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27,司马氏的根

127,司马氏的根

        燕军撤出了灵寿城。

        对此,李建的心中并不感到意外。

        乐乘和麾下的新军作战虽然极为悍勇,但能否连续两次击败燕军主力骑兵,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与其冒险赌一把,不如让燕军退出城池之外。

        “反正他们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进城了。”李建笑呵呵的对着身边的乐乘说道。

        乐乘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李建这么开朗,他沉默片刻,朝着李建拱手。

        “若非是郡守有先见之明,    提前训练了一支新军的话,这一次灵寿城就真的完了。”

        说话时,乐乘的心中多少有些后怕。

        作为灵寿城之中的最高军事长官,若灵寿城当真陷落,乐乘难辞其咎。

        正是李建力主所建立的新军,才让灵寿城成功逃过一劫,也让乐乘逃过一劫。

        甚至现在这么一算,    可能乐乘还是立下大功!

        李建笑着拍了拍乐乘的肩膀。

        “其实一开始我建立新军也只不过是为了防着中山国的余孽复兴,    谁知道居然来了个燕军,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

        “对了,赶紧向都平君和邯郸那边报捷吧。”

        都平君田单非常的生气,气得直接拍了桌子。

        “七天前的事情,你现在才禀报上来?”

        “混账东西,老夫让你们当斥候,不是让你们天天去村子里找女人睡大觉,连燕军五千骑兵过境都不知道!”

        “给老夫拖下去,斩了!”

        片刻之后,一颗血淋淋的人口被端了上来。

        田单冷冷的说道:

        “现在真正的战斗虽然尚未打响,但战争是一直在持续的。”

        “若是再被老夫发现有谁如此疏忽大意,老夫一定要将其军法处置!”

        田单的咆哮声让大帐之中的所有联军将领噤若寒蝉。

        在田单的身边,齐军主将匡梁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五千燕军骑兵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他们究竟去哪里了呢?”

        田单叹息一声,道:

        “老夫现在也不知道,老夫只希望,后方的城池不要因此而遭受太多的损失。”

        “先抽调一万骑兵出来吧,    等到确定了燕军骑兵的去向之后,老夫亲自领兵前往拦截,一定要将这支骑兵斩尽杀绝!”

        说话时,田单的双目之中闪动着明显杀机。

        突然,有人禀报:

        “灵寿城五百里加急!”

        田单和匡梁脸色同时大变,失声道:

        “是灵寿城!”

        作为联军的主将和副将,他们当然知道灵寿城这个后勤基地意味着什么。

        田单倒吸一口凉气,冷声道:

        “好个燕国人,居然跑去突袭灵寿城,这是要断我们的粮草啊!”

        匡梁忍不住道:

        “灵寿城若是被攻破,那我军就真的只能撤退了。”

        “都平君,我们在灵寿城之中有多少守军,能守住吗?”

        田单脸色极为难看,道:

        “灵寿城中,只有一千守军!”

        匡梁哑然片刻,勉强笑道:

        “就算一千守军,维持住城防也绰绰有余了。”

        田单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从信使的手中接过了信。

        刚看到信的开头,    田单顿时就是一惊,    情不自禁的念道:

        “燕军主将乐间,    在灵寿城当地大族司马氏的配合之下,    于两日前夜间成功突入灵寿城,并围攻灵寿大营及粮库。”

        匡梁也惊了:

        “完了,这不是全完了?”

        田单定了定神,继续念道:

        “好在郡尉乐乘率领四千新军奋勇作战,一举歼灭了两千余名燕军骑兵,迫使剩余的燕军骑兵撤出城外。”

        匡梁大吃一惊:

        “一支新军,竟然能击溃五千训练有素的燕军骑兵?这这这……”

        匡梁作为老将军,他是非常懂行的。

        一支刚刚组建的新军,无论是在组织度还是纪律性上都比较差,从而导致他们的战斗力也会变得比较差。

        燕军肯定是用精锐去偷袭的,这种情况下灵寿守军竟然还能取胜,不得不说……

        “简直就是奇迹啊,都平君。”匡梁感慨啊。

        田单心中的思绪也是不停起伏,这大起大落的心情只能说是太刺激了。

        田单勉强平静了一下心情,笑道:

