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202,李建在幕后给秦国出把力

202,李建在幕后给秦国出把力

        平原君坐在书房之中,认真的倾听着几名门客舍人的汇报。

        这是一份非常详尽的汇报,李建自从进入官场之后,做的大部分事情都被调查得清清楚楚,汇报给了平原君。

        然而平原君的脸上却是一点喜色都没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李建那个小子,压根就没有贪腐的事情?”

        站在面前的平原君心腹一脸无奈的说道:

        “回君上的话,李建可是大赵之中最富有的人之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去贪腐呢?”

        “臣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君上也不会去贪腐的,对吧?”

        听到这句话之后,平原君有些说不出话了。

        平原君确实不会贪腐,因为他在赵国之中拥有巨量的田地,庄园以及成千上万为他耕种、工作的人。

        每天都有大量的金钱财富源源不断的进入平原君的府库,为什么还要去贪腐呢?

        让平原君接受不了的是,李建居然也和他一样?

        平原君,堂堂的赵国王族,和赵惠文王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弟,无比尊贵的血脉。

        李建,只不过是一个大夫之子。

        凭什么啊?

        平原君一时间有些气短。

        坐在一旁的平阳君见状,多少也能理解平原君的想法,道:

        “兄长无须担忧,就算李建真的不贪腐,难道李氏家族之中那么多官员都不贪?”

        “我们已经抓住了好几个李氏中人,只要能从他们身上打开突破口,也是一样的。”

        平原君表情复杂的点头,叹息道:

        “你说这个李建,他又有权又有钱,还不贪,莫非他是传说中的真正的大忠臣?”

        平阳君轻笑一声,道:

        “管他忠臣还是奸臣,拦了兄长的路,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佞臣!”

        平原君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家的亲弟弟。

        然后,这位赵国君候笑了起来。

        “贤弟,你说的实在是太对了。”

        “这些天就劳烦你,再好好的审问一下那些已经被抓入大牢之中的李氏官员,一定要弄一份漂亮的供状出来。”

        平阳君哈哈一笑,双目之中闪烁着某种莫名的光芒。

        “愚弟办事,兄长大可放心!”

        李建正在蔺府之中喝茶。

        在这个年代,茶其实还只是一种中药,而且只在极少数的地方流行。

        作为现代人,李建理所当然的把喝茶这种事情给发扬光大了。

        有钱的好处,在喝茶这件事情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李建特地划出一座大庄园专门种茶,派一批人专门负责炒茶和制作茶叶。

        在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李建拥有四种不同的红茶、绿茶茶叶可以喝。

        李建拿起茶杯,闻了一口茶香,然后美美的一饮而尽。

        “等到明年,新的乌龙茶也会上市,到时候我给三位都送一点哈。”

        在李建面前,廉颇蔺相如以及虞信三人同样都在喝茶。

        蔺相如感慨道:

        “李卿啊,老夫有些时候也挺佩服你的,你总是能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李建大笑了起来:

        “做人嘛,还是要对这个世界有一些探索的好。”

        “我这些日子读山海经,看到上面说有些巨兽极其巨大,甚至可以背驮数百人出行起飞。”

        “我就在想,我们现在也有马车这种一次能运输几十个人的器具,将来是否也能弄出一次运输几百人之物呢?”

        “对了,还是能起飞的那种。”

        其余三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廉颇笑道:

        “你这小子,真是异想天开。别说是几百人了,就是让一个人飞上天,那都是痴心妄想吧。”

        李建不屑的看了廉颇一眼。

        “你这老爷子就是没见识,等着吧,多活二十年,你有机会见到的。”

        几人相互闲聊打趣了一番,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李建表情严肃,开口道:

        “马上就要开春了,秦国方面应该也要开始行动起来。”

        “今天就是想要和诸位通通气,免得到时候廷议上太过被动。”

        虞信闻言,不由下意识的看了蔺相如一眼。

        这种话,不是应该由作为相邦的蔺相如来开口吗?

        但蔺相如却偏偏一脸理所当然,坐在那里认真的听着李建的话。

        虞信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李建身上,心中突然明白了什么。

        “看来蔺卿,是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李卿身上了。”

        李建年纪轻轻,但却已成为事实上蔺相如这一派的掌舵者!

