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65,有钱好办事?

165,有钱好办事?

        被震惊的并不只有后胜。

        第二天中午,刚刚睡醒的齐王听完了后胜的汇报之后,也震惊了。

        “这个赵王,竟然如此舍得下本钱?”

        后胜笑呵呵的说道:

        “大王啊,如今其他诸侯打成一团,咱们大齐可是唯一一个没有卷入战争的国家。”

        “那其他诸侯可不就得使劲巴结我们么?”

        正如后胜所言,这些天,    秦国、楚国、魏国甚至韩国的使者都云集临淄,每一个人都想要说服齐王,让齐国出兵配合他们的战争。

        在这种时候,齐国倒向哪一边,哪一边的胜率就会急剧提升。

        齐王道:

        “那你觉得,寡人究竟应该支持哪个国家好呢?”

        后胜不假思索的说道:

        “当然是赵国了,    大王。”

        齐王笑了起来:

        “就因为赵王的出价最高?”

        后胜点头道:

        “臣觉得支持赵国,有几个好处。”

        “首先,    齐赵眼下还是盟友。大齐支持赵国,    于情于理都是正常,其他诸侯无话可说。”

        “其次,赵国的价码最高,这能给其他诸侯一个警示作用。”

        “将来其他诸侯若是有求于大齐,那就必须要开出更高的价码才行。”

        齐王听到这里,眼睛顿时一亮,示意后胜继续说下去。

        后胜再道:

        “最后,若是支持赵国的话,其实大齐这一次完全可以不需要出兵。”

        “大齐可以集中精力先将征服的燕国土地给消化掉,然后看着赵国和秦国打成一团便是。”

        齐王摸着下巴沉吟半晌,道:

        “这两个国家可都是大齐将来的大敌啊。让他们打成一团固然是好,但若是他们之一赢了,变得更强了怎么办?”

        后胜笑道:

        “大王多虑了,这两个国家如今乃是半斤八两。”

        “就算是其中一个国家赢了,也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怎么可能变得更强?”

        “反而是大齐,趁着这段时间励精图治好好发展。”

        “他们两国国力因为战争而消耗一空,    大齐趁势发展起来,这才真的是富强之道啊。”

        齐王仔细的听着后胜的话,但却并没有立刻表态。

        “后胜啊,你这个话确实是挺有道理的,但寡人还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你先下去吧,对了,记得把李建送的那些东西让人带进宫里来。”

        后胜闻言,不由一怔。

        原本在后胜想来,他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齐王就应该直接同意他的意见才对。

        没想到齐王听完了,居然还是犹豫,并没有立刻表态。

        这顿时让后胜警醒。

        难道说,国中还有其他的势力,也在背后暗自的影响着大王?

        危机感开始从后胜心中产生。

        这该死的家伙,究竟是谁?

        李建走下马车,看着面前的稷下学宫。

        这座充满了人文气息的学宫,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后世的大学。

        就在此时,一阵争吵声响起。

        “孔夫子才是真正的文圣!”

        “谁说的,    李悝先生才是引领诸子百家登上诸侯殿堂的圣人!”

        李建循声看去,    发现是一群儒家士子在和法家士子对峙。

        两拨人泾渭分明,    儒家士子头戴儒冠身着儒袍,法家士子头戴獬豸冠身着黑袍。

        双方不少人的腰间都配着长剑,甚至已经有人把手按在了剑柄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气势。

        法家士子的人数相对较少,但气势反而更盛,都是直接指着儒家士子的鼻子大声争吵,把最前面的儒家士子逼得步步后退。

        就在此时,一声沉喝响起。

        “都给老夫闭嘴!”

        荀况带着几名老者,急匆匆的前来。

        荀况冷声道:

        “你们这些小子,做学问不好好的做学问,成天想着争吵斗殴,成何体统?”

        一名儒家士子明显有些不服,道:

        “我们难道不是在和这些法家的人争辩道理?”

