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60,李建的新任务,临淄

160,李建的新任务,临淄

        野王城。

        这里是黄河北岸,也是韩国上党郡最南部的城池。

        由于两个月前才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如今野王城的城墙上还能够看到被投石机抛击所致的巨大裂缝。

        赵国大将军廉颇就立于战车之上,目光锁定在这道裂缝,久久没有移开。

        “秦国人怎么不修理呢?”一名站在廉颇身边的赵国将军忍不住开口。

        另外一名赵国将军开口道:

        “或许秦国人也没想过据守这座城池。”

        众将闻言不由哑然,但又觉得这句话确实是挺有道理的。

        作为当今天下的最强国,秦国从来都是进攻,    什么时候想过防守?

        那是秦国敌人应该考虑的事情。

        廉颇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以前的秦国,确实是拥有只攻不守的资格。”

        “但从今往后,那可就未必了。”

        廉颇说话时,语气中带着巨大的自信。

        赵国在年初的时候,刚刚吞并了半个燕国。

        如今秋天将至,又将半个韩国纳入囊中。

        四舍五入之下,    等于是赵国吞掉了一个完整的诸侯国。

        这个诸侯国可不是宋国、鲁国那种小国,    而是真正能被称之为战国七雄的大国。

        赵国的实力,    无疑将会在今年过后得到急剧的增强。

        反观秦国,今年则是颗粒无收,没有扩张到哪怕一寸土地。

        秦国甚至还在新郑城下吃了一场大败仗,十万大军折戟沉沙。

        此消彼长之下,赵国……当真还比秦国弱吗?

        在廉颇的面前,众多赵军士兵正挥舞着手中的兵器,蜂拥朝着野王城而去。

        虽然地势很险要,但野王城并不是一座大城。

        和平时期,这座城池之中居住的人口不超过一万人。

        即便是有一部分从长平地区败退下来的败兵在此地集合,城里的总兵力也应该不超过四千人。

        而廉颇的身边,可是足足有六万兵马!

        城墙之上,韩军努力的防守。

        稀稀拉拉的箭矢从城头射下来,不少赵军士兵中箭倒地。

        但这些箭矢所造成的损伤,对于密密麻麻的赵军而言,直接就被忽略。

        众多赵军弩兵直接逼近到城墙之下,就这么仰头和韩军对射。

        这原本是兵家大忌,    但偏偏赵军就是凭借着十倍于韩军的人数,硬生生的将城头上的韩军弓箭手给压制下去了。

        一架架云梯开始被架上城头。

        赵军的喊杀声瞬间上了一个等级,无数赵军勇士嘴里咬着刀剑,    四肢犹如猿猴般飞速在云梯之上攀登。

        众所周知,先登者,全军首功,升三级!

        韩军奋力反击,各种招数使出,滚石檑木不断落下。

        有云梯被砸断,上面的赵军士兵张牙舞爪,从空中落地。

        也有云梯被推离城墙,重重的反拍在地,那场面更是惨烈。

        韩军的作战不可谓不英勇,但廉颇作为赵军主将,甚至连一丝丝的动容都没有。

        无他,赵军人太多了!

        当人多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主将的用兵就非常的从容。

        死几个人?

        无所谓,派更多的人上去。

        又死了很多人?

        那继续派比刚才更多几倍的人上去!

        廉颇的心中非常清楚,若无意外,今日这一战就是赵军在韩国境内的最后一战。

        既然是最后一战,那就让将士们放开手脚,好好的厮杀一番吧。

        无数呐喊声中,    一名赵军勇士终于抓住机会,从云梯的顶端一跃而起,稳稳的站在了野王城的城墙上。

        来不及细想,这名赵军勇士直接三下两下砍翻了身边围拢过来的韩军。

        更多的赵军士兵纷纷攀登上城头,迅速的在城头占据了一片阵地。

        直到此刻,第一位赵军勇士才终于回过神来,兴奋无比的高声欢呼。

        “我先,是我先的!”

        城墙上下,无数激战中的将士都将这一幕看在眼中。

        赵军阵中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杀,杀上去!”

        越来越多的赵军将士登上城头,韩国守军再也无法抵挡,就好像在滔天洪水面前苦苦支撑的细小堤坝。

        终于,又是一阵震天的欢呼,野王城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廉颇看到这里,终于露出了笑容。

        “好了,开始准备打扫战场吧。”

        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但结果已经注定。

        上党郡由南至北,总计一十七座大小城邑,今日起尽归赵国所有。

        “对了,记得立刻向邯郸方面报捷请功!”

