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七章:危机

第五百五十七章:危机

        黎阳深知这一招,忏魂!全局只有诸葛玄能够释放的超高危灵术。

        忏魂之难难于上青天。

        因为这招借用的灵子力量的来源不是纯灵子,而是混杂了人间罪与恶的灵术。

        人间,有着庞大的罪恶,这些无形的罪恶滋养了噬魂,喂饱了血族。

        忏魂的发动需要借助现世人间的罪与恶,而在里世界即便完全吟唱也无法彻底发动其全部效果。

        因为大部分的罪恶灵子在透过里世界净灵膜的时候就已经被净化了,所以这一招才被列为九十。

        但黎阳此刻却很是清楚,如果释放忏魂的家伙是噬魂,那么就容易的多,噬魂就诞生于人类的后天之恶。

        噬魂就是恶的象征。

        如今吉尔伽美什超越了噬魂与人类,他有号令恶的能力,这个状态下的吉尔伽美什使用出的顶级禁术忏魂,威力已经无法想象。

        黎阳看着漆黑的天空。

        那源源不断的罪恶灵子不断地聚集在暗日的上空。

        形成一个黑色的球体。

        而与诸葛玄在现世发动忏魂对付暗日时还有所不同,诸葛玄虽然已经是天才中的翘楚,但他使用忏魂还需调动自然中人间的恶意。

        所以诸葛玄所释放的灵术忏魂所形成的黑色重力奔流球体无论怎么吸收恶念都只能维持在乒乓球大小。

        但吉尔伽美什不同,他毕竟诞生于恶,他毕竟是噬魂,他能够不借助外力,仅仅凭借自身之恶便可聚集球体。

        且这是高于霍莫斯勒级别的恶意,是超越噬魂与人类的恶意。

        那可怕的黑色奔流之球足以遮天蔽日。

        “太阳耀斑.金光乍现!”黎阳呐喊,一瞬之间,炽热的太阳之光浮现于黎阳面前。

        这光中灵子的温度足以焚烧熔化任何一种灵子。

        “别太猖狂了!人类!”高举着忏魂之球的吉尔伽美什疯狂地怒吼道。

        随即吉尔伽美什操控着忏魂制造出的球体猛然抛向黎阳与他的金光。

        天地之间,瞬分两色,光芒与黑暗瞬间碰撞,如同命运般的交织迸发出无穷的力量。

        而一直没有离去的福田,也目睹了这一切。

        在他以为队长真的会被逆解后的吉尔伽美什干掉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绝望的。

        但神迹还是发生了,虽然福田也不知道黎阳身上发生了甚么。

        但这一次,他坚信,队长,必胜!

        黑云压城城欲摧。

        黑暗狂袭天空与大地,重力的奔流席卷叫谷。

        一切归于寂静。

        那炽热的光在消散,渐渐被黑暗所吞噬,如同恶兽撕咬一般,渐渐地,渐渐地,光芒消失了。

        远处福田突然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

        虽然距离已经很远,但自己与队长相处并肩作战八百余年,即使相隔千里,自己也能感受到,黎阳的灵压,在衰减!

        “该死!”福田内心咒骂,冷汗划过他的脸颊,“怎么办,怎么办!”

        “冷静,冷静,我可是一队的副队长!”

        “队长灵压并未消失,但还是在衰减!”

        八百年前屠戮的一幕幕浮现在福田脑海,恐惧瞬间再次蔓延至他的心头。

        自己就是个逃兵,自己根本不配和哥哥或者黎阳这样的战士一同战斗。

        乌云笼罩天空。

        黑色的奔流竟然还未完全消散。

        奔流所触及之物皆崩坏碎裂。

        可怕的罪恶灵子形成的重力奔流终究还是压垮了新生的黎阳。

        烟尘散去,黎阳的右半身完全销毁,血肉模糊。

        在面对吉尔伽美什的忏魂时,黎阳所用之力确实起到了作用,太阳的灵子熔化了大半重力的奔流,但毕竟才接触遗迹,和吉尔伽美什这种老练的恶相比,自己还是有些稚嫩。

        此刻,战场之上,只剩下半边身子的黎阳依旧没有倒下,鲜血喷涌在大地,黎阳站立于自己的血泊之中。

        金刀日轮掉落在地面,可惜自己再无可能去捡起。

        “呵”黎阳深深喘息一口气,“还是不敌吗?”

        吉尔伽美什则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黎阳,此时他竟有些佩服面前的这个灭魂师。

        以新生姿态的黎阳,他是极有可能躲避自己的忏魂的,但黎阳选择了硬接。

        且他不仅仅硬接,他还没有被一击毙命。

        虽然已经摧毁了他半个身子,但吉尔伽美什依旧感叹于对手的强大。

        “灭魂师!你还活着对吧?”吉尔伽美什高声问道。

        “是什么让你坚持到现在?!”

        黎阳视线模糊,他看着地面上自己鲜血形成的血泊。

        “坚持吗?没什么吧,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有权力说我是灭魂师你是噬魂这种儿科的话。”

        “看来你已经知晓了什么。”吉尔伽美什冷声道。

        “是啊,我知晓的,西海那家伙,应该都告诉过你们吧。”黎阳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正是如此!”吉尔伽美什道。

        “那呵.我们”黎阳已经站不稳了,他的身躯开始摇晃,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血泊之中。

        “那我们之间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啊?”

        “不就是神明的棋盘吗?”黎阳自言自语着。

        但显然吉尔伽美什知道黎阳所说的含义。

        “你说的没错!”吉尔伽美什以肯定的语气说道,“无论是你们灭魂局还是我们铁围城,这一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上位者不希望两家都大,也不希望一家独大。”

        “在这场战役里,即使胜利的那一方,元气也会大伤。”

        吉尔伽美什一语中的。

        黎阳此时感觉很是悲凉,自己竟然和对手有着相同的观点。

        事到如今,自己已经无法把吉尔伽美什视作敌人了,要非得说的话,吉尔伽美什只是自己的对手而已。

        而自己想必在对方看来,也是如此。

        “好了,人类,作为人,你表现的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让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吧。”说着,吉尔伽美什缓步走向血泊之中的黎阳。

        黎阳没有回应,因为现在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彻底没有了。

        吉尔伽美什缓步走到黎阳面前,他的右手凝聚出紫光。

        他将以手刀的形式斩断黎阳的头颅。

        一击斩首,如同古罗马的行刑者,被行刑者是不会感受到丝毫痛苦,仅仅在一瞬间,安详死去。

        这是噬魂帝王的饯别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