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42,出使秦国,路遇信陵君

142,出使秦国,路遇信陵君

        刚走出宫殿,廉颇就一把拉住了李建的袖子。

        “你疯了,居然主动揽下前往咸阳城的任务?”

        “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

        面对着廉颇连珠炮一般的发问,李建只是耸了耸肩膀。

        “大将军,我这也是不得不为啊。”

        廉颇哼了一声,颇为不爽的说道:

        “怎么,难道还有人能逼你不成?”

        在两人的身边,    蔺相如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老东西,难道没有发现平原君刚刚也想要开口了吗?”

        “若是老夫所料不错的话,李卿即便不主动开口,平原君也会主动把这个任务推到李卿身上的。”

        廉颇瞬间哑然。

        过了好一会,廉颇才怒道:

        “这个平原君,怎么一肚子坏水呢?”

        蔺相如淡淡的说道:

        “李卿从登上政坛至今,可以说是太过顺利,太过耀眼了一些,被针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卿,你有信心吗?”

        面对着蔺相如的提问,李建咳嗽一声。

        “我要是说没信心,可以不去吗?”

        面对着秦王嬴稷这样心狠手辣,称霸天下数十年的超级老油条,任何人都不可能有绝对的信心。

        即便是廉颇、蔺相如这样当世闻名的赵国重臣,听到秦王的名字时依然不可避免的为之色变。

        蔺相如看了李建一眼,道:

        “若是没有信心的话,就尽量趁着这段时间培养一下吧。”

        “秦王是一个堪称穷凶极恶的对手,你要以最大的提防来应对他,不然就会被他敲骨吸髓,死无全尸。”

        李建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道:

        “我明白了。”

        回到家中,李建看着依然还大着肚子的蔺柔,心中顿时感到几分无奈。

        “预产期是下个月啊……夫人,这一次我应该是不能在你身边陪产了。”

        不能亲眼目睹自己这辈子第一个孩子出事,对于李建来说多少还是比较遗憾的。

        蔺柔本人倒是并没有太多意见,她温和的笑着,    道:

        “夫君是为了国家而忙碌,妾身自然是能够理解的。”

        “妾身只希望夫君能够平安归来,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

        对于女人来说,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李建重重点头,道:

        “放心吧夫人,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平原君的府邸之中,这位赵国君候突然叹了一口气。

        “贤弟啊,为兄突然有些后悔,刚刚逼迫李建去咸阳城了。”

        平阳君听到这句话之后,不免有些意外。

        “兄长何出此言,难道兄长觉得李建会死在咸阳城吗?”

        平原君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道:

        “李建年纪轻轻,正好是血气方刚的性格,你看他过往行事,什么时候愿意退让过?”

        “就连大王,有时候都不得不在李建的面前让步。”

        “但秦王就不一样了,若是李建还在秦王面前玩这一套,秦王是真的会把他给杀掉的。”

        平阳君道:

        “李建若是死了,    那兄长岂不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平原君摇了摇头,道:

        “本侯的年纪都能当他的父亲了,他能对本侯产生什么竞争?”

        “若是他当真死了,    那大赵就损失了一个年轻的人才,多少有些可惜。”

        平阳君沉吟半晌,道:

        “那要不我们去劝劝大王,让大王收回成命?”

        平原君哈哈一笑,双手一摊。

        “事到如今,怎么可能再劝说大王呢?只能希望李建好运了。”

        李建的动身速度还是很快的,第二天早上,他所乘坐的马车就在一队赵国士兵的护卫下离开了邯郸,朝着咸阳的方向而去。

        从邯郸到咸阳,有三条路线可以走,分别是走晋阳入秦国北地郡再到关中,走韩国上党郡入秦国河东郡再到关中,以及走魏国、韩国再经崤函通道入关中。

        李建选择的是最后一条路。

        对此,负责护卫的乐乘不免有些疑问。

        “李卿,韩国如今可是战区,我们一定要经过韩国吗?太危险了。”

        李建笑了笑,对乐乘道:

        “俗话说得好,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如今我们还并未和秦国正式开战,而且韩国也是我们的盟友。”

        乐乘只能听从李建的命令。

        进入魏国境内之后,第一站就是邺城。

        邺城是魏国境内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依仗于过去几十年里赵魏两国的盟友关系,这座城池非常的繁华,一点都看不出边境城市该有的那种戒备森严。

        李建刚刚找了个地方休息,一封请帖就送了过来。

        看着面前这封请帖上写的名字,李建的脸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信陵君魏无忌?”

