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44,李建下狱

144,李建下狱

        灞桥。

        当年,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称霸西戎,雄心壮志满满,便在灞水之上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桥梁。

        数百年的时间过去,灞桥经历多次的修缮和扩建,加上它又是从东方而来进入咸阳的必经之路,故而成为咸阳一景。

        李建看着面前的灞桥,    心中也是感慨。

        前世,他也曾数次踏上灞桥。

        只不过每一次前来,他要么以战败国使者,要么以朝贡国使者的身份。

        回忆起来,自然心中满是不爽。

        但这一世,一切都已经改变。

        李建此番前来,乃是堂堂正正,    以天下第二强国,和秦国分庭抗礼的赵国使者身份而来。

        大秦,    我来了!

        注视着远方的咸阳城,李建的目光中透出斗志。

        灞桥非常的宽阔,足以供数量马车并行。

        但好巧不巧,就在李建的马车走到最中央的时候,一辆对向而行的马车突然失控。

        这辆马车拉车的两匹马中有一匹好像发了疯一样,乱踢乱跳,把这辆马车拉得到处乱跑,甚至开始漂移。

        这突如其来的情景顿时让灞桥上的交通变得堵塞。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车夫废了好大劲终于控制住了马,交通秩序这才恢复了正常。

        李建的马车缓缓通过,坐在车厢中的李建注视着手中的小小卷轴,若有所思。

        打开卷轴是一个字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勿入咸阳,有大祸!赵。”

        李建眯起眼睛,目光落在了最后这个字上。

        赵?

        不是吕?

        如果不是吕不韦的话,又是谁能获得秦国内部的机密信息,并有这种能力悄悄派人传递给李建?

        乐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李卿,我们马上就要到咸阳城了。”

        李建深吸一口气,    从马车的暗格之中拿出火刀火石,将这纸条放在车厢里的小香炉中。

        火苗燃起,李建注视着纸条渐渐化为灰烬,这才开口。

        “咸阳城门口应该有秦国官员等着我们,且看他们怎么安排吧。”

        秦国并不是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国家。

        自从商鞅变法开始,“耕战”就是秦国的国策。

        耕指的是耕地,战指的是战争。

        商业是需要人口的,如果人口都去经商,去给商铺掌柜们打工了,还有谁来种地,还有谁来参军?

        商业,注定和耕战之策背道而驰。

        所以即便是咸阳城这座都城,城门口处的人也并不多,稀稀拉拉。

        若是像邯郸、大梁、临淄等东方大城,那每天进城的人是络绎不绝,人潮汹涌,远胜此地了。

        城门人很少,    所以一群在城门处等候的秦国士兵身影就显得颇为明显。

        在这群秦国士兵的最前方,    一名秦国官员站定,    心中带着几分激动。

        这名秦国官员的名字叫做尉缭,是个齐国人,前不久才刚刚投奔秦国,得到了一官半职。

        如今,他刚刚获得人生中第一个重要任务,甚至可以说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任务!

        看着面前打着红色旗帜,缓缓驶来的车队,尉缭上前开口。

        “前方可是赵国使者一行?”

        乐乘一马当先,道:

        “正是我大赵李卿在此,你便是前来迎接的官员?”

        尉缭深吸一口气,高声道:

        “赵人李建,多次霍乱大秦朝纲,使大秦多人身亡。”

        “今日本官便奉大王之命,将李建逮捕归案!”

        尉缭这番话,直接让在场所有人陷入震惊。

        乐乘向前一步,怒吼道:

        “尔等秦人莫非是疯了?李卿乃是奉大赵王命出使你国,尔等居然想要将李卿逮捕?”

        在乐乘的身边,所有赵国侍卫齐刷刷的亮出了武器。

        尉缭怡然不惧,直视乐乘的目光:

        “此地乃是大秦的地盘,适用的也是大秦的法律。”

        “我按大秦王命,依大秦律法抓人,有何不可?”

