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47,正式觐见秦王,新的重磅消息

147,正式觐见秦王,新的重磅消息

        回王宫的马车上,秦王一路沉默。

        直到下车的时候,他才开口对范睢说了一句话。

        “应候,今日李建所言之语,都是无稽之谈,你不必给寡人放在心上。”

        范睢赶忙笑道:

        “大王说笑了,李建摆明了就是想要离间臣和大王之间的关系,    臣又怎么可能上他的当呢?”

        秦王微微点头,又对着安国君嬴柱道:

        “柱儿,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也要好好观察一下子楚。”

        “华阳想要收养一个孩子,寡人没有什么意见。”

        “但若子楚当真和赵国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往来,那你就和华阳说一说,换个新的嫡子也无不可。”

        嬴柱忙道:

        “子楚是个好孩子,儿臣和华阳都是知道的。”

        “请父王放心,    儿臣接下来一定对他严加管教,绝对不让他和任何来自赵国的人产生接触。”

        秦王嗯了一声,    径直带着随从们离开。

        看着秦王离开的身影,范睢的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

        精明如范睢,其实早就已经从李建的话和秦王随之而来的反应中察觉到了真相。

        连战功赫赫如白起者都能被秦王无情的抛弃,贡献远不如白起的范睢被抛弃又有什么奇怪的?

        范睢现在之所以还没失势,完全是因为他在秦王干掉穰侯魏冉等“四贵”中的出色表现。

        魏冉虽死,四贵残存在朝中的势力依然根深蒂固。

        等再过几年,这些残存的势力再进行反扑,范睢……危矣!

        范睢抿着嘴唇,轻轻的哼了一声。

        “李建……这小子,明明乳臭未干,却哪里来的那么多精明!”

        李建又一次看到赵姬的时候,他是真的震惊了。

        “你怎么能如此随意的出入此地?”

        赵姬今日穿着一身湖青色的长裙,显得皮肤分外的白皙,丰腴的身材走路时左摇右摆,    风情无限。

        听到李建的话之后,赵姬不由格格笑了起来。

        “这里是大王的行宫,大王是嬴子楚的大父,    嬴子楚对我又言听计从,那我出入此地自然就很容易啦。”

        李建显然并不相信赵姬的这番话,正色道:

        “夫人,我并不是怕死,但你可知道若是影候属下的人发现的话,你我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艳遇谁都喜欢,但为了一段艳遇丢掉性命,那就没办法让人接受了。

        赵姬的笑容越发肆意了,笑得花枝乱颤。

        “放心吧,影候的人……嘻嘻,小朱,出来给李卿看看。”

        一个看上去样貌颇为沉稳而严肃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几分不情愿,从某个角落走了出来,朝李建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开。

        李建的表情有些几分微妙:

        “他是?”

        赵姬笑嘻嘻的说道:

        “他呀,就是影候麾下的心腹之一,负责监视太子府上下所有动静的负责人。”

        “哦,现在他是我的人了。”

        李建这下子是真的惊讶了:

        “你是怎么收服他的?”

        赵姬将俏脸凑近李建,    轻轻的朝李建吹了一口气。

        “就凭我长得美呀。”

        李建的鬓角被吹起,    一股兰花般的香气传入鼻间,    让他感觉到痒痒的,有些上头。

        李建咳嗽一声,道:

        “纸是包不住火的,你不要觉得搞定了他就万无一失了,若是有朝一日影候发现了,对你而言就是大祸。”

        赵姬漫不经心的听着,纤纤玉指将乌黑的秀发轻轻的旋转着,随后又慢慢松开。

        “反正你也不会在这里呆上多少天,没事的。”

        “唉,男人就是这样子,都已经送货上门了,还要担心安全问题。”

        李建大感吃不消,道:

        “夫人,我……”

        话未说完,就被赵姬伸手堵住。

        “不要叫我夫人,叫我……美人。”

        ……

        翌日。

        李建的马车离开了这座庄园,朝着咸阳城而去。

        来到外交馆驿,李建走下马车,看到了乐乘与韩非。

        乐乘一脸的欣喜:

        “李卿,秦国人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李建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腰背,笑道:

        “没事没事,这几天还是很开心的。”

        “对了,你们也没出什么事情吧?”

