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其他类型 >小说手心里的温柔最新章节 > 小说手心里的温柔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十二章

  现在就差一个仪式了,其实只要两个人相爱,有没有仪式其实一个样。

  新源把如雁带回家后,父母对她非常好。可是丽红却看她不顺眼,人家有工作,又比她漂亮。还这么受公婆的欢迎,她嫉妒心很强。

  于是他在新晨跟前挑拨兄弟俩的关系,顺公公对新源偏心,给他买房,结婚时还给了那么多钱。凭啥让我们自己种果树啊,难道我们就是贱命不成?

  新晨一开始没去理她,后来因为家里的一件事,他对父母很生气。因为丽红和婆婆吵架,她回了娘家。新晨打算去她娘家找她,可是被母亲拦了下来。最后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两人闹翻了。父亲责备新晨连个媳妇都看不好,让他快去请回来。

  母亲还是不依不饶地不让管,看她爱咋咋地。这件事让新晨觉得父母有意让他打光棍,于是对父母意见越来越大。

  陈老爹平安出院后,新源提着礼物去如雁家,因为两人把父母撇开自己订了终身。结果被如雁母亲连人带物给推了出来,不让他进家门。如雁非常生气,和母亲理论,结果被母亲打了几个耳光。陈老爹气得坐在沙发上直哆嗦,还扬言不再认如雁做女儿。

  气得如雁夺门而出,她去找新源想办法。新源没辙,就又托媒人去还是没有招架住陈老爹的火爆脾气。

  如雁好几周都没有回家,如雁母亲卧病在床快两周了,她恨武新源白白把女儿骗走了。连一分彩礼也没给,他凭啥?

  如雁知道她为了爱情而自作主张的不对,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让她非常苦恼。周末放假后,她回娘家去看望父母。

  看到女儿回来了,如雁母亲非常高兴,她一会时间做了满满一桌子好吃的。还问起新源怎么没有来?

  如雁觉得有点希望,就第二次带着新源买的礼物回去,父亲收下了保暖内衣,母亲收下了羽绒服。

  母亲对如雁说,我们总得见见亲家的吧?你们俩都结婚了,难道就不举婚礼吗?

  还有你告诉新源,我抚养你长大,又供你读书,少说也得要个十万的彩礼钱。他不会不答应吧,你也傻啊,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人家就不把你放在眼里!

  如雁觉得有道理,就回去跟新源商量。因为他俩刚结婚,又装修房子,买了很多家具,花了快十万元了。现在又要办婚礼,彩礼,全部下来得要十五六万。他也很为难,决定回去和父母商议,看有没有办法?

  他的工资卡上现在就只剩下几百块钱了,新晨和新蓉的新农村都是他几十年来积攒下的一点积蓄,都给了他们。而对于新源他是很愧疚的。

  于是他就去向二弟武文明借钱,他开口就借了五万,一听是新源结婚,他二话没说就直接借了十万,这都是两个女儿大学毕业后寄回家的钱,他有是二女户,还每个月有补助。所以不缺钱花。

  借到这些钱后,新源迫不及待地去如雁家,把十万元掏出来摆放在桌子上,他正准备接受岳父的和岳母的批斗。结果,岳父啥也没说,只是说你们什么时候办酒席?把亲朋好友都招待一下,然后我们两个亲家都要见个面。新源都一一答应下来。

  如雁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她穿着宽松的裙子给所有人敬酒。三姑六婆都看在眼里,既然如雁的父母没有说啥,他们也不想自讨没趣。

  双方父母见面后,很高兴地认了亲。就算是一家人了。

  李宁,陈俊峰带着媳妇和儿子都来参加如雁的婚礼,席间,李宁对新源说:她是我最爱的人,现在被你子给夺走了,我也不怪你,因为我尊重如雁的选择,如果你以后对她不好,我依然会把她带走。我说话算话。

  武新源笑着说:“你永远带不走她,因为我比你更爱她。”

  一桌人哈哈大笑起来,俗话说一笑泯恩仇嘛,所有的不快都在一笑中烟消云散了。

  吴书记和郑玉荣坐一桌席,武文明作为叔叔,对在座的所有乡政干部都敬酒。

  而刘亚却很不高兴地吃菜,她望着新源的背影,内心充满了无奈和后悔,他就这么属于别人了吗?她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心。