        “将军若是想要包庇李建,那既然恐怕就要有大麻烦了。”

        乐乘若有所感,猛然抬头。

        城墙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大量秦军士兵,手持劲弩瞄准了乐乘一行。

        城门中更开出一支近千人的秦军,直接将乐乘等护卫团团包围。

        乐乘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尉缭显然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些,微微提高了声调。

        “李卿莫非想要坐视你的部下们全数战死在此地吗?还请出来,随我一行。”

        一声轻柔的叹息响起,李建走下了马车。

        “想不到,秦王居然如此记恨本官,还真是让本官受宠若惊啊。”

        尉缭正色道:

        “大王英明神武,怎么可能会是李卿口中这般形象?”

        “我知李卿口才出众,所以还请李卿不要继续说话,否则我只能不客气了。”

        乐乘大怒,道:

        “怎么,你们秦国人想要仗势欺人?”

        “本将军告诉你,若是今日你们当真一意孤行,大赵是不可能会纵容你们胡来的!”

        没等尉缭说话,李建朝乐乘使了一个眼色,阻止了乐乘接下来的发飙。

        “乐乘将军,你且带着众人前往馆驿等候便是。”

        乐乘闻言顿时急了。

        “李卿,你怎么能任由这些秦人摆布?”

        李建笑了笑,反问一句:

        “难道乐乘将军今日当真想要在此处战死吗?”

        乐乘顿时无言。

        李建转头看向尉缭,笑道:

        “走吧。”

        看着李建跟随尉缭等人离去,乐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快,立刻派人回邯郸传信!”

        在侍卫的人群之中,韩非注视着这一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牢,给人的印象就是阴暗潮湿,充斥着发霉和腐臭的味道。

        咸阳城的大牢也不例外。

        李建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牢房之中,这座牢房连灯都没有,十分昏暗。

        地上铺着一张残破的草席,还有一张残破的桌子和残破的坐席,这就是牢房之中的一切了。

        尉缭将李建带到这里之后就离开了,李建倒也乐得清静,独自一个靠墙坐着,静静的思考了起来。

        “真奇怪,秦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感觉找不到理由啊。”

        “莫非是赵国内部有什么人和秦王勾结,想要取我性命?”

        “也不对,若当真想要取我性命,那完全可以在半路截杀,甚至让王龁等人偷偷下手,没有必要等我抵达咸阳城之后再大张旗鼓的将我逮捕。”

        李建想着想着,心中的疑惑是越来越多了。

        太子府。

        吕不韦冲进了房间之中,满脸惊慌的对着嬴子楚说道:

        “大事不好了,殿下!”

        嬴子楚襁褓之中的婴儿被吓了一跳,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赵姬站在一旁,赶忙接过襁褓哄了起来。

        嬴子楚顿时变得颇为不满。

        “吕先生,你这么大惊小怪是做什么?天塌下来不还有大王他们顶着么。”

        吕不韦苦笑一声,道:

        “殿下还记得赵国李建李卿么?”

        嬴子楚道:

        “当然记得啊,怎么可能不记得?”

        “该说不说,这李卿人还是不错的,等他来了咸阳,我得请他吃顿饭。”

        “话说,他怎么了?”

        吕不韦苦笑道:

        “他刚刚抵达咸阳城,就被尉缭带人抓进了大牢之中,说是奉了大王的命令!”

        嬴子楚顿时一惊,旁边的赵姬身体更是剧震,险些将手中的襁褓摔落在地。

        嬴子楚道: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以赵国使者的身份前来吗,今天父候还跟我说过这个事情呢。”

        吕不韦楞了一下,道:

        “那安国君就没说过要逮捕李卿的事情吗?”

        嬴子楚表情疑惑,道:

        “没有啊,父候只是问了一下我认不认识李卿,我说和他有过几面之缘,然后父候就没说什么了。”

        吕不韦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殿下,咱们得想个办法救一下李卿才行啊。”

        嬴子楚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道:

        “救?我如今只不过是一个王孙,手中无权无势,怎么救呢?”

        很显然,嬴子楚并不是很情愿被牵扯到这件事情之中。

        但对吕不韦来说,这位嬴子楚的智囊心中又是另外一番想法。

        吕不韦是一定要救李建的,无他,只因为“奇货可居”计划,李建是知情者。

        若是李建在秦国大牢之中不堪折磨而招供,那奇货可居计划一定会暴露。

        以秦王嬴稷的性格,一旦得知了这个奇货可居计划,嬴子楚被废是板上钉钉,吕不韦给五马分尸更是必然注定。

        吕不韦怎么敢不救李建?

