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200,李卿,真乃寡人之管仲也

200,李卿,真乃寡人之管仲也

        坦白的说,李建其实对于刚刚取得的成果,也不太满意。

        既然平原君也不满意,那大家就继续来一波辩论,彻底分个胜负出来。

        李建立刻开口反驳道:

        “秦王登基这些年,几乎年年都发动战争。”

        “即便是之前在阏与之战中被全歼了十万秦军,秦王也没有因此而停下征战的脚步。”

        “如今的秦国又比阏与之战时强盛了不少,区区数万兵马的损失,又怎么可能会被秦王放在心上?”

        平原君冷哼一声,道:

        “说来说去,李卿你的这些也只不过就是凭空猜测罢了。”

        “本侯就问你,如果秦军真的不来,那我们为了战争所提前做的准备,是不是全部都白白浪费掉了?”

        “你身为内史,却提出这种虚耗国力的建议,你对得起你的这个职位吗?”

        李建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的职位?在我看来,无论是什么职位,既然身为大赵之臣,那想的应该就是让大赵变得更加的强大。”

        “而且,谁说秦军不来,我们的准备就白费了?”

        “平原君不会忘了,其实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预案吧。”

        平原君听到这里,一股极为不妙的感觉突然从心中升起。

        他盯着李建,冷冷的说道:

        “李卿这是什么意思?”

        李建笑了笑,道:

        “前阵子李牧和赵括两位将军,不是刚刚去侦查了魏国回来么?”

        “大王应该也看过这两位将军的奏章了。”

        “若是秦军当真不来,那我们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也可以主动出击去进攻魏国。”

        “如此,我们为战争所做的准备,就不会有任何的白费了。”

        李建的话说出来,赵王脸上顿时有些愕然。

        愕然的不仅仅是赵王,还有其他一些在场的赵国重臣。

        刚刚还在说和秦国的战争,怎么一转眼,话题突然就扯到打魏国上去了?

        但很快众人也就回过神来。

        这两个月,李建确实一直在各次廷议之中力主进攻魏国。

        那么今天李建再度提出这件事情,其实也是相当合理的。

        平原君脸色阴沉,冷冷的说道:

        “我和赵括将军是沟通过的,从他的意见来看,他是不赞成攻打魏国。”

        李建笑道:

        “很巧,我也和李牧将军沟通过。从他的意见来看,魏国是最合适用来进攻的下一个目标。”

        两人针锋相对,大殿的空气中隐约有火星四溅。

        赵王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李建。

        “李卿啊,咱们这才刚刚打完仗没多久呢?”

        赵王自认为也是很有扩张欲望的。

        但和李建相比,赵王突然发现好像这扩张欲望居然还不够强?

        李建看向赵王,正色道:

        “大王此言,臣稍微有些异议。”

        “战争这种东西,它从来都不是准备好了才去打的,那过于理想化了。”

        “就以眼下来说吧,休养生息或许确实是最适合大赵发展的办法。”

        “但秦国不是傻子,秦王更是天下有名的贤君。”

        “秦王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大赵休养生息,看着我们大赵的国力经过发展,一步步的超越秦国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秦国一定会想方设法搞破坏,让我们休养生息和国力发展的进程不能顺利进行。”

        赵王闻言,表情不由动容。

        确实,之前平原君所提出来的休养生息,还是过于理想化了。

        敌人又不是傻瓜,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发展壮大,等着你把一切都准备好。

        那和坐以待毙有什么区别?

        秦国一定会有所动作。

        而赵国想要按照目标发展壮大起来,不应该闭门起来当乌龟,而是要主动出击。

        要粉碎秦国这些捣乱的动作,甚至找机会在这些过程中削弱秦国的国力,才是赵国应该做的。

        赵王长出一口气,正色道:

        “李卿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

        “寡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补充。”

        平原君闻言,脸色顿时越发的难看。

        原本平原君和李建是五五开,但平原君不愿意,所以主动出击。

        没想到这主动出击之下,赵王居然越发倾向李建的想法。

        原本的五五开,眼下已经变成了李建大优。

        这怎么行?

