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67,太后的妥协

67,太后的妥协

        听着廉颇的话,在场所有赵国君臣脸上的表情都颇为复杂。

        平原君忍不住道:

        “此事究竟是否属实?该不会是李建让人伪造出来的吧。”

        李建刚刚被禁足,廉颇就拿出了这么一份极有分量的捷报来帮他脱罪。

        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事情过于巧合了,很难让人不生出怀疑之心。

        平原君话音落下,在场便有几名赵国重臣先是恍然,随后面带怀疑看向廉颇。

        面对这样的质疑,廉颇毫无惧色,还露出一个大大的嘲讽笑容。

        “究竟是否属实,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三千多颗脑袋和五千战俘,不可能凭空变出来吧?”

        “至于马鞍和马镫的作用是否有效,那就更简单了。”

        “李建不是发明者吗?他府中肯定是有马鞍和马镫存在的。直接从他府里拉几匹马出来遛遛,结果不就有了。”

        听着廉颇信心十足的话语,众人心中刚刚升起的怀疑顿时又被打消。

        要说伪造几颗人头,来波杀良冒功确实有可能。

        但伪造这种泼天的大功劳,那查出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除非是脑子真有问题,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干。

        从过去的几个月来看,李建的脑子不但没有问题,而且还非常的好使。

        赵王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这马鞍和马镫,寡人在春狩的时候还真在李建的坐骑身上见过。没想到居然还是如此神异之物,实在让人震惊。”

        赵王的开口,无疑成为了另外一个佐证。

        太后终于也开口了:

        “这功劳……当真毫无虚假?”

        廉颇大笑:

        “老臣愿以人头……咳咳,若此事有假,太后尽管斩了李建等人的人头便是!”

        蔺相如忍不住瞪了廉颇一眼。

        廉颇直接无视。

        太后环视众人:

        “诸卿,都来说说看法吧。”

        田单一脸的纠结,沉吟良久才道:

        “老臣……谨遵太后之命。”

        平原君表情有些苦恼,但过了好一会还是道:

        “臣觉得,若李建当真立下这番大功,大赵确实应该给其足够的封赏。”

        平阳君皱眉道:

        “李建才刚刚从下大夫升了中大夫,难道现在就又要升上大夫?”

        廉颇眉头一竖,道:

        “有何不可?”

        平阳君摇头道:

        “自然不妥。李建才刚刚及冠就已经是上大夫,这速度何等惊人?若是这般下去,岂非三十岁不到就能成为上卿了?”

        平阳君的话说完,赵国君臣心中都是一跳。

        三十岁不到的上卿?

        这也太扯了吧。

        可仔细一想,李建几个月的时间就从下大夫升到上大夫,那再用几年时间升到上卿,似乎也真不是没有可能。

        太后断然道:

        “升上大夫确实不妥,还是……”

        太后的话又一次出现停顿。

        众臣都是人精,纷纷回过神来。

        既然不能升官,又必须要给李建足够的赏赐。

        那显然就只能……

        廉颇重重咳嗽一声,左顾右盼,摆出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

        想想还嫌不够,于是廉颇又在开口时刻意压沉了声音。

        “太后既然不想给李建升官晋爵,那么就还请在婚事上让李建自行做主吧。”

        太后又一次咳嗽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太后身上,看着这位赵国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拿着一条手帕捂着嘴,发出难受的咳嗽声。

        田单看着太后手中的手帕,和记忆中几天前的那一幕做了对比,最终确定一点。

        这是一条崭新的,田单从未见过的手帕。

        田单开口道:

        “老臣以为,李建虽忤逆狂放,太后今日却能饶恕其罪,足证太后之心胸广阔也。”

        平原君眼珠子一转,笑道:

        “正是这个道理。此事过后,太后知人善任之贤名想必又要响彻天下了。”

        廉颇一个激灵,忙道:

        “对对对,太后何必与李建一般见识呢?”

        听众臣这么一说,太后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不少。

        她冷哼一声,道:

        “既然诸卿都这般为他求情了,那念在他为大赵立下如此功劳的份上,他爱娶谁就娶谁去吧,老妇也懒得理会了!”

        众臣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齐声赞道:

        “太后英明!”

        太后看着众臣这边态度,心中突然颇感无趣,直接站了起来:

        “今日廷议到此结束!”

        众臣三三两两散去。

        “蔺相如,你给老夫站住!”

        廉颇一边高声呼喊,一边加快脚步,紧赶慢赶,终于还是追上了蔺相如。

        蔺相如面无表情的看着廉颇:“离我远些。”

        廉颇嘻嘻一笑,将手强行搭在蔺相如肩膀上:

        “怎的,都是几十年的朋友了,老夫恭喜你得个好孙婿还不行了?”

        蔺相如斜眼看着廉颇,语气冰冷:

        “你确定不是来看老夫这个出尔反尔之人的笑话?”

