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70,赵括,主将?真不行!

170,赵括,主将?真不行!

        李建脑海之中其实就一个想法。

        赵括对白起?绝对不行!

        诚然,这个世界的世界线已经完全和李建脑海之中的那个世界线脱节,演变成了新的模样。

        但即便如此,赵括对白起,也是绝对不行的。

        无他,实在是记忆之中的那段历史,对李建来说太过记忆深刻了。

        四十万赵军将士,被白起活活坑杀!

        赵国将领那么多,换谁去指挥不好,一定要换赵括?

        李建恳切的看着赵王,陈词道:

        “大王,廉颇大将军在军队之中是极有威望的,上到将军下到士兵都对他心服口服。”

        “眼前面对白起这般强敌,将士们都希望有廉颇大将军来稳定军心,来指挥他们击破秦军。”

        “这个时候反而将廉颇大将军给罢免,岂不是让军心混乱了吗?”

        听着李建的话,赵王摸着胡须,没有表态。

        平原君哼了一声,缓缓说道:

        “李卿,军心不军心的是一方面,但若是真的有人想要拥兵自重,那就不是一场战争的问题了。”

        “那是关系到我们大赵生死存亡的问题!”

        平原君的意图也是非常明显的。

        既然有机会让赵括取代廉颇,他肯定不会放弃。

        赵王闻言,表情顿时微变。

        田单咳嗽一声,道:

        “大王,老臣觉得大将军确实是能稳定军心,但若是换了其他人,难道就不行了吗?”

        田单的言外之意也很明显,那就是廉颇能稳定军心,我田单同样也可以稳定军心!

        对于田单而言,他自认为是当世名将。

        能和白起碰一碰的机会,田单心中同样也是期待无比。

        试想,若是能战胜赫赫有名的武安君白起。

        那,田单就是无可争议的当世第一名将,不做第二人之想。

        这种机会,谁愿意错过?

        听着平原君和田单的轮番轰炸,赵王彻底迟疑了。

        过了好一会,赵王终于做出决定。

        “蔺卿,李卿,寡人对于大将军绝对是信任的。”

        “但是呢,这流言传播开来也有一段时日,若是不查的话,同样也会对军心造成很大的影响啊。”

        “这样吧,就先让大将军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等事情查清楚了,寡人自然会还大将军一个清白!”

        听着赵王的话,李建顿时无言。

        廉颇本来就是清白的,你给整这莫须有的东西出来,就是为了解除他的兵权。

        若是李建所料不差的话,等到这一场战争打完了,所谓的调查应该也就结束了。

        到时候再随便安排两个替死鬼一杀,那就算是传播流言的罪魁祸首伏诛了。

        清白是还给廉颇了,但兵权嘛……

        赵王的决定,顿时让平原君和田单振奋不已。

        平原君忙道:

        “那这新任的主将,大王觉得谁来担任比较好呢?”

        赵王显然早就胸有成竹,笑呵呵的说道:

        “蔺卿啊,你和大将军搭档多年,对于将领这块应该是很了解的。”

        “这样吧,你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如何?”

        赵王的话,顿时让众人愣住。

        才刚刚解除了蔺相如盟友廉颇的兵权,现在又让蔺相如推荐新的主将?

        这啥意思,莫非还是想要让蔺相如一派的将领继续掌权?

        蔺相如刚刚听到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看了李建一眼。

        李建目光和蔺相如接触之后,立刻转到了田单的身上,然后再看向蔺相如。

        平原君看着这一幕,心中突然大呼不妙。

        下一刻,蔺相如正色道:

        “老臣和大将军乃是多年好友,对大将军的能力知之甚详。”

        “在老臣看来,若是当真要有一个人来取代大将军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都平君。”

        平原君的脸庞上,明显闪过了失望的表情。

        赵王露出了然的表情,道:

        “那就以都平君为将吧,诸位觉得如何?”

        自然是一片附和声。

        田单、蔺相如两位大佬联手,赵王的态度也极其的明显,这个决定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田单喜滋滋的站了起来,朝着赵王行礼:

        “老臣多谢大王恩典,一定不会辜负大王的信任,为大王拿回一场胜利!”