        进入馆驿之中,众人各自坐下,将这几日的经历道来。

        乐乘韩非所率领的使团众人,在被迫和李建分开之后,他们就来到了馆驿之中。

        这几天乐乘韩非数次和秦国方面交涉,但秦国派来的都是低级官员,要么一问三不知要么就是打哈哈蒙混过关,完全没有任何正面回答。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李建突然平安归来,无疑让乐乘大喜过望。

        这一次要是李建真的出了事,乐乘作为使团负责安保的最高武官,肯定是难辞其咎的。

        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啊。

        说完这边,乐乘自然也问起李建那边的情况。

        李建笑呵呵的,将自己这几日的经历避重就轻的讲了一番。

        饶是如此,也让乐乘韩非等人露出吃惊表情,发出一阵阵的惊叹。

        乐乘忍不住道:

        “这秦王还真是狡诈啊,居然假扮成审讯官员来和李卿会面套话。”

        “若是寻常人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恐怕真就被秦王三言两语全部套出来了。”

        李建笑道:

        “这秦王毕竟还是太显眼了一些,若是他年轻些,没那么有威严,说不定我就被他骗过了。”

        韩非感慨道:

        “据说在几十年前秦王刚刚登基的时候,大赵武王就曾经以赵国使者的名义拜访过咸阳,给秦王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如今秦王这般做法,多半也是想要借鉴当年的大赵武王吧。”

        李建笑而不语。

        赵武灵王啊……

        上辈子当了相邦之后,李建有机会接触到了一些赵国的秘密史料。

        从这些史料上来看,赵武灵王在灭亡了中山国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秦国!

        先夺河东,再取西河,最后进逼关中夺取咸阳,这就是赵武灵王针对秦国的整个大作战计划。

        只可惜这计划都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在灭亡中山国的庆祝晚宴上,沙丘宫变爆发,赵武灵王死于非命。

        继位的赵惠文王虽然也是一代明君,但却又被赵成、李兑两大权臣架空将近二十年。

        等赵惠文王真正夺回大权,秦赵之间,乃至整个华夏大地的局势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早不是赵武灵王那时的光景了。

        一个绝佳的战略机遇期,就这么被赵国给错过!

        好在,如今李建还是有机会,帮助赵国抓住另外一个战略机遇期的。

        李建笑道:

        “不管他借鉴谁,总之这一关我们是平安度过了。”

        “大家今天都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就要正式觐见秦王了。”

        乐乘点头,感慨道:

        “这还没正式觐见就已经发生了如此之多的事情,真不知道明天大殿之上秦国人还会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状况来。”

        韩非则有些好奇:

        “家主和秦王之间的谈话,难道没有谈妥吗?”

        李建笑着摇头。

        从头到尾,秦王其实都没有真正的表态过。

        或者说,是以“秦王”的身份来表态。

        关于赵秦瓜分韩国的事情,还是要等明天上了大殿,面对着秦国高层们的时候才能真正决定。

        但李建很有信心。

        就连下大牢这种手段都拿出来,却依然对李建无可奈何。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片刻之后,乐乘和韩非两人离开。

        李建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锤了锤腰背,突然笑了起来。

        没有了赵姬,今天晚上总算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秦王宫。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射在这座王宫的屋檐上,众多琉璃瓦将阳光反射,让这座宫殿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夺目而耀眼。

        一排排秦军黑衣黑甲,表情严肃,在台阶两侧肃然而立,给人一种肃杀之感。

        李建也不是没有去过其他国家出使,但这些秦军士兵所传递出来的杀机,是最给人压迫感,也最有真实感的。

        秦国,一个穷兵黩武的国家。

        根据某些历史学家的统计,在战国末期的一百年里,秦国只有两年没有处于战争状态!