        荀况摇了摇头,道:

        “吵架不能算是争辩,你们的口舌之争也没有任何的道理,只是为了打压对方。”

        “回去好好做几篇文章,把对方的观点批倒,比什么都强。”

        “下个月学宫的辩论比试又要开始,尔等若是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到时候推荐到王宫的名单可就没份了!”

        事关前途,两派的士子们总算不再争吵,相互放了几句狠话之后,各自散去。

        荀况和身边的几名老者说了几句,老者们也各自散去,看方向应该是去劝说这些士子们了。

        李建这才带着韩非走了上去,含笑招呼:

        “荀夫子,别来无恙啊?”

        荀况抬头看到李建,顿时也露出了笑容:

        “前两天听说李卿来了临淄,就想着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李卿。”

        “想不到李卿主动上门,实在是让老夫受宠若惊啊。”

        李建呵呵笑道:

        “夫子说的这是哪里话,我这一次可是奉了王命而来,要和夫子好好的商谈一番呢。”

        韩非顺势上前,向荀况见礼。

        荀况点了点头,笑道:

        “来来,李卿这边请。”

        两人沿着学宫的道路,朝荀况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不断的有学宫之中的士子向荀况问好。

        李建旁观之下,心中也是暗自有些纳闷。

        问好的士子中大部分是法家的,农家的,道家的,但却几乎没有儒家的。

        要知道,荀况可是如今公认的天下第一大儒!

        路过的儒生明明不少,却无人上前请安问好……

        这位曾经的稷下学宫大祭酒,和儒家的关系已经紧张到了这个地步吗?

        很快,三人来到了荀况的住处,分主宾就坐。

        李建开门见山:

        “夫子啊,这一次我是代表大王邀请你前往邯郸,开办一所新学宫的。”

        “大王说了,只要夫子愿意前往邯郸,那么学宫之事全凭夫子之意而决。”

        “还有,大王愿意册封夫子作为下卿,以让夫子更好的发展学宫。”

        听到这里,荀况不由动容。

        面前的李建就是赵国下卿,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赵国重臣。

        反观齐国这边,稷下学宫的大祭酒一般也就是上大夫。

        有些大祭酒如果不得齐王之心,甚至连上大夫的爵位也没有,就封个名誉大夫完事了。

        不仅如此,虽然荀况名义上是大祭酒,但实际上学宫之中的很多事情,他都没办法做主。

        原因也很简单,除去大祭酒之外,学宫之中还有几名祭酒先生。

        这些祭酒先生都是学宫之中诸子百家的大能学者,同时也被封为齐国荣誉大夫。

        大家都是大夫,你这大祭酒的大夫也不是世袭的,不比我的大夫高贵到哪去,我怕你作甚?

        掣肘多多啊。

        赵国方面,直接告知荀况,邯郸建立的新学宫,全部由他做主。

        这种说一不二的权力,确实也非常打动荀况。

        在李建说完之后,荀况果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得出来,这位儒家大能已经非常的动摇了。

        李建并不打算给荀况更多纠结的机会,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韩非。

        韩非会意,立刻就开口对着荀况说道:

        “恩师,弟子跟随家主也有一段时间了,自认为对赵国政坛算是有些了解。”

        “齐王耽于享乐,又有后胜这般佞臣掌权,齐国政坛之中乌烟瘴气,导致稷下学宫也是乱七八糟。”

        “赵王虽也享乐,但朝中有都平君、平原君、蔺卿以及家主等诸多贤臣,政坛风气清明。”

        “地方官吏敢于做事,赵国连年扩张,也是因此。”

        “齐国得吞并半个燕国,只不过是因为和赵国当了盟友,并非齐王之功。”

        “若恩师能前往赵国,弟子相信新的学宫一定能在恩师的手下发展起来。”

        “将来恩师之弟子遍布赵国上下,若有朝一日赵国平灭诸侯一统天下,那恩师之大名超越孔孟,亦是指日可待了!”

        韩非毕竟是荀况的弟子,跟随荀况多年,自然知道荀况真正内心的抱负。

        作为一名学者,荀况到了这个年纪,做官的念头自然是有,但已不如当年那么旺盛。

        荀况真正想要的,是青史留名。

        是像孔子、孟子一样,将来世世代代的儒家弟子都虔诚供奉。

        甚至,如韩非所言,超越这两位儒家先贤!