        李建听着田单的话,看着田单一脸自信的表情,心中再次感觉不妙。

        等等,都觉得赵括是个愣头青,甚至赵王应该也是这样想的。

        但看这田单的意思,不会也想要和白起来一波正面对刚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赵王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

        “都平君,你尽快出发,免得军队那边不稳,明白了吗?”

        交代完事情之后,赵王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田单这下子,成了被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几名赵国重臣围着田单,不停祝贺。

        “恭喜都平君。”

        “这一次都平君若是拿下胜利,那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名将了。”

        “这是什么话,都平君现在就是天下第一名将。”

        李建看着这一幕,也是不由摇头。

        谁说大人物就不拍马屁的?

        碰到更大的大人物,该拍还是得拍!

        迟疑片刻,李建还是拦在了田单的面前。

        “都平君,能单独聊聊吗?”

        田单看着李建,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

        “当然。”

        两人坐在田单的马车之中,马车缓缓驶向宫城之外。

        田单道:

        “李卿想要说什么呢?”

        李建看着田单:

        “今日的事情,都平君事先就知情吗?”

        廉颇作为李建的忠实盟友之一,被剥夺兵权显然对李建也是一个负面的消息。

        李建想要从田单这里打听到一些东西。

        田单笑了笑,道:

        “老夫确实知道有人要对大将军发难,但并不知道详情。”

        李建目光微微闪动:

        “所以说,这其实是某些人策划已久的阴谋了?”

        田单微笑不语。

        两人之间的关系,显然没有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但田单的这个回答,确实已经让李建猜测到了某些东西。

        李建定了定神,道:

        “都平君,其实关于这场战争和白起,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田单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不以为然。

        但很快,田单又笑道:

        “李卿之前和赵括的那一次兵棋推演,确实是让老夫印象深刻。”

        “若是李卿有什么建议,但说无妨。”

        李建看着田单,非常诚恳的说道:

        “若是都平君能够这这一战中稳稳守住防线,不让白起造成任何突破,那我们大赵将来必然就能灭亡秦国了。”

        田单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

        “怎么,李卿是觉得我打不过白起?”

        李建摇头道:

        “都平君和武安君都是世之名将,在下又怎么可能觉得都平君就比武安君差了呢?”

        “在下的意思是,只要能稳住这一次,让白起无功而返,那秦王以后就不会再任用白起了。”

        “没了白起,我们大赵灭亡秦国之事,便是板上钉钉啊。”

        李建的话,句句都是发自他的内心。

        秦王对白起的信任度其实是很低的。

        没办法,功高震主!

        白起的功劳,已经高到了连秦昭王嬴稷这种能在秦国历史上稳居前三的明君都无法容纳的地步。

        秦王捏着鼻子启用白起,就是为了拿下这一场胜利。

        白起拿不到胜利,秦王必然会再度将白起打入冷宫。

        考虑到白起的年纪和秦王的性格,白起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

        从这个角度分析的话就能得出结论,只要赵军能守一个平局,就可让秦国永久失去白起!

        何乐而不为呢?

        原先,李建这个分析是告诉了廉颇的。

        但现在廉颇被免职的事实摆在眼前,为了赵国的利益,李建选择将这个分析再告诉田单。

        只不过,看起来效果似乎并不好。

        田单听完了李建的话之后,并没有露出什么恍然大悟之类的表情。

        他只是很平静的听完,然后开口道:

        “这就是李卿给老夫的建议?”

        李建点头道:

        “这是对都平君和大赵而言最好的建议。”

        田单呵呵一笑,道:

        “老夫明白了。”

        李建站在路旁,看着离去的田单马车,表情有些无奈。

        又一辆马车停在了李建的身边,车窗里露出了蔺相如的脸庞。

        “你和他谈得怎么样了?”

        李建摇了摇头:

        “他看起来不是太相信我的话。”

        蔺相如道:

        “那怎么办?”