        廉颇点头道:

        “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哈哈哈哈!”

        这笑声让蔺相如的脸庞气得通红,用力想要挣脱廉颇搭在肩膀的手。

        但并未如愿。

        蔺相如气呼呼的说道:

        “你走,老夫现在不想看到你。”

        廉颇笑嘻嘻的说道:

        “怎么,一个负荆请罪被你用来压老夫几十年,老夫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由头,说你两句都不行了?”

        蔺相如叹了一口气,道:“就两句?”

        廉颇摇头,大笑道:“怎么可能?那必须说到你我老死才行,哈哈哈哈!”

        赵国宫城某处宫殿之中,七公主正对着镜子,左摇右摆,欣赏着刚刚换上的新衣裳。

        “你们说,本公主穿这身当嫁衣如何?”七公主询问身后的侍女。

        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的说道:

        “公主,这身衣裳颜色过于鲜艳,似乎不合嫁衣礼制。”

        七公主俏脸一沉,冷声道:

        “本公主说要什么样的礼制就要什么样的礼制,哪里轮得到你这个下人婢子说话?拖下去,掌嘴二十!”

        繆贤苍老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

        “臣觉得不需要掌嘴,更不需要什么嫁衣了。”

        七公主看到繆贤明显吃了一惊:

        “繆贤,你怎么擅闯本公主的闺房,也不禀报?等会本公主一定要禀报母后,治你一个无礼之罪!”

        繆贤看着七公主,非常平和的开口道:

        “公主殿下,今日老臣来是为了替太后通报一个消息,你和李建的婚约已经取消了。”

        七公主俏脸上的表情顿时冻结,立刻大叫起来:

        “这不可能!”

        繆贤看着七公主,缓声道:

        “这是太后的旨意。”

        七公主怒道:

        “母后和王兄如此疼爱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繆贤无言。

        七公主猛然看向繆贤,眼神之中满是怨毒:

        “繆贤,是不是你在母后和王兄面前进了什么谗言,是不是你故意害我!”

        繆贤越发无语,摇头道:

        “七公主好自为之吧。”

        说完,繆贤头也不回的走出这间宫殿。

        在他身后,是七公主愤怒若狂的大骂声,和诸多器具被打翻在地的乒乓声。

        李府。

        李建安坐在书房之中,非常仔细认真的写信。

        第一封信是给李牧的。

        “日前所说的骑兵之法,其中一些乃是在下听父辈描述战场之道所得,还请李牧兄与实战经验有机结合,不能机械照搬,以免令边骑军团将士多受伤亡……”

        孙子兵法可是足足有十三篇,每一篇就算一封信,那也得写十三封信。

        李建这骑兵之法虽然在篇数上比不过孙武,但论到字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以这些天李建一封封的写信,可谓笔耕不辍。

        又写完一篇骑兵之法,李建长出一口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书房的门突然被撞开,毛遂一脸兴奋的冲了进来。

        “大夫,宫中的使者来了,来宣读太后旨意了。臣觉得,应该是个好消息!”

        李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有些好笑的看着毛遂。

        “你怎的如此肯定是好消息,莫非你给那使者塞钱了?”

        毛遂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

        “臣可是清廉之人,怎可能塞钱……嗯,使者刚刚一进府中就面带笑容,还说让臣恭喜大夫呢。”

        李建闻言,不由哈哈笑了起来。

        “那还等什么,去接旨!”

        片刻后,李建率领妈妈妹组合,以及府中诸多管事下人齐聚,聆听这份来自太后的旨意。

        “都统李建,发明马镫马鞍,为国家立下大功。”

        “赏钱十万,绢布五十匹,骏马五匹。”

        “闻蔺氏女贤良淑德,着李建与其择日成亲!”

        “即刻解除禁足,明日起回宫执勤!”

        宣读完毕,李府上下再也按捺不住,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

        生母陈氏更是老泪纵横,哭倒在姨娘刘氏怀中。

        “建儿没事了,李氏终于要有后了!”

        蔺府后院,蔺柔同样也从父亲蔺仪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一颗芳心顿时被喜悦所充满。

        “父亲说的是真的?女儿当真……可以嫁入李氏了?”

        蔺仪笑呵呵的点头。

        “是啊是啊,没想到这李建大夫是当真有本事。出的主意不但能让你大父瞠目结舌,就连太后和大王都要让他三分。”

        “柔儿啊,你将来嫁到了他家,须要好生伺候这位夫君,更要打理好李府上下,不能让别人小看了我们蔺氏家教,明白了吗?”

        蔺柔毕竟是个少女,听到这些婚嫁之事不免还是双颊绯红,轻声点头。

        等到蔺仪离开,蔺柔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发出了欢呼声。

        “太好了,我就知道他一定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