        邺城靠河,河面上有无数花船。

        李建刚刚走下马车,双脚落在码头的地上,鼻间就传来了一阵芳香。

        乐乘站在李建的身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句感慨。

        “早听说邺城花船的大名,如今看来,确实值得一探啊。”

        李建笑着打量着面前各式各样的花船,不忘记调侃乐乘一句。

        “要不到时候找个小说家给乐将军写本书,名字就叫做《乐将军探花》?”

        乐乘哈哈大笑,连道这个主意不错。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过来,朝着李建行礼。

        “见过李卿,请随我这边来。”

        李建并没有立刻挪动脚步,而是看着老者道:

        “阁下似乎与我有一面之缘,敢问尊姓大名?

        老者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李卿的记忆力如此出色,连老夫这样的草民都能够记得。”

        “老夫侯赢,见过李卿。”

        李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明显楞了一下,随后露出认真的表情。

        “候先生,久仰大名,请吧。”

        侯赢只当李建是在客气,倒也不以为意,边在前面领路,边笑道:

        “不瞒李卿说,这一次我家君上可是为了和李卿见面,特地赶来邺城的。”

        李建心中微微一动,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滞,道:

        “怎么,难道信陵君如今已经意识到了跟我们赵国结好的重要性吗?”

        侯赢笑了笑,没有开口说话。

        信陵君魏无忌就在河面上最大的一条花船上等待着李建。

        这条花船的样式非常的新颖,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条大鱼儿浮在河面上,活灵活现。

        刚刚走上船,李建的面前就出现了两排美貌女子。

        “见过李卿。”

        女子们莺莺燕燕,朝着李建行礼。

        在李建身后,乐乘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李建笑呵呵的朝着女子们点头,然后目不斜视的直接走了过去。

        在船舱中,李建见到了信陵君魏无忌。

        每一次见到这位信陵君,李建的心中都有些感慨。

        娘的,长这么帅还是个王子,给不给别人活路啊?

        还好还好,我也不差……

        带着微妙的心情,李建和信陵君各自见礼完毕,分宾主落座。

        信陵君笑道:

        “想不到这一次李卿居然能答应前来赴宴,还真是让本侯意外啊。”

        李建哈哈笑道:

        “信陵君可是特地来到邺城,我若是再不给面子,那就真的不合适了。”

        “不知君候今日见面,有何指教呢?”

        信陵君笑了笑,敬了李建一杯,然后道:

        “听说李卿这一次是前往秦国咸阳,不知所为何事啊?”

        李建呵呵笑道:

        “当然是为了秦国贸然出兵进攻韩国之事,这种侵略的行径是我们绝对不能容许的。”

        信陵君哦了一声:

        “李卿看来很有自信。”

        李建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道:

        “若是不自信的话,还怎么去面对那位秦王?”

        信陵君笑了笑,道:

        “本侯有一个建议,不知李卿想不想听?”

        李建微笑道:

        “既然是信陵君的话,那李建当然是要洗耳恭听的。”

        信陵君身体微微前倾,注视着李建。

        “本侯只想要问一句,这次李卿究竟是去斥责秦王的,还是去和秦国同流合污的呢?”

        船舱之中,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李建表情微妙的看着信陵君:

        “这就是信陵君之所以火速赶来邺城的原因吗?”

        信陵君严肃的看着李建:

        “李卿,韩国和我们魏赵两国都是从晋国而出,可称之为兄弟之国。”

        “两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三兄弟之中也爆发过不少的龌龊和战争,但最后总还是能言归于好。”

        “赵国若是当真和秦国勾结,想要趁机瓜分韩国,那就是坏了规矩。”

        “我可以向你保证,韩国若是灭亡的话,今后魏国将会把赵国视为死敌,不死不休!”