        荀况表情虽然已经镇静,但李建已经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大儒长袍之中的身体因为激动,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良久之后,荀况叹息一声。

        “既然赵王如此有诚意,老夫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还请李卿放心,等过几日老夫就上奏章,向齐王辞去所有职务,再前往邯郸便是。”

        李建闻言,顿时大喜过望。

        “夫子此举,实在是明智无比。”

        “李建虽不才,但也敢向夫子保证,夫子将来一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的。”

        荀况摸着胡须,感慨道:

        “老夫都已经这一把年纪了,其实也不指望能做出什么大功业。”

        “若是能收到一二得意弟子,能让老夫这一脉流传下去,也就足矣。”

        说完,荀况大有深意的看了韩非一眼。

        韩非脸色微微一红,低下了头。

        李斯和韩非,荀况两大弟子。

        但这两位却都成为了法家大能,须知他们的恩师荀况是当代最负盛名的大儒!

        这两位弟子确实有名,却并没有真正继承荀况的文脉。

        韩非的难为情,也就在此。

        别看韩非还穿着儒者的衣袍,但他其实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法家中人了。

        李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但并不想管。

        人家师徒之间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

        李建对着荀况道:

        “敢问夫子,若是你辞官离开临淄,一切能顺利吗?”

        荀况自然知道李建的意思,笑道:

        “无妨。其实学宫之中很多人早就对老夫不满了,一直向大王进言要罢免老夫,将老夫逐出齐国。”

        “大王虽然并未允许,但也从未公开支持过老夫。”

        “老夫觉得,若是老夫当真离开,或许还省了大王一番手脚。”

        李建心中一松,笑道:

        “那就再好不过。”

        原本李建还是比较担心,荀况若是离开,会不会导致齐王大怒,齐赵交恶。

        但从荀况的描述来看,齐王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荀况的作用。

        荀况毕竟是一名儒者。

        儒家确实在华夏历史上有过浓墨重彩的一笔,但那是在汉朝儒法合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

        这战国时代,儒家就是个臭弟弟。

        法家,才是当世显学。

        从战国时代初年的霸主魏国,到现在横行霸道不可一世的秦国,以及和秦国并立的赵国,无一不是以法家制度治国。

        这样的大背景下,荀况这种顶级儒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毕竟齐王不是穿越者,他不知道荀况除了儒家学者之外,还是战国末年最出色的教育家!

        教育家这种属性,才是李建最看重的。

        李建也不需要荀况一定教出李斯、韩非这样的顶尖人才,能培养出十个八个只有这两位六七成才能的弟子,都足以让赵国受益良多。

        何乐而不为呢?

        事情既然已经敲定,那接下来的谈话就变得轻松许多。

        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向了现在的齐赵同盟。

        既然马上都是一家人了,李建也不客气,直接把大概的情况向荀况介绍了一下,直言希望能够得到荀况的建议。

        荀况闻言,思考半晌,开口道: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

        李建好奇道:

        “不知夫子想起的是什么事情?”

        荀况道:

        “前几日老夫有事情进宫,出来的时候正好偶遇秦国使者。”

        “如今秦赵敌对之势已成,那秦国使者又有齐国大司马匡梁的支持,或许李卿会在过两日和齐王的会见中遇到麻烦。”

        李建咦了一声,有些疑惑:

        “齐国大司马匡梁?”

        荀况点头道:

        “是的,老夫当时看到匡梁和秦国使者边走边谈,双方脸上都带着笑容,显然氛围是比较融洽的。”

        “在和他们擦肩而过时,老夫还听到匡梁邀请秦国使者前往他的府上赴宴呢。”

        李建微微一怔,表情开始有些微妙。

        匡梁?

        这位刚刚和田单合作灭亡了燕国的齐国大司马,原来才是赵国真正的对手吗?

        如果不是荀况提醒的话,李建险些都要以为,这一次的出使齐国之旅,就会在开头的小小波折之后轻松愉快的结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