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31,楼昌要帮赢大人铲除李建

31,楼昌要帮赢大人铲除李建

        “举行一次春狩?”

        太后在听到兴冲冲的赵王说出这句话之后,表情是相当微妙的。

        早在夏朝时期,华夏的国君们就会经常举行各种声势浩大的狩猎活动。

        一方面是为了炫耀武力威服四方异族,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顺便检验和训练部队。

        这种狩猎活动作为传统,千百年来一代代的传承下来。

        赵王的祖父,也就是胡服骑射的那位赵武灵王更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经常一年举行好几次大狩猎活动。

        但太后关注的并不是这一点。

        太后沉吟片刻,看向赵王:“大王,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赵王迟疑不语。

        太后加重了语气:“大王若是不说,老妇就只能自己去查证了。若是查证出某些人在大王面前乱嚼舌根,一番责罚自然是少不了的。”

        赵王闻言有些慌乱,忙道:“是侍卫长李建告诉寡人的,寡人已经答应他,说母后不会责罚于他。”

        太后哦了一声,露出了然的表情:“原来是他。这李建确实是一个有主意的,难怪能出这样的计策。”

        赵王看太后似乎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忙道:“母后,寡人觉得这个计策还是颇有可取之处的,不知母后觉得如何?”

        太后思考半晌,道:“明日廷议再行商议吧。”

        看着赵王兴冲冲离去的身影,太后表情平静,若有所思。

        离开宫殿之后,赵王对着李建笑道:“母后看起来对你的计策很满意,还说会在明日的廷议上和其他大臣们商议。若是当真成了,寡人记你一功。”

        李建拱手道:“此计乃是大王亲自推动,若是当真成了,大王之英明领导慧眼识珠才是最重要的,臣的小小功劳不足挂齿。”

        赵王呵呵大笑,志得意满:“寡人嘛,当然也是要为大赵做一些事情的。不然又如何能效仿父祖,开创大赵真正霸业呢?”

        楼昌在一旁听得牙酸,等到赵王兴冲冲的走在前方,忍不住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马屁精。”

        李建侧着头,对着楼昌露出一个笑容:“你行你上啊,不行别哔哔。”

        这一下差点把楼昌气得当场自闭。

        侍卫长也并不是每天十二时辰都要陪伴在赵王身边的。

        当夜色来临,李建、楼昌还有众多郎官们也就离开王宫,各回各家。

        晚上是睡觉的好时候,也是偷偷睡觉不容易被发现的好时间。

        为了防止大王们头顶绿油油的,这个时间段能在有女眷的宫城内廷里活动的男性只有太监。

        回到府邸的李建立刻就面对着母亲的催婚,很快败退的他逃难一般来到书房之中,听取毛遂的汇报。

        毛遂道:“根据大夫的命令,臣这段时间也陆续招揽了一些之前在平原君府上并不得志,但又确有才能之士。这是他们的名单,还请大夫过目。”

        李建看了一下名单,并没有发现什么载入史册的名字。

        在没有蔡侯纸出现的年代,用惯了竹简的史官们都是惜字如金。

        太史公的《游侠列传》字数也才不过两千出头,又能记载得了几人?

        能招揽一个毛遂,对李建而言已经颇为满意。

        这些新门客的才能相当有意思,有的会养马,有的会打铁,还有的会变戏法……

        也难怪孟尝君当年能招揽到鸡鸣狗盗之辈。

        李建放下名单,道:“你做得很不错,有碰到什么困难吗?”

        毛遂顿了一下,道:“确实是有一些问题。”

        李建道:“什么问题?”

        毛遂道:“老管家那边今日刚说了,若是再这么继续招揽士人下去的话,府上的用度……怕是就要出问题了。”

        这个问题出乎李建的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像平原君这种赵国王子,手中掌握大权,又从国君那里获得大片膏腴之地作为封地,当然可以养得起几千名吃白饭的门客。

        可对于李建这样的低级贵族来说,仅仅是招揽毛遂名单中的这二十多名门客,就开始要面临入不敷出的状况。

        赚钱计划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李建沉吟片刻,对着毛遂道:“知道秦国质子嬴异人吗?”

        毛遂点头。

        李建道:“你派人监视住此人,应该会有一个叫做吕不韦的商人来见他。告诉吕不韦,我想要见他一面。”

        没钱怎么办?当然是找有钱人帮忙啊。

        李建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非常合理。

        楼昌闷闷不乐的回到楼氏府邸,把自己关在书房之中,破口大骂起来。

        “这该死的李建,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他发配到高阙塞去给匈奴人喂马!”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每逢大事有静气,楼大夫,只不过区区小事便让你如此愤怒吗?”

        楼昌越发愤怒,抬头喝道:“不是说了让你们没事不要打搅我吗,谁让你进来的?”

        来人对楼昌的怒气置若罔闻,淡定的在楼昌的面前坐下,将一面令牌放在楼昌面前。

        楼昌看着令牌,顿时大吃一惊:“这是我父亲的令牌,你是……”

        楼昌的父亲楼缓,如今就在秦国为官。

        来人微微一笑:“我当然是来自咸阳,这有一封信,还请楼昌大夫过目。”

        楼昌惊疑不定的接过来人手中的信,展开一读,发现确实是自家老爹楼缓的亲笔自己。

        看完之后,楼昌变得恭谨起来:“原来是赢大人,不知大人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他的父亲楼缓在信中并未表明对方身份,只是告知楼昌这位赢大人身份极为尊贵,让楼昌无条件的配合赢大人在赵国之中的一切行动,并且不能走漏风声。

        赢大人道:“奉吾王之命,为赵国之中某人而来。”

        楼昌有些吃惊:“是谁竟然能劳动秦王如此注意?”

        赢大人道:“此人乃李氏大夫,单名一个建字。”

        “李建?”楼昌愕然半晌,随后猛的一击掌:“不瞒大人,我也早就想要收拾他了。既然是秦王想要对付他,楼昌一定提供所有便利,务必铲除此人!”

        赢大人微微一笑,眼底一丝杀机闪过。

        “那便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