        信陵君话音落下,船舱之中突然变得安静。

        哗哗的流水声从两人身下传来,悠扬的乐声从门帘的缝隙从钻入,显得极为悦耳。

        李建呵呵的笑了起来。

        “是啊,赵韩魏三国之间,可是足足两百年的友谊呢。”

        “信陵君的话我收到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便告辞了。”

        看着李建起身离去的身影,信陵君默然不语。

        侯赢走进了船舱之中,坐在了李建刚刚的位置上,自斟自饮了起来。

        信陵君有些无奈的说道:

        “候先生,最少你也应该换个酒杯。”

        侯赢哈哈一笑,白须飞舞:

        “无妨,我不嫌弃李卿。看君上的表情,谈话似乎并不顺利?”

        信陵君眉头微微皱起,道:

        “李建是个聪明人,虽然我对他多番试探,但也并不能确定赵国是不是真的就有那样的想法。”

        侯赢喝完一杯,双目放光:

        “好酒!这酒可比前两天和君上喝的酒带劲多了。”

        信陵君有些无奈的摸了一下额头,道:

        “侯先生,我们在说正事呢。”

        侯赢又一次拿起了酒壶给自己斟酒,一边道:

        “臣老死的发妻曾经说过一句话,每当她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发生的时候,那这件事情应该就是真的要发生了。”

        信陵君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侯赢再喝一杯,双颊开始变得酡红,心满意足的笑道:

        “君上是不是觉得,一个死掉的妇人之语,焉能当真?”

        “但老夫啊,这辈子其实就指着和发妻相处时领悟出来的这点道理,在世间苟活呢。”

        信陵君沉吟片刻,道:

        “本侯明白了。所以说,我们应该立刻劝说大王发兵支援韩国?”

        侯赢点头道:

        “越快越好,若是新郑被秦军攻克,一切悔之晚矣。”

        信陵君道:

        “候先生还有什么建议?”

        侯赢沉吟片刻,道:

        “老臣觉得,这一次君候应该想办法获得领兵主将的职位。”

        “以晋鄙之能,是万万不可能打败秦军的。”

        信陵君楞了片刻,道:

        “大王怎么可能会把主将的职位交到我手中呢?”

        侯赢笑呵呵的将第三杯酒饮尽,眯着惺忪的醉眼道:

        “平时当然是不会,可如今不正好是特殊情况吗?”

        信陵君顿时明白了过来,一拍大腿,笑道:

        “先生果然大才!”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李建揉了揉太阳穴,下意识的呼唤道:

        “毛遂,毛遂?”

        韩非的声音响起:

        “家主,毛管事已经前往咸阳城了。”

        李建哦了一声,笑道:

        “忘了,你还别说,这魏国的酒虽然不烈,喝多了也挺上头的。”

        韩非看着李建,道:

        “看来家主和那位信陵君的交流并不是很顺利,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李建耸了耸肩膀,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应该就是从今往后,三晋一体这个词语不会再出现了。”

        韩非默然片刻,道:

        “主公这一次是打算配合秦国灭亡韩国?”

        李建沉默片刻,道:

        “有些事情,我是不能考虑感情的,韩非。”

        韩非叹了一口气,道:

        “臣有个不情之请,家主可否尽量保全一下韩国王族的性命?”

        李建笑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只是有些担心我做不到罢了。”

        韩非又是一声叹息。

        “弱国被兼并,也是理所当然的。”

        “臣只是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这么快就要发生在韩国身上了。”

        李建拍了拍韩非的肩膀,笑道:

        “往好的地方想,至少韩国能够优先融入到赵国之中,将来也算是第一等的顺民了。”

        韩非苦笑一声,道:

        “那位信陵君素来以多智著称,他突然从大梁城跑来此地和家主见面,莫非是察觉到了什么风声?”

        李建点了点头,突然笑道:

        “其实要真说起来,韩国想要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希望,还真就要落在这位信陵君的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