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在线阅读 - 696、我只是想来看戏的呀

696、我只是想来看戏的呀

        所以接下来再抵达新的州府,也唯有这种级别的大城市才有六七万人规模的橄榄球场承办演唱会。

        就有州长、州议员这个级别来欢迎他。

        花旗真是天选之国,跟中国类似的面积、纬度、气候条件,却有东西两边的海岸线。

        也就等于中国最发达的沿海地区,在花旗是x2,还没了中国需要西部大开发的差距负担。

        但中部地区,就是花旗相对落后的部分。

        上次他故意带着自己的小团队,穿越花旗到薪乡,就是想让最亲近的小伙伴们看看真实的花旗,既没有有些声音说得那么糟糕,也没有无脑吹的那么完美。

        不过那次时间紧迫,更主要是毫无名气的过客匆匆也不会有太多实际接触。

        这回就简直天壤之别。

        荆小强也没想到有米高积逊的加入,更是意外的因为一首《love    is    gone》带着一系列他的歌曲,迅速霸榜!

        影响力太大了。

        准确的说就是飓风效应,原本就挺有话题性的飓风,在一次次叠加话题之后,所有媒体都发现只要沾上这个题材,就能让自己的关注度发酵销售提升,大家就进一步的参与,让飓风变得越来越庞大!

        途中经过一些小镇、国家公园之类的景区时候,不但有当地居民举着标语牌欢迎经过,还有希望能停留的横幅。

        就那种请帮帮可怜的老农吧,我们已经很多年没看过演唱会大明星了,停留住一宿吧,我们也有特产可以卖的感觉。

        不是穷,而是比较蔽塞的那种好奇,当然整个浩浩荡荡的车队能带来些经济效益跟活力,那就更好了。

        当然也有嫌这些外乡人打破了自己小地方安宁的反感。

        但到了州府、演唱会举办地,政治人物肯定不会这么看,都很欢迎,哪怕是表达自己亲民作秀,也要来见见面歌星坐在包厢听演唱会。

        米高就是那种愤世嫉俗的这些政客都不是好东西,老子不见,也没兴趣对他们点头哈腰!

        潘云燕小肚鸡肠的猜测这些人肯定是想来免费蹭票。

        纱希又特别郑重其事的要给荆小强张罗正装,这等花旗大官员还不得舔好?

        荆小强都哈哈乐,依旧t恤夹克的寻常状态去跟人热情寒暄,不卑不亢的态度让杰斐逊很是欣赏。

        颇为落力的陪着他跟这些政客东拉西扯的废话。

        这是门交际的功夫,很多年轻气傲的才子都弯不下这点腰。

        特蕾莎也很感叹。

        她可不也是在右岸那一堆各种牵扯中游刃有余的角色。

        对荆小强才二十岁就有这么成熟的应对,感到很欣慰:“有人说这是油滑世故,可人生在这个世界,越有能力、影响越大,就会遇见越多的禁锢摩擦,有些人选择超然脱俗,有些人沆瀣一气,我认为知世故而不世故,和光同尘的为着自己目标坚定前行,才是最珍贵的。”

        杜若兰听得懂,轻笑不说话。

        就潘云燕探脖子:“在沪海、平京他也不这样哦,从来不跟领导打交道,都是院长书记他们去接触。”

        杜若兰无声的踩闺蜜脚背,无奈提醒她别因为太熟了,就忘记大姐头是对岸的。

        这就是现实,无时不刻都不会改变的现实。

        荆小强太明白了,甚至一路走来一路故意稀释亚裔成员也是这个目的。

        让整个歌舞团越来越有花旗味儿。

        也逐渐形成规律,州府吸纳周边地区观众演唱会、歌舞剧表演三四天,前往下个地点大概也是三天,中途会在随处可见的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小镇停留两天。