  新蓉和母亲孩子坐在一起,所有人都同情地问她有何打算,她苦笑着说:“能有什么打算,过一天是一天呗。”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男人,那就是她的房东金子期。他离婚好几年了,女儿也随母亲去了新疆,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看见新蓉母子都可怜,在生活上他就主动帮助他们,久而久之,两人就眉来眼去,新蓉知道金先生是真心喜欢她的,可是她带着一个婆婆和两个孩子,她不想给金先生再添负担,就一直躲着他。再说婆婆也察觉到了这事又有蹊跷,每天看着儿媳,不让她做越轨的事。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众人吃完饭就都散了。新源邀请亲朋好友去家里坐坐,而新晨招呼亲戚们坐车回乡下了。

  新蓉陪着母亲去了她住的地方,偷偷把这事告诉了母亲,让她先去看看金先生,再帮她拿主意。

  新蓉母亲觉得金先生虽然没有范天云长得帅气,确实是个过日子的好男人,就同意了女儿的婚事。至于婆婆那,剩下的事就由她去说。

  结果婆婆一万个不同意,她要死要活的,还骂新蓉是个贱货,不知道廉耻。

  新蓉气得说:“是你儿子先对不起我了,又不是我对不起他,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守一辈子活寡吗?”

  婆婆哭着喊着要回家,她一个人单过。再把两个孙子都带走,看她爱咋咋地。孙子还是她家的骨肉。

  金先生把新蓉叫到一边,对她说,这事强求不来,我可以等你,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

  婆婆的看病又犯了,她住进了医院。新蓉两头跑,一边给孩子做饭,一边送饭去医院。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她打电话把弟媳丽红叫过来帮忙,以前她俩井水不犯河水,这次是真没有办法,于是丽红在家给三个孩子做饭,因为两个孩都在同一个学读书,正好也是个伴。

  丽红非常羡慕姐姐,还有人如疼爱。可是她老公一点都不浪漫,她渐渐不喜欢新晨了。

  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早已给自己物色情人了。因为来城里给学生娃做饭的女人真的很寂寞。她非常需要一个陪她说话的男人,可是新晨每天忙着务苹果,哪有这份闲情逸致。

  上她认识了一个帅哥,还没结婚。两人聊得如漆似胶。

  他谎称自己生意亏本,骗去丽红好几千元,丽红才知道上当受骗,她不敢告诉新晨这事,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

  新源和如雁终于取得了父母的同意,他们可以放心地去工作和生活了。

  如雁回到学校后,她努力工作,可是其他同事思想懈怠,对工作拖泥带水,得过且过。领导安排的工作他们背后说三道四,不愿去做,还笑话如雁像个傻瓜,太把工作当回事了。

  就在教育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的情况下,如雁也卷入了应试教育的浪潮之中,完全撇开学生的全面发展,素质教育流入形式,而分数却成了家长和老师都关注的焦点。为此,很多家长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老师也被考试,排名所逼迫,晋升职称,进城考试,加分都是看最近几年的成绩。对于如雁来说,她也觉得自己快疯了。她逼着后进生去背,去读。有时因为后进生带了全班成绩,而对这些孩子看着不顺眼。她承认自己有歧视心里,因为这不是她的错,而是教育体制的问题。不光是她,全学区老师都有同样的问题。

  所以,她实在生气的没办法,就用戒尺惩罚了一个女孩几教鞭。这样的惩罚她时候就尝过,只是起到了吓唬的作用。

  结果女孩回家后,想不通,喝了农药。幸好抢救的及时,才算活下来。

  家长告到了教育局,教育局领导下来调查这事,一问孩子们都说陈老师对学生严格,尤其是后进生,她经常存在打骂行为。

  于是教育局让她停职,写检查。如雁身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她尝到了被众人唾弃的滋味。

  所有同事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全县人都知道如雁逼死学生的事。她被所有人戳着脊梁骨,骂她心肠狠毒。

  尤其是家长,三天两头闹到学校,要如雁给学生赔礼道歉,还要领导开除她。

  李校长也脱不了干系,他受到教育局局长的批评,他自己的事都说不清,所以不会为如雁担当什么。因此,李校长调离柳树镇学区,如雁被调离中,又来到梨花村学。

  碍于武校长的面子,很多老师不说她什么,而家长都担心她再逼死自己的孩子,不让她带课。

  新源知道如雁很难过,他经常安慰开导她,如雁才慢慢换过气来。

  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