        也只有这样的国家,才能让在王宫之中站岗的禁军煞气都如此惊人。

        但李建对此却并不心惊,甚至隐隐还有些不屑。

        连秦王都不能拿我如何,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士兵?

        带着这种淡淡的骄傲,李建与乐乘、韩非三人拾级而上,一步步登顶长阶,进入宫殿之中。

        大殿之中,秦国十余名大臣分两排就座。

        秦王嬴稷高坐上首,目光居高临下,朝着李建看来。

        李建淡然不惊,行礼:

        “外臣李建,见过大王。今奉吾王之命送来国书,还请大王过目。”

        秦王淡淡开口道:

        “李卿不必多礼,将国书拿来,寡人一观。”

        李建将国书交给秦王身边侍者。

        这份国书是一直封存在箱子之中,并没有被李建随身携带。

        李建是被秦国以私人罪名带走,所以这封国书也并没有落在秦国人的手中,而是被乐乘等人所保管。

        作为使节,李建当然知道这份国书上的内容。

        赵王在上面正式向秦王提议,秦赵两国瓜分韩国,秦得新郑,赵得上党。

        秦王注视着这封国书,良久不语。

        大殿之中的秦国臣子们一片安静,一个个垂首不语,耐心等待。

        李建左顾右盼,看着面前这大殿,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

        “说起来,图穷匕见的故事,是不是就在这座大殿之中上演的?”

        想着几十年后,嬴政会在此地被荆轲拿着匕首追得吱哇乱叫逃窜不迭,李建心中就忍不住有些好笑。

        哦不对,嬴政现在还在邯郸呢,燕国也已经灭亡了,图穷匕见的故事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秦王终于抬头,打破了沉默。

        “所以说,赵王想要和寡人瓜分韩国,这是赵国一致的意见吗?”

        听到秦王的话之后,在场一些秦国大臣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另外一些秦国大臣则泰然若定,显然早就已经得到了风声。

        李建点头道:

        “正是如此,若是大王不愿的话,那赵国便只能出兵新郑,和秦国一战了。”

        秦王皱起眉头,冷冷的说道:

        “赵王这是什么意思,想要用战争来威胁寡人?”

        李建非常诚恳的说道:

        “不,这是赵国为了自保而必须采取的措施,并非针对大王。”

        秦王哼了一声,冷冷说道:

        “赵国灭了燕国,却还想要插手寡人和韩国之间的战争,还真是霸道得很啊。”

        李建道:

        “若是论到霸道,还是贵国为最,赵国只能屈居第二。”

        秦王忍不住笑了:

        “既然知道寡人霸道,那你还敢在寡人面前颐气指使,以战争相胁?”

        李建直起身子,目光和秦王对视,声音异常平静。

        “因为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空气中似乎有火花的声音响起。

        秦王道:

        “赵国当真敢和寡人开战?”

        李建道:

        “赵国敢和任何人开战。”

        秦王冷笑道:

        “说起来,赵国现在还没来得及出兵上党吧。”

        李建暗自盘算了一下日期,正色道:

        “大王说错了,我军应该已经进入上党郡境内。”

        秦王脸色微变:

        “好快的速度!”

        李建诚恳的说道:

        “有燕国的前车之鉴在,还是兵贵神速的好。”

        这句话明显触动了秦王的内心,让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之前,秦国就是判断燕国能长时间坚持,所以才打算等到春天再发兵。

        没想到春天刚刚到来,燕国就瞬间一溃千里,短短两个月就被赵齐联军灭亡。

        快到秦国都来不及做出像样的反应!

        秦王突然笑了起来。

        “说到兵贵神速,那寡人也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李建道:

        “大王请说。”

        秦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对着李建道:

        “就在三天前,新郑已经被王龁给攻下来了。”

        “你心心念念的韩国,如今已然不复存在。”

        “你觉得,现在寡人还有必要和你们赵国讨价还价吗?”

        秦王话音落下,李建身后的韩非身体就是剧震,有些摇摇欲坠。

        就连李建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震惊的消息。

        新郑被克,韩国灭亡?

        这绝对是一个超级重磅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