        吕不韦好说歹说,嬴子楚却依然迟疑。

        从嬴子楚的角度来说,若是吕不韦落难,嬴子楚肯定是要想方设法的去救。

        但李建?

        李建只不过是“吕不韦的朋友”,就算是当年吕不韦曾经是李建的家臣,可现在情况不是都已经改变了吗?

        现在的嬴子楚已经成为了秦国王孙,吕不韦也成为了秦国的客卿大夫,两人早已经是今非昔比,又何必要把李建放在心上呢。

        听着吕不韦的劝说,嬴子楚渐渐有些不耐烦,道:

        “好了吕先生,我自有主意,你先下去吧。”

        吕不韦哑然片刻,无奈之下,只好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此时,一直安静的赵姬开口了。

        “夫君,看在妾身和政儿的份上,还是想办法营救一下李卿吧。”

        吕不韦心中顿时生出希望,看向赵姬的目光中也爆发出神采。

        嬴子楚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姬:

        “夫人何出此言?”

        赵姬美目流转,露出凄苦神情。

        “夫君和吕先生离开邯郸之后,妾身带着政儿,孤儿寡母在邯郸城中无依无靠,日子过得极为艰辛。”

        “正是因为有了李卿的帮助,妾身才能够将政儿平平安安的抚养存活,才能有我们如今一家三口的团圆相聚。”

        “夫君,李卿是妾身和政儿的救命恩人啊!”

        听完赵姬的话,嬴子楚顿时动摇。

        由于从小就缺乏父爱和母爱,嬴子楚对家庭是特别眷恋的,对赵姬和嬴政也特别的喜爱。

        嬴子楚沉吟半晌,叹息一声:

        “夫人,不是我不愿意相救。可你想一下,这命令是大王和父候下的,我若是去劝说,那岂不是违逆了他们的意思?”

        赵姬正色道:

        “夫君此言差矣。既然李卿对我们有恩,那夫君报恩是理所当然,也会被世人所称颂,大王和父候又怎么可能会对夫君不满呢?”

        “反过来说,若是大王和父候知道夫君是一个有恩不报,无品无德之人,那他们将来还能放心的将大秦的王位交到夫君手中吗?”

        嬴子楚闻言,身体顿时就是一震。

        “夫人所言极是,为夫明白了。”

        “吕先生,你且随我去见父候,我们好生为李卿陈情,无论如何也要将李卿给救下来!”

        吕不韦大喜过望,忙道:

        “敢不从命!”

        看着嬴子楚和吕不韦离去的身影,赵姬俏脸上愁容微展。

        “李建……政儿,你们可都要好好的啊。”

        李建所在的这间牢房看不到天空和阳光,这让他无从掌握究竟是什么时间,只能从狱卒送来的牢饭中勉强估算。

        “今天最后一顿饭,所以现在应该是晚上了吧?”

        李建看着面前这完全无法下咽,堪称猪食般的牢饭,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

        秦王嬴稷,还真是喜欢不走寻常路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响起。

        紧接着,牢房的大门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秦国官员制服,表情严肃古板的老者,带着两名随从走了进来。

        李建注视着这名秦国老官员,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一盏油灯被放在了桌子上,老官员径直坐在了坐席之上,两名随从将竹简和笔墨放下。

        老官员注视着李建,冷冷的开口问道:

        “犯人李建,尔在齐赵两国攻燕的背后,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李建叹了一口气,道:

        “这和秦国有什么关系呢?”

        老官员淡淡的说道:

        “大秦乃天下霸主,天下所有诸侯所发生的事情自然都和大秦有关系。”

        “燕国多次朝奉于大秦,你说燕国发生的事情和大秦有没有关系?”

        李建哦了一声,笑道:

        “齐赵两国攻燕,其实就是我在拜见齐王的时候提出来的建议。”

        老官员眉头皱紧,冷冷道:

        “你为何要提出这样的建议?”

        李建哈哈的笑了起来。

        “当然是因为要扫平燕国这个后顾之忧,然后就能毫无顾忌的南下进攻秦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