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傻柱你要老婆不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阎埠贵和傻柱的矛盾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阎埠贵和傻柱的矛盾

        四合院后罩房。

        西二门的旁边的房间堆放杂物,安装供暖设备需要屋子被收拾出来用作锅炉房。

        叶闲让车间加工了一个小型的锅炉,是杨厂长答应批给的材料制作。

        小锅炉用料很厚,双层结构。

        叶闲采用的是现代的节能款锅炉结构,带动后罩房整体供热只需要烧一户的用煤量就足以满足需求。

        蒸汽循环模式让暖气回水效果提升。

        叶闲自己制作一个回水泵,采用的是蒸汽履带传导模式,烧锅炉的时候通过蒸汽口带动传导履带让水泵动起来。

        冬天保证后罩房供暖温度。

        叶闲解决了供暖问题后,    又将后罩房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厨房采用的是定制的一体炉。

        烧煤做菜的同时又能提供供暖,一体炉燃烧的炉灰都是直接倾倒在承接桶里面的。

        清理倒灰非常方便,还能保持室内干净卫生。

        厨房摆放了一张大木桌,宽度有两米,长度有三米。

        用作案台。

        占了厨房空间的三分之一。

        将厨房收拾出来,以后做饭就容易了。

        为了能储存蔬菜,在后罩房的院子里还挖了一个地窖,深两米墙体都用砖头砌得很扎实。

        墙体都用水泥抹平。

        地窖空间很大。

        叶闲也是为了帮忙储备物资,    后罩房居住的人数不少,光冬天购买大白菜储存起来就需要很大空间,何况人数很多呢。

        挖个地窖并不容易,既然挖了就挖大一些。

        叶闲是请人帮忙,工费和用料花了一百块钱。

        忙活了一个月才完成。

        叶闲跟丁秋楠等人一起下班回来,每天都是好多人一起回来,胡同里的人早就习惯了。

        丁秋楠等人居住在后罩房适应得很快。

        几个人刚进院子,就见到院子里好多人,一看就知道是又开上全院大会了。

        “何雨柱,三大爷是长辈,你怎么又和他起冲突,还想动手打人要不是大家伙拦着你知不知道要犯多大错误。”

        叶闲刚进来就听见刘海中说何雨柱。

        “什么情况?”

        “傻柱跟三大爷犯浑呗。”

        群众邻居听到叶闲的话还真回答了。

        “你们就知道说我不对,你们倒是问问三大爷都做了些什么?”

        何雨柱这话说的一下点明了重点。

        “阎埠贵,你是院子里三大爷,你倒是说说你跟傻柱之间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解决。”

        刘海中询问道。

        易中海知道这个事情,他很想为何雨柱说话可是又不想轻易开口,    上赶子不是买卖。

        他帮助傻柱是有目的的,    帮忙可以但要看方式方法。

        阎埠贵的乌眼青刚好的差不多,又跟何雨柱不对付了,谁知道傻柱现在不好糊弄了。

        事情说出来肯定是没理。

        阎埠贵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三大爷你不好意思说,我就替你说。”

        “大家伙都听听也做个见证,看看是不是我的错。”

        “上个月三大爷说要给我介绍他们学校的老师,收了我两瓶白酒,两瓶罐头,一条烟,一罐茶,还有一些糕点。”

        “三大爷说要给我介绍对象这是好事啊,可是他怎么做的,我等了好几天都没有动静,恰巧我路过学校遇到了那个要帮我介绍的女教师。”

        “我寻摸都遇上了就先认识下,一提三大爷介绍的事情,女教师当场就解释清楚了,三大爷压根就跟人家提过介绍对象的事。”

        “我找三大爷说理,东西没还不说,还给我一顿数落。”

        “你们说有他这么做事的吗。”

        “半个月过去了,    三大爷又找上我,    说一定帮忙介绍又拿了我的好处。”

        “今天我路过学校正好遇到人家女教师,一问才知道,三大爷跟们就没有跟人家说过。”

        “大家伙评评理,有他这么做事情的吗。”

        院子里的人哪里听不出来,三大爷爱算计,爱占小便宜,想不到竟然还算计了何雨柱。

        空手套白狼。

        高,实在是高啊。

        刘海中向来觉得三大爷是个有文化的人,想不到做出这样臭不要脸的事。

        他可是乐见其成。

        三大爷的威信啊,荡然无存。

        阎埠贵老脸也是挂不住,他就是见到何雨柱拿好东西回来一时心直口快,哪里想到何雨柱脾气这么大。

        以前的话,顶多就是吵吵几句。

        他失策了。

        现在可好了,大家都知道了。

        “我又没有说不给他介绍,我寻思找个好的时间说这个事,谁让他着急。”

        “打乱了我的计划。”

        “要我说就是他活该,谁让他不信任我了。”

        阎埠贵解释的很牵强,但还算能说得通,但大家伙信不信就另说。

        “老阎,你也是没有做媒婆的经验就瞎咋呼。”

        易中海说道。

        阎埠贵他的初衷就是为了占些便宜,其实他能将事情办了,可是何雨柱就是个碎嘴子。

        说话不经大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话就伤人。

        尤其跟阎埠贵聊天,对咬文嚼字不屑一顾。

        每次阎埠贵拽词,都让何雨柱给顶了。

        所以阎埠贵心里有气,哪里还能诚信办事。

        要说何雨柱这人也是真个性,简单说就是太自我,自大,自我良好。

        托人家办事,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这样的人求人办事连个态度都没有。

        谁乐意帮忙。

        院子里要不是有一大爷易中海维护,聋老太太袒护,何雨柱还真不算什么。

        “事情都出了,那就必须解决。”

        刘海中说道。

        “老易,你认为这个事怎么办?”

        刘海中问道。

        “老阎,你将东西还给柱子得了,这个事情你做的不好,当然柱子也有不对的地方。”

        “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与长辈面前犯浑。”

        “柱子你要道歉。”

        “事情就这么定了。”

        易中海果断解决问题。

        院子里的人间没有热闹看了,全都回家准备吃饭。

        人都散了。

        叶闲在门口等着的人才能进去。

        “叶主任,你回来了,正好有事情要跟你聊聊,咱们回屋里。”

        易中海见到叶闲马上提出了邀请。

        “行啊,有事你说。”

        叶闲跟着易中海来到家里,一大妈正在做饭。

        “叶主任,今天在我这咱们喝两杯。”

        叶闲跟易中海不算熟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留下来吃饭促进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