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红袖添香

第七章 红袖添香

        “蔷哥儿,这是你写的字?”

        林黛玉在书架的旁边看到了两幅字。

        轻声念了一下纸上写的内容:“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写的真好。”

        不知道说的是字好,还是文的蕴味好。

        太白话了,至少在这个年代来说称不上诗。

        另外几个妹子都被吸引了过去,在旁边仔细的瞧着。

        贾蔷也走到了旁边。

        这些日子在房里练了下书法。

        他前世练过毛笔字的,有些基础在。

        叫下人去外头弄了好一叠的宣纸。闷在房中看书之余,还狂练了下。

        毛笔字太重要了。

        字如其人,说的就是古代时候。

        没有一手好字,科考再牛可能都叫人瞧不起。

        也许考官只是瞧了眼你的字,就不录用了。

        几位姑娘都伸长了脖子瞧着,不仅仅是看写的内容,更多的在看那个字的笔迹。

        “写的真好,龙飞凤舞,迅捷而劲健。尽露锋芒。”

        薛宝钗赞叹着说道。

        年纪虽小,但是读书识字这一块不差于人。

        她见过好些人的书法,主要是家中长辈的。

        有写的沉稳的,大多都是笔力较轻。

        像眼前这幅字,这么洒脱,有劲道的还是第一回见。

        “蔷哥儿,看看你写的字,不会介意吧。写的真好,我还想在你这儿要幅字呢。”

        “林姑姑请便,拙作罢了,正好各位姑姑婶婶们都在,可以品评斧正一下。”

        爱咋看咋看,贾蔷十分随意断然不会介怀。

        拿起了那张纸。

        “呃,不对,你们瞧瞧下面这张纸。”

        发现下面的一张纸所写的内容跟第一张宣纸的内容一样,只是颜色略淡了些。

        又揭开一张,发现第三张纸书写的内容依旧一样,墨色又淡了些。

        厚厚的一叠纸,到了第七张的时候才结束,彻底看不到痕迹。

        而另一张纸那边就更过分了。

        连桌面上都留下了一道浅微的痕迹。

        贾蔷也发现了这点。

        自己书写的时候恐怕用了真气,劲力大了点。

        用的都是巧力。

        纸张没破,但在桌面上留下痕迹。

        林黛玉蹙着眉头悄声说了句:“力透纸背?”

        她听父亲讲过,书法中有一种高深的境界,叫力透纸背,需要很大的腕力,像她们这种姑娘家是想也别想了。

        声音很小,被贾蔷听到了。

        他对力透纸背这个词不置可否,自己就是用的力气大了点,就专门为自己安排了这个词吗。

        把力透纸背换成入木三分会不会更恰当点。

        看着林姑姑蹙眉的样子,好美,难怪会有个绰号叫颦颦。狐疑蹙眉起来当真有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感觉。

        “这是草书吗?感觉更像介于行书和草书之间,放荡之间又有着规矩。蔷哥儿,我得向你求幅墨宝才行。得是新写的。”

        那两幅字,上头的内容太不正经了些,都是情爱,想念啥的,她可不敢要。

        贾蔷撸起袖子来。

        “你们瞧,蔷哥儿会写上些什么。给林姐姐写了之后,也需给我一张。”

        看着贾蔷答应了林黛玉的请求,她们也都想着要一张。

        古人间送礼物一般都是送书送字。

        特别是像她们这种富贵人家,送别的,太俗。

        不然哪会有这么多穷书生,富小姐的事情。

        都是从书信开始就被骗了心骗了身子。

        只见贾蔷微躬着腰,马上写下了一幅字:“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字成的时候,林黛玉瞬间怔了下,这两句话形容自己也太贴切了些。

        转头看着贾蔷,有着些不明的意味,好像是要引为知己的那种感觉。

        若不是知心人,怎么能描述的这么恰当。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府中好些下人都是怎么评判自己的,冷淡尖酸刻薄,目中无人。刚开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中有着好些的抑郁不忿之意。

        特别是近日贾府又来了个薛宝钗,表面会做人,经常会拿二人做对比。

        她只是比常人心思敏感很多。

        看着贾蔷写的字,怔怔的想了好会儿,眼角好像都模糊了些,引为知己,心中不觉间亲密了点。

        当然贴切,这话可是出自于曹公,当属最了解林黛玉的人了。

        “谢谢蔷哥儿,我很喜欢。”

        墨迹刚刚干了会儿,赶紧的卷了起来,放进了袖间,生怕别人取走。

        “既给林姑娘写了,也得给我一幅墨宝,这样方是不厚此薄彼。”

        贾蔷陪笑着说:“好好,姑姑婶婶们谁想要,我都写,要写多少的都有,专职侍奉各位姑姑。”

        “蔷哥儿,我给你研磨。”

        颇有种红袖添香的意味在。

        贾蔷又开始写了几幅,大开大合没几分钟的功夫就搞完了。

        “安分随时,自云守拙。这张是薛姑姑的。”

        “冰清玉洁,超尘清冷。这张是惜春姑姑的。”

        ......

        每个人都写了一张,每个都是较为贴切。

        对于贾惜春关系又要近一点,她和别的人不同,是宁国府的姑娘,只是目前在荣国府上住着。

        自己十六,要叫一些十二三岁的娃娃们称呼姑姑,有些别扭。

        多叫叫,习惯习惯也就好了。

        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

        在古代,十二三岁的女娃娃们嫁人了的也有不少。

        不能像现代那样把她们这个年纪的人完完全全的当小孩一样对待。

        那两首白话诗,她们都不大谈论。

        也不敢谈论。

        爷们可以无所谓随便怎么写,怎么说。

        但是她们姑娘家的不行。

        就连西厢记牡丹亭的那种,稍微讲了些情爱的都被成了禁书。

        这两段白话文就更加露骨了,讲情爱思念的,想要谈论更不成。

        心里都只觉得贾蔷写的很好,不太敢说出来,只旁敲侧击的提了嘴。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个裝字你写错了。”

        林黛玉,薛宝钗看到了都没有提,倒是叫贾探春说出了这个错误来。

        贾蔷看了下纸上的字,果然,自己把繁体字的裝写成了简体的装。

        区别较小,他一时间没有改正过来。

        这个习惯得认真改改,以后难不准还会犯同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