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模拟器:全球神话降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对峙与分析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对峙与分析

        曹政跑过去开门,姚欣鬼鬼祟祟地钻进来。

        “你到底有几重身份?”曹政开门见山地问道。

        “什么几重身份……我就是猫猫教的圣女啊。”姚欣疑惑地说。

        曹政叹了口气,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如果你不带赵老出去,绝对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吧。那解药真的存放在那个地方吗?”

        他心知赵老惦记着机器人,暂时还不想跟猫猫教翻脸,但今天的事情肯定已经在他心中埋下猜疑的种子了。

        要是自己没通过模拟器得知剧情,    未来可能会更麻烦。

        一旦让蚩尤残党获得神话妙妙屋,妙妙屋中的人全变成瓮中之鳖了。到时候再搞点魔气进来控制妖兽,神话大学直接血流成河。

        说实话,曹政还是有些后怕的,暗自庆幸自己的无心之举。

        应龙说的没错,对任何人都要抱有一颗怀疑的心。

        想到这里,曹政不由得感叹道:“这群蚩尤残党救了你啊,至少你现在不是众矢之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姚欣摆出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解药之前确实保存在那个地方,    我也不知道那群机器人为何会出现。”

        “你是不是……接到了什么任务?”曹政抬头问道,“比如正在打这个空间的主意?”

        他故意没将妙妙屋的名字说出来,否则有心人就会第一时间守在神话商店,姜烬伊的竞争对手瞬间增加很多。

        姚欣觉得曹政是在诈自己,依旧是一副不想交流的样子。

        “头疼,你就不要再添乱了。可能你还不知道吧?我跟你们猫猫教的老祖宗关系不错的。”曹政无奈地揉着太阳穴。

        姚欣瞪大眼睛,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事。她还以为老祖宗看中建国全球第一的实力,在想办法拉拢呢。

        “您是……我们老祖宗的徒弟?”她的语气恭敬了许多,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怎么说呢,差不多吧。”曹政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纠缠。

        要是被姚欣知道自己是姜烬伊的师父,她可能觉得自己是在骗她吧?

        “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吗?”姚欣警惕地问。

        曹政愣住了,仔细想想好像真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东西。思考半天,他才找到一种方法。

        “你给我照片里的瓶子,里面应该还装着黄池之水吧?”

        姚欣算是彻底相信了曹政的身份。黄池之水虽然不是教内的秘密,但只有圣女以上的人才知道这水源自哪里。

        本来老祖宗要自己带这张照片的时候,自己心里还在犯嘀咕。

        橘猫瞬间说出了这东西的用途,    只能证明它在教内的地位比自己只高不低。

        “怪不得……那建国师兄,我们应该一起把这个空间搞到手啊,    这可是我们教内还没攻破的领域。”姚欣瞬间觉得这只橘猫顺眼了不少。

        曹政又开始头疼了,这姜烬伊是怎么通知下去的,不是说好不要打这个神话妙妙屋的主意了吗?

        还是说她忘记通知给姚欣,这个小丫头依旧按照上一个指令行动。

        或者是姜烬伊通知到位了,这丫头没有认真执行下去。

        “你先等一会,我确认一件事情。”曹政连忙打住姚欣的喋喋不休。

        她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获得神话妙妙屋之后如何分房子了。

        “老祖最后说终止用不正当手段夺取这个空间的事情,你知道吗?”

        姚欣瞬间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问:“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要终止?”

        嗯,很好,压力来到了姜烬伊这边。

        曹政也懒得多解释,将终结者带到面前,一巴掌拍在它后脑勺上的按钮处。

        一道红光闪过,这机器人的眼神再次灵动地看着曹政,“师……”

        “咳咳。”曹政连忙打断她,指了指旁边的姚欣,“老祖,现在是什么情况?”