        一念及此,虞信心中不免生出几分羡慕。

        廉颇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只管弄好计划,到时候廷议提出来,我们都支持你不就好了?”

        李建闻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你堂堂的大将军,就是一个牵线木偶?”

        廉颇摆了摆手:

        “老夫只管打仗,别的东西老夫没兴趣。”

        “你只要在廷议之上,把这个主将的位置给老夫拿过来就行。”

        蔺相如瞪了廉颇一眼,道:

        “一天天就知道打仗打仗,让你拿个作战计划也拿不出来!”

        廉颇怒道:

        “谁说拿不出来的,作战这种东西那是要随机应变的,现在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拿出这个作战计划。”

        这就是为什么李建不愿意把参谋部交到廉颇手中的原因,理念上的差异确实是不小。

        虞信沉吟半晌,道:

        “我倒是觉得,秦国应该有很大的可能性进攻楚国。”

        李建看着虞信,有些惊讶。

        “虞卿为何这么说?”

        虞信笑了笑,道:

        “这些年来,秦国打了不少胜仗,但无论是对赵国还是魏国,其实都只能算是互有胜负。”

        “真正被秦国一直压着打,而且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赢过秦国的国家,其实是楚国。”

        “秦国去年在战争之中还是遭受了不少损失的,想要挽回损失的话,从楚国那边割几块肉下来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顿了顿,虞信又严肃的说道:

        “我说这番话,最重要的凭据倒还不是这些分析,而是来自于咸阳城之中某个渠道的情报。”

        听到这里,蔺相如廉颇李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然的表情。

        蔺相如道:

        “虞卿的分析,确实是很有道理啊。”

        李建笑道:

        “那么在接下来的廷议之中,我们就以秦国进攻楚国来作为假设方向吧。”

        在经历过出使楚国的大挫败之后,虞信这段时间在赵国政坛中极为低调。

        即便接受了蔺相如的拉拢,但他其实也是有些若即若离的意味在里面,并不像其他三人那么紧密的同盟在一起。

        或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一次虞信的意见得到了其他三人的一致赞同。

        李建回到自家府邸书房之中,沉吟良久,写了一封信,然后叫来毛遂。

        “立刻把这封信用最快速度,送去咸阳城给吕不韦。”

        冬天渐渐离去,春天的脚步加快到来。

        咸阳城之中,一辆辆马车驶入王宫,碾压着道路上的冰雪。

        又一次廷议即将召开。

        秦王端坐上首,表情威严。

        “诸卿,春天要到了,新一年的战争对象,尔等有什么建议?”

        对于秦王而言,停止战争并不是一个可选项。

        他老了。

        时日无多。

        等不起。

        秦王想要做的,就是在这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消灭其他的诸侯国。

        范睢站了起来,道:

        “在过去的一年里,大秦虽然一胜一负,但也并非毫无收获。”

        “曾经的韩国都城新郑,如今依然还掌控在我们的手中。”

        “有了新郑作为前哨,无论是进攻赵魏楚的哪一个,都能提供极大的便利。”

        关中,距离中原还是有一段距离。

        新郑就不一样了,新郑本身就是中原的一部分!

        从新郑出发进攻中原诸侯,无论是补给线还是距离,都比从关中要好太多。

        秦国在去年的战争中,其实也是很有收获的。

        秦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

        “所以诸卿觉得,这一次大秦要进攻哪一个国家呢?”

        范睢赶忙答道:

        “启禀大王,老臣觉得,从远交近攻的角度来看,魏国是非常好的进攻对象。”

        “魏国最弱,而且去年才刚刚被我们打败,若是派出精锐军队,完全可以一举灭亡魏国。”

        远交近攻,这是范睢出任秦国相邦之后提出来的国策。

        截止目前,这个国策还是非常成功的。

        秦王听完范睢的意见,并未立刻表态,而是等待着其他人的开口。

        下一个开口的人选,出乎大家意料。

        居然是秦国太子嬴柱。

        只见嬴柱道:

        “父王,儿臣觉得进攻魏国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但魏国毕竟是中原最为核心的地带,无论是赵国还是齐楚,恐怕都不会对魏国见死不救。”

        “不如将目标放在楚国身上,从楚国那边夺得更多的土地,才是上策。”

        范睢有些吃惊的看着嬴柱。

        这段时间,范睢作为相邦,和嬴柱这个太子也是相安无事。

        嬴柱为何会突然站出来,反驳范睢的建议?

