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91,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191,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蔺相如傻眼了。

        作为堂堂的赵国相邦,他突然觉得,这赵国之中……

        不,这天下怎么会有那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蔺相如急切,一张老脸直接怼到李建的面前。

        “说!今天不说清楚,你休想离开老夫的视线!”

        李建对此显然是早有预料,笑呵呵的摊开双手。

        “不着急,咱们回家边喝酒边说嘛。”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看着蔺相如这抓耳挠腮的模样,李建还真的找到了几分逗孩子的快乐。

        三人很快回到了李氏府邸之中。

        宴席摆好,山珍海味,但蔺相如心思全无,急切发声。

        “现在可以说了?”

        李建和廉颇对视一眼,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

        在去见完了平原君的当天晚上,李建就立刻派人去临淄找了后胜。

        后胜这个人有很多缺点,但也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

        这家伙收钱,是真的会办事!

        高唐,是后胜长久经营的根基之地。

        这座城池之中储存了大量粮食,是为了有朝一日和赵国、魏国作战之用。

        但这几年齐赵魏三国没有发生战事,因此高唐城之中的存粮也就达到了两百多万石的惊人水平。

        蔺相如明白过来。

        “你拿钱和齐国人买粮食?”

        李建笑呵呵的说道:

        “确切的说,我是用三十钱一石的价格,一口气向后胜买了两百万石的粮食!”

        蔺相如倒吸一口凉气:

        “后胜怎么敢?那可是粮食!”

        李建认真的点头:

        “是啊,后胜怎么敢呢?”

        “那当然是因为,我送了他一大笔钱呀。”

        蔺相如忍不住道:

        “多大?”

        李建道:

        “十万金!”

        蔺相如道:

        “黄金?”

        李建点头。

        蔺相如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口。

        “十万金,你就这么送出去了?”

        李建笑呵呵的说道:

        “不如此,怎么能让后胜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粮食这种重要的战略物资一次性给我两百万石?”

        蔺相如哑口无言。

        良久,蔺相如恶狠狠的盯着李建。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老夫!”

        李建习惯性的双手一摊:

        “若是蔺相您知道的话,恐怕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阻止我吧?”

        蔺相如再度无言。

        确实,蔺相如要提前知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阻止这桩疯狂的交易。

        风险太大!

        蔺相如咬着牙,盯着李建:

        “你知不知道事情若是败露会是什么后果?”

        李建沉吟半晌:

        “后果就是,全世界都知道我李建真的好有钱?”

        蔺相如忍无可忍,拍了桌子:

        “别给老夫在那里嬉皮笑脸的,李建!”

        李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但现在一切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蔺相如牙根痒痒的,说道:

        “下次若是再被老夫知道这种事情,你小子就死定了!”

        但就连蔺相如本人,在话说出口之后都知道,其实拿李建没什么办法。

        勉强平静了一下心情,蔺相如又开始询问细节。

        “十万金,你怎么可能用那么快的速度送到临淄?”

        李建笑道:

        “那当然了,事实上这十万金是谈成之后送到高唐的,在高唐那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蔺相如皱眉道:

        “两百万石粮食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运送的车辆很多,而且还要通过国境。”

        “运送的车辆,你身为内史确实可以解决,但想要通过国境,不可能不被边境驻守的军队发现……”

        蔺相如的话戛然而止。

        几秒钟后,蔺相如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廉颇。

        “原来还有你这个老东西!”

        廉颇看着脸色铁青的蔺相如,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笑声极为响亮,带着一种捉弄老搭档成功的畅快。

        过了好一会,终于笑完了的廉颇露着大牙,嘿嘿说道:

        “对呀,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这件事情,没有老夫这个势力深植军中的大将军出手,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蔺相如气得胸膛起伏,半晌说不出话。

        事情到这里,整个脉络很清晰了。

        李建第一时间派人去临淄,和后胜谈好条件。

        于此同时,李建从邯郸之外的其他赵国城池抽调大量运粮马车,赶往齐国高唐。

        由于平原君的注意力都在邯郸城里,他并没有注意到李建在外面的异动。

        或者说,平原君也不需要去关心这些,因为邯郸城的粮价才是重中之重。

        在廉颇的一路庇护下,车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齐国,从高唐城之中运回了巨量的粮食。

        李建笑道:

        “接下来,我只需要确保车队在晚上悄悄进入平准仓之中,并在天亮之前离开。”

        “整个过程不能被平原君的探子发现,就足够了。”

        “当然,就算被提前发现,也无所谓。”

        “最多就是粮食的价格没有被打得太低,但四十文是怎么样也压得下去的。”

        蔺相如听到这里,整个人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看着面前的美酒佳肴,这位赵国相邦却怎么也入不了口。

        “饮胜!”李建和廉颇两人愉快的喝起酒来。

        良久之后,蔺相如声音嘶哑的开口。

        “你们两个有没有想过,如果大王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想?”

