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81,赵王对李建起了疑心?

81,赵王对李建起了疑心?

        邯郸令的官署是很大的。

        即便是像蔺相如、廉颇等人的官署,在建筑面积上也难以和邯郸令官署相提并论。

        邯郸城乃是当世前五的大城,人口众多,需要大量的行政官吏进行管理,也就需要更多的办公场所。

        李建走下马车,看到自己前方已经有数十名官员在毕恭毕敬的等候。

        “见过大夫,恭迎大夫新官上任。”

        李建微微点头,    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

        如果这时候来个五万响的鞭炮就好了……

        李建的视线在面前这些官员们之中巡视了一遍。

        所有的官员不约而同的低头,以示尊敬。

        即便三世为人,李建此刻依旧不可避免的从心底产生一丝愉悦的情绪。

        面前这数十名官员,他们掌管着整座邯郸城之中大大小小数十万民众的日常生活。

        只需要简单的一句话,他们就可以轻易的让一个家庭坠入深渊。

        但就是这样手握权力的官员们,此刻却在李建的面前毕恭毕敬噤若寒蝉,唯恐给第一天上任的新上司带来什么不好的印象。

        别人面前的猛虎,    只不过是李建眼中的小猫咪!

        这就是权力给人带来的快乐。

        李建咳嗽一声,    笑道:

        “诸位不必客气,本官也是新近上任,有很多事情都还要仰仗诸位。今后也希望能和诸位一起好好合作,把邯郸这摊子事情给经营好,让大王满意放心。”

        听到这里,在场不少邯郸官员们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从语气上来看,这位新邯郸令似乎并不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

        下一刻,李建话锋一转。

        “但本官也想要提醒诸位,如果有人不好好办事,影响了本官和其他同僚们在政坛中的前途和未来,那本官不管他身后有什么家族势力,也一定会将其严厉惩治!”

        邯郸府众官员齐声应是。

        也并非没有异类。

        一名看起来级别并不算高的官员就发出了一声冷声,轻声道:

        “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

        在他旁边,另外一名交情还算不错的官员听到了这句话,赶忙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郭开,    你且噤声,若是被这位新邯郸令听到了,有你的苦头吃。”

        郭开撇了撇嘴,道:

        “只不过就是仗着有几分口才,奉承大王才能当上的这个邯郸令。”

        “若是我父亲当时让我进入郎中卫队,我也未必就输给他了。”

        李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群最边缘的小官对自己口出狂言,他更加关注的是接下来和前任邯郸令的会面。

        这位前邯郸令的名字叫做田奋,是赵国相邦都平君田单的族弟。

        田奋是一个很健谈的中年男子,一见面就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的将所有应该交接的事宜都交接完毕,随后露出笑容。

        “恭喜李大夫从此出任邯郸令,以李大夫的年纪,封侯拜相之路想必不远矣!”

        花花轿子人抬人,李建对此回以一个老油条的微笑:

        “田大夫此次出任云中郡守,同样也是镇守一方,将来再回中枢之时,想必又是李建的上官了。”

        “对了,若是田大夫有什么用得顺手,又不便带去云中的官员,不妨推荐给我。”

        田奋闻言,顿时双目一亮:

        “想不到李大夫竟然如此大度,那么田某也就斗胆推荐几人,还请李大夫自行决定如何任用了。”

        田奋说了好几个名字,    李建仔细的询问了这些人的出身和能力,    还拿出纸笔,认真的记了下来。

        “请田大夫放心,李建不才,但也求贤若渴,一定会对这些英才善加使用的。”

        田奋闻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感慨,道:

        “想不到李大夫年纪轻轻却如此老练,老夫原本还有些废话,如今看来却是不需要说出口了。”

        李建闻言不由正色道:

        “李建初来乍到,正需要田大夫的金玉良言,如何能算是废话?还请田大夫教我。”

        说完,李建朝着田奋拱手为礼。

        田奋看着李建,脸上表情讶然。

        “老夫只道李大夫年轻气盛,想不到今日一见,实在是大出老夫所料啊。”

        “罢罢罢,既然李大夫如此诚恳,老夫若是不据实以告,反而是老夫的不是了。”

        田奋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李大夫可知道,当这个邯郸令,最麻烦的事情在哪里吗?”