        听到这个称呼,姜烬伊也很快反应过来,    疑惑地转头望向惊慌失措的姚欣。

        姚欣心中将曹政骂了一万遍。

        教内谁不知道老祖宗出了名的严厉,这不是给自己穿小鞋吗?

        话又说回来,这只橘猫竟然还有与老祖宗单独沟通的方式,身份果然不一般。

        姜烬伊也很纳闷啊,曹政深夜呼唤自己,旁边还有个电灯泡。这显然不是聊天的节奏啊,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怎么回事?”机器人板着脸望向姚欣。

        “你自己说吧,我来补充,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曹政坐在一旁也望向姚欣。

        压力瞬间又来到姚欣这边。

        姚欣也很委屈啊,撅着嘴问:“老祖,不是您说要研究这个空间吗,我是完全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的啊。”

        姜烬伊“蹭”得一下蹦了起来,“胡说八道!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计划终止了吗!”

        说完,她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低头吃开心果的曹政。怪不得师父会这个时候找自己,原来姚欣这个混蛋已经擅自行动过了。

        ——师父不会是人为我没听他的话吧?

        “啊?终终终…终止?”姚欣磕磕巴巴地重复了一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终止的啊,我没收到您的命令啊。”

        应龙正趴在电竞房的房门口偷听,它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想到曹政满头黑线的样子,应龙不厚道地捂着嘴乐起来。

        “这个话题可以稍后再聊,跟蚩尤残党合作也是我们的计划吗?为什么我一直没听说过这件事?”曹政将手上的果壳扔进垃圾桶,拍拍手看向终结者机器人。

        “你还联系了其他组织?”姜烬伊又缓缓看向姚欣。

        没想到小看自家的小圣女了啊,竟然还有这种本事?

        终结者机器人开始红温了。

        “我,我没有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姚欣直接被急哭了,用手背擦着眼角说:

        “我都不知道那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能控制我们教内的机器人,最后也是出现现在约定好的埋伏地点!”

        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约定好?谁和你约定好的?”姜烬伊连忙反问。

        姚欣这一句话,差不多直接将自己定义为装糊涂的幕后黑手了,姜烬伊也觉得冤枉啊!

        “您不都是通过智脑和我联系的吗?”姚欣又被吓了一跳,弱弱地回答。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姜烬伊直接来了个否认三连。

        ——啪嗒

        曹政轻轻将玻璃杯放在茶几上,对面的二人同时哆嗦一下。

        “按照现在的情报来看,还有高手?”

        如果当时能把那只狐妖抓回来就好了,还能审问出个一二三四。可惜她趁着自己对付机器人的时候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真是太狡猾了。

        “有点乱有点乱,我们从头分析一下。”曹政摆摆手让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再这样下去,姜烬伊就要动手除掉姚欣了。

        “首先,你说今天的行动正常进行,情报是谁提供的?”曹政先看向姚欣。

        “是老……”

        “嗯?”姜烬伊控制的终结者冷哼一声。

        姚欣立马改口道:“是智脑提供的情报。”

        “好,那另一边,老祖宗的最新命令确定发送出去了吗?”曹政又看向姜烬伊。

        “那是自然,我这边还有信息记录。”姜烬伊笃定地回答。

        “一个说接到了行动命令,一个说已经取消了行动。你们看,问题不就在这里吗?”曹政指着姚欣的项链说。

        “你是说,在我们中间还有个人?”姜烬伊才意识到曹政想表达的荒谬结论,“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二人的权限是最高的,谁还能拦截我们的信息?”

        曹政耸耸肩,“把所有不可能的结论都排除掉,剩下的那个无论多离谱都是答案。”

        “请你们再想想,确定就没有其他人有这么高的权限了吗?”曹政想到了一个人。

        “你是说……”姜烬伊似乎也想到了,马上闭上了嘴巴。

        “我可什么都没说呢,是老祖宗自己反应过来的。”曹政平摊着手回答。

        “我马上去调查!”说完这句话,姜烬伊就匆匆中断了与终结者的链接。

        “终结者,麻烦帮我把这个杯子刷一下,谢谢。”曹政拍拍机器人的肩膀说道。

        再一回头,姚欣正双眼放光地看着自己,那种崇拜的眼神让曹政浑身难受。

        “建国老师,您究竟是何方神圣?”