        花旗遍地都是国家公园,一万多个房车营地随便入住停留。

        人家这一套国家公园、旅游小镇、房车营地的建设,花费了超过六十年时间。

        很成熟了。

        正好黑仔他们先过去敦促演唱会现场搭建完成,这边再全员抵达,正好开始演唱会。

        只有米高比较麻烦,他比姑娘们还讲究,小地方的旅馆肯定不住,其他臭男人想跟他一车也不干,女生宿舍肯定也不能让他住吧。

        还有他啰嗦复杂的各种皮肤保养工程。

        所以从拉斯维加斯开始,他自己就新买了一辆大房车,其实从梦幻庄园也给他调动了两部房车过来。

        他现在居然连从庄园带来的车都嫌弃,给他的随从使用。

        然后把自己车上的客厅改造成了两张麻将桌,姑娘们也就把这车当成了移动麻将房。

        荆小强也顺势成了麻将车的司机。

        话说米高这辆房车就太牛逼了,拉斯维加斯这销金窟什么都奔着奢华去,他买了人家一百二十万美元最顶级的一辆。

        抵得上荆小强买的五辆车,奢华舒适到极致。

        却被米高要求撤掉餐桌,吧台,换成了两张好不容易从洛杉矶华人街买来的麻将桌。

        天海都说这样工作巡演的生活,她愿意过到死。

        唱了三个州吧,嗯,准确的说是打了两千多英里的麻将。

        已经累积到需要警车开道的巨大车队规模,在一月中旬逐渐靠近东海岸,也正式抵达整个巡演的重点高潮,田纳西州的纳维尔市。

        就是上次荆小强带着小伙伴们路过的音乐之都。

        地理位置有点像内地的湘州,内陆但属于东南西北交通要道的交汇点。

        这种四通八达的特殊地位,在国内造就了后来娱乐全国的湘南卫视,在花旗就从二战前逐渐形成了乡村音乐的集散地。

        从北美四面八方的流浪歌手、音乐人,因为这里建立了当年最好的广播电台、录音室,就逐渐沉淀。

        直到二战之后成型,对,连花旗的乡村音乐都是到二战之后才逐渐有了这个名儿。

        可见整个通俗音乐的形成,在每个国家都是现代史的一部分,没那么遥远。

        所以也没必要搞得那么高大上。

        但几十年下来,纳维尔市已经凭借音乐名人堂、音乐厅、极其发达的录音棚条件,成为整个花旗当之无愧的流行音乐之都,就像好莱坞是电影之都,百老汇是歌舞剧之都一样。

        荆小强的演唱会,不到纳维尔市来踢馆,简直枉费了他这一车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外加七仙女的组合。

        当然,最初设定线路的时候,荆小强是想让beyond乐队这个名号,跟爱丽丝一起,从纳维尔市走上扬帆之路,正式成为北美流行音乐里频繁出现的名字。

        谁知现在顺着米高的意外加入,早就声名远扬。

        过去两周都挂在北美公告牌榜首的《love    is    gone》就是用beyond乐队跟罗伯特king的名字并列,然后杜若兰凭借英文版的《这世界那么多人》、《慢慢喜欢你》,靠着她跟着荆小强同时两条线发售的专辑,冲上乡村音乐排行榜前二十。

        这几乎是华裔女歌手前所未有的成绩。

        一直在协助她调整唱腔,修改歌词的特蕾莎欢喜得不得了,打麻将的时候都不忘传授演唱心得。

        还故意用英文讲,引得米高也边打牌边探讨……

        杜若兰靠着荆小强帮她打下底子,看看现在都是什么师父在课外辅导了!

        所以她基本都不打麻将,在旁边用客厅的高档卡拉ok设备练唱,司机也能一直提出意见。

        这一路下来她的唱功还不突飞猛进?

        不到一年时间,重新走进这座州府城市,不再是那会儿悄无声息的旅行车,如果不是州警限流,这队伍能上万人。

        就这也让平时挺安静的纳维尔市闹得一批。

        要知道这座音乐之都,除了音乐街那两条马路的区域酒吧林立、唱片行遍地都是,其他地方都是花旗内地惯有那种空荡荡。

        各种媒体还添油加醋:

        第一天,东方的神奇少年在洛杉矶大放光芒;

        第二天,双头龙在赌城真情流露;

        第三天,音乐才子占据了落基山脉;

        第四天,咆哮的怒吼接近东部盆地;

        第五天,叛逆的歌声将于近日踏平纳维尔市……

        所以感觉自己才是正宗的音乐之都不少人都烦死了,专辑销量卖不过,声势居然还没这么一个亚裔小子强盛。

        因为纳维尔市三分之二白人,三分之一非裔,其他族群可以忽略不计。

        乡村音乐一直都是白人的天地,哪怕从诞生之日起就蕴含了大量黑人爵士乐、蓝调等元素,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主流从来不接纳非裔。

        毕竟纳维尔市可是著名的3k党诞生地呀。

        等荆小强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行程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因为过去一个多月里,黑哥们全力支持他的演唱会到专辑,虽然大家也都分别赚了钱的。

        但最大的原因似乎还是当初荆小强给他们说过,非裔到了自己站出来占领流行音乐圈的时候了。

        是荆小强在带着他们一步步走向聚光灯下,一点点走到台前。

        现在还跟米高积逊一起进发……

        这意义不要太明显吧?

        要知道米高积逊的成长史就从来跟纳维尔市没关系。

        也比较回避这里。

        这次也勇敢的一起了!

        荆小强开着大巴,放下车载电话,从车内后视镜看着输得满脸发白、沉迷麻将无法自拔的米高,想哭!

        我怎么陷入到这个巨大的纷争里来了。

        本来当时忽悠黑胖子他们是想看戏。

        怎么我反而成了排头兵?!

        我不是!

        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