        “老夫就知道,让李建来当这个郡守就是不会差。”

        匡梁有些好奇,道:

        “都平君说的是中山郡的郡守李建吗?但这里好像也没有提及到他的什么功劳啊。”

        田单摇了摇头,缓声道:

        “有一句话说得好,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匡梁将军,别的不说,请你想一下,若是没有郡守的全力支持,这支击溃了燕军的新军从何而来呢?”

        匡梁明显楞了一下,随后眼睛亮了。

        “也就是说,其实这支新军是李建组建的?”

        田单点了点头,又伸手弹了一下信纸。

        “不仅如此,李建还顺便扩建了大营,正好将粮库也包含在了大营的保护之中。”

        “若非如此,燕军第一波冲锋就能直接占领粮库,那你我二人眼下就只能考虑撤军的事宜了。”

        匡梁表情变幻,片刻后长出一口气,笑道:

        “还好还好,这位李郡守啊,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李建走在大牢的过道上,潮湿的感觉扑面而来,还有各种臭味,让人不断皱眉。

        在最深处的一间牢房之中,李建看到了司马平。

        司马平明显经历了一番审问,整个人身上伤口处处,血迹斑斑。

        房门被打开的动静惊动了司马平,在看到是李建进来之后,司马平的脸上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仇恨光芒。

        李建在牢房中唯一的坐席上坐了下来,对着司马平说道:

        “其实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既然你们司马氏第一次叛乱的时候没有和中山氏合作,那么为何又要在这一次协助燕国人呢?”

        司马平用力的朝着李建吐了一口痰,但他太过虚弱,这口痰落在了李建身前大约三尺的地方。

        毛遂见状大怒,正准备上去给司马平一点教训,被李建制止。

        李建敲了敲面前的木桌,对着司马平道:

        “其实我能够理解你们这种人的心情,在干这种大事的时候,你们应该也是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

        “但我还是建议你配合一下本官的审问,这是为了你的家人们好。”

        司马平怒道:

        “你卑鄙!”

        李建淡淡的开口说道:

        “如果你把本官想要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那么司马氏不高于车轮的男童可以免死,只需流放边地为奴。”

        “如果你不说,那灵寿城司马氏从此断子绝孙。”

        司马平愤怒的盯着李建,眼神恨不得把李建给生吞活剥。

        李建表情平静,就这么安静的和司马平对视。

        过了片刻,李建站了起来,朝着房门走去。

        当李建走到牢房门口时,司马平牙关紧咬,叫了出来。

        “回来!我说,我说便是。”

        李建立刻退了回来,笑呵呵的看着司马平。

        “或许,你应该从头说起?”

        司马平显然已经被彻底击溃了心理防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数十年前,中山国被赵武灵王所灭,中山王族大部分被杀,还有一部分逃往他国,只有极少数还藏身在灵寿城中。

        中山定作为末代中山王的直系血脉,一直以来都被司马氏所秘密抚养,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重振大业,第二次让中山国复国。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司马氏在抚养中山定的过程中,安排了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在他身边,这就是司马露。

