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24,赵括选择全军出击!

24,赵括选择全军出击!

        半个时辰后,蔺相如、赵胜、赵豹三人前后脚抵达。

        在了解到情况之后,三名赵国重臣都有些愣住。

        原本以为是什么重要的大事,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两名都统的兵棋推演?

        太后严肃道:“老妇和都平君大将军看了一会推演,觉得此战将来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三位卿家务必要求真求实,不得有所纰漏,更不能随意提供错误答案,明白吗?”

        作为赵国如今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太后的眼光还是有的。

        这场兵棋推演到了现在,推演的意义及双方棋手的水平,都得到了太后的认可。

        她需要一个正确的答案。

        听到太后这么说了,蔺相如等人也不敢怠慢。

        几人聚集在一起,商议了好一会,还爆发了一场小小争执。

        最终,蔺相如来到太后面前:“启禀太后,结果已经出来了。”

        太后点头道:“说吧。”

        蔺相如道:“以大赵去年的粮食产量作为标准,是可以完全满足四十万大军的。”

        “但是,这四十万大军,还有运输粮食物资的众多支前民夫,都属于种田的主要劳动力。这些劳动力加入战场,必然会导致粮食产量的下降。”

        “秦国那边的六十万兵马以及民夫,也是同样的道理。”

        太后沉吟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可以支撑,但是越到后面就越撑不住?”

        蔺相如点头道:“太后英明,正是这个意思。”

        太后道:“那大赵能支撑几年?”

        蔺相如道:“根据兵棋推演的增兵态势,以最极限的情况来计算,最多不超过三年。”

        “三年?”听到这个数字,太后的表情舒缓了不少。

        倾国之师征战,还能维持三年,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

        李建闻言,也不由看了蔺相如一眼,心中微微有些佩服。

        历史上,赵国还真的就是在上党郡和秦国打了三年!

        赵王在一旁问了一句:“所以,秦国能支撑几年呢?”

        蔺相如略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五年。”

        蔺相如说完,在场所有人除了李建之外,都明显吃了一惊。

        田单猛然抬高了声调:“五年?这不可能!蔺卿,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负责情报收集的平原君赵胜闻言大为不爽,冷冷说道:“秦国关中平原乃富庶之地,这些年又占领了河东郡这个粮仓,还在巴蜀兴修水利,总计三处粮仓在手,粮食产量本就是诸国之冠。”

        “而且,秦国这三处粮仓都位于后方,只需要专心发展种植。反观大赵,只有邯郸、中山两地平原较为适合粮食耕种。偏偏这两地靠近边疆,不能全力开发种植,还要兼顾边防警备。”

        “此消彼长,秦国比大赵的战争持久力更强,又有什么奇怪的呢?若是都平君真想要看数据,等会本侯回去让人送一马车情报到你府上,都平君尽管看个够便是。”

        田单说不出话来了。

        要玩文字把戏,那还能争辩一下,现在赵胜直接数据拍脸,田单就无计可施了。

        就在此时,廉颇突然开口:“按照这个数据来算的话,一旦大赵和秦国在上党郡处僵持不下,首先撑不下去的就是我们大赵了?”

        蔺相如缓缓点头:“正是如此。”

        又是一阵沉默。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秦国是真正意义上的当世第一强国,但也都相信赵国必然能取而代之。

        这种蓬勃的、对未来的美好期望碰上现实的差距时,不免放大了失落感。

        在这一片失落中,赵王幽幽开口:“所以,兵棋推演还是可以继续下去的啊。”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这个结果,是由蔺相如、平原君、平阳君三位赵国重臣商议半天,以各自部门无数官员掌握的数据和智慧结晶集合在一起才得出的。

        可早在一个时辰前,这场兵棋推演之中负责指挥秦军一方的李建,就已经得出了这个结果。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李建身上,以震撼居多。

        赵括深吸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建:“李都统,你怎么知道大赵会支撑不下去?”

        李建微微一笑:“猜测罢了。让我们回到推演吧,赵都统。如今我率领的秦军在上党郡长平战场和你长久僵持,而你的粮食即将断绝,你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问出来,赵括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度难看。他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地图,良久没有说话。

        终于,赵括咬牙道:“那我就率领四十万大赵军队出击,和你决一死战!”

        撤退是不可能撤退的。

        一旦选择撤退,整个上党郡就全部得让给秦国,这次兵棋推演就会以赵括失败而告终。

        为了胜利,赵括只能孤注一掷。

        看着赵括这般表情,赵王不由皱起眉头,片刻后才轻声道:“所以,这赵括是又被李大夫给预判到了?”

        听着赵王的这番话,田单和乐乘心中同时一沉。

        说起来,从一开始的兵棋推演到现在,赵括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被李建牵着鼻子走的。

        如果连这种情况都被预判到,那赵括岂不是危险了?

        赵括已经开口:“我命二十万主力从中央突破,直接进攻你的大营光狼城。同时从我军左侧的大东仓河谷,右侧的长平关同时进攻。”

        赵括手指不停的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口中接连不断,将一支又一支的赵国军队布置出来,犹如猛虎下山般凶狠的冲击着秦军的整条战线。

        这一幕让田单和乐乘看着,心中又不免放松了不少。

        不得不说,赵括的军事指挥知识确实还是非常扎实的。

        每一支部队的调动都非常的细节,各支部队之间的协作也尽可能的考虑到了互补。

        如果这些布置都能发挥落实,那赵军在战场上的攻势必然是无比凌厉,即便是号称天下第一的秦军也难以抵挡。

        几年前的阏与之战,赵军在赵括父亲赵奢的率领下,就是以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态度,一举干碎了十万秦军!

        田单轻抚胡须,缓缓道:“赵括的指挥风格,大有其父马服君之风。虽然他确实在战略态势上已经落入被动,可打仗毕竟还是需要将士们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杀出一个结果。”

        “以赵括的指挥水平,还是有希望能够在战场上拼得一场胜利。”

        廉颇不以为然:“守,那便应该死守到底。守不住,那就该直接放弃。守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又被敌方牵制得只能改变主意选择进攻,简直虎头蛇尾,首鼠两端!如此指挥风格,焉能取胜?”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哼了一声,同时转过头去。

        太后轻声道:“大王,你怎么看?”

        赵王看了看田单,又看了看廉颇,一时间也不知道相信谁比较好了。

        赵王咳嗽一声,道:“母后,寡人的意思是……继续看下去。”

        众人的目光又一次的聚集到了李建身上。

        面对赵括的殊死一搏,李建又该如何反击呢?

        胜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