        李建耸了耸肩膀:

        “如果都平君一定不愿意相信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希望他真有哪个本事去击败白起了。”

        在李建的内心之中,田单获胜的希望其实是很渺茫的。

        原因也很简单,田单其实并没有击败过什么同时代的名将。

        即墨反击战,田单打的是接替乐毅的骑劫,并非赫赫有名的乐毅。

        后来田单作为齐国相邦,廉颇多次在齐国境内攻城略地,田单也没什么好办法。

        这一次的灭燕之战,虽然田单一举功成,但燕国内无名将也是公认的。

        李建觉得田单属于一流名将,但和廉颇李牧白起王翦这种“战国四大名将”级别还是有差距的。

        李建带着复杂的心情,前往大行官署。

        会是开完了,但工作也得继续工作呀。

        才刚刚抵达大行官署门口,一名女子的声音就传入李建的耳中。

        “凭什么不行?儿子祭祀父祖,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们凭什么不同意?”

        “不归大行官署职权管辖?简直是胡说八道,两国之间外交的事情,怎么就不归大行官署管辖了?”

        “谁说燕国已经灭亡的,我儿子就是当代燕王!”

        听到这里,李建直接无言。

        不用打开车窗,李建的脑海之中都浮现出那位长公主赵茹的面容。

        以及,那一对让人印象深刻的大长腿。

        李建吩咐车夫:

        “回家。”

        但马上,李建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命令下的还是太晚了一些。

        马车才刚刚行驶没几步,就突然停了下来。

        赵茹的声音随后传来。

        “哟,这不是堂堂赵国重臣大行李建李卿么。”

        “怎么,都到了自己的地盘,居然连下车也没胆子了么?”

        李建闻言,心中也是颇为无奈。

        打开车门,李建走下马车。

        “长公主,今日前来,又是所为何事啊?”

        赵茹一双凤目盯着李建,闪动着凌厉的光芒:

        “我儿要回蓟都祭祀燕国历代先祖,你们大行官署为何不同意?”

        李建楞了一下,随后道:

        “这也不归我们大行官署管啊。”

        赵茹大怒,喝道:

        “国际外交,如何不归大行管?”

        李建摊开双手,非常诚恳的说道:

        “公主殿下,已经没有燕国这个国家了,又哪里来的国际呢?”

        赵茹喝道:

        “我儿就是燕王,我说有国际就是国际!”

        李建沉吟半晌,诚恳的说道:

        “其实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公主殿下愿意还是不愿意。”

        赵茹哼了一声,道:

        “说吧,你要出什么馊主意?”

        看着赵茹的俏脸,李建也是有些无语。

        人长得漂亮,这烈焰红唇里吐出来的话怎么就这么不漂亮呢?

        李建正色道:

        “据臣所知,大王已经在邯郸城外给公主之子一块封地,也在上面修建了燕国先祖的宗庙灵位。”

        “所以从今往后,公主之子只需要在那座宗庙之中祭祀先祖即可,不知公主以为如何?”

        赵茹冷笑道:

        “原来这就是你的馊主意,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李建耸了耸肩膀:

        “不同意就不同意吧,反正此事归大宗正管,确实不是我大行人的管辖范围。”

        赵茹盯着李建,突然开口道:

        “你上次见面的时候非礼我。”

        李建无语。

        “公主殿下,是你先袭击臣的,臣只是自卫,并无任何过分举动。”

        赵茹冷笑道:

        “没有过分举动?你分明就趁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李建大感头疼,道:

        “公主殿下,请你不要这样污蔑于臣。”

        赵茹道:

        “所以你就是不愿意帮我这个忙,让我儿子回蓟都去祭祀祖先?”

        李建道:

        “此事确实不是我们大行人的职权范围。”

        赵茹看着李建,突然冷笑了起来。

        “好,很好。就你这个呆子的模样,难怪被人算计了盟友都不自知。”

        “你就等着吧,等哪天别人的阴谋施展到了你的头上,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建闻言,心中顿时一动。

        明明廷议才刚刚结束,这赵茹是怎么知道有人针对廉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