        李建沉吟半晌,道:

        “邯郸乃是首都,城内各种权贵众多。其家人门客等不免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应该是比较麻烦之事了吧?”

        田奋摇头笑道:

        “非也。权贵固然是一问题,但自从多年前赵奢斩杀平原君家管事之后,邯郸城中权贵已然收敛许多。”

        “偶尔也会有些仗势欺人之事,但只要罪证确凿,邯郸府签发命令前往权贵府上拿人,一般都不会被拒绝。”

        李建有些惊奇,想了想又道:

        “那邯郸府之中各种外交使者众多,再加上各国的质子、间谍,可谓是鱼龙混杂,应该是一大麻烦了吧?”

        田奋摸着胡须,笑道:

        “外交方面,自然有负责外交之官员去迎来送往。间谍之流,也有平原君等高官主持大局,邯郸令往往只需要依律令办事便是,又哪来什么麻烦可言呢?”

        李建皱眉片刻,道:“还请田大夫直言。”

        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上辈子李建虽然也长时间在邯郸生活,但邯郸令这个官职还是第一次坐。

        他的心中也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能被田奋这样老成持重的官员视为天字号第一麻烦。

        田奋表情开始变得严肃,就连语气也开始放低不少,道:

        “宫中出来的人,才是最大的麻烦。”

        李建闻言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田大夫这又是从何说起?”

        田奋道:

        “宫中出来的人,那可都是奉了王命而来。一个个拿着王命当利箭,各种过分的要求层出不穷啊。”

        “就比如说,王宫之中的一应物资用度都从邯郸附近供应,也就是由咱们邯郸令来具体负责。”

        “而王宫之中那些负责采买的家伙呢,就喜欢各种夸大其词,索求远超正常用度数倍的物资。

        “其实哪里用得了那么多东西?最后无非都是落进了这些人的腰包罢了。”

        “也不仅仅是采买物资,宫中之人做事都是非常霸道的,不管看上了什么东西都要带走,完全不容置疑,倒好像这邯郸府是他们家的仓库似的。”

        听着田奋一番大倒苦水,李建的表情也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田大夫为何不禀报都平君和大王太后?”

        田奋闻言,脸上露出苦涩笑意:

        “这些采买之人都是太后身边的心腹之人,李大夫觉得太后是相信他们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呢?”

        李建无言。

        过了好一会,李建才道:

        “太后如今已然殡天,等到大王亲政之后,这股风气想来是会有所好转的。”

        田奋耸了耸肩膀,突然笑道:

        “无论是否好转,那都已经是李大夫的事情了,哈哈。”

        “不瞒李大夫说,老夫以前一听到宫中来人,那心里叫一个慌啊。现在好了,总算是能睡个安稳觉了。”

        田奋话音刚落,房间的门突然就被敲响了。

        毛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大夫,宫中有使者到来!”

        李建心中颇为疑惑。

        这才上任第一天,赵王就派使者干嘛来了?

        使者是一名宦官,满脸堆笑:

        “李大夫,大王说了,有要事召您入宫。”

        李建听着这个口谕,心中有些讶异。

        上任第一天,正常人都知道要给点时间熟悉政务,赵王却突然急召李建入宫,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

        李建微笑着将使者拉到一旁,右手不动声色的将一小袋银子塞入这宦官的袍袖之中。

        “李某冒昧请问一句,大王的心情如何?”

        宦官掂了掂小袋子的重量,登时笑得眼睛都眯了缝,同样轻声道:

        “大王的心情很差呀,今天一天都没笑过,李大夫还请小心为上。”

        至于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这名宦官坚称不知,李建也就不再追问,坐车入宫。

        入宫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去找赵王,而是前往太后的灵堂。

        在灵堂的门口,李建碰上了蔺相如。

        蔺相如明显有些惊讶:

        “你今日不是履职吗,为何会在此地?”

