘唱曲,那一定得过来看看。本来也是准备这两天请蔷兄弟吃酒的,正好赶上了。”

        有着好几个唱曲的小厮和妓女,长相才艺上佳。

        跟薛蟠他们打着招呼。

        “一邀即至,深感荣幸,坐坐。蔷兄弟是?”

        这个冯紫英不认识贾蔷,但见他生的标志,应该也是个贵公子。贾府中的人他就认识贾宝玉贾琏还有贾珍。

        “论起来蔷兄弟是宝玉的侄儿,但是年纪又要大个两三岁。反正我跟蔷兄弟是平辈论交的。”

        薛蟠竭力的介绍着贾蔷。

        遭了一顿毒打,反而对贾蔷更加的佩服至极,可能本身他这个人就欠揍,有受虐倾向。

        贾蔷看着薛蟠的介绍,差不多了。

        拱手作揖:“贾蔷见过冯世兄。”

        “大家既都是兄弟朋友,用不着这些虚礼,请坐,上酒!”

        一块儿说说笑笑的,然后酒水都摆了上来。

        这个冯紫英也是个随性人,没有太多的上下尊卑礼仪,只要那个人对自己的口味,不管什么身份,想着要去交个朋友。

        这一点,他们几个人都挺像的,不会有那种太过看不起人的情况。

        在这个年代,这一点难能可贵。

        大家喝了两三杯下肚,性质越发高了。

        特别是那个薛蟠,一手拉着锦香院云儿姑娘的手,笑道:“你把那梯己新样儿的曲子唱给我听,我吃上一大坛子如何。”

        唱曲就是她们本职工作,自然不会推脱,很快唱上了一曲。

        云儿唱毕笑道:“喝,喝一坛子。”

        “不行不行,还得再唱好听的来。”

        摆明了是想着赖酒。

        刚喝起点性质,薛蟠说道:“哥几个,先听我说,咱们就这么干饮未免太无趣,这样,我们来划拳吧,输了的喝上一碗。”

        划拳确实能够助兴,全都答应了。

        把袖子往上一撸遍开始起来。

        “五魁首啊,八匹马,四季财,喝。”

        薛蟠是划拳的一个好手。

        要是玩别的,比如行酒令,飞花令,那他就不行。

        贾蔷玩拳的次数很少,并且这个的输赢,百分之八十是运气成分。

        规则也简单,两人同时伸出一只手,用攥起的拳头和伸出一到五个手指,表示从零到五这几个数字,与此同时,嘴里喊出从零到10的数字,比如说五魁首就代表五这个数字。

        如果两人伸出的手指表示的数字相加与其中一个人嘴里喊出的数字相同,那么这个人就算赢了这一拳。

        纯靠运气。

        贾蔷也喝了不少的酒。

        还好现今的体质不是往常了。

        好几大海碗的酒水下肚感觉跟没事人一样。

        旁边这几个已经喝了个四五分醉意。

        要数薛蟠喝的最少。

        就在这时,贾蔷想到了些什么。

        “我们换一个喝法怎么样,冯世兄,家中可有骰盅。”

        “当然有。”

        马上命人拿了几副骰盅过来。

        跟他们讲解了下摇骰盅的规则,也很简单,和划拳的规则差不多,只不过会更有趣味一些。

        主要的是玩骰盅,贾蔷可以听声辩位,直接就处于不败之地。

        可以忽悠着薛蟠这货多喝上些酒。

        大家都是聪明人,贾蔷简单的把规则一说,就都明白了。

        开始了几局。

        贾宝玉也喝了不少。

        若是在贾府中,肯定是不会让他喝这么多的。

        酒水的度数不高。

        酒量好的人喝上两坛子也不妨事。

        常听人说动不动就喝上几坛子,就是因为这个酒水的度数比较低。

        摇上了色子之后,气氛更加热烈了些。

        不知不觉间这个酒局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蔷兄弟,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在针对我。”

        薛蟠又喝上了几大碗。

        此时已经七八分醉了。

        自从玩上了色子之后,数他罚酒最多。

        经常遇着贾蔷,每次必输。

        而贾蔷跟那二人玩的时候,就有输有赢的。

        “赌场无兄弟,全凭技艺。薛兄愿赌服输快喝吧。可别叫咱们瞧不起。”

        使劲的撺掇着薛蟠多喝上些酒。

        贾蔷的年纪跟薛蟠相仿。

        四人中就数宝玉的年龄小点。

        让他少喝点,大头全留给薛蟠。

        等他醉了,贾蔷还想着在他那儿得点什么来。

        “蔷兄弟,要不这两碗酒暂且先记着。”

        连输了几场,一时间喝不下了,想缓一缓。

        贾蔷依旧劝酒说道:“我可不会像云儿姑娘那样允许你赖酒。只管喝,这是在薛世兄家,出不了大事,真醉了,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