        平原君深吸一口气,再度开口:

        “大王,魏国可是我们的盟友,针对盟友开战,实在是过于不智!”

        “若是被其他诸侯得知,岂不是要责怪我们赵国背信弃义,将来在国际上还能有人信任我们吗?”

        李建立刻反驳:

        “都已经这么多年了,难道平原君是没读过史书,还是把记忆都忘却了,竟然还相信盟友?”

        “盟友这种东西,那都是一次性的。能在一场战争之中支持我们的盟友,下一场战争就可能会变成我们的敌人。”

        “要不然朝秦暮楚这个词语怎么来的?哦,现在应该是可以改成朝秦暮赵了。”

        “魏国确实在过去和我们是盟友,也帮过我们不少。”

        “但别忘了,邯郸历史上唯一一次被攻破,被焚烧,被屠杀,也是魏国大将庞涓带着魏武卒制造出来的!”

        “平原君啊,我知道你和魏王以及信陵君是亲家,但在这件事情上,还请你考虑一下国家的利益,把个人的私利暂且放一放才好!”

        最后这句话说出来,平原君顿时脸色大变,厉声喝道:

        “李建,你休得胡言乱语!”

        “本侯一直以来都对大王忠心耿耿,从来都是把赵国的利益放在最优先!”

        平原君万万接受不了李建最后这句话的指控。

        道理也很简单,没有任何一个君王希望看到把一己之私看得比国家利益还重的臣子。

        赵王当然也不例外。

        若是被赵王认定平原君是这种臣子的话,那将来平原君在赵国政坛上的路也就到此为止了。

        果然赵王在听到李建这番话之后,表情也是有些古怪。

        赵王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平原君,心中暗想。

        “李卿的话似乎有些道理,莫非这平原君当真是因为他夫人是魏国公主的缘故,才一直反对向魏国开战。”

        这么一想,赵王心中对于平原君的评价,顿时就低了不少。

        本来以为你是赵氏中人,没想到你胳膊肘居然朝着魏氏那边拐了去!

        赵王并没有立刻发作,而是淡淡的说道:

        “李卿,对魏国开战可不是一件小事。”

        “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

        魏国和韩国、燕国还是不同的。

        第一个不同就是魏国比较强一点,但这点对赵国而言倒是无关紧要。

        魏国再强也不可能有赵国强。

        第二个原因,才是真正的重点。

        魏国,地处中原的中间点。

        这个国家东边是齐国,南边是楚国,西边是秦国,北边是赵国。

        眼下仅存的华夏五大诸侯国中,魏国是唯一一个和其他所有诸侯国都接壤的国度。

        换言之,若是赵国想要对魏国动手,那么秦、齐、楚三国都可以非常方便的介入战争。

        尤其是楚国,楚国的都城陈城距离魏国国都大梁城,就比邯郸和大梁城之间的距离远了不到一百里而已。

        这种地理上的因素,就让灭亡魏国成了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赵王对此早有考量,所以在看完了李牧的整个情报侦查之后,也没有马上动心,发起针对魏国的战争廷议。

        李建胸有成竹,对着魏王说道:

        “针对魏国,臣这段时间和李牧将军多次碰头,已经构思出了一些方案,还请大王参考一二。”

        “首先,想要灭亡魏国,最重要的因素还是秦国。”

        “我们要关注的是秦国是否会对我们赵国开战,秦王若当真卷土重来入侵我国,那肯定是要先打退秦国,再说其他。”

        赵王闻言,连连点头。

        打秦国最优先,这是无可争议的。

        李建继续道:

        “若是秦国开战的对象并不是我们,而是魏国或者楚国,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秦国进攻魏国,我们可以考虑如同之前韩国那般,和秦国一起瓜分魏国。”

        “秦国拿下大梁,我们也可以趁势拿下陶邑,完全不亏。”

        平原君冷笑一声,道:

        “秦国人又不是傻瓜,秦王想的肯定是大梁和陶邑全都要!”

        李建双手一摊,笑道:

        “秦王想全都要,他有那个本事吗?”