        这一刻,廉颇神采飞扬。

        田单拿了半个燕国又如何?

        老夫不也同样拿下了半个韩国!

        而且,老夫拿下韩国的时间,可比你田单要快太多。

        这赵国第一名将的位置,老夫是绝对不会让给你田单的!

        韩国,阳翟城。

        信陵君率领八万兵马,将这座城池团团包围,已经有五天的时间。

        阳翟城的城墙之上,无数投石机和其他攻城武器造成的伤口。

        但在城墙的最高处,一面属于韩国的旗帜依然飘然立着,告诉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

        韩国,还有城在!

        信陵君站在魏军大营的瞭望台之中,注视着远处的那面韩国旗帜,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一名魏国将军走到信陵君的身旁,轻声道:

        “君候,张氏使者又被斩了。”

        信陵君眉头微微皱起。

        韩国相邦张平在选择了投诚魏国之后,张氏家族就不余遗力的帮助魏国。

        也正是在张氏家族的帮助下,信陵君才得以在如此迅速的时间攻克一座座韩国城池。

        如今,韩国只剩下阳翟这座孤城!

        但就在这座城池外,信陵君遭遇了迄今为止,最为坚决的反抗。

        城池之中的郡守叫韩定,一个原本并不算有名气的韩国王族大臣。

        论起辈分,韩定大约是当今韩王的远方侄子。

        就是这么一个人,不但多次拒绝了信陵君各种使者说客许下的高官厚禄劝降,更是坚守了阳翟整整七天时间。

        七天,听起来似乎也并不算长。

        但问题在于,阳翟距离秦国很近,非常的近。

        另外一名魏国将军走了上来,语气非常急促。

        “君候,已经确定了消息,秦国河内郡全部动员起来,集结了至少三万兵马。”

        信陵君眉头越发紧皱,道:

        “我们还有几天时间?”

        魏国将军想了想,道:

        “三到五天。”

        信陵君目光微微抬起,再次落在阳翟城之上。

        三万秦军的赶到,当然无法逼退信陵君。

        但只要秦军赶到时阳翟城没有被魏军攻破,那这三万秦军足以给阳翟城之中的韩军续命。

        信陵君毫不怀疑,只要续上了这一口,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秦军接连不断的赶到。

        直到把魏军彻底逼退,解除阳翟城的危机为止。

        秦王的反应,确实是快得惊人。

        信陵君长出一口气,道:

        “明白了。”

        信陵君的困境,以惊人的速度传回各国君主的面前。

        赵王是有些不开心的。

        “这个信陵君,吹得那么厉害,现在也不是连座城池都打不下来。”

        平原君发出了提议。

        “大王,要不然就让廉颇大将军分一部分的兵马,前去支援信陵君?”

        作为信陵君的姐夫,平原君的倾向性是无需多言。

        但平原君的提议立刻就遭到了众人的反对。

        田单立刻就开口反驳:

        “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派兵去支援魏国,那么魏国不会念我们的好,反而会觉得我们可能是趁机想要夺取更多的韩国土地。”

        其他诸卿纷纷开口,大抵也都是这个意见。

        赵王沉吟片刻,看向李建。

        “李卿,你的意见呢?”

        作为下卿,李建在赵国众卿之中的排名是最后一名,资历也是最浅。

        但赵王最近无论什么军国大事,却都习惯先询问李建的意见之后再作出决定。

        赵王话音落下,一些人看向李建的眼光顿时就变得不善。

        李建笑呵呵的说道:

        “大王,臣还是之前的意见。”

        “魏国如果没有本事灭掉韩国,那么就让韩国苟延残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和魏国殊死拼杀,又有何不可呢?”

        “若是魏国灭掉了韩国,那么秦国楚国也必然会让魏国付出代价。”

        “这样的话,魏国将来除了依靠我们大赵,也不会有更好的选择了。”

        想要扩张,那就肯定要付出代价。

        魏国赌这一把,说明魏国高层已经警醒,知道即将到来的兼并大潮中不能坐以待毙。

        只可惜,魏国的国力太弱。

        这就注定了,魏国在这场大博弈之中,无论怎么做,都很被动!