        “呃……我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大学老师?”曹政挠着头回答道。

        “绝对不可能,您敢这样对老祖宗说话,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姚欣崇拜地说,“老祖宗这些年的脾气不太好,您是我见过第一个没被她训斥的。”

        “呃,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曹政有点不知所措。

        可能姜烬伊只有在已经面前才是一副笑脸吧?刚认识她那会确实是一个冰山美人。

        又或者像应龙说过的那样,人都是会变的。这千年的时间,也让姜烬伊改变了不少。

        总之,曹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姚欣的偶像。

        “行了,今天没你什么事了,你抓紧回……算了,你搬到我这边,正好旁边还有空房间。等什么时候查出内鬼,你再回去吧,最近辛苦你一下。”

        “好的,建国老师。”姚欣没有任何意见,笑呵呵地答应下来。

        曹政忽然记起还有个猫猫教的人在姚欣身边来着。

        只有她们搬过来的时候见过一面,这几天就没动静了呢?

        他连忙问:“你的同伴呢?”

        “她有别的任务,不跟我住在一起。”姚欣随口回答道。

        “别的任务?”曹政又是眉头一皱,这还是分头行动的,“她去哪里了?不会也是要偷这片空间吧?”

        “不是不是。”姚欣疯狂地摇头。

        曹政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怎么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他打算刨根问底,“那她在哪里,抓紧告诉我。”

        姚欣为难地抓抓头,“也不算是什么大秘密吧……毕竟老祖宗安排任务的时候也没让我离开,告诉您也不会出问题。”

        “快说快说。”

        “老祖宗安排她去跟一个叫鸾的学生住在一起了,吃饭上课也都要在一起。”姚欣努力回忆着姜烬伊当时的安排,不理解老祖宗为何会盯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鸾?”曹政又皱起眉头。

        “对,应该是叫鸾,老祖宗让她盯住鸾,一道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要马上报告。”姚欣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信息都说了出来。

        曹政更加疑惑了,姜烬伊盯着鸾做什么,“难道说……她是在防备着妖兽联盟?我这徒弟不了的啊,知道为师父分忧了。”

        他倍感欣慰,“行了去把你的日用品搬过来吧。你那个房间也有单独的卫生间,住在我这里也不会显得太尴尬。”

        “好的,建国老师,我现在就去搬!”姚欣乐呵呵地出门收拾东西了。

        应龙终于憋不住飞了出来。它盯着曹政看了半天,突然开始狂笑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曹政很是不解。

        应龙擦着眼泪问:“你把这个小圣女弄到这边,你那徒弟知道吗?”

        “她知不知道能怎样?”曹政没听懂应龙的意思,“现在内鬼没抓到,谁知道还会通过智脑传达什么奇奇怪怪的命令。”

        “我盯着她点,总不至于让她一个人做啥事吧。”曹政抱怨起来。

        “我那徒弟也是有问题,她平时板着脸的样子把其他人都吓坏了,谁敢找她反复确认信息的正确性啊。”

        “你徒弟绝对会后悔的。”应龙看似附和着曹政说。

        “是吧,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迟早弄出大麻烦。”

        “嗯嗯,你说的没错,搞不好是要闹出人命的。”应龙强忍住笑容说道。

        “我也觉得是这样,你今天太懂我了。”曹政忍不住要拍拍应龙的肩膀,今天它总能想到自己想到的事情,简直不要太默契。

        让他奇怪的是,姚欣住进来就意味着应龙的活动空间大幅度缩小,它竟然没反对这件事?

        应龙表示自己当然不会反对了,看好戏还来不及呢,要是能配上一大桶爆米花就更加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