        廉颇闻言一愣,有些疑惑:

        “大王能怎么想?我们针对的是平原君,又不是针对大王。”

        蔺相如勃然大怒,喝道:

        “你这个蠢老鬼,老夫的意思是……”

        李建突然打断了蔺相如的话。

        “蔺相请放心吧,大王是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

        蔺相如瞪着李建:

        “大王凭什么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就凭你给老夫打的包票?”

        李建笑呵呵的说道:

        “不,是因为如果大王知道了我们的反击,那也就会知道平原君事先的布置。”

        “蔺相觉得,是恶意推高国内粮价,以邯郸城数十万平民百姓性命作为筹码打击政敌更可恶。”

        “还是像我们一样买通外国臣子,偷偷运回两百万石粮食反击的行为更可恶呢?”

        蔺相如的口才是天下皆知的,但今天他突然发现,这口才在李建的面前是真的派不上用场。

        真正有能力,也有动机揭穿这件事情的人,确实只有平原君一个。

        平原君的势力遍布赵国,现在不知情,将来事后分析总结,肯定也能得知真相。

        但正如李建所言,平原君敢踢爆此事吗?

        不敢!

        因为踢爆这件事情之后,平原君的罪行反而是更重的。

        李建运回粮食,怎么说也是为了稳定粮价,为了完成赵王的命令。

        平原君呢?推高邯郸城粮价,这就是拿邯郸城之中几十万平民百姓的性命在搞事。

        平原君的行为,比起李建而言,性质上要恶劣得太多。

        平原君怎么敢说?

        至于其他人,就算他们敢踢爆这件事情,李建害怕吗?

        有蔺相如这个相邦坐镇,有廉颇这个大将军的鼎力支持。

        对了,宫里还有繆贤这个宦者令。

        除了平原君之外的任何人想要用这件事情来搞李建,李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事情压下去。

        没办法,势力强大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蔺相如想通了里面的所有关节,再看向李建,心中的情绪顿时变得极为复杂。

        原本蔺相如还觉得,李建毕竟年轻,还需要传帮带一下,再锻炼个十几二十年。

        但现在蔺相如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李建已经完全成熟了。

        甚至,都可以马上接替蔺相如这个赵国相邦的位置了!

        蔺相如表情复杂,良久之后长叹一声。

        “后生可畏啊!”

        廉颇看着一脸唏嘘的蔺相如,撇了撇嘴。

        这老东西,一天不是骂人就是感慨,活得真憋屈。

        廉颇笑呵呵的举起酒杯。

        “李卿,来来,咱们继续喝酒!”

        平原君瘫坐在书房之中,良久没有说话。

        在平原君的面前,几名心腹也是脸色沮丧无比。

        首席门客,大管家李同颤抖着,汇报道:

        “今日开市,李建方面突然抛出巨量粮食砸盘,数量至少八十万石,是我们原先预估的十倍以上。”

        “中午时分,我们已经奋力稳定住价格,眼看就要再度回归四十文钱。”

        “但不知为何,午时结束之后,东西两市之中众多粮店都开始抛售粮食,跟随官方粮店一起砸盘。”

        “等到日落休市,粮价已经跌到了三十二钱一石!”

        “若是再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恐怕只要三四天的时间,粮价就会重归十五钱了。”

        听着李同的话,在场所有平原君一脉的人,心都在不停的往下坠。

        辛辛苦苦操盘半个月,好不容易才拉到四十钱以上的高点。

        结果没想到啊,今天居然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溃败。

        这下子,真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平原君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

        良久,他缓缓开口:

        “明日,把这些天我们收来的,二十钱一石以上的所有粮食全抛了吧。”

        平原君的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惊了。

        要知道平原君府原本就是拉升价格的主力,现在却选择了和其他人一起砸盘。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认输了!

        李同身体剧震,死死咬着牙,不敢置信的看着平原君。

        “君上,真的就这么放弃了?”

        平原君长叹一声。

        “不是本侯想要放弃,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今日下午,其他那些店铺配合李建砸盘,说明已经没有人再站在本侯这一边了!”

        是的,如今的平原君,已经是孤家寡人。

        为什么会在午时之后,众多粮店开始砸盘行动?

        答案是,这些粮店幕后的赵国重臣们,在那之前刚刚结束了廷议,回到家中!

        换言之,在廷议过后,所有赵国重臣都一致选择抛弃了平原君这个失败者。

        他们,站到了胜利者李建的那一边!

        以寡敌众,平原君还怎么玩?

        更何况平原君很清楚,李建一定还有后手。

        李建,从来在不是一个指望别人来搞定一切的人。

        就算其他赵国重臣们依然选择在粮价上袖手旁观,李建也一定会有继续重击平原君的手段。

        今天能抛售八十万石,那明天、后天就一定还有更多的八十万石等着平原君。

        这场争斗到了这里,平原君自觉已经是毫无希望。

        那,就痛快的认输吧。

        平原君突然笑了起来。

        “说起来,其实本侯把粮价拉得这么高,还赚了一大笔钱呢。”

        面对平原君这无奈的笑声,诸多平原君的家臣心腹无言以对。

        没错,考虑到最开始粮食价格只有十五钱,拉了这么高的价格必然会让平原君大赚一笔。

        但平原君缺的是钱吗?