        秦王的脸上也露出惊讶表情,看着嬴柱。

        “太子,你详细说说。”

        嬴柱其实是一个很低调的太子。

        这也是嬴柱的生存法则。

        但凡嬴柱敢高调一点点,都可能会因为被秦王怀疑想提前上位而干掉。

        历史上,这种事情数不胜数。

        能当四十年太子的嬴柱,绝对是非常能隐忍的。

        像这么公开对国政发表意见,甚至还和相邦唱反调,可说是好几年都难得见到一次。

        嬴柱站了起来,脑海之中却是前几天在太子府里,和客卿吕不韦的闲聊。

        “太子殿下,如今大王年事已高,臣说句大不敬的话,恐怕殿下随时都可能承继大统。”

        “到了这种时候,殿下就不应该继续隐藏锋芒,而是要适时的展露一点才能。”

        “让那些大臣们见识了殿下的才能,他们才更加愿意追随殿下。”

        “若是殿下不弃,臣对明春大秦的战争有一些看法,可供殿下参考……”

        嬴柱定了定神,将脑海之中的这些画面尽数驱散。

        “父王,儿臣之所以觉得不打魏国,还是因为若其他国家来援,大秦可能会陷入一场漫长的消耗战中。”

        “反观楚国,不但距离大秦很近,而且赵国和楚国也不接壤,支援楚国很不方便。”

        “就算赵国当真跨越数百里的距离南下,在楚国的土地上决战,大秦也是更加占据地利的一方。”

        “综合上述原因,儿臣还是认为,打楚国更好。”

        范睢对嬴柱的这些意见显然很不满意,立刻就开口反驳。

        “太子此言差矣,老臣认为……”

        范睢和嬴柱,陷入了一场争执。

        至于真正能做出决定的秦王嬴稷,则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一幅地图就摆在秦王面前的桌案上。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若进攻魏国,那么决战的区域就是黄河中下游一带。

        进攻楚国的话,决战的区域大致是淮河上游和中游一带。

        除非秦军想要把楚国灭亡,不然是不会打到黄河中游的楚国国都陈郢。

        楚国还是秦国的大沙包,这些年暴打楚国的经历能让秦国有很大的心理优势。

        打魏国,属于是风险高,收益也高。

        打楚国,属于风险低,收益中等。

        秦王沉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

        “好了,尔等都不要再吵了。”

        无论是嬴柱还是范睢,都立刻安静了下来,等待着秦王接下来的决断。

        秦王淡淡开口道:

        “寡人已经决定,开春之后,发兵二十万进攻楚国!”

        “这一次,要把楚国淮河流域给拿下来,切断陈郢和楚国南方的联系。”

        “再派出使者南下去劝降楚国诸郡,他楚王不是喜欢躲在中原吗?”

        “寡人这一次,就让他除了中原那巴掌大的地方之外,再无其他领地!”

        秦王话音落下,众臣顿时同时应是。

        “谨遵大王旨意!”

        秦国太子嬴柱闻言,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沉声道:

        “父王英明!”

        起身之后,嬴柱不忘看了范睢一眼。

        此刻范睢的脸色,有些阴沉。

        这位秦国相邦的脑海之中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惊讶和疑惑。

        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风搞雨,唆使太子?

        嬴柱兴冲冲的回到了府中,找来了吕不韦。

        “吕大夫之言,果然是真知灼见!”

        “今日父王不但采纳了本侯进攻楚国的意见,而且还把本侯大大夸奖了一番。”

        嬴柱看着吕不韦,心中信任度蹭蹭的长。

        这吕不韦别看是商人出身,但人家是真有才啊。

        难怪子楚孩儿如此信任于他。

        或许,将来大秦的军国大事,也能多问问吕不韦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