        赵王闻言,不由微微点头。

        “既然李卿都这么说了,那寡人就先让他们打着吧。”

        “反正,上党郡寡人是绝对不会再让出去的。”

        “都平君,你速速安排一下,让所有前往上党郡赴任的官员用最快的时间到位!”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赵国拿下了半个燕国和半个韩国。

        这导致了一个原先所有人都没有预想到的事情,那就是赵国的官员数量居然出现而来不足!

        这种数量不足的后果,就是大量的新人在短时间内涌入了赵国政坛之中为官。

        李建作为赵国重臣之一,自然也在这里面分了一杯羹,安插了不少亲信在各个部门上。

        比起像蔺相如平原君这种纵横赵国政坛几十年的老油条来说,李建的势力肯定还是比较薄弱的。

        但是,李建的根基确实是稳稳的扎下去了。

        只需要过个几年的时间,这些地方上的属下们就可以慢慢的提升上来,为李建提供足够的助力!

        对于赵王的命令,田单点头应是。

        随后,田单又提出了一个提议。

        “大王,如今大赵之中官员空缺,甚至连拥有识字能力的吏员都有许多缺额。”

        “老臣觉得,大赵或许是时候在邯郸之中开办一所新的学宫,以培养大量合格的官员和吏员。”

        “这样的话,将来大赵再获得更多领土时,就不会像今天这么仓促了。”

        赵王沉吟半晌,对田单的话表示了认可。

        “都平君的建议,确实是有道理的。”

        “只是,让谁来负责这个新的学宫呢,公孙龙吗?”

        公孙龙是赵国人,也是如今赵国境内最有名气的学者。

        田单摇头道:

        “公孙龙所谓的名家,只不过乃是诡辩之术。”

        “若是大赵的官员们全部都师从公孙龙去学习什么诡辩之术,那将来大赵政坛不堪设想。”

        “臣有一个极好的人选,他本身便是赵国人,而且在天下间都是极有名气的。若是大王愿意的话,可以派出一名重臣前去迎接他前来邯郸。”

        “若得此人主持邯郸新学宫,那将来邯郸学宫的成就,必定不在齐国稷下学宫之下!”

        听到这里,李建的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了一个名字。

        那就是如今李建心腹之一韩非的恩师,大儒荀况!

        赵王听着,也是怦然心动,道:

        “都平君快快道来,此人究竟是谁?”

        田单正色道:

        “此人便是前稷下学宫大祭酒,儒家大学者荀况!”

        听到这个名字,大殿之中安静了片刻。

        平原君皱眉道:

        “荀况夫子三度出任稷下学宫大祭酒,这才华方面自然是毋庸置疑。”

        “但大赵以法家思想为主导,荀况却是儒家中人。”

        “众所周知儒法之冲突素来惊人,让荀况来大赵之中开办学宫,当真是一个好主意?”

        平原君的话,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本质还是利用法家的严苛制度来对赵国上下进行改革,让赵国的国家机器能像秦、魏等国那样发挥出更强大的作用。

        法家思想,早就已经在赵国内部深入人心,成为主流。

        现在听到要一个儒家中人来当赵国学宫的大祭酒,这些立场基本都偏向于法家的诸卿自然是不愿意的。

        田单笑呵呵的说道:

        “荀况有一名弟子,名叫李斯,如今便在老夫的麾下工作。”

        “李斯对法家思想不但信手拈来,更是博得了相邦官署其他同僚们的一致称赞。”

        “荀况之所以在稷下学宫之中三度出任大祭酒又三度被免,原因也是因为儒家众人觉得他的思想理论过于接近法家,背弃了儒家孔孟先贤的教导。”

        “所以在老夫看来,若是荀况夫子能前来邯郸之中,不但不会导致大赵法家思想的衰落,甚至可能会让大赵法家越发兴盛呢!”

        听完田单的解释之后,平原君微微点头,没有再说话。

        看到这一幕,赵王也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去请荀况夫子速速前来邯郸吧。”

        “李卿啊,你是大行,此事就由你来负责。”

        “对了,齐国最近和我们的关系不是有点紧张吗,这一次李卿你去临淄,顺便把这个事情也解决一下!”

        李建一听,心中顿时就是一紧。

        好家伙,这一下子安排两个任务就算了。

        问题是,这两个任务,仔细一品都很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