        没有人选择揭穿平原君。

        他们知道,这已经是平原君最后的遮羞布了。

        作为家臣,他们选择给自家主君留最后一丝尊严。

        虞信坐在家中,表情很是愉快。

        “夫人啊,今日为夫可是听了你的话,让西市之中的两家粮店配合李建的行动去了。”

        “对了,整个东西两市,为夫可是第一个配合李建往下猛砸粮价的人,想来他应该多少也会承一些情的。”

        虞夫人温柔的看着虞信,露出笑容。

        “夫君果然不愧睿智之名,若是能交好这位李卿,将来对夫君的仕途应该也是极有好处的。”

        虞信笑呵呵的握住自家夫人的柔荑,说道:

        “说来也奇怪,李建从登上政坛以来这两年多的时间,还真没有人和他作对之后赢过。”

        “夫人你知道么,现在都有一些传言,说李建这家伙擅长给人下蛊,总是能出其不意的改变局面!”

        虞夫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下蛊之说,未免有些过于无稽之谈了。”

        “不过妾身倒是觉得,这位李卿啊,可能是身具天命之人。”

        虞信闻言,顿时愣住。

        “身具天命?”

        这句话似乎对虞信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虞夫人认真的说道:

        “是啊,要不然的话,李卿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做下这么多大事业,还能晋升为大赵重臣呢?”

        “妾身觉得,夫君将来应该多多向他靠拢,这样才能够获得一些气运,对夫君的将来也有好处。”

        虞信听完,脸庞露出了挣扎的表情。

        若是真的承认李建有天命在身,这岂不是意味着……

        虞信,不如李建?

        对于心高气傲的虞信来说,他是真的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难道,真的比李建弱?

        王宫之中,赵王斜倚榻上,听着郭开的回禀。

        “所以说,平原君这一次是被李建联合其他的大臣们,一起踩了一脚?”

        郭开恭敬的说道:

        “臣虽然并没有打听到所有内情,但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赵王哼了一声,道:

        “这个平原君,亏他还是父王的弟弟呢,怎么连一点父王的本事都没学到?”

        “居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玩得团团转,简直是个废物!”

        面对赵王的吐槽,郭开非常机智的保持沉默。

        那可是平原君!

        郭开可不敢开口吐槽这位。

        赵王目光突然落在了郭开身上,变得极有深意。

        过了老半晌,赵王都不说话,这让郭开心中不免发慌。

        自家大王不会是突然看上了郭开的姿色,想要让郭开主动献身吧?

        别学魏王啊大王!

        就在郭开瑟瑟发抖的时候,赵王悠悠开口了。

        “平原君这个老东西,看来是搞不好情报系统了。”

        “郭开啊,从明天开始,你去平原君那边选几个人,重新给寡人打造一个新的情报系统吧。”

        “要钱要人,寡人都满足你,但你必须要在两年内把架子搭起来。”

        “两年之后,寡人要赵国之中所有的大事小情,全部都在第一时间传到寡人面前,你能做到吗?”

        郭开瞪大了眼睛。

        这下子,他是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饼给砸晕了。

        单独执掌一个情报系统。

        还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两年之内,这个情报系统还会遍布赵国各地,为赵王探听大事小情?

        这样的情报系统成长起来,执掌这个情报系统的郭开,必将成为赵国真正的擎天巨擘啊!

        郭开深吸一口气,噗通一声单膝跪地,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请大王放心,微臣一定不辱使命,给大王将这件事情办好!”

        看着一脸激动,当场去死应该都愿意的郭开,赵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种三言两语就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感觉,好爽!

        赵王呵呵的笑着,对着郭开道:

        “这个情报系统建立起来后,重点要盯两个人,是无论何时都要盯住的那种,你要给寡人记住。”

        郭开忙道:

        “臣一定铭记在心,不知大王想要臣盯住哪两个人?”

        赵王胸有成竹,开口道:

        “第一个人嘛,当然就是平原君了。”

        郭开赶忙应是。

        平原君,虽然是赵国重臣,但也是赵王必须提防的对象。

        毕竟说起来,平原君当年也是有资格继承赵国王位的!

        那么,另外一个人是谁呢?郭开心中有些好奇。

        等了一会,不见赵王说话,郭开忍不住开口。

        “大王所说的另外一个人,莫非是相邦蔺相如?”

        赵王哈哈的笑了起来。

        “蔺相如垂垂老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寡人费什么劲让人盯着他?”

        “你真正要盯住的第二个人,就是——李建!”

        听着这个名字,郭开一时间有些出神。

        李建,在大王的心中,居然已经到了和平原君相提并论的地步吗?

        但马上,郭开就用斩钉截铁的声音做出回复。

        “请大王放心,臣一定盯死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