        蔺相如也是来上香的,作为赵国上卿,每日上香是必须的环节。

        至于李建为何不需要了,答案也很简单——级别不够。

        只有卿以上的赵国大臣,才能获得每日前往灵堂上香的资格。

        上香不是你想上,想上就能上。

        得知李建是奉赵王的旨意入宫之后,蔺相如脸上的惊讶之情更浓。

        沉吟片刻,蔺相如低声对着李建道:“小心行事。”

        李建点头,上完香后离开灵堂,来到就在不远处的赵王寝宫。

        刚刚走进寝宫正殿,李建的眉头就是轻轻一皱。

        空气中竟然明显有酒的味道。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鱼和肉的味道也依然残留,这说明赵王刚刚才在这座寝殿之中喝酒吃肉,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宴食。

        若在平时,此事自然没有任何不妥,但问题是,现在可是服丧期间啊。

        《礼记》可是清楚写着:

        “父母之丧,不食菜果;既殡食粥,朝一溢米,暮一溢米。”

        以及“行吊之日,不饮酒食肉。”

        这太后都还没过头七呢,作为儿子的赵王,连喝酒带吃肉的,简直是……

        李建不动声色,朝着端坐着的赵王行礼:

        “臣见过大王。”

        赵王似乎吃得过于饱了一些,张口就打了个很响亮的饱嗝。

        空气中的酒味又增加了不少。

        如果是上辈子,多少带点忠臣情节的李建必然会出言劝阻。

        如今李建表情平静,眼观鼻鼻观心,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闻到。

        赵王笑道:

        “李建啊,今日找你前来,主要是为了一件事情。”

        李建道:

        “请大王吩咐,臣定当竭力做好。”

        赵王点头,满意道:

        “不愧是寡人一手提拔上来的,楼昌啊,你今后也要多和李建学一学,明白吗?”

        站在赵王身边的楼昌闻言表情颇为古怪,但只能恭敬应是。

        赵王看向李建,笑道:

        “李建啊,当天在母后的寝殿之中,赵鼎究竟是如何行刺母后的,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和寡人说一遍。“

        赵王话音落下,李建的心中顿时就是一紧。

        果然这上任第一天的突然召见,确实没有好事。

        那一天晚上,李建可是在太后和繆贤的面前,亲口揭穿了赵王是下毒案幕后主使者的真相!

        李建平静开口,道:

        “回大王的话,当天臣护送大王离开,走到半路时遇到宦者令繆贤,他说太后还在寝殿之中……”

        李建如此这般,将当日所发生的的事情说了一遍。

        赵王非常仔细的听完了李建的话,然后又翻来覆去的把各种细节都给盘问了好几遍遍。

        李建一一从容做答。

        赵王沉吟半晌,道:

        “所以在杀死了赵鼎过后,寡人就带着诸卿出现了?”

        李建点头道:

        “正是如此。赵鼎死了不过大约一刻钟时间,大王就带着诸卿来了。”

        一刻钟,也就是十五分钟。

        赵王追问道:

        “那这一刻钟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李建道:

        “回大王的话,在这一刻钟的时间里,因为担心另有刺客,臣和宦者令两人守卫在太后的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

        赵王皱眉,道:

        “那母后就没有问你们什么吗?”

        李建道:

        “太后病情当时已经极为沉重,并没有和臣说什么话。”

        赵王沉默不语。

        就在此时,一旁的楼昌突然轻笑一声,道:

        “李大夫,你说的话,实在是非常的可疑啊。”

        李建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楼昌:

        “楼昌,你只不过是区区一个都统,居然也敢在本官和大王奏对时大放厥词?”

        “如此目无尊长,难道你家长教授给你的礼仪,你都学到了狗肚子里不成!”

        楼昌表情一滞,脸庞涨得通红。

        足足过了好几秒,楼昌才怒道:

        “李建,你想要欺瞒大王的罪行已经暴露了,任凭你再如何巧舌胡言,今日都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