        “若秦王当真如此贪婪的话,我们就联合齐国一起支援魏国便是。”

        “齐王再怎么不喜欢战争,他也不会想要看到秦国灭亡魏国,和齐国正式接壤吧?”

        自从商鞅变法以来,秦国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凶名卓著。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和秦国这种战争狂人接壤,除非是另外一个战争狂人。

        齐王显然和战争狂人毫不沾边。

        平原君不说话了,所以李建又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秦王进攻楚国,那就更好了。”

        “一方面,我们可以趁机和楚国结盟,给楚国这种许诺,让楚国老老实实的帮我们拖延秦国的军事力量。”

        “另一方面,秦楚之间陷入战争,齐国又是我们的盟友,那不就是最好的灭亡魏国时机吗?”

        “魏国真正的核心无非就是大梁城和陶邑两地,只要我们好生筹划一番,是完全来得及在秦楚两国分出胜负之前就灭掉魏国的,就好像去年的韩国一样。”

        “不知大王觉得如何?”

        李建这番话说到这里,殿中赵国君臣大部分人脸上表情不变,心中明显被说服。

        李建的这个计划,确实听起来极有可行之处。

        而且,它也不是一个固定死板的计划,而是会根据敌人的动向进行调整。

        这样,就留有很大的战略余地。

        就算事情并不像计划中的那么去发展,那赵国也尽可以从容的调整,应对新的情况。

        赵王一念及此,看向李建的目光不由越发欣赏。

        什么叫能臣?

        这就是真正的能臣。

        有办法,有手腕,有说服力。

        还能留有余地。

        赵王忍不住发出感慨。

        “李卿,寡人得你,如齐桓公得管仲也!”

        赵王的这句感慨说出来,在场所有的赵国大臣,表情都变了。

        自从周平王东迁,周天子权威衰落后,诸侯开始争霸。

        齐桓公,那就是第一位自诸侯中脱颖而出的霸主!

        齐桓公的称霸,名相管仲居功至伟,是真正的头功。

        后代多少大臣,都把管仲当成了偶像,想要达到管仲当年的成就。

        如今赵王竟当面称赞李建,说李建是赵国的管仲。

        这完全说明了赵王对李建的肯定和信任。

        平原君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煞白,身躯都开始颤抖起来。

        今日在国政方针上没有争过李建,原本就让平原君非常的难受。

        赵王说的这番话,简直就是在平原君的心口上又扎了一刀!

        不仅仅是平原君,就连李建这边的蔺相如和廉颇,乃至赵王的心腹虞信,表情都变了。

        蔺相如看着李建,心情一时间也是非常复杂。

        蔺相如为赵国也是兢兢业业几十年,服侍了两代赵王,还有完璧归赵和渑池之会这样的大功。

        就这样,蔺相如也从来没得到过“寡人之管仲”的评价。

        但今天,李建却得到了。

        只能说,人比人,那是真不能比啊!

        但很快,蔺相如的老脸上就露出笑容。

        李建,那可是老夫的孙女婿!

        李建的孩子,将来也同样要将蔺氏视为最亲近的家族和亲人。

        有这一点,蔺相如巴不得李建越强越好。

        蔺氏的将来,说不得就要担负在李建身上了。

        至于其他的大臣,各种震惊和羡慕嫉妒恨,也就不必赘述。

        李建的出彩表现,他们都已经见多了。

        赵王对李建的称赞,他们同样也见多了。

        但这样的称赞,力度之强还是让他们有些无法淡定。

        李建也愣了一下,随后朝着赵王谢恩。

        赵王笑呵呵的挥了挥手,道:

        “好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按照李卿所言吧。”

        “从今日开始,备战还是要做,但休养生息也是得做。”

        “如果秦国当真发动,我们也要第一时间做好战争的准备。”

        “至于究竟是要灭魏国,又或者是其他,那就视秦国的动向而定吧。”

        “今日之廷议就到这里吧,散会!”

        坐在回宫的马车上,平原君有些失魂落魄。

        良久,他突然开口,对面前的心腹道:

        “府中,有比较擅长刺杀,武艺出众之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