        将来若是中山定能复国成功,司马露自然就是王后。

        前不久齐赵联合对燕国开战的消息传来,中山定顿时跃跃欲试,想要起兵反赵。

        司马平思考过后,坚决反对这一次起兵。

        理由也很简单——打不过。

        但不知为何,中山定似乎得到了其他力量的帮助,竟然绕过了司马氏,成功起兵并一度占领了灵寿城。

        中山定的成功让司马平又是高兴又是疑惑,高兴是因为中山定这三脚猫功夫居然真的成了,疑惑则是觉得中山定无法应对接下来田单的反扑。

        于是司马平一方面让司马露继续跟随在中山定身边,另外一方面则让司马氏保持了中立,并没有公开声援中山定。

        中山定对此极为不满,几次前往司马家族府邸,和司马平大吵大闹。

        就在司马平有些顶不住压力的时候,田单杀来了。

        田单入城之后,那些已经跳出来宣布忠于中山国的人被杀得干干净净,灵寿城之中的人口几天里就少了两三成。

        人也不可能全杀完,司马氏因为中立的态度被田单褒奖了一番,司马平胆战心惊,庆幸自家没有暴露。

        田单离去之后,司马平又秘密将已经逃进太行山中的中山定和司马露接了回来。

        原本司马平觉得中山定经过这一次事情后应该成长了,没想到他竟然又跑去刺杀李建,然后失手被捕。

        此时燕国昌国君乐间突然出现,秘密和司马平会见,声称可以通过中山郡郡尉乐乘的关系来营救司马平。

        虽然最后并未成功,但乐间却也因此掌控了司马平的把柄。

        在乐间的威胁下,司马平不得不暗中为乐间打开城门,成就了乐间对灵寿城的突袭。

        李建静静的听完了司马平的话,道:

        “就这些?”

        司马平点头。

        李建笑道:

        “你觉得我会信吗?”

        司马平的身躯猛然抖动了起来,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你……我能说的全部都已经说了,绝对没有任何的谎言。”

        李建叹息一声,道:

        “不高于车轮的孩子,也就几岁。到边境当了几十年的牧奴之后,和真正的牧奴也就没有区别了。”

        司马平苦笑道:

        “但他们至少能活着!”

        李建点了点头,道:

        “也是。其实你应该庆幸遇到了我,若是换成国内任何一名其他的卿站在这里,你们司马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必死无疑。”

        司马平叹息道:

        “其实下官也有些后悔,以前早就听说过郡守的智慧,若是能直接投入郡守麾下,想必今天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罢?”

        李建再一次的站了起来,道:

        “再见。”

        走出牢房门口,毛遂拿来一份名单。

        “大夫,这是司马氏所有超过七岁的男子名讳。”

        李建仔细的翻阅着这份名单,最后提起笔来,划掉了其中一个名字。

        毛遂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这个名字是——

        司马尚。

        李建放下笔,道:

        “一共七个孩子?把他们都送去高阙塞,交给李牧。”

        毛遂点头,随后轻声道:

        “虞卿就在城中,此时保下一条性命,会不会……”

        李建笑了起来:

        “我去和他谈。”

        虞信坐在郡守府大堂之中,表情严肃。

        这已经是中山郡灵寿城第二次出事了,赵王显然需要一名重臣来这里好好的观察一下,看看这个地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看着司马尚这个名字上明显被划去的墨汁,虞信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向李建。

        “李郡守,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建笑道:

        “只不过是一名军官而已,让他改一下名字就好了。”

        虞信冷冷的说道:

        “你疯了?这可是欺瞒大王的罪名!”

        李建耸了耸肩膀,道:

        “什么叫欺瞒大王?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司马氏有一个叫做司马尚的人,不知者无罪嘛。”

        虞信盯着李建,道:

        “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不然我一定会在回邯郸之后向大王说明这一切。”

        李建笑了笑,道:

        “如果我说这是一次投资,你信吗?”

        虞信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李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道:

        “虞卿,我只想要问你一句,你我虽是大赵高官,看似风光无限,令人敬仰。”

        “但你当真能确定有朝一日你我的家族不会遭遇今日司马氏之难吗?”

        虞信脸色微变,道:

        “你……是想要给司马氏留一支香火?”

        李建笑道:

        “周王灭殷商,封微子启立宋国祭祀商王族。”

        “就连我们赵国王族,当年不也是在其他几大家族的力保下,才能于下宫之难中重新兴起吗?”

        “给别人一个机会,就是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啊。”

        虞信沉默良久,面无表情的将这份名单点燃。

        “涂抹痕迹太过明显,明天给我一张新的。”

        李建笑道:

        “那司马尚……”

        虞信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话。

        “未曾听闻此人。”

        看着拂袖而去的虞信,李建不由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