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我的儿,你怎么了

第十一章 我的儿,你怎么了

        薛蟠连番道谢。

        想要站起身来。

        无奈全身疼痛难忍,刚起身,又倒了下去。

        贾蔷伸出手去。

        把薛蟠吓得脸色都白了,以为他又要打自己。

        却没想到是他要把自己拉起来。

        顿时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打的时候很疼。初开始也很疼。

        可是出了怪事,隔了五分钟后,身上的疼痛竟然已经消去了大半。

        这都是贾蔷特意控制力道穴位的结果。

        两人一起又走到学堂中去。

        贾瑞看着他们二人,心下惊奇。

        刚刚还在打生打死的,现在就入对出双行走了。

        没有打脸,薛蟠看着也不算太异常。

        就是有些狼狈,头发乱了点,然后身上的衣服沾染上了些灰尘。

        学堂上课的时间很快,就一个多时辰。

        并且还有着大部分时间是自习的。

        很快的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薛蟠又跑了过来:“蔷兄弟,改日我请你跟宝玉吃酒。”

        倒是不记仇,才被打了一顿,又想着来和贾蔷结交。

        贾蔷瞅了瞅他,没啥出息的家伙,不太看得上。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用处,说不准到时候还有能用得上他的时候,多个朋友也好。

        “薛兄弟要是不计较,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好好,我哪敢计较,事情都过去了。”

        薛蟠看上去很兴奋,能成为好朋友也好。

        挨了一顿打,知道贾蔷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再想有那种关系断断不可能。

        “蔷兄弟,我应该比你痴长些。以后有需要尽管找我,我一定尽力。”

        薛蟠待自己看得上的人倒是蛮真诚。

        但他不是个什么好人,原著中还有两条无辜性命害他手上了。

        这是知道的,暗地里不知道的可能也有。

        贾蔷也给他这个脸面:“薛大哥,麻烦你帮我瞧瞧,距离这荣宁街近一点的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租住的房宅。”

        他想着有钱了,可以在外面买上一个房子,单独住上。

        这个宁国府,待久了怕是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尽量的少些牵连,以后宁国府犯了案子,自己也可以尽早的摘出去。

        “买宅子,这好办。交与我了,有消息了我就来回你。”

        薛蟠把事情应承了下来。

        就是自己的钱恐怕不太够了。

        赌坊中赢了三十两银子。

        买人参花去了五两。

        剩下的银子要是租房子住还成,想买个像样的房子,在荣宁街,那就是痴人说梦。

        难不成再去几趟赌坊。

        不靠谱,像赌钱的事,偶尔干干还成,赢多了,人家赌坊老板也不会干。

        还是需要找门靠谱的生意才行。

        但是这门生意又不能自己上手直接干。

        士农工商。以商人地位最低,一旦经商,名声传了出去,自己就别再想着官途了,没有了资格。

        本来薛蟠想着今天就请贾蔷还有宝玉他们喝酒的。

        但是身上太不得劲了。

        被贾蔷狂揍了十几分钟,虽然伤势不重,但全身都感觉不太自在,还是下次再宴请较好。

        薛蟠回到了家中,一回来便躺在了床上。

        薛太太看到了这情况,觉得有些反常。

        知子莫若母,仔细一瞧,竟发现身上有一道淤青。

        薛太太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是遭人殴打造成的瘀伤。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何以遭到这样的毒手。”

        薛太太哭了起来,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这个儿子不太争气,那也是视若珍宝的。

        把衣服掀开点。

        好家伙,背上胳膊上,都能看到些青瘀的痕迹。

        竟没有一块好肉了。

        脸上倒还好,瞧不出什么来。

        贾蔷多少给他留了点面子。

        身上虽有伤痕,看着可怖,其实并未伤筋动骨没什么大碍的。

        薛太太:“还不快说,是谁打的你。”

        薛蟠推托不过,只能把贾蔷说了出来。

        薛太太又是心疼,又是发恨。

        骂一遍薛蟠,再骂一遍贾蔷。

        前几日在宁国府的时候,还以为贾蔷是个什么好后生呢,没想到也是个下手没有轻重随意打人的主。

        意欲告知王夫人,再通知宁国府那边的珍大爷,遣人把贾蔷拿了来,为自己儿子报仇。

        要是宝玉打的,那没事。

        贾蔷一个无父无母没什么倚杖的,不知道是借了谁的势,敢这么猖狂。

        看着薛太太越来越气,薛蟠赶紧说道:“妈,现如今我与蔷哥儿可是极好的兄弟。不过是有些误会,多挨了几下子打,那都是有的。等过几日,我再摆个东道,给蔷哥儿赔个不是,把这误会彻底解开也就行了。妈,这事你可不用管,千万别告诉众人,不然儿的脸面可就全没了。”

        “我的儿,你,你...”

        薛太太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挨了别人的打,他还要给别人赔罪,太傻了点。

        暗自想了想,吃点亏也好。不然兴师动众的,去欺负那个孤儿,会让旁人嚼舌根子。

        想了想心里慢慢的就平复了些。

        薛蟠看着自个母亲没那么气了,赶紧再宽慰下她,还算是有一点点孝顺。

        “儿子皮厚实,养个两三日就全好了。妈,你不用挂怀。”

        薛姨妈清楚她儿子什么德行,有仇必报的主,今天竟然这么袒护贾蔷。

        有些疑惑,不知道贾蔷有什么本事,能把薛蟠治的服服帖帖。

        既然儿子说没事,气才渐渐平复。

        挨了打,伤势不大。

        但是像薛蟠这样的富贵人家,这样的伤势也是他承受不了的。

        这几日直接谢绝了访客,在家里好好的修养修养。

        倒是过上了几天清净日子。

        若是平时,他是一刻都在家里待不下去。

        天天在外头瞎晃荡,找些项目顽。

        现在他这个年纪,正是无法无天瞎玩的时候。

        贾蔷吩咐他的事,他也是记在了心上。

        自己这几日不便出门,安排了几个小厮去外头看看。

        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段合适的房子。

        等找到了还想着向贾蔷邀功呢。

        想在他那儿露脸,要让蔷兄弟知道自己也是个有用的人。

        是非常真切的想跟贾蔷结交朋友。

        不过一两日,疼痛完全没了,但伤痕依旧未平,继续装病在家,不太想